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七百九十六章 琴心

    童伊纯抓紧时间去洗手间,杨景行死不要脸跟着,还说得好听是护送。

    还好,龚晓玲招手叫了:“景行,来……”

    童伊纯松口气:“你去吧。”

    小的打发了可还有老的,甘凯呈立刻接力杨景行,护送童伊纯去了。

    杨景行接受老师教授们的表扬,也代三零六感谢师长们的鼓励祝贺。互相给面子嘛,浦音亲友团不少人朝着作曲家这边聚拢,可以聆听几个重量级教授的讲话。人越围越多,让孔晨荷只能在最外围拍拍照。 br /小说 >

    基本上都是些夸赞的话,但是也有老师从自己的角度严格要求,认为《就是我们》还是欠火候,虽然乐思多好听抓耳各种别出心裁,但是对民乐的思考和钻研还不够深入,今天这些独奏就不一样了,在传承和创新两方面都已经具有相当高度。

    年轻琵琶老师坦言,当初听说杨景行在为三零六创作独奏的时候,她想象中就是《就是我们》的那种旋律片段,简直有点担忧,那种调调合奏还行,玩起独奏起来,作曲和演奏两方面都会显得水准不是很高啊。

    柴丽甜的冯教授对大家表态:“所以我要对杨景行提出特别表扬,能够对民乐进行深入研究深刻理解,非常难得,是一个很负责任的作曲家。不光笛子,我觉得几首曲子都真正做到了深入浅出,雅俗共赏。”

    大伙都赞同老教授,反正这种话平日里互相之间也没少说少听到。民族乐团的扬琴演奏家更要证实,他通过那一次的作品探讨就看出来了,杨景行确实是对民乐有热情的,所以十分期待等会于菲菲的演奏。

    学校古筝老师还跟稍微外围一点的张楚佳说:“张老师也来了,我以前跟李教授也这么说过,杨景行的作曲才华不是只限于钢琴,《新罗画骨》太好了,各方面都很完善的作品……只不过篇幅短了点。”

    说到古筝,民族乐团的女演奏家也要说说:“……这首作品我私下也弹了不少,有一个切身感受,能感觉到作曲家好像是以演奏家的角度来创作,经常会有一种共鸣,会觉得弹得很舒畅,高兴,这种感觉真的很少体会到。”

    老师们相信这是杨景行在进行钢琴曲创作中保留下的好习惯,不过作为浦音一方,老师们还是替杨景行谦虚一下,也是民族乐团给了学生真好的机会,也感谢各位前辈对女生们的提携和照顾。

    这么多人,每个人说不上几句,中场休息时间就差不多了,比起互相奉承,还是更应该尊重演员,大家提前回位,准备听下半场。

    没有人招呼组织,也还没响起铃声音乐,六百来名听众就都坐好了,而且比较安静。

    童伊纯有点担心,电吉他和鼓的独奏,会不会影响上半场造就的美好感觉……

    观众席上的窃窃私语交织起来,轻微却有浓度,均匀温和地填满剧场,好像是几百人在默契地制造一种氛围,和上半场开始前的闹哄哄截然不同。

    没有任何提示的,幕布后小军鼓敲响了,沉稳有力。观众们发出一片比较整齐轻呼声,好像是终于等到了。

    军鼓节奏加快,而且是迅速加快,然后又迅速回落,再就没声了,年晴用几秒钟时间展现的极限手速得到一些掌声。

    不过等幕布开始上升,掌声就比较整齐了,而且呈上升趋势,并且一直不停,伴随着幕布后十一个换了好看时装的女生从脚到头逐渐全部展现在观众面前。

    上半场亮相是衣服到主角的话,现在就是女生们展现自己的时刻了,庐山真面目后,掌声哗啦啦地,杨景行的同龄人已经按捺不住,开始叫好了。

    女生们还是之前的队列顺序,但是笑得比上半场是好看得多了。

    柴丽甜穿着收腰的米白色过膝连衣裙,设计看起来很简单,但是腰间的红色花纹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

    高翩翩是枚红色的无袖连衣裙,因为上身罩了一件很透的白色薄纱宽松T恤而显得比较特别。

    郭菱朴素可爱一点,挺平常的卡通图案白体恤和黑色短裤。刘思蔓的连衣裙是淡粉色的,像是里面一层布料外面有裹满了蕾丝,显得老成了一点。

    说实话,王蕊上半场的那套汉服真是不适合体现女生的美,但是她现在这身浓色花哨温暖图案的修身中长裙搭配上纯白色只有花边点缀但是线条很有设计的衬衣,真的漂亮,还有点成熟。十一个女生也就王蕊抱着家伙,因为接下来就是她。

    蔡菲旋是白色衬衣和浅灰色的裙子,裙子下摆挺有设计,新潮。于菲菲则穿着可爱的白色蓬蓬裙。

    年晴比较特立独行,最简单的白色体恤加蓝色修身牛仔裤,这一套可能只要两三百块,也可能好几千,远看说不准。

    邵芳洁延续了上半场的大红色,连衣裙,依然喜庆。

    齐清诺给了甘凯呈惊喜,这家伙连连提醒杨景行好好看,其实杨景行早看好久了。齐清诺今天穿着一件黑色衬衣几乎无袖的衬衣,设计比较复杂。这姑娘下身的裙子也讲究,灰色的布料外面加了一层黑纱,裙子的褶皱精细,看起来宽大而且长过脚踝。齐清诺穿得很大气,用普遍的说话就是有气场。

    何沛媛在旁边和齐清诺形成对比,纯白色的连衣长裙,圆领无袖,设计简洁,布料看起来厚实,裙摆宽松适度,褶皱简洁巧妙,整体看着像大牌,肯定不便宜。但是王蕊早前跟杨景行透漏过,这裙子是她陪何沛媛一起去专门仿造奢侈品的裁缝店做的,只花了一千多块,比过万的正品差不了多少,王蕊都动心了。

    幕布升完,亮相完成,明显比上半场更有效果更轰动。

    王蕊向前一步,摆出了明显要开口的喜庆表情,有些刻意,但是观众们应该不会介意一个女孩子演奏家的这点生疏,都很快安静了下来。

    王蕊比齐清诺还响亮地开口了:“谢谢大家,今天晚上能暂别了电影院,KTV,酒吧,穿过都市的繁华,穿过初夏,一起来到这里,支持民族传统音乐,谢谢!”

    这个王蕊啊,彩排的时候就说她太刻意了,结果现在比彩排的时候还严重,饱含深情就像十年前的春晚主持人。

    不过三零六的同伴们好像有思想准备,在王蕊说完谢谢后,大家和她一起鞠躬,然后在观众的掌声中各回各位。齐清诺把王蕊的椅子搬上千,放在王蕊身后,并趁机拍了一下她的后腰,杨景行配合前女朋友,手举老高给王蕊大拇指。

    掌声渐停之后,王蕊继续:“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让我们自豪,令我们向往。可是,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的景色,我们已经很难得见……我为大家演奏一首《临风唱》,希望这首曲子能带着你和我,让我们一起聆听看不到的景色。”这一段又好了不少,没那么刻意了。

    不太成规模的掌声中,王蕊坐下,摆好姿势。

    王蕊好像也和喻昕婷一样,讲话的时候紧张,但是演奏起来就放松自如得多了,比杨景行听到的最后一次彩排还好,该稳的很稳,该动的更灵活。

    《临风唱》是十一首新作中在旋律好听、内容创新、技巧要求三方面做得最为均衡的。而三零六的几件民族乐器中,杨景行最为了解的就是琵琶,甚至超过二胡,平时请教得最多也是王蕊。

    其实对于学院教授或者乐团的独奏家而言,他们能在一首新曲子中听到那怕那么一两个小节是超出他们滚瓜烂熟的范畴的,如果这点东西又恰当合适,那就很大的惊喜了。

    绝大多数优秀的艺术家都有求新的欲望,而狭隘地说音乐就是排列组合,在悠远的历史上已经有那么多优秀伟大的人进行了各种尝试之后,其实大家对优秀的创新是不抱太大期望的。

    杨景行的求新远不止几个小节,而且对内容和形式之间的要求也远不止合适就好。

    对一般乐迷而言,《临风唱》几乎超越了他们对琵琶作品的一贯印象,而且可能是在更动听的基础之上。

    王蕊的台风比刘思蔓收敛,又比柴丽甜开朗一些,大部分时候她的注意力聚焦在乐器上,偶尔在恰到地方会留意一下听众。

    可能是之前休息的时候听了那些音乐家互相吹捧的话受了感染蛊惑,观众席上的人现在都好认真好专注。而音乐家们也都做出了样子,要用实际行动为他们自己说的那些话作证……

    一曲结束后,掌声有了音乐会的样子,均匀、扎实、热烈、持久,不像上半场前半部分要亲友团用力带头,也不像刘思蔓炫技之后得到此起彼伏的叫好佩服。

    王蕊起身,笑吟吟的脸庞和平时的哈哈大不一样,可让人感觉此刻才是真实的她。她理应或者这些掌声,乐曲的好听要靠她不断地琢磨细节,而创新更是需要她在有时候放下十几年刻苦练习孜孜以求的习惯或者熟练,而且没准她之前念的那几句诗也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掌声在持续地表现着听众们的喜爱,这喜爱好像一点也不浮躁,诚恳而浓烈。

    王蕊好像意识到自己比刘思蔓还风光了,回头看了一眼同样给自己掌声的同伴们,再转过身面对观众,脸上好像有点动容了,她深鞠躬。

    王蕊妈妈可激动了,边用力拍巴掌边和左边的何沛媛妈妈说话,然后像脑袋后面长了眼睛一样,飞快一拳头警告儿子继续鼓掌,自己也不间断。

    大概是第一次在这种场合独享这样的掌声,王蕊真有点不适应了,笑也不太顺畅了,站姿也不多么淑女细节了,她看前看后两次后,突然抬起手来朝观众席挥动。

    杨景行还是有点怕被指责自作多情,只敢隐蔽地小幅度回应王蕊,点头笑着。

    王蕊换手上动作,好像是叫杨景行起立。

    杨景行连连摆手,坐着朝舞台鞠躬。

    王蕊回以鞠躬。

    杨景行指座位。

    王蕊这下明白了,再次鞠躬,然后转身回去了,坐下了。

    掌声也逐渐挺了,王蕊妈妈也没好意思坚持到最后一个。童伊纯对王蕊的第一印象实在是太好了,从她身上看到了良好的修养和学识,跟杨景行打听呢……

    蔡菲旋登场,言语之间好像有点点小自卑,身为民族乐团里的一个电吉他手。不过观众很支持她愿意为民乐服务的态度,曲子开始之前就掌声鼓励。

    《安全速度》是一首好听为主的电吉他曲子,如果说创新的话就是旋律上的一些民歌民谣元素,内容比较丰富不单一,技巧要求对蔡菲旋来说完全没问题,而且今天这场合也不是和电吉他炫技。

    对今天音乐会的主题而言,《安全速度》应该是艺术价值最低的一首曲子了,不过还好,观众依然很支持,年轻人不少叫好的。蔡菲旋自己看起来也挺满意的,而且她的亲友团是男友和朋友,十分支持她。

    接着是于菲菲的《织会》,获得了和王蕊差不多的待遇,小姑娘明显兴奋,鞠躬几次后回座位的时候还在齐清诺旁边停住了,要倾诉什么。

    年晴站了起来,还没走上前呢,刚听下去的掌声就响起来了。

    其实平时懒得跟什么一样的年晴站上前,一身穿着加上天然瘦,看起来还挺清爽干练的,她的神态语气也没那么艺术:“我叫年晴,三零六的鼓手,我的专业叫西洋打击乐,接触练习过很多种打击乐器……”

    年晴的意思,说起打击乐和节奏,可能有人误认为中华文化在这方面有短板,错了,中华民族的打击乐才叫丰富深邃呢,编钟就不说了,那是欺负人,鼓也不说了,中国这么大数不清的鼓文化也是欺负人,锣也一样,也太多了……

    年晴说起木鱼一敲竹板一打的时候,把好些观众逗笑了,看样子传统文化是欠缺传承传播。

    鼓吹了一通传统打击乐后,年晴还是要坐到套鼓后面去,尝试用这套东西来表现中国传统打击乐的精神内涵。

    《回首安静》,纯鼓上而言,基本上是一首内行听门道外行听热闹的曲子,杨景行也了解情况,所以给了年晴很多配角,笛子古筝二胡三弦都上了,而且不同的配角用不同的旋律和节奏,把主角衬托陪伴得很好。

    在业内人士看来曲子算不得多创新,但是对听众而言足够新鲜,也有不少很好听的段落。

    一曲结束,掌声和喝彩都很热烈持续,就算不懂欣赏打击乐的,也看得出来年晴的专业和认真,尤其还有笛子这些偶尔突然冒出来给人惊喜。

    录过几张专辑的童伊纯对鼓是比较熟悉的,赞叹年晴是个好鼓手,稳、准,能狠能柔。

    接着是邵芳洁的《花腔》,好听为主,创新和技巧都一般般。纯旋律而言,《花腔》是十一首独奏中比较突出的,明显强过《花腔》的只有温心了。

    不过《花腔》更具歌唱性,名字就体现出来了。

    一般来说没人拒绝好听,而且是还没听腻的新曲子,所以邵芳洁也差不多被当成演奏家对待了,掌声比较持久。

    轮到齐清诺了,她一手提椅子一手提吉他上前,并不吃力,还裙摆摇曳,杨景行都笑了。

    在掌声中坐下后,齐清诺也笑:“和大家一起感受了《新罗画骨》的神韵,《离离》的广博,《无穷极》的空间,《织会》的维度,《临风唱》的美景……”

    甘凯呈提醒杨景行:“夸你呢。”

    童伊纯笑。

    齐清诺和彩排的时候台词不一样了:“……我弹一首《温心》,向所有关心帮助爱护过我们的人,说一声谢谢。”

    观众掌声欢迎,齐清诺身后的同伴也在短暂的意外后也纷纷大力支持团长。

    琵琶二胡还好,只有中国人的少部分人在钻研,吉他这东西,全世界不知道多少人在弹在创作呢,就几根线和那么些和弦,要想形式和内容多新颖,杨景行恐怕也难办到,除非超前创新,比如用锤子来弹……

    《温心》就是一个好听和丰富,外行听得悦耳,弹吉他的能听出齐清诺的指弹技术,作曲编曲的能听出杨景行的用心。

    没分手的时候,杨景行还跟齐清诺说什么不想女朋友在台上大放异彩太引人注目,所以曲子才略显低调平实,就是让人听完后觉得还比较温暖愉悦就行了,不想让齐清诺被惊喜给那么多人。

    可杨景行失策了,几百观众安安静静地听齐清诺弹完一曲后,立刻献上的掌声根本不输给之前给王蕊的给刘思蔓的,而且彭一伟他们也没带头起哄,甚至还落后于大部分人。

    其实杨景行自己也起劲,但是好像输给甘凯呈和童伊纯。

    可能今天的大部分听众还是不够专一钟情民乐,可能在他们看来,弹一手好吉他更难或者更值得欣赏,也没准这些人都是主办方派票请来的,提前打过招呼了……

    齐达维是见识过大场面的人,可他还是边为女儿鼓掌边回头看,一脸洗涤辉煌后的骄傲。

    可齐清诺可能是腻味了父辈当初在舞台上的那种和观众密集煽情的互动,她起身后提着吉他站立了几秒,为观众席微笑了几秒,然后就鞠躬了,然后就提起椅子回去了。

    这些观众席上的人也是没自尊,台上爱答不理的那么点意思,下面的掌声还在继续热烈……保不齐是有些人觉得齐清诺甩了杨景行解气!?

    不过回到自己的位置后,齐清诺并没马上坐下,而是再次鞠躬,然后抬手有请何沛媛。

    何沛媛也是自己提椅子上前,这个过程中,观众席上安静了下来。

    童伊纯好像看得清楚,对杨景行说比录像上漂亮,然后提醒甘凯呈好好欣赏,甘凯呈却没猥琐。

    放下椅子,何沛媛站好,微微鞠躬,说话:“前面我们的琵琶王蕊说到临风唱晚秋,说起晚秋,可能我们共容易想到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这首诗写出了王维的怡然自得。很多时候,我们也渴望一份宁静淡薄,所以一首《空山》献给大家。

    外貌还是有影响的,曲子还没听呢,掌声就那么热烈了,彭一伟带头的那几个一点都不掩饰。

    《空山》,和《临风唱》一样是很优秀的作品,陆白永的看法是《空山》的意境更高远,但是对听觉情绪的调动又更有力更合理一些。

    其实曲子的内容和表现形式都很丰富,有些地方还要上拨子,不少段落甚至可以说复杂深邃,宁静淡泊那是结尾的事了,多少曲子的结尾都是宁静淡泊的。

    何沛媛在掌声中坐下,稍微酝酿就开始了。

    纯看谱子,《空山》的创新主要在旋律表现和节奏掌控两方面,进而要求三弦演奏技法要在传统方式上有不小变化。曲子结构比较精巧,也就是陆白永说的有力和合理的实现途径,多种情绪的起伏和交接都做到精益求精。

    洁白的款裙摆下,何沛媛的小腿和一双白面黑底的穿鞋并拢在一起,她的台风和以前与了变化,显得更稳一些了,以前还会做一些面部小动作,调皮搞笑什么的,今天是不可能了。

    观众们始终听得很安静,除了中都段有一截非常快的手速表现,可能是懂行或者觉得何沛媛略咬紧牙关的样子动人,有人不和谐地开口喊了句好。

    何沛媛没有被打扰,继续专注于乐器,直到最后的宁静淡泊,她才缓缓放松神态织体,开始越来越多看向观众席。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时,何沛媛也是看着二楼栏杆位置的。

    何沛媛也风光了,三弦也风光了,先是整齐热烈的掌声,等何沛媛起身鞠躬并露出笑容后,观众席上开始喝彩叫好。

    无法确定有没有外貌的因素,音乐确实精彩,弹得也非常好。

    或许是都知道是最后一首独奏了,掌声不肯停,叫好声依然此起彼伏。

    何沛媛保持着微笑,除了视线在母亲和姨妈那短暂停留的时候中断了一下,但始终很漂亮。

    杨景行这大拇指给了半天好像也没被演奏家看到,他也就继续鼓掌算了。

    站了十几秒后,再次鞠躬,何沛媛也回去了。感觉高个女生提着凳子和乐器的背影,都很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