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七百八十二章 自私

    五月十二号星期一早上近九点,杨景行的车在浦海民族乐团院内停下来,三零六排练室窗前已经有女生在观望,于菲菲还小挥手呢,杨景行积极回应。

    杨景行上楼,好几个女生又在过道来欢迎了,王蕊透漏:“老大去请陆指了。”

    昂首挺胸的杨景行一下蔫了气:“浪费我穿这么帅笑这么阳光。”

    女生们呵一下,刘思蔓安抚:“马上来了……我打电话。”

    杨景行却说:“看看你们的照片。”

    这个大家都能慷慨,快让杨景行进排练室,专场音乐会的两款海报贴在墙上的。

    一款海报是现代的,主体颜色是天空的蓝白,大背景是美化过的陆家嘴,然后和乐二字也是现代化的设计,还有三零六音乐会之类。

    三零六的照片并没有充分利用,在海报下端被缩小了,十一个女生在一个充满现代感的布景内一条线分布开,各有各的姿势,都穿着好看的时装。几乎看不具体每个女生的长相了,每个人的名字也印刷得挺小。

    另一张“琴心”海报就是古韵的,主题色是温暖的暗黄,背景是乐器,琵琶二胡扬琴古筝什么的都布局得不错,色彩也有质感。照片还是在最下面,姑娘们穿着所谓传统服装,间隔开坐成一排,古式家具,椅子前还有茶案,照片调色比较亮,不过依然看不清个体。

    两款海报都不算俗气,至少比民族乐团的其他作品好很多,杨景行看得连连称赞:“……要的就是这个感觉。”

    刘思蔓说:“改了好几次,之前有一张,十几个大头照挤了一堆,丑死了,果断不要了老大。”

    杨景行点头:“让观众记住你们是一个女生团体,再记住你们的音乐,最好是别强调个体。”

    还有门票和节目单,也和海报的设计是一脉相承的,节目单上,《云开雾散》上半场打头,《和乐琴心》下半场压轴,中间十几个独奏,除了一排杨景行,还有刘思蔓、柴丽甜和高翩翩的三个人的传统曲目。节目数量和时间上是非常有诚意了,两个小时开外。

    王蕊大方,问杨景行:“你买票没?这张你拿着。”还是前排的。

    杨景行说:“我早买了。”

    于菲菲一高兴:“我就说!”

    杨景行问:“演出还是这些衣服吧?”

    女生们开始七嘴八舌汇报,上半场大家都是穿着传统服装登场的,然后之后的几个传统曲目和杨景行的四首作品也是传统服装演出,下半场杨景行的七首作品和跟《和乐琴心》就是时装了。

    节目单上,杨景行作曲的三弦叫《空山》,二胡的叫《无穷极》,竹笛的叫《点滴成河》,郭菱的曲子叫《离离》。

    杨景行先问刘思蔓:“无穷极什么意思?无穷动?”

    刘思蔓连连摇头:“我就知道会有这个误会,一开始本来想叫长相忆,都觉得太酸了,就觉得无穷极更好……”

    杨景行又问何沛媛:“空山,是不是和临风唱差不多的意境?”

    何沛媛说:“随便取的。”

    王蕊觉得空山可比自己的临风唱讲究多了,是真正的意境,对比之下临风唱才叫酸呢。

    郭菱的标题杨景行有文化了猜到了,离离原上草嘛。柴丽甜的点滴成河,就是乐曲的一种侧面描述,杨景行不用细讨教。

    说起来,这些名字都能和乐曲的内容牵强附会上,音乐会的上下半场节目安排也有考虑曲目的音乐色彩,杨景行都挑不出什么毛病。

    王蕊还透漏:“本来想弄两个妆,怕来不及。”

    杨景行也摇头:“没必要。”

    柴丽甜呵呵:“她们衣服都好漂亮,就我的土里土气,后悔了。”

    杨景行盯着琴心海报看,称赞:“很好看呀,素雅……诺诺的好像不太搭。”齐清诺穿着一套中性设计的主黑色立领装,已经完全没啥古韵感。

    邵芳洁说:“是老大风范!”

    杨景行继续奉承:“这张晴儿好看。”

    年晴坐着无聊呢,瞟了这边一眼,懒得说什么。

    高翩翩赞同:“她特别上相,每次都照得好。”

    杨景行坦白:“我拍马屁的,你看她笑也不笑,没拍到。”

    年晴搭理了:“拍我没用。”

    杨景行就说:“诺诺真漂亮。”

    女生们呵一下,王蕊还怂恿:“你当面说啊!”

    杨景行突然嘘,指门外:“来了。”

    陆白永和齐清诺走进排练室,一群人视线恭迎,杨景行带领大家问候陆指挥好。

    陆白永点点头:“来一会了?”

    杨景行点头夸张:“来好久了。”

    柴丽甜轻轻一嘻,齐清诺看看大家的模样,揭穿:“我刚过去十分钟……陆指挥也忙,大家抓紧时间,之后到音乐会估计就没这个机会了,等会陆指挥说的东西都记好。”

    陆白永说:“杨景行讲,我主要是看看,心里有个数。”

    齐清诺看杨景行:“那你顾问,陆指把关……各就各位!”

    按照节目单来一遍,先是《云开雾散》,三零六滚瓜烂熟的曲子了。听了一遍后,杨景行稍微提了几点,鸡毛蒜皮的,不涉及什么大方向。

    第二首曲子,柴丽甜的《点滴成河》,邵芳洁打下手。

    柴丽甜挺不错,把上一次杨景行说的一点东西都做好做足了,整体把握已经很成熟,细节处理也比较到位,如果老师来说,就是思考了,感受了。

    听完了,杨景行请齐清诺:“你先说。”

    齐清诺也不推辞:“谱子上写了,曲子最重要的三点,流动,漂浮,颗粒,我和甜甜私下也讨论了不少,观点基本上都是一致的,甜甜也做得很到位。这一遍听下来,有几个点我觉得要注意……”

    齐清诺说的就是一些观点一致但是柴丽甜还无法尽善尽美的地方,除了柴丽甜,大家也都认真听着,或许多少能有收获。

    陆白永还要看着谱子来,看样子也是赞同齐清诺的诸多观点。

    齐清诺比较简洁地讲完了:“……我的建议就这么多。”看杨景行。

    杨景行点头:“齐团长很全面……我还是叫诺诺吧。”

    少数女生呵一下,陆白永充耳不闻,齐清诺略显无奈,但是比较明亮并没反感:“我有名字。”

    杨景行点头:“作为第一个独奏,甜甜能够先声夺人,小洁也很到位,齐清诺同志呢……”

    齐清诺有些反感了:“你严肃点!”

    杨景行贱笑一下后认真:“活泼一点嘛……我在诺诺的基础上补充一点,所谓流动感,可以活泼一点,像是山间小河流,不是大江黄河,所以十五小节之后,甜甜的稳重稍过了,自己也比较吃力,这里小洁也要注意,别太沧桑深重了……”

    柴丽甜应变能力强,说来就来:“看这样对不对,我考虑过的……”

    听了一下,陆白永支持:“这样比较好,契合音乐会主题……不过深沉平缓也有它的魅力,你自己取舍。”

    齐清诺是很严肃的,看谱子:“那三十到三十六小节,还有结尾,都要注意……”

    虽然杨景行诺诺长诺诺短的,但是讨论还是进行得很顺利。大部分曲子之前杨景行自己就已经跟女生们讲解过,而且齐清诺和女生们在他的基础上还进一步细化了,对这些曲目杨景行今天主要是精修,查遗补漏的很少。陆白永就是最后把关,但他基本上没否决意见,偶尔一点不确定也会被杨景行说服。

    郭菱的《离离》的之前没讨论过,而且是安排在上半场的。在郭菱演奏之前先讲一下自己的心得,然后齐清诺先说说自己的解读和看法,两个人在谱子的标注上更细化一些,有些地方谱子没明确她们也定调了。

    不过听郭菱拉了一遍后,杨景行和陆白永都发现了一些问题,郭菱还想无视了自己起的标题,拉得狂放一点,整首曲子有点面目模糊了,协调性不足,一些衔接转折的地方处理得稍显粗糙了。

    这些问题齐清诺也意识到了一些,但是她毕竟经验有限,不够陆白永的火候,也要和郭菱一起虚心听一听顾问和总监的意见。

    《离离》这花了点时间,然后又是刘思蔓的《无穷极》,虽然和无穷动没啥关系,但是炫技的要求也比较高。

    《无穷极》的整体表情非常明显,一种蓬勃向上孜孜不倦,但是细分来看,色彩又是比较丰富的,充分重视了艺术性和创新性。

    自己也拉二胡的陆白永挺重视这首曲子,先提醒刘思蔓:“……既有杨景行对你的信任,也给你提供了挑战,任何细节都不能忽视,如果还完全沿用老一套的表现手法,毫无疑问是失败的。”

    刘思蔓主动,拿出了笔记本,对着笔记来讲自己对作品的分析。

    这里齐清诺帮不上太多忙,她对二胡的了解肯定不如刘思蔓,各种细节怎么处理,这种表情怎么展现,她也只能说个大概。

    刘思蔓说了很多,分析得很细,有些杨景行赞同,有些尊重,还是先听上一遍再说。

    刘思蔓独奏起来是典型的演奏家做派,人琴合一的那种,表情陶醉,手上则充分展现了自己的技术实力。

    杨景行懂一点二胡的,陆白永了解得更多,虽然论技术肯定都不如刘思蔓,可作曲家和指挥就是典型站着说话不腰疼,又要炫技,又要情感,又要创新……哪有那么容易,虽然刘思蔓已经十分尽力了。

    有什么出入比较大的观点时,杨景行还会问齐清诺:“你觉得呢?”

    齐清诺会谦虚:“技术我不懂,只能听效果。”

    陆白永还是决定这首曲子下去之后再深挖,能挖的东西很多,刘思蔓可以去跟主团老师讨教,或许会有帮助。

    一上午勉勉强强把上半场弄完,送别陆白永,齐清诺邀请杨景行:“走,我们请你。”

    杨景行惊喜,其他女生雀跃,王蕊还跟齐清诺商量起来:“你请饭菜,我们加餐。”

    齐清诺很大方:“行……”

    杨景行也是贱,今时今日只能孤零零走在十一个女生队伍的外缘了,他还喜滋滋:“好久没这种待遇了。”

    以团长为中心的女生们看顾问,都不怎么笑,简直有点同情。

    齐清诺笑:“物以稀为贵。”

    三零六很有默契,到了中式快餐店,一群女生迅速占位子点吃的,不过齐清诺很快就发现了:“孤立我是不是?想造反?”

    本来四个人一桌的,年晴被王蕊抓住了并帮忙搬了凳子,邵芳洁也主动去坐另一桌的加座,十个女生两桌。

    齐清诺还真请了杨景行的盖饭,并提醒团员:“你们加餐呢?”

    杨景行急忙客气:“不用不用了,你们坐好别动。”

    郭菱哈哈两声后止住。

    齐清诺并不尴尬,还配合地在伙伴们旁边只剩两个凳子的空桌坐下,并对跟着自己面对而座的杨景行说:“酒吧装修差不多了,下个月重新也开业,到时候去坐坐。“

    杨景行点头:“这两天也要去,看看付飞蓉他们……我提前通知你。”

    齐清诺摇头:“不用……宏星要搬了?”

    杨景行点头:“估计也快了,离学校近了。”

    齐清诺问:“韩国人还没过来?”

    杨景行摇头:“还没说起,应该搬之后。”

    王蕊代表女生们来给杨景行加餐,一大盘东拼西凑,放下就弹走了,都不给杨景行感谢的机会。

    齐清诺估计是嫉恨了,吃东西不再说话,那边两桌也挺安静的。

    杨景行还炫耀呢:“来一点,这么多。”

    齐清诺摇头。

    三零六这顿午饭吃得好文静,然后回单位也是一路淑女。杨景行主动干活,问刘思蔓是否午休,不然中午这点时间也可以利用一下。

    刘思蔓当然给面子,并邀请齐团长也给予帮助,齐清诺却说要小睡一下,昨晚没睡够。

    其实也没啥,女生们随意地,几个人去陪团长休息,几个人在排练室给杨景行捧场,年晴和何沛媛干脆去上网看电影了。

    刘思蔓的接受领悟能力还是挺不错的,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无穷极》在她手中就有了一些进展,邵芳洁不得不佩服刘瞎子技高几筹。

    下午上班时间快到了后,研讨会再度开始。下半场第一个节目是王蕊的《临风唱》,要求当然高,但是之前也分析探讨过够多了,所以齐清诺决定都不等陆白永了,主团那边下午也要排练。

    正在和王蕊探讨轮指的“断奏感”时,杨景行突然停住了,看向齐清诺,命令:“地震了,快走!”

    齐清诺不知道在想什么,虽然睁着亮亮大大的眼睛,却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干什么?”

    杨景行已经从椅子上弹起来,伸长手抓住齐清诺的手腕一把就把前女友拉了起来,大声:“地震,下楼!”边说边把齐清诺往门口用力一送。

    柴丽甜和于菲菲还笑呢,好像是赞赏这一招不错。

    杨景行用吼的:“快下楼!”边说又从齐清诺背后推了她一把,并就近顺手拉刘思蔓和高翩翩起身,再指刚刚一直在窗边悠然自得的何沛媛:“动!”

    何沛媛慌张四望,其他女生也差不多,地震好像并没感觉,倒是都被杨景行的样子惊喜了一下,就看他连抓带刨的急速揩油,女生们躲都来不及躲。

    齐清诺回头看了一下杨景行的样子,大声号召大家:“下去下去,别拿东西了。”

    还是团长的话管用,女生们立刻行动起来,不过并不惊慌,边快步走边互相问一下,高翩翩好像感觉到一点,郭菱不是很确定……

    齐清诺让伙伴们走前面,然后看看走最后的杨景行,视线接触。

    杨景行一脸不耐烦:“快走!”

    齐清诺也听话。

    下去,女生们还提醒一下一楼的同事们,于是小楼里二十来个人都出来了,站到花园里相对安全的地方到处看看,没啥异样啊,没啥感觉啊,不过也有少数人说是感觉到了异样。

    一片近乎争吵的声音中,齐清诺问杨景行:“真感觉到了?”

    杨景行点头。

    可主团那边还没动静,齐清诺真是有责任心:“我去叫一下陆指他们。”

    杨景行一下抓住动步的齐清诺的手腕,拉住了,给了一个非常自私狭隘的眼神。

    齐清诺小幅度挣扎手腕,动作不大但是力气不小,眼神也温和地注视前男友,应该是要他注意影响。

    杨景行松开前女友,然后朝主楼那边快步走过去,但是也没进去,而是站在门口大声喊:“地震了,快出来。”

    主团这边肯定也有人感觉到了,杨景行这刚喊完,人就陆续出来了。音乐家真是感人,不少还带着心爱的乐器呢。然后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闹哄哄短暂交流后,大家基本确信刚刚是发生地震了。

    有懂科学的音乐家普及一下知识,说地震其实随时随地都在发生,不用这么大惊小怪的。

    餐厅的那边的人也出来朝音乐人靠近,感觉到了震感的人好像还觉得挺幸运,人一生这种机会不多。

    好些人讨论着,好些人打电话,杨景行就要给母亲打电话:“妈……”

    没一会,动作慢的人发现电话打不通了,柴丽甜有点担忧,家乡应该没事吧。

    齐清诺放下电话后安抚外地伙伴:“我妈有消息告诉我,应该没事。”

    又一次视线接触,齐清诺问问:“九纯还好?”

    杨景行点头。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