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七百八十六章 编曲

    因为要不停地修修补补,时间计划在两个半小时误差十五分钟内的演唱会,第一次实地彩排用了四个多小时。

    倒数第二首歌是《谢谢》,现场气氛感觉很好,段丽颖跟安卓开玩笑想重新出道发片抢这首歌,最后则回到开场的主题。

    安卓是这样说的:“这些年,经历了许多见了许多,对帮助我支持我的人,我一直心存最大感激……四年前,我冲动犯了错,也为我的行为付出了代价,那时候,我以为自己经历人生的大起大落,以为自己看到了人情冷暖……”其实也不是啥错,就是标准国骂问候记者,借着又在机场闹了点事。

    在所谓的人****小说 生低谷,安卓得到了很多人的的警醒安慰和鼓励,尤其是段丽颖的帮助,才他选择了重新坚强振作起来。

    然后安卓请段丽颖从观众席上台,两个人都重情重义,说起往事,段丽颖也不免感叹安卓不容易。

    安卓现在有更层次的看法了,自己的那点事实在是不值一提,话题就过度到国难之上。安卓和段丽颖的看法完全一样,过去这两个多星期以来,同胞和国家经历的才叫困难,而全体国人表现出来的,才是大爱……

    安卓说着哽咽:“我们的创作人,流着眼泪,用最真挚的心,写下了一首歌,《谢谢你们》。”

    段丽颖动情补充:“不管经历什么样的困难,我们大家要继续团结前行,我们能找回属于我们的快乐美好。”

    在这里,秦声公司本来是坚持要在大屏幕上播放地震中那些感人动人的画面的,但是杨景行不同意,甘凯呈也不支持,安卓也不确定,多方论证后,最后的方案就是播放歌词了。

    段丽颖之前没排练过,但是有备而来,歌唱的情绪恰到好处,台风配合得天衣无缝。对比之下,安卓好像还有点嫩。

    不过歌曲效果是到位了,沉重感动希望,乐手们合音们幕后们,都充分体会到了。

    安卓还有结束语要说,配合着《谢谢你们》的主题,祝愿大家都充满希望……

    段丽颖来跟杨景行坦白,李鑫的歌词实在是写得太好,一点都不做作,却让只要经历了这些天的人都有深深共鸣。杨景行的谱曲编曲也很不错,但这次他是配角,只是起到了锦上添花的作用。

    杨景行讲起李鑫的创作经历,段丽颖眼泪都要下来了,感叹作为一个音乐人,从业生涯也是难得几次这样发自肺腑的机会,有还算做了点有意义的事……这次不是做商品。

    已经快十一点了,总导演招呼大家集中,总结讨论一下,总的来说各部门表现都不错,安卓哥的状态也非常好,那么明天就是要严格动真格的了,大家早点回去休息,养好精神。

    正说着呢,灯光一暗,然后庞惜和园子推着好大一个多层蛋糕出来了,顶上还差着一支漂亮的蜡烛。

    甘凯呈为惊喜鼓掌,大家附和,纷纷对着安卓噼里啪啦,都说出票房大卖之类的祝福语了。

    安卓连忙边鼓掌边说明一下:“不是给我的……今天是四零二的生日,大家祝他生日快乐!”

    杨景行完全讶异,简直有些尴尬。戴清生气了,生日都不告诉她,大家也调转矛头,祝四零二或者杨经理生日快乐。

    蛋糕推近,园子比较正式:“祝四零二老师生日快乐。”

    杨景行很不好意思:“谢谢……谢谢安卓哥。”

    安卓客气:“谢甘经理吧。”

    甘凯呈不屑:“许愿吹了!”

    杨景行想了一下说:“那希望演唱会一切顺利,各位老师辛苦值得。”

    大家纷纷赞同,安卓叫园子快切蛋糕吧,就当是宵夜了。

    这四五十号人呢,应该人人有份,园子先切了一块,庞惜帮忙装盘,然后递给段丽颖。

    还没等庞惜的话出口,段丽颖就连连摆手:“先给四零二,必须的!”

    ……

    杨景行也当了一会焦点人物,不过时间实在不早,尽快吃了蛋糕,就开始解散了。先送走了艺人领导乐手们,杨景行和庞惜才上车。

    杨景行好像还在感动中:“谢谢。”

    庞惜笑:“园子说蛋糕是安卓订的,我下午去帮忙取的……我问了,蛋糕三千多块。”

    杨景行说:“以后我们之间就免了,麻烦。”

    庞惜点头。

    杨景行说:“不过等我先还你一次。”

    庞惜呵一下。

    杨景行问:“你今天还去峨洋干什么。”

    庞惜点头:“一些小事没做完……袁小姐午饭前去的,我说不知道你在哪。”

    杨景行笑:“万一以后还有这种情况,礼貌的基础上保持最大距离。”

    庞惜领会地点头一下:“嗯。”

    杨景行还没回到住处,又快十二点了,刘苗打来电话,问收到些什么礼物,齐清诺有没有奉献点什么。

    杨景行严厉回避这些话题,到让刘苗更加怀疑起来。

    星期一早上,杨景行先到学校开编委会,国内的几位又一次集合了,大家都承认了彼此和唐青的差距,还需要再加把劲,可是之前也没保留啊,不容易……

    《杨景行钢琴奏鸣曲集》现在是逢人就送,作曲系出厂价买的五百本,估计够送好多年了,钢琴系的可能会送得更快一些。

    开了一天会,基本上确定了下一步的动作,杨景行再赶到体育场时已经下午五点过,跟各位音乐人再重复一遍昨天的发现的各种需要注意的点,然后监督戴清弹了半个小时的琴,其实其他乐手都说庞惜还不错呢。

    彩排开始前,探班媒体被放进场,但是他们只能采访拍摄前几首歌。其实浦海的票已经卖光了,主要是为了之后其他客场城市的宣传。

    也有娱乐记者是有艺术追求的,还想就音乐上的事和副总监聊一下。但是园子好像知道杨景行的怪癖,拦住了记者说四零二老师没时间接受采访。

    今天说是要动真格的严格按照时间线来,可最后还是超时了,事后又总结,又修改,并且简单演练,还是弄到十一点多才收工。

    五月二十号,从中午开始体育馆内外就是跟前两天完全不同的场景了,场馆外面有停车场管理,出入口分流管理,消防检查,粉丝物品销售发放,卖吃喝的……

    场馆内,内场座位的设置安排,看台的各种检查,三百多名保安的任务分派。安卓的粉丝虽然大部分都不是十几二十岁了,但是也要管理,宏星艺人部的人带了粉丝群体里的大小领导来实地考察,讲一下演唱会的时候要怎么带动粉丝的现场气氛。

    舞台上下也是紧锣密鼓地准备,再次检查设备,尤其是杂技演员的安全问题,万一出点事可就完了。几名舞蹈演员早早就换好衣服化好妆,虽然她们的戏份并不重。负责的总导演跑来跑去没一刻停歇的,好像很有压力。

    六点开门进场,五点的时候场外就可以说是人潮涌动了。很明显,买荧光棒和发光字牌的又大赚了一笔。

    杨景行在为宏星忙着,也没忘记峨洋,关注着自己用折扣价买来的十张看台票有没有发挥价值。

    六点半过,庞惜就打电话告诉杨景行,峨洋已经全员到齐。

    坐内场的人更从容些,大部分是快到时间了才来,不过段丽颖的出现也还是让内场稍微骚动了一下。然后程瑶瑶也来了,和段丽颖坐一起,有说有笑。然后还来了好几个歌手或者演员,不过都要主动去弯腰跟段丽颖问好。

    这时候体育馆里已经闹得舞台后都不得安宁了,不过好看的上座形势让大家都喜上眉梢。

    七点差十分,在个人休息室独处了一刻钟的安卓出来了,好像是仪式性地跟等候的工作人员握手,然后和乐手乐队一起整理精神状态,准备出发。

    七点差五分,体育馆灯光骤暗,一万多名观众先是整齐惊呼,然后都知道怎么回事地欢呼喝彩起来。

    导演像是指挥火箭发射一样全神贯注:“一组灯光……大屏准备……三、二、一,走……”

    大屏幕开始播放视频,标题“第一次感动”淡入淡出,接着是安卓十二年前准备个人第一场演唱会的录像,很是模糊,安卓还穿着皮衣皮裤登上中巴车……

    无声的画面,一万多名观众本来很闹腾的,但是慢慢的大家似乎都感受到了视频剪辑者的意图,逐渐地安静了下来。

    后台也是安静的,安卓站在要登台的队伍的最后面,她的助手园子在旁边帮忙整理发梢,检查耳返,递上水杯。

    观众的情绪走向基本上都是意料之中的,在视频最后的感谢感动字幕中,在欢呼声中,乐队登台,合音登台,大家都挥手就位,常一鸣也就位,他除了录音还要负责系统伴奏,杨景行和钟英文就站在旁边。

    在被乐手们带得更起劲的欢呼中,安卓大步走出去。

    效果如同预期,场馆内到了第一个小高潮。

    可安卓却没多灿烂欢快,而是走到话筒前,带着感动看着大家,等歌迷们越来越起劲地呼喊叫嚷了差不多半分钟才开口:“这场演唱会,我们准备了三个多月才来和大家见面……”

    谁说中国乐迷素质低了,默哀的一分钟内,体育馆内是十分安静的。

    一分钟之后,灯光立刻回位,可安卓还是要点时间从默哀的沉痛中走出来:“……谢谢大家,谢谢你们。十二号那天……”

    安卓相信所有人都经历了一样的事情,在忙碌的生活中突然被噩耗震惊,然后不愿意相信,然后担心,伤痛,祈福……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感恩生活,祈祷美好未来,第一首歌……

    第一首歌的编曲是沈奕博,也用了些杨景行的路数,好长的前奏让安卓的骨灰粉丝也摸不着头脑干着急,然后突然安卓就用一种和十年前截然不同的情绪开唱了。

    场馆内又是预料之中的欢呼……

    开始得顺利,三首歌后之久就基本可以预见很成功了。园子给杨景行几人也送来水,并在旁边坐下来,听几个人的满意和庆祝。

    诚意十足的音乐,合适的台本,配套的舞美……观众很热情也很配合,已经出现了好几次预料之外的大合唱,可是安卓并不偷懒或者虚荣,自己依然尽心尽力地唱着。

    第八首歌之后戴清就要登场了,杨景行去跟她说一下,看得出来还是有点紧张的,以前也没经历过这种场面,气氛和拼盘完全不一样。

    安卓唱完之后说台词的时候,一台小三角琴在阴暗处悄悄推上台,位置和高度很准确地放上两个话筒。肯定有人会发现,但是也不至于惊讶。

    戴清上台,没有打灯,默默坐到钢琴前,安卓那边及时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第九首歌开始,打灯变幻,都照在了舞台的空处,连安卓都没光。

    钢琴开始,很流行化简单的两个小节之后就变成旋律加和弦,然后变成复调对位……看吧,流行乐迷也听得出来,远远近近的好些掌声已经响起,也有口哨。

    半分钟的钢琴后,电吉他进入,灯打到已经换了衣服的安卓身上,欢呼声起。

    安卓开唱,也是传唱度挺高的歌曲了,今天的歌迷兴致好高,不用号召就慢慢越来越多人一起唱,后台能听见的程度。

    间奏,钢琴再起,变幻了柔美风格,跟合音们明显不一样的女声哼唱响起,啦啦啦啦哩啦,很好听又少女纯洁味道。

    欢呼跟喝彩陡然爆开,远超过策划时的保守估计。

    简单的哼唱,戴清好像用上了感情,也超过彩排的表现。

    当安卓再开口,全场只有钢琴、女声哼唱加安卓三条音轨相映成趣的时候,欢呼有没了,很安静。

    安静了那么久,全积累到了歌曲结束之后。场馆内爆棚地欢呼让常一鸣也激动起来,手忙脚乱或者是手舞足蹈。

    安卓当然知道观众们的需求:“都听出来了吧……谢谢清清!”

    两路灯光打给钢琴,化着淡妆穿得清淡的戴清起身,在欢呼声中边对观众挥手边走向安卓,在安卓让出来的话筒前说:“大家好,我叫戴清。”她其实是不太情愿说这句的,那怕“叫”换成“是”啊,可杨景行没得商量。

    享受了几秒钟欢呼,耳返中传来杨景行的催促声,戴清只得抓紧时间说台词:“谢谢,安卓哥今天很帅,唱得很好,我和大家一样开心。谢谢,再见。”鞠躬下台,不准挥手留恋。

    安卓接回场子:“清清也很漂亮对不对,琴弹得也好……”

    第十二首歌,重头戏之一,杨景行编曲的金曲,行内高手小提琴家登场,但是对他的介绍要放在之后的《谢谢》结束之后。

    今晚的编曲路数,歌迷们是摸得八九不离十了,就耐心听着先不盼望大屏幕上的歌词出现,反正小提琴前奏也很好听

    小提琴铺陈了一番后,吉他和键盘加入,除了好听,也开始显得精彩了,然后在大屏幕出现歌名歌词的同时,三样乐器预料之外但是顺理成章地进入歌曲主题旋律,同时鼓和贝斯也勇猛上阵。用鼓手排练时的话说,这一瞬间有真相大白得偿所愿的强烈快感。

    欢呼当然是预料之中的,安卓开唱,嗓子有点微微颤抖。

    安卓把主歌唱了一遍,好多听众也高高低低地跟着哼唱了一遍,然后间奏了,然后间奏的走向有点不可捉摸,至少和原版完全不一样。

    不过很快资深歌迷应该能听出来了,这个间奏要玩把戏,又在搞前奏那种调调。安卓男子汉一样握着话筒站在那,一动不动地看着前方,勾引得远近女歌迷神魂颠倒。

    果然,间奏要制造快感点了,很快来了!就在那个点的前一秒钟,安卓猛地把话筒从支架上取了下来,毫不客气地朝前方用力戳去,姿态雄风十足。

    伴奏的快感点上,歌词带着特效出现在大屏幕上,根本无需任何号召,合音领唱也是完全多余的,一万多人几乎就齐声开唱了,都十分珍惜安卓这个麦霸难得的分享。

    简直是拔地而起猝不及防,事前的预计过分保守,听起来大部分观众都是用吼的。

    常一鸣简直是被吓了一跳,然后就连连拍大腿叫爽,钟英文也为职业生涯中的精彩时刻激动。

    导演都亢奋了,在耳麦里跟安卓说完全可以出录像啊,真的应该考虑啊。

    安卓可能没听进去,在戳着话筒听观众齐声高唱没两句后,他的另一只手捂住了眼睛,低头有明显的抽泣动作,雄风不再了。

    观众却更起劲了,边唱边把荧光棒舞成花了,内场好些人都站起来了。

    这本不是一首煽情的歌,伴奏其实也稍显激烈,所以现在这个状况也是有点出乎意料,主要是安卓搞了个意外,彩排的时候他可没一点这种情绪。

    杨景行开麦紧急通知台上全体:“第一间奏重复一遍,第一间奏重复一遍。”

    编曲编得精妙,重复一遍一点也不显得突兀累赘,不过第三遍肯定不行了,安卓得赶快调整。

    可安卓还在哭,观众们显然是喜闻乐见,发现他们唱得越起劲台上的人就越失态,于是众志成城不约而同再加把劲。

    杨景行取下耳麦,递给自己身边偷窥着台上也已经泪流满面的园子:“园子姐……”照说她没必要这样,后台都是些老油条了,谁还不知道艺人的眼泪是怎么回事。

    园子用力呼吸,然后对着耳麦说话:“别这样,现在不都好了吗,你能做到,我相信你!”

    安卓好像接受到了命令,放下了捂脸的手,开始点头打节奏。

    接下来还有副歌高潮呢,杨景行提前通知了:“第二间奏也重复一遍。”

    副歌的大合唱当然理所当然,可杨景行在这的编曲却又完全清淡了下去,排练的时候还有人提出质疑。

    现在一看现场效果,特别是煽情效果,真是物超所值,好多观众开始边唱边掉眼泪了,安卓却稳定了下来,享受以一敌万的复仇快感。

    因为间奏的重复,这首歌快八分钟了,可是结束之后,观众的喝彩尖叫一点也不疲惫,安卓也是深深鞠躬,一次两次三次。

    园子已经不哭了,对杨景行说:“谢谢。”

    杨景行笑:“谢谢你。”

    园子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