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八百三十六章 心照

    杨景行在走廊上接到连立新和乐团几位首席,他连忙小鞠躬致谢,显得很满足:“谢谢您,谢谢夏老师,吴老师……”

    首席也恭喜杨景行首演大获成功,连立新则不多啰嗦,快点去见丁老吧。

    走了两步,连立新突然想起跟杨景行说:“第二乐章那一段急板……”停顿了一下又没说啥,然后换对象:“第三乐章开始的行板,现在我有些新的思考。”

    杨景行真是给脸不要脸:“这是您的事了,我不管,我不过我喜欢之前这种……感觉呼应衔接特别好。”

    连立新可是高要求自己的,摇头:“之前我在强调驾驭感,可能导致了一些呆板,重音后置可能也有弄巧成拙……必须抛弃惯性思维!”他突然挺大声,很坚决,不容置疑。

    乐团首席立刻和指挥团结,纷纷支持,彼此相信目前已经做出一些小突破等会一定会得到诸多音乐家的肯定,今后更可以大刀阔斧了。

    杨景行不要脸地期待:“什么时候再有演出一定通知我。”

    首席们也能表态,这是当然了,坦白说,他们也觉得这次不是特别理想,作为世界首演,准备时间还是仓促了点。

    夏老师觉得还有一个原因:“……对你的风格还不够熟悉,毕竟第一首交响曲,肯定有个过程。当然,作品没二话,非常好,非常好,众口一词的!”

    杨景行嘿:“谢谢您鼓励。”

    还有更鼓励的,王老师说:“连指这么看重第三乐章,我们不少人都觉得,至少第三乐章前半段是空前的,无与伦比。”

    杨景行说:“我自己也比较得意那一段,但是您太夸张了。”

    王老师严肃:“真的,排练的时候我就是热泪盈眶的,肯定有不少听众被那种深沉的悲伤打动。”

    一直作思虑状的连立新发话了:“问题在这,这里不应该是热泪,应该……”又应该不出来。

    夏老师也觉得:“小号还应该多作思考……听说你小号也吹得不错?”

    杨景行连忙澄清:“业余爱好。”

    夏老师好奇:“如果是你自己?你会怎么演绎这一段。”

    杨景行为难了:“不知道,只能照着谱子吹。”通篇谱子上都没有情感色彩类的标注。

    连立新突然停步,看着二楼观众席的入口,看了两秒后开口:“应该是无声,应该没有色彩,应该是没有眼泪的哭泣、感觉不到悲痛的悲痛!”越来越大声激动:“我之前认为应该是迷茫和慌乱,应该是失去知觉的,麻木的!”

    杨景行显然理解不了这个境界:“您太讲究了……您先接受感谢吧。”

    连立新点头,走进观众席。还有四五十号人在走道和座位夹缝里不舒适地社交聊天呢,不过丁桑鹏和唐青当然是坐着休息。

    短时间里,连立新当了主角,接受大家的恭贺赞美,还有作曲家的感谢。连立新也暂时放下了艺术家境界,在熟练的社交中尽快走到丁桑鹏跟前。

    丁桑鹏也讲究,还站起来和指挥握手:“辛苦了,都辛苦了。”

    小几辈的连立新场合化:“您多指导……”然后对唐青也是这种说法。

    唐青好像信以为真了:“今天晚了,有机会再交流……明天可以!”

    连立新只得点头应承还表示欢喜,但是明天上午是发布会,下午乐团还要为晚上的音乐会再彩排一遍……

    唐青想看彩排的:“……我们就搭杨老弟的便车过去拜访,添麻烦了。”

    嘿,好多人都想去给爱乐添麻烦,王进哲表现出好客的极度热情,热烈欢迎各路音乐家。

    真的晚了,明天是忙碌的一天,大家都关心老人家的身体状况,早点休息为重。

    丁桑鹏倒是显得精神抖擞,几乎都不要搀扶地被大家簇拥着出去。一层楼也坐坐电梯,然后这身份悬殊的庸俗现象就表现出来了,能和两位老人一起进电梯的只有不到十个人。杨景行要不是有幸扶着丁桑鹏又被唐青搭着肩膀,肯定得最后一批。

    出了电梯,也不等后来人了,晚上有点凉快,校长叫杨景行快点去开车过来。

    已经是十一点过,本来很紧张的最便利的停车场现在挺空闲了,间隔杨景行的车子不远,三零六的几辆车停靠在一块的。十一个女生也差不多是聚集一团,但是看样子谈话有好几场,互不干扰。

    杨景行老远就兴奋了:“美女们。”

    这大半夜的真吓人,女生们快速更加聚拢,终止了那些窃笑讪笑咯咯呵呵,共同面对危险,团结统一战线,不但没有一个退缩的,还纷纷向前迎敌。

    相比杨景行的贱笑,女生们虽然穿着大多是年轻女孩的漂亮路线,但是神情都比较端庄,不过也没冷脸相向,半数以上有各种微笑。

    走近了,杨景行问:“怎么在这?他们呢。”

    齐清诺说:“安馨她们先回去了,嘉嘉也恭喜你……家属先走了。”

    杨景行建议:“去打个招呼。”

    齐清诺摇头:“明天。”

    于菲菲觉得:“老大去打个招呼也行。”

    杨景行谴责:“没义气,都去。”

    年晴申明:“没兴趣强行露脸。”

    杨景行可不迁就什么前女友闺蜜:“什么露脸?快去,我开车。”

    齐清诺坚持:“明天吧,机会多。”

    刘思蔓呵呵:“我们等你,祝贺,恭喜……鼓掌!”

    副团长也是有点号召力的,刘思蔓带头拍两下巴掌,其他女生多少效仿,连齐清诺也意思了两下。年晴更懒,只肯出一只左手,跟被她右手搂着的郭菱的合作拍了两下,根本是玩游戏。不过也有正经或者冷淡的,高翩翩比较正式,何沛媛有点敷衍,柴丽甜呵呵似乎尴尬……

    于菲菲比较持久:“恭喜怪叔叔……我最喜欢的交响曲诞生了!”

    王蕊也持久,但是动作夸张做作,出言更是没一点诚意:“太震撼了,我以前最讨厌交响曲,决定细心革面重新做人!”

    杨景行简直悲伤:“你们有意思吗?”

    王蕊继续夸张:“真的!等你这么久,你这没良心的!”

    柴丽甜尝试严肃:“真心祝贺。”

    蔡菲旋呵呵:“倾心欣赏。”

    看没人接,刘思蔓有点着急:“呃……满心欢喜。”

    邵芳洁也躲躲藏藏尝试着来一个:“动人心魄……”

    高翩翩果断:“人心所向。”

    何沛媛猛然机敏:“归心似箭!”

    杨景行呵呵笑得有点恶心,显得收下不管什么心意了。女生们也都拿出笑容,大多文雅艺术,不过凑在一起还是有点迷人眼的灿烂威力。

    齐清诺笑得大气:“行了,抓紧时间,有没有贼心不死的?”

    王蕊谴责:“哎呀,你就知道,打断我思路了!”

    杨景行说:“不去就早点回家,路上注意安全。”

    齐清诺着急了:“快点啊,谁带个头,弄点福利啊。”

    好些女生一下现了原形,于菲菲咦嘿嘿,邵芳洁又半躲半藏,王蕊直接震惊,高翩翩尴尬,柴丽甜嘻嘻的有点勇敢,何沛媛有点无奈,年晴嗤之以鼻,郭菱同仇敌忾……看样子,是都把音乐抛诸脑后了。

    蔡菲旋倒是放得开:“当然老大带头。”

    齐清诺娇羞:“怎么好意思,刚分手。”

    于菲菲不管了:“副团长!”

    刘思蔓跟齐清诺讲道理:“一码归一码,福利是福利……”

    杨景行几乎严肃起来:“行了,别闹了,我先过去。开车的都慢点,你们送不送甜甜,那边有飙车的,千万注意。”

    柴丽甜说:“没事。”

    齐清诺催杨景行:“快去……放心,先欠着,我们酝酿沉淀一下,来个醇厚的!”

    刘思蔓似乎看不惯团长作为了,只得负起责任:“真的恭喜你,超级大作,不愧偶像。”

    有问题啊,看样子不少女生是站在副团长这边了,纷纷附和表示对音乐的欣赏。

    杨景行却不知道好歹,怪起齐清诺来了:“就是你,都跟我客气了,不是姐妹了。”

    齐清诺耐心继续催:“快去,改天再论。”

    王蕊也有懂事的时候:“是你是主角,别让他们等……哎呀,要不因为当你是姐妹,我们肯定要站着一排集体鞠躬问候大作曲家。”

    年晴都烦了:“屁话多,还想怎么样啊?够给你面子了。”

    贱人立刻满足了:“好好好,拜拜,明天见。”

    是够给面子的,杨景行上车离开,女生们还稍微目送了一下。

    杨景行车子开到后,短暂的分别仪式还是耗了点时间,虽然大家都说快点快点。

    终于出发,车上四个人,司机,唐青和丁桑鹏父子,然后司机和两位大作曲家就开始真正的艺术讨论了。

    爱乐今天的演绎和唐青对谱子的阅读印象有不少出入,简直算是整体方向的偏差。唐青认为作品应该有一层冷静超然的基调,但是连立新的感情似乎太充沛太外漏了。

    丁桑鹏宽和一些,觉得指挥已经做得很不错了,而且刚刚看连立新的态度,显然也没满足现状。

    唐青倒是有点期待耶罗米尔的表现,想着是不是去那边再看看情况。丁桑鹏相信纽爱也不会只演一次,建议唐青还是耐心等等,耶罗米尔是个更有才华更有追求的。

    校长上心,掐着点给杨景行打电话:“到了吧?”

    杨景行说:“到一会了。”

    校长问:“回家……注意安全……我听丁老的意思,可能是怕学校对你造成了限制,或者是过于,消费你。”

    杨景行被校长的直白吓一跳:“没有啊,没这么说过。”

    校长还是说:“可能是我多心,找方便的时候你可以跟老人家解释一下,我个人理解,过去你是浦音的学生,现在你和学校之间是合作关系,以后……”

    杨景行说:“什么时候我都是浦音学生,就是我音乐上的父母亲人,如果没了感情维系,什么都没意思了。”

    校长呵呵:“我也这么看,今天是一些原因,有机会你再请李教授他们听一次交响曲,会比今天更高兴。”

    杨景行嗯:“谢谢您关心……”

    近十二点,杨景行回到住处了,没急着洗澡干什么,在那坐了一会,像是回味享受成功滋味。

    王蕊发来短信:回家没?睡了没?

    杨景行打电话过去:“我单身,你随时打电话。”

    王蕊说明:“我又不是怕什么,你明天要,我以为你早休息了……哎,你准备搬家了?”

    杨景行说:“没,还没装修。”

    王蕊哦:“嘉嘉父母说他们准备搬了,你准备装修没?”

    杨景行说:“装一下……我作品首演,你就说这事?”

    王蕊嘿:“不是……我跟你说,嘉嘉的爸爸其实说了好多话,老大没跟你说,真的,我觉得他听懂了,比我们还专业。”

    杨景行笑:“你是业余,你还在说什么懂不懂。”

    王蕊坚持:“当然有内涵!唉,我从头跟你说,你可能觉得演完了反响不是很好,但是不是这样,其实特别好,主要是主持人上台早了。”

    杨景行不要脸:“就冲你们等我,我也满足了。”

    王瑞又想起一出:“我要给你说的,那就先说我们,你知不知道,真的都被震撼了,是不好意思当你面说出来,但是看得出来,我观察了,都听得特别投入……”

    杨景行小气:“别人投入,就你在观察?”

    王蕊只得叫嚣:“我抽一点时间看一两眼不行啊?乐章间不行啊?耳朵听,眼睛看,懂不懂!?”

    杨景行哈哈:“好了,我知道,不用说。”

    王蕊犹豫了一下:“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但是肯定都为你开心,为我们阿怪骄傲,就是,唉,等你的时候其实我们说了一下……”

    杨景行嘿:“也懂也懂,不好说,所以不用说。”

    王蕊说:“没有,其实老大自己也说了,过瘾,原话,不信你问她们。”

    杨景行哈:“这么长的原话,难怪你记得住。”

    王蕊气愤:“不然还能怎么说……说她前男朋友多棒多天才!世界第一啊?空前绝后啊?”

    杨景行不犯贱了:“你们喜欢就行,不用多说。”

    王蕊欣慰:“就是啊……自发都等你,也没商量,都不知道你要应酬多久,男朋友都不要了。本来我还怕老大要先走,她都没。我当时真的有点感动,不管怎么样,至少今天晚上都很开心,都真心为你骄傲。”

    杨景行不要脸:“收下了。”

    王蕊嘿:“阿怪就是好样的……那我就不说了,心照!你早点休息,明天忙完了,早点抽时间去看我们,提前通知,都打扮得美美的。”

    杨景行哈哈:“好咧,你也早点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