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六百五十一章 瞎扯

    策划部好像老是宏星公司最忙的,周沈建带着一男一女两个手下还在讨论工作,好像是关于安卓的。↖↖,

    杨景行在策划部走动有几次,所以大家见面都能互相称呼上,不过周沈建还是介绍一下。三十岁左右的男的是做文案和媒体的,潮流文化人的形象。女的看上去和庞惜差不多大,做平面工作的,普通样貌,保守的职业装。

    周沈建说安卓又要上节目,因为通告来得比较仓促,他们就得加紧准备素材,还要和电视台那边沟通:“……上面忙什么?”

    杨景行说:“压了好多投稿,再不看一下说不过去了。”

    周沈建有点怀疑:“你干这个?这么晚。”

    杨景行点头:“刚开始学。”

    进电梯,周沈建又鼓励:“熟悉一下流程也好,以后叫别人干,才知道怎么个事。”

    杨景行笑:“我先把自己干好吧。”

    周沈建说自己已经听了童伊纯的新歌,很不错啊:“……你们靠才华吃饭,不像做苦力。”

    杨景行说自己今天做了一天苦力后为了调节精神,就看了一下公司档案中的一些策划部的案例存档:“……我觉得恰恰相反,我们才是苦力,你们是智慧。”

    周沈建笑着谦虚:“小聪明,智慧谈不上。”

    男文案说:“我们就像外交部,做了好多事,歌迷粉丝看不到,歌手都不一定……留心。”

    周沈建羡慕杨景行:“不像你们,一首好歌出来,歌手夸完歌迷夸。”

    杨景行笑:“没你们帮忙吹,谁夸啊……《井底之蛙》那段话谁写的,我看了都脸红。”

    周沈建哈哈:“小吴……她是真喜欢,不算吹。”

    女美工说:“是挺好听……”

    到停车场,周沈建说:“开我的车。”

    杨景行说:“开我的吧,省油。”

    周沈建说:“滕丽开过我的,方便,等会我们喝点。”

    杨景行就不客气了:“听你安排。”

    策划部比编辑部讲究得多,宵夜也要到这种真皮大沙发的包厢里,还先来点开胃酒,听一听假山的泉水叮咚。

    讲究的菜式,需要等点时间,周沈建就建议杨景行来个按摩,这里有手法不错的技师。

    杨景行又客气:“你们请便,我不用了。”

    周沈建羡慕年轻的好,并由此引到养生之上,不过周沈建不是个盲目的人,给杨景行推荐的是瑜伽,说他几年坚持下来是有体会到好处的,然后再讲到风水上,这房间的风水摆设就有些门道……

    给杨景行分析了一下后,周沈建又说自己只懂皮毛,而他有一个儿时好友,比他更肤浅,留学美国读了个化学硕士后没回来,在那边靠着给洋鬼子看风水为生了,赚得不少。

    周沈建热情:“准备什么时候买房子,我认识一个看阳宅好师父,到时候请他给你看看。”

    杨景行遗憾:“家里已经帮我买了。”

    周沈建就自己当师父,什么朝向啊,多少楼层啊,户型啥样啊……然后就说杨景行赚到了,全是好风水。

    杨景行一点不懂,周沈建传道授业,风水无处不在,就是小小一块手表也有讲究,他自己戴金表,不是因为显摆,而是五行缺金。

    杨景行震惊:“四十万,够打一身金衣了。”

    周沈建要给杨景行开开眼界,说他自己有几块表,为了保养,就买了一个小小的摇表器,一狠心花了好几万呢,还觉得自己很奢侈,可是有一次去一富豪家,人家的摇表器有他家的衣柜那么大,里面起码是百八十块表,每块至少值一辆他的车。

    杨景行都心算不上来了:“……起码几千万。”

    周沈建要说的是兴趣和追求,不是钱:“……童伊纯,她不是为了钱吧,人家喜欢这个。爱一行做一行比做一行爱一行有意思,要做就要做好。”

    杨景行深以为然地点头。

    周沈建又说起宏星的另外两位歌手,一个爵士派一个民谣派,问杨景行熟不熟。

    杨景行摇头,一个见过一面,另一个只是听说,不过两位创作型歌手甘凯呈都还是比较欣赏的,对音乐的见解似乎比童伊纯更深一些。

    周沈建挺佩服这两位的,属于完全的我行我素,做音乐从来没考虑过商业因素,好像也没想过要好好宣传一下自己的,弄得策划部都有心无力,当然了,人家也对策划部更完全不感兴趣。

    民谣歌手前年发专辑的时候,策划部本来是想在有限的预算下好好弄一弄的,可那个歌手都从不主动和策划部沟通。等策划部跑前跑后好不容易安排了几场签唱会,求爷爷拜奶奶请来媒体,仔细设计了签唱会的主题和流程细节,可是歌手看都不看策划书,自己很潇洒帅气地一通临场发挥……

    男文案有参与:“当时是真尴尬……屁股还是我们来擦。”

    周沈建倒不是有什么怨气,就事论事而已:“每个人有自己的性格,歌手和艺人有点个性,更能理解,但是通过这个事情,不得不引起一些思考。”

    杨景行愿闻其详的样子:“嗯。”

    周沈建想起韩国来:“……其实也没什么别的,就一点,管理规范职责分明,没人情不讲关系,艺人也是团队的一环,都是为了工作。其实这些问题说了这么多年,真的想改变,很难,中国……”

    杨景行笑:“我也是靠关系。”

    周沈建摇头:“老甘是个重情义的人,但是把你挖来,是为公司做大贡献了……你来之前和他也没多深交情,是不是?”

    杨景行点头:“但是对我来说是,只能当情义……我觉得策划部和编辑部关系还不错,我也不想给甘经理丢人,以后在公司我有什么做得不对不好的,周经理能不能提醒一下我?”

    周沈建摇头:“多心了,大家对你的评价都不错,真心话,我也觉得杨经理有才华有品行,好结交。我儿子比你小不了两三岁,那代沟,根本没法沟通,经常气得我心脏疼。送走算了,眼不见心不烦。”

    杨景行问:“去哪了?”

    说起这个,周沈建和甘凯呈应该有共同语言,周沈建的姐姐已经移民日本好多年,也在一家音乐公司任职。

    周沈建的儿子两年前去姑姑家,在东京读书,书没读到啥,但是被东京的音乐氛围一迷惑,就完全不把父亲放在眼里了。

    周沈建把自己丧失父亲威严的责任归咎于产业的落后,其实要拆开来比的话,个个环节的人力好像都不会差多少,怎么合在一起就那么明显呢?周沈建甚至能站在杨景行这种拿分红和版税的人的立场上,讨伐一下对盗版猖獗的不作为。

    男文案笑言老板送儿子去韩国学习,周经理就送儿子去日本学习。

    周沈建说以自己儿子的性格来做策划,肯定做不过三天,而且做这行得要积累沉淀,不过:“……张英奕回来肯定会带来不少新东西,韩国其实也是跟日本欧美学,我看又受他们义务兵役的影响。”

    男文案笑:“不如直接学日本。”

    周沈建跟杨景行透漏:“早点就是明年上半年,a&r部就开张了,不过编辑部和策划部肯定不会撤也不合并。”

    杨景行明白似地点点头。

    周沈建说:“我们都是老油条了,根深蒂固,落后了,老板肯定望你祝他儿子一臂之力,都是年轻人。”

    杨景行不太有信心:“不知道能不能有点作用。”

    周沈建说据自己了解,在韩国那种注重培养偶像的公司,音乐制作部门其实已经有点边缘化,有些还是外包来做:“……不过宏星不可能那样,看出来没,老板其实挺有情怀一个人。”

    杨景行呵呵点头:“我也觉得。”

    周沈建觉得吧,应该取一个平衡点,一味地迎合并过分地与时俱进不好,太保守也不好。宏星现在就还没寻求到一个好战略,说市场化吧,现在大行其道的r&b类歌手,宏星都没培养或者挖掘,说实力怀旧吧,段丽颖一休息,安卓还没得到应有地位。

    总之目标得明确,再努力前进。周沈建认识一个做发烧唱片的老板,十年如一日,挖掘了不少好声音,始终坚持甚至提升制作水准。虽然对普通歌迷来说那些歌手的名字几乎都没听说过,但是唱片一直卖得还不错,赚得也不少。

    周沈建就觉得:“都说歌迷品位低,我看舍得掏钱的人,品味一点都不低,一点都不傻。”

    说起品位来,周沈建了解音乐学院都是往高品位去培养学生的,杨景行当然应该知道,那些著名的演奏家歌唱家,人家活得可比流行歌手养生多了,而且就算是现在这个号称cd已死的年月,唱片也不愁销路,门票更是提前几个月就卖完,导致票务公司的人都觉得高品位更有赚头。

    周沈建看新闻了,钢琴家秦蒙礼在香港买了别墅,价值上亿,据说都是靠演奏会赚来的,要是宏星给歌手一年开那么多演唱会,宏星就得关门大吉了,因为演唱会真不赚钱:“……没代言不走穴,一场演奏会算一千个人,就算一百万的收入,他能拿几成?”

    杨景行说:“我听说和我们公司差不多,也是一场多少钱,秦蒙礼顶级的,估计不便宜,五十万往上。”

    周沈建睁大眼睛:“他拿到手,公司呢?”

    杨景行猜测:“应该也有合约吧。”

    周沈建太羡慕了,因为想象得到,秦蒙礼的策宣工作会是多么轻松啊。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