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七百六十四章 慢慢聊

    在第一个乐句之后做作的长休止上,杨景行对柴丽甜她们说:“你们先走,我接个电话。”

    几个女生点头,孔晨荷还新奇:“换铃声了,是那个……”

    杨景行转身走开,从风衣衣兜拿出手机,屏幕上显示陶萌来电。

    站在还没赶上一年好时段的草坪边,看着一代宗师黄自的雕像,杨景行举起手机到耳边,在铃声第二个乐句结束的时候按下了接听键,听筒里的声音确定说明接通成功了,杨景行出声问好:“喂……”轻缓的第二声。

    “喂?”听筒传《〈〈《小说 来短暂的第四声,是陶萌的声音。

    “陶萌……”杨景行好像要确认一下,或者是克制了好久不见的惊喜,又或者是普通朋友之间的夸张。

    “杨景行,你明天有时间吗?有些东西要还给你。”陶萌好像还在做其他的事,语调的注意力不是很集中,不过也是杨景行熟悉的,那种班长给同学分配任务时的礼貌兼下达。

    杨景行要想一下,然后并不抗拒:“什么东西?”

    陶萌解释一下:“我过段时间要出国,这些东西放在家里不方便,你还要不要?”

    杨景行问:“什么时候走?大概。”

    陶萌说:“下个月初。”

    杨景行又问:“去哪?留学?”

    陶萌说:“转学,去哈佛。”

    杨景行说:“哦,好……不恭喜你了,预料之中的。”

    陶萌再问:“东西你要不要?”

    杨景行说:“要……”

    陶萌说:“好,你什么时候方便?”

    杨景行说:“你让人送到我的学校,现在就可以,我等,到了打电话。”

    陶萌想了一下说:“……下午我没时间,明天你在不在学校?”

    杨景行也要想:“……你派人送过来就行了。”

    “不行。”陶萌挺认真:“我不想家里有什么误会,所以我自己过去好一些,而且我还要拿我的东西。”

    杨景行问:“我能不能不还?”

    陶萌说:“可以。”

    杨景行又问:“你能不能不还……当个纪念。”

    陶萌重申:“我要出国,不方便,也没必要留着。你不要想要就算了。”

    杨景行说:“那约个地方明天见面吧,你怎么方便,我都行。”

    陶萌说:“我也没问题,你说。”

    杨景行就说:“我去你家取,行不行?”

    陶萌稍一犹豫:“约个地方见面吧。”

    杨景行问:“你明天还去不去学校?”

    陶萌说:“明天不去,事情都办完了。”

    杨景行墨迹:“你说个地方吧。”

    陶萌稍想了一下,问:“你们学校附近有没有方便的地方?不耽误你的时间。”

    杨景行说:“没事,我不上课。”

    陶萌说:“你什么时候没课?”

    杨景行说:“明天都没课。”

    陶萌好像也没主意:“那好……我记得你们学校旁边有不少咖啡厅的。”

    杨景行说:“我没怎么去过……这样吧,你什么时候方便就过来,到时候再找个地方。”

    陶萌说:“我没问题……那我下午过去,三点到,可以吧?”

    杨景行说:“行,我等你电话。”

    陶萌说:“好……只是简单见个面,不会耽误多长时间,如果你女朋友介意的话,你可以让她和你一起。”

    杨景行很没底气:“应该不会……”

    陶萌说:“好,再见。”

    杨景行嗯:“再见。”

    两三秒过后,电话从陶萌那边挂断了。

    放下电话,杨景行看看周围,认准了方向,先走三十来米,左拐一下,再走二十来米,就站在食堂门口了。

    星期天的中午,食堂挺冷清的,女生也少,杨景行观察了一下,转身去停车场了。

    齐清诺叫杨景行上楼到家里欣赏一下酒吧的设计方案呢,杨景行不肯,非要再挑战女朋友的球技。

    齐清诺连包包都没带就下来了,抱怨:“我妈又要做饭,你能不能少来?”

    杨景行开车:“要不去滑冰,消耗大?”

    齐清诺强烈建议:“带我妈去,又加一分!”

    杨景行说:“关键要在诺诺这加分……有件事跟你汇报,估计要减分。”

    齐清诺笑:“起起伏伏才有意思,但说无妨。”

    杨景行开得很慢,认真看女朋友一眼,说:“之前陶萌打电话,她要出国读书,约了明天见个面。”

    齐清诺保持着笑容看杨景行:“……先斩后奏?”

    短暂沉默,杨景行表示准备好了:“你就说你有多介意。”

    齐清诺笑容变化:“录音没?我听听。”

    杨景行摇头。

    齐清诺懒得笑了:“她打给你?你们上一次联系是什么时候?”

    杨景行说:“一直没联系。”

    齐清诺点头相信,关心:“什么议题?准备聊什么?说没?”

    杨景行说:“原来送过些东西,说要还给我。”

    齐清诺又笑了:估计不少……这么绝?”

    杨景行不说话。

    齐清诺好像为男朋友高兴:“是不是很激动?”

    杨景行说:“我在意的是你的看法。”

    齐清诺不觉得:“我的看法重要吗?你们之间的事。”

    杨景行求情:“别这么说话。”

    齐清诺笑:“不然怎么说!?”

    杨景行建议:“我们先别讨论,冷静点想一想。”

    齐清诺不理解:“想什么?我现在很冲动吗?”

    杨景行干脆停车,动作慢条斯理,但是语气比较殷切:“我和陶萌相处过,不管怎么样,我应该尊重过去,也要面对过去……”

    齐清诺点头:“对,尊重,所以要见面……快乐最大化,怕她不快乐,所以要见面!对吧?”

    杨景行又要开车:“我们出去转转,兜兜风。”

    齐清诺没拒绝。

    车子开出小区,定神好一会的齐清诺舍得看看杨景行了,语气也温和下来:“你们怎么聊的?”

    杨景行摇头:“没聊什么,就说了事。”

    齐清诺笑:“是想让你死心还是……她也尊重过去?”

    杨景行求情:“诺诺,我希望你现在能站在我和你的角度看问题,不管其他的。”

    齐清诺问:“你为什么不站在我的角度?”

    杨景行说:“我曾经有过女朋友,而且是因为她的家庭反对才分手,这本来就是需要我们要一起面对的问题,说你一点不介意,我不信。关键现在我们是一体的,我首先考虑的是别影响我们。”

    齐清诺笑笑:“我欣赏你的自信……你怎么考虑的?”

    杨景行说:“在我看来,我和陶萌见面,不是对我和你的背叛,可能会回想起曾经,有些伤感,但是也仅此而已……”

    齐清诺问:“你伤感还是她伤感?”

    杨景行承认:“我会有,因为我喜欢过她,就像我现在喜欢你一样。我也尊重她,那怕是现在,所以她说要把东西还给我的时候,我没拒绝……”

    齐清诺抓住漏洞了:“还东西为什么非要见面?”

    杨景行说:“因为愿意面对彼此面对过去,我觉得也是她尊重我,如果都能释然,不是很好……我的看法就是这样,当然,如果你不同意,觉得没这个必要,我更应该尊重的是你的看法。”

    齐清诺找源头:“真有必要还东西吗?你觉得?”

    杨景行说:“这是陶萌的决定,是她的性格。”

    齐清诺呵呵。

    杨景行也不说话了。

    安静了几分钟后,齐清诺突然打听起来:“你们当初怎么开始的?”

    杨景行说:“高三同桌,慢慢的……我先对她有好感。”

    齐清诺笑:“不是看不起你……你当时没考虑过其他因素?”

    杨景行说:“想过……和诺诺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想过,也没吸取教训。”

    齐清诺呵呵:“她知道吗,你没吸取教训?”

    杨景行摇头:“不知道知不知道,我没说,觉得没必要。”

    齐清诺点头,然后有点恼火:“怎么各种事接二连三的,祸不单行啊。”

    杨景行笑:“我坦白,我稍微想过那么一下下,是不是不告诉诺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过仔细一想也太小看诺诺了,更不应该隐瞒。”

    齐清诺也笑:“你确定我会答应?”

    杨景行说:“不是百分百,但是比较有把握。”

    齐清诺无奈:“高帽子不好戴啊。”

    杨景行继续坦白:“明天下午见面,不会耽误我接你下班。”

    齐清诺叹气:“还东西……搞不懂。你还不还?”

    杨景行摇头:“不还,我是男人,没那么计较。”

    齐清诺不平:“凭什么啊,她还你也还啊,谁怕谁……莫非舍不得?”

    杨景行说:“留个纪念。”

    齐清诺看着男朋友,没追究下去,但是提议:“我陪你去?看看你也不是没人要。”

    杨景行摇头:“没必要,我自己知道就行了。”

    齐清诺正经:“这是我的最低限度。”

    杨景行建议:“再想想。”

    齐清诺严肃得不看男朋友了:“我必须去……你没照顾我的感受,我也没必要维护你的风度。”

    杨景行求情:“明天再说,如果你还不改变主意,就不见了。”

    齐清诺没得商量:“那就不见。”

    杨景行点头:“行。”

    齐清诺气愤:“你吃定我了?”

    杨景行无耻:“不是我的风度,是诺诺应该有这个风度。”

    齐清诺冷笑,好奇:“见面准备聊什么?”

    杨景行也不知道:“有什么聊什么。”

    齐清诺也关心:“她去哪?”

    杨景行说:“哈佛。”

    齐清诺又问:“多少时间?”

    杨景行点头记着:“明天问问……”

    两个人在外面转了一大圈,看上去齐清诺的情绪逐渐平稳,还问哈佛是不是在纽约,杨景行回答上来,被齐清诺认为是关心过。

    不过被母亲催回家后,齐清诺就没再追究,看起来还挺正常的,和父母斗嘴依然稳居上风。

    晚饭后,齐清诺和杨景行陪齐达维去酒吧,听齐达维实地展望了一下三四个月后辉煌酒吧的样子。

    杨景行还和齐达维商量一下,说戴清接下来可能要拍一段钢琴弹唱的视频继续宣传一下内秀特点,能不能就来酒吧拍。齐达维也很大方地同意了,没觉得掉价。

    杨景行这一晚上也表现得很正常,没有心神不宁,上台唱歌下台给成路上课,陪女朋友招呼客人,一直活跃到十点多,才送齐清诺回家。

    文艺地吻别,齐清诺还开玩笑:“明天穿帅点。”

    三月十七号星期一,杨景行一早还是要带宏星去忙活,捣鼓到中午两点过,才朝学校赶,和齐清诺碰头,因为这姑娘上午的时候又改变主意了,说要给杨景行当司机。

    杨景行没咋打扮,就是平常的棕色皮鞋黑色西裤白色衬衣灰色夹克,夹克还是和齐清诺一起买的几百块钱的货色。

    齐清诺有点隆重,不是平时的简约大气风格,卡其色的大牌风衣明显是都市丽人风格,里面针织衫是很浅的粉色,下身的黑色裤子很有立体线条,白色皮鞋有短跟。外套和鞋子都是和杨景行一起买的,之前还没穿过的。

    杨景行先拍马屁:“真好看,裤子比我配的有品位。”

    齐清诺上车。

    杨景行还问:“真要去?”

    齐清诺说:“我车上等你们。”

    杨景行说:“算了,我们先找个地方等她。”

    齐清诺提醒:“你说话算数啊,我来就不去。”

    杨景行不要脸:“自己的原则和诺诺对我的在乎,我选择后者……”

    找了个距离学校还有点距离的咖啡厅,在路边二楼。杨景行让扭捏的齐清诺下车,牵着她上去,选了靠窗的位子坐下来。

    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杨景行申请过女朋友后给陶萌打电话,挺快地接通了:“喂,陶萌……”

    陶萌说:“我在路上,有点堵车,你稍等一会。”

    杨景行说:“不要紧,我们等你,就在商贸广场朝学校方向过来两百米,有个无意咖啡,你注意往左边看,二楼,我们在上面。”

    陶萌问:“齐清诺和你?”

    杨景行说:“是,我们在上面……你万一找不到地方给我打电话。”

    “能找到。”陶萌挂了。

    放下电话,杨景行问齐清诺:“过两天孔亚飞他们过来,我看聂少英给我拍的照片怎么样,还行的话就让她给你们拍,说不定还能蹭一下摄影棚……关键是衣服。”

    “再说……”齐清诺看看男朋友,笑:“别勉强,我现在也没心思想别的。”

    杨景行嘿嘿。

    齐清诺又问:“有什么要我注意的?”

    杨景行轻松:“我相信诺诺。”

    过了大概十来分钟,正在自顾自聊电影的杨景行看了一下窗外,告诉女朋友:“来了。”

    陶萌不是自己来的,车牌号四个六的黑色劳斯莱斯很受下面停车保安人员的重视。但是一身黑西装的司机并不需要指引,很快停好车,下车来去开后车门。

    高级车对开门的弊病,车门宽大,旁边又停着车。司机连忙示意前面的保安让开,自己也退开,只能让车内下来的人走车头前绕行了,可车头距离墙根也就半米距离吧。

    齐清诺看得笑了一下。

    陶萌下车来了,一身黑。这衣服有点夸张,长过膝的大衣,圆圆的下摆挺宽大,有腰带的上身又很修身,那种很长的衣领到腰间,是白色的,远看像是黑大衣围了条白围巾。

    陶萌右手拿着个白色小手包,下车了也没朝上面看,走过车头,找对了建筑入口。

    看不见陶萌了,齐清诺就看看杨景行:“变化有点大。”

    杨景行笑:“等会我夸她漂亮你别生气。”

    齐清诺笑:“你试试。”

    陶萌出现在咖啡厅门口,杨景行起身招手:“陶萌,这边……”

    陶萌看到了,距离有点远,好像有视线接触。这姑娘迈步找这边走过来,红色的裤子只到脚踝上方,在长大衣下面只露出一小截。

    陶萌的步伐轻缓,衣服都没怎么摆动。她脚上穿着黑色的高跟皮鞋,系带那种,没穿袜子,在外面肯定会凉。

    杨景行微笑相迎,陶萌走近一点后看了他大概两秒,然后视线就移到齐清诺身上去了。齐清诺没起身,但是招了一下手,有笑容。陶萌回给齐清诺浅笑,再就看桌子沙发去了。

    走到齐清诺和杨景行对面,陶萌站正了后从容坐下,她头发是朝后梳的,前额上很讲究,后面的马尾辫长而直。也坐正了,陶萌把手包放在身边,再抬起脸蛋,对齐清诺说:“不好意思,久等了。”

    齐清诺摇头:“没,他刚说等得值,这么漂亮。”

    陶萌轻笑得有点象征性,并没看也坐下陪笑的杨景行,而是对守候着的服务员说:“一杯摩卡,谢谢。”

    齐清诺单手放在桌子上的:“没帮你点,不好意思。”

    陶萌说:“没关系。”

    齐清诺又说:“我都听他说了,祝你学业有成。”

    陶萌微点一下头配合微笑:“谢谢。”

    齐清诺笑得灿烂得多:“别客气。”说着拿起自己面前的咖啡杯子,一口干了,再对杨景行说:“我下去逛逛,你们聊。”

    陶萌平和正经:“不需要,你可以在这。”

    齐清诺呵呵像是鼓励:“别着急,慢慢聊。”

    陶萌不是很在意这个问题,视线经过杨景行脸上看向窗外。杨景行在目送齐清诺,给走了几步后回头看的女朋友一个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