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七百九十八章 意见

    高兴了,表扬了,祝贺了,亲密了,关心了,还是要抓紧时间,女生们辛苦了这么些天,要好好休息一下,主团明天也还要演出。,

    学校的和乐团的分开行动,家长们可能是觉得现在单位比学校重要了,纷纷要跟乐团一起,还能去后台帮个忙什么的。

    不过老师们也得送送,宏星三人组也跟着老师们一起离开。

    詹华雨拍一下杨景行上臂,叮嘱安排:“你把老师们送好。”

    杨景行点头。

    各回各家之前,老师们又把火力集中在了杨景行身上,把那些曲子鼓励到一个新高度,并把今晚的功劳适当分他一部分。

    童伊纯说自己有了很多想法,不过要理一理了再和杨景行沟通。

    龚晓玲留到了最后,原因明显是那些表扬肯定杨景行的话不能让外系的人听到,不然别人肯定要说作曲系也太自吹自擂了。

    但是龚晓玲相信:“对作品感受最深的是演奏家,有时候会超过作者自己,她们都很用心,当然也体会得到你的用心。”

    杨景行笑:“一起努力才能做好。”

    龚晓玲又说起贺宏垂也早有这个意思,希望杨景行就民乐创作跟同学们交流一下,打铁趁热,或者让三零六在学校也搞一个专场,配合着来更有效果,龚晓玲也相信:“乐团那边肯定会支持,我去跟她们说。”

    杨景行却为难,也不好意思:“我正在想试试交响题材,可能分不出精力了……”

    龚晓玲惊喜惊讶:“真的呀!?”

    杨景行点头嘿:“还在谋划阶段。”

    龚晓玲又有些心疼心忧地看着学生,好像不知道说什么好:“……大型作品的创作,过程往往充满艰难痛苦,千万不要心急,你的要求又高……我跟贺主任和李教授商量,今后这段时间,尽量少打扰你。”

    杨景行自吹,说自己多做点创作之外的事对创作来说反而是一种调节和激励,老师不必担心……

    十一点半,杨景行回到住处,收到王蕊的短信:别睡,等我电话。

    杨景行回复:高兴呢,睡不着。

    十二点过,王蕊的电话终于打来了:“刚到家,我弟买吃的,墨迹得要死!”

    杨景行哈:“你没吃?”

    王蕊嘿嘿,然后陡然变得消沉:“阿怪,对不起……”

    杨景行问:“没给我留点?”

    王蕊依然沮丧:“先前,我不该叫你合影。”

    杨景行说:“幸好你叫了,我当时就能指望你了,不然都没个纪念。”

    王蕊自说自话:“不过我当时真的没多想,我就看你一个人站在那,就想叫你……我没有要你和老大合照的意思。”

    杨景行哈:“那你这闺蜜还差点意思,要继续努力啊。”

    王蕊气恼:“当时尴尬死了!”

    杨景行不明白:“尴尬什么?”

    王蕊气愤反问:“你说呢!?”

    杨景行猜测:“王峰没给你涨面子,那么多美女姐姐都不抓住机会,都要高中毕业的大男人了还闷在那。”

    王蕊嘿一下:“他最没用……不是的,你知道我说什么。”

    杨景行说:“不知道,都很好啊。”

    王蕊提示:“反正……我今天对老大有意见!”

    杨景行问:“怎么了?都很好啊……你比她还穿得漂亮,节目也出彩,有什么意见?”

    王蕊没放弃,继续对牛弹琴:“你不知道,返场之前,我们在后台,当时都高兴死了,都哭了,就商量返场了怎么说,不是我说的,甜甜说的,说要跟你致敬,其实老大当时也开心……可是她又说,没必要。”

    杨景行说:“本来就没必要,难道每次演出都要把作曲的搬出来啊?浪费时间。”

    王蕊气:“你……首演啊!不应该啊?就简单致意一下怎么了?她不愿意我们可以说呀!”

    杨景行死不要脸:“因为诺诺了解我,知道我不喜欢。”

    王蕊好一会没说出话:“……可是,可是,就是不合适,别人怎么想?”

    杨景行嘿嘿:“难道诺诺更在意我怎么想?”

    王蕊受不了:“阿怪!!”

    杨景行说:“不管别人怎么想,至少你们不该想什么。”

    王蕊犹豫:“我不知道……反正当时本来那么高兴,那么一说,就都,不说话了。”

    杨景行感叹:“还是诺诺了解我。”

    王蕊赌气:“好,就算是,那后来呢,合个影她都不愿意,还是她妈自己说的,别人又没说。”

    杨景行却觉得:“那是她妈有问题,当时不该那样。”

    王蕊气愤了:“……是!别人都有问题,都是错的,就你诺诺是完美!行了吧?”

    杨景行哈哈:“我也没这么说啊。”

    王蕊解释一下:“我们就是觉得你应该和我们一起高兴,分享我们的成功,今天的音乐会也是你的一部分!”

    杨景行说:“我高兴啊,也分享到了,而且很不少。”

    王蕊不怕打击:“可是我觉得你好可怜,当时。”

    杨景行争口气:“我可怜?我哪里可怜了?我有车有房,学习好工作顺利,家庭幸福,还有个如花似玉的闺蜜,我哪可怜了?”

    王蕊苦恼:“你好好说话行不行!?”

    杨景行说:“行,我好好说……我和诺诺分手了,现在我们两个人以朋友相处,尽量做到互相理解互相支持,还算进行得不错,她该做什么,我该做什么,我们都差不多把握好了,以后应该会越来越好。作为朋友,你们是不是应该支持诺诺?”

    王蕊委屈:“没不支持啊……就是觉得她当时不应该那么对你,拍张照怎么了嘛?”

    杨景行问:“如果换成你呢?”

    王蕊嘴硬:“……我觉得没什么。”

    杨景行说:“每个人有自己的想法,我也觉得当时没什么,诺诺也没扫我面子。”

    王蕊不信:“你肯定感觉到了,所以你才叫甘凯呈来和我们拍,你还笑他,就是想搞笑,专一别人的注意力。”

    杨景行哈哈:“女生的想象力真丰富,老干妈是我领导,我趁机讨好一下他,有和他又是朋友,开个玩笑不过分,他也是诺诺的朋友,你们也都认识这么长时间了。”

    王蕊重新整理语气:“好……就算是朋友,那音乐会这么成功,结束了,是不是应该跟作曲家说声感谢,至少!出来那么久,她都没跟你说句话!”

    杨景行怒:“你好意思,你跟我说谢谢没?”

    王蕊理直气壮:“她是老大,当然她代表!”

    杨景行却说:“如果诺诺真的跟我客气,你就可以可怜我了……希望不会有这天。”

    王蕊好一会没说话:“……你是不是还喜欢她?”

    杨景行哈哈:“当然喜欢,你们我都喜欢。”

    王蕊换个说法:“你还爱她!”

    杨景行求情:“这个问题好复杂,不说了行不行?我本来也老高兴的,被你这么一弄。”

    王蕊不说话。

    杨景行说:“快说点好听的。”

    王蕊还是不说话。

    杨景行感叹:“现在我真的可怜了,闺蜜也不理我了。”

    王蕊扑哧一下。

    杨景行却叹气:“女生的想法我真的不明白……其实唯一变了的就是我和诺诺的关系,其他的都没变,你们还是好姐妹,你也还是我闺蜜,我和三零六也还是好朋友,以后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工作还是要好好干。”

    王蕊说:“是啊,我们也想这样……可是你骗不了自己,其实今天到后面还没以前那么高兴了,也不能一起庆祝……根本没人提起要庆祝!”

    杨景行气愤:“这是我和诺诺的错是不是?”

    王蕊委屈:“我不是这个意思!”

    杨景行想不通:“有什么不高兴的?怎么不能庆祝?没我不一样啊?我和诺诺都能适应,你们还有问题?”

    王蕊恳切:“我知道你的意思,可就是没办法,肯定好多人跟我一样……如果去唱歌,你不在,还有什么意思?肯定一点气氛都没有。”

    杨景行突然高兴了:“我有这么重要吗?”

    王蕊说:“以前习惯了,你对三零六本来就重要!”

    杨景行问:“是我重要还是你们自己更重要?你们任何一个都比我重要得多,作曲家遍地都是,可是如果你们之间有问题,你想想今天会是什么情况?就不是你可怜我,而是我惋惜你们。”

    王蕊沉默了好一会,开始安抚杨景行了:“……没有,后来回单位又好多了……”

    闺蜜俩聊了有十几二十分钟,王蕊好像也也渐渐想明白了:“……真的,其实我不是怪老大,是想安慰你,被你搅乱思路了。”

    杨景行重复:“你应该祝贺我,就想我祝贺你们,都开开心心的事。”

    王蕊是有点开心了,但是她担心别人和齐清诺,不确定齐清诺有没有被大家某个时间段的态度刺激到,或者别人对齐清诺有没有意见,有多大意见,王蕊想到办法:“……我叫她们明天晚上都上网,你也来,我们庆祝,你来讲几个笑话,她们就不担心了。”

    杨景行却觉得很简单的事情没必要那么刻意,大家继续努力工作刻苦学习,互相尊重互相理解,以后会越来越好。

    王蕊又想远一点,就算这次不庆祝,毕业肯定是要的,一下子七个人呢……

    杨景行表示没问题,有时间的话,去蹭顿饭何乐而不为呢。

    王蕊简直想马上离开校园了。

    星期天,六一儿童节,杨景行早上去学校的路上接到詹华雨的电话,詹华雨挺温和的:“景行,昨天太晚了,后来就没给你打电话,你什么时候到家的?”

    杨景行说:“十一点多……我不过儿童节了,您别担心。”

    詹华雨呵呵:“你叔叔也可以休息几天了,酒吧停业两周,两边要打通,再把这边也整理一下,下下个星期五重新营业,你过来坐坐。”

    杨景行说:“有时间我肯定去。”

    詹华雨不太信:“周末还没时间?一定要来,我让诺诺给你道个歉。”

    杨景行啊:“道什么歉?”

    詹华雨说:“昨天是诺诺不对,没考虑当时的情况,对你的态度不是很好。”

    杨景行说:“没有啊,挺好的,诺诺还对我笑了呢。”

    詹华雨和蔼的语气:“景行,诺诺不是故意,女孩子脸皮薄……其实诺诺也是很了解你的,也相信你。你们走了我说了她几句,叫她跟你道个歉,诺诺就说没有必要,知道你不会生气也没怪她。”

    杨景行哈哈:“她没生我的气就算好了……我觉得您以后还是别对我太和蔼了,免得诺诺觉得我心怀鬼胎讨好您成功了。”

    詹华雨严肃:“景行,我对你是很认可的,不然你再怎么讨好,能有用吗?我也不需要你讨好我。”

    杨景行说:“可是诺诺已经否定我了,您还认可我,诺诺更有意见……”

    詹华雨更严肃:“诺诺没这么小气!”

    杨景行说:“我的意思是,我不想再让诺诺心烦了……其实昨天对我来说没什么,但是对诺诺的心情可能会有影响。就像您当初想让诺诺学,您认可也没用,诺诺不喜欢,如果您逼她,只会让她更反感更不开心。”

    詹华雨沉吟了一下:“你的意思,你就放弃了?”语气不再和蔼了。

    杨景行说:“我还是尊重诺诺,不光尊重她的决定,也要尊重她的心情。其实现在来看,能继续当朋友我就该满足了,还是可以互相帮助互相支持,其他的就顺其自然。”

    詹华雨不信:“你们现在这样,怎么互相帮助?”

    杨景行激动了:“你看昨天多成功,就是我们分手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准备的,诺诺就帮我把作品演绎得这么好……我都怀疑如果没分手,可能还没这么好效果。”

    詹华雨简直发怒:“怎么说话你!?你看你们俩,连不讲道理都变得一个样了!”

    杨景行哈哈:“您批评诺诺去,我跟她学的。”

    詹华雨也会开玩笑:“那你过来,你们俩我一块批评了。”

    杨景行哈哈:“不敢去,诺诺难得心情好点。”

    詹华雨看出来听出来了:“景行,你还在生诺诺的气,是不是?昨天是她不对,但是女孩子……你要想开一点,昨天在场的人也不多,也都是些喜欢关心你们的人,过一段时间,事情就过去了。”

    杨景行诚恳:“阿姨,昨天真没什么。”

    詹华雨也诚恳:“景行,你叔叔年轻的时候也算半个音乐才子,我知道尊严对你们有多重要,我很明白。但是你听我说,诺诺并不是有意要触碰你的自尊。昨天我也有点心急了,觉得当时的情况应该比较有把握,诺诺是怪我,不是针对你。”

    杨景行一点不会听话的意思:“我也觉得您当时不合适,没考虑到诺诺的感受。”

    詹华雨好像说不上话来。

    杨景行连忙假装自己没中断过:“阿姨,谢谢您看得起我。其实我不能给诺诺什么,就一点,我们在音乐上有共同语言,一开始我们就是这么认识熟悉的,现在重新做回朋友,我感觉我们也还会继续这份朋友缘分。昨天我真的为她们高兴,挺满足,以后也能继续这样就好,或多或少能帮到她们一点,看到她们成长进步。”

    詹华雨语速较慢地怀疑:“景行,你不会认为,我是觉得你对诺诺的事业有帮助,才希望你们不要分开?”

    杨景行并不惊慌:“不,是我想继续为诺诺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希望您能支持我,但是也只支持这个,免得诺诺烦。您以后就把我当诺诺的好朋友,跟年晴一样……不,还远比不上年晴。”

    詹华雨呵呵,然后叹口气:“昨天我和诺诺也谈了很多,她的性格,想法不好改变……那你们暂时先这样,老话,顺其自然。你很了解诺诺,我比较感动。”

    杨景行说:“您不怪我让诺诺不开心就好了……诺诺还没起床吧?”

    詹华雨笑:“是啊,昨天睡得晚。”

    杨景行说:“我估计也快了,我还开车,先挂了,阿姨您等会可千万别说我和您通电话了,不然又不开心。”

    詹华雨还是再关心一下:“注意安全……”

    到学校后,安馨又带着孔晨荷来见杨景行,这次聪明了,直接就带着电脑。

    孔晨荷需要意见:“我不知道发哪些给昕婷。”

    杨景行打击:“你摄影技术不如艾自然。”

    孔晨荷呵呵:“……她们肯定也有选呀。”

    到教室了就先选照片,考虑到艾自然可能也要看照片,杨景行还挺有民族自尊心地把大剧院的远景照片都选上了。

    自己和三零六的合影,杨景行也选上:“看看我们的美女是多么多。”

    安馨呵呵:“可能更想看帅哥。”

    孔晨荷说这样的交流多要对来点,别看艾自然说得还行,其实一点都不了解中国。

    一上午的课程结束后,杨景行和安馨商量,以后每周是不是尽量加两个课时。安馨没意见,如果杨景行方便的话。

    再一个就是拍摄报名录像,两个人商量了一下,最迟也要在九月份之前完成,所以就先把曲子选上,稍微准备一下,免得报名都没被选上,虽然这种可能性对现在的安馨来说已经很低。

    利兹比赛的曲目分两种,一种是在组委会规定的曲子或者作曲家中选,一种就是参赛者任意自由选择,只需要注意时常问题。参赛者的所有演奏曲目,得在报名的时候就确定下来,之后还可以修改,但是最迟得在比赛前几个月。

    安馨是不准备中途变更曲目的,所以要一次百分百性确定下来。当然,选竞赛曲目这么重要的事,就必须要教授帮忙参考甚至指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