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八百八十一章 自己的事

    如歌网“新声报道”聚会的日子已经定了,就在下个星期六。超过预想的,网站出现了不少潜水用户争夺邀请卷,说夸张点,如歌网简直有卧虎藏龙的感觉。

    赵程迪还想给某个用户走个后门,因为这位用户比较“众人皆醉我独醒”,很有想法但是不受大部人支持,所以目前为止得到的大拇指还远不够拿到邀请卷。

    估计峨洋的美工最近忙得开心,一位文采超群的用户前些日子这为她的作品赋诗两首,简直技惊四座。用左悦的话说,这相当于有人为自己写歌啊,肯定超级感动。而这位赋诗的用户最近在如歌网也是风云人物,活动作品得到的大拇指稳居前五,他还很低调地根本不拉票之类。

    合伙人王成川和王建贤也有事干,杨景行的建议,让他们根据后台数据给那些要来参见聚会的人安排座位,参考的是id之间的互动,感兴趣的话题之类的。

    人事财务双经理职位的庞惜就更是重任在肩,去和酒店洽谈生意,相当于团购,争取便宜点,方便到时候外地来的用户和歌手住宿,不过用户的费用就要自理了。

    峨洋的员工也知道老板忙,看这大晚上还一会一个电话,挺不容易。其实杨景行躲在小隔间乐呢,今天都是些好消息。

    乐弦的电话说的是乐评的普遍赞誉,虽然作品是主角,而且还有两位著名前辈,但是喻昕婷也被提及一些,而且是肯定比较多,虽然没有很夸张的词汇,只是诸如诗意、多情、轻盈之类,但是对于一个第一次登台的琴手来说,已经是很难得了。

    当然,也有不喜欢喻昕婷或者作品的,用得比较严重的形容词是轻浮或者不够细腻,其实算好了,站在台上了谁还不被人说几句不是,喻昕婷这样的处女秀已经让人足够惊喜。

    维诺妮卡也有电话,她关注的是作品,只是杨景行不能给她加班费。听得出来,几个关键乐评人对g大调钢琴协奏曲的评价似乎不如第一交响曲,但是令人惊喜的是这次的整体热度要比上次高不少,媒体上的反应要比昨天到场的重要名单还宽广。

    要说协奏曲就离不开演奏家,虽然就这么一首曲子难以让人充分了解喻昕婷,但是维诺妮卡综合分析后认为乐评或者网站上的三言两语已经是对喻昕婷的充分肯定了,至少已经让人留意到甚至记住她了,还有人说喻昕婷长得好看呢。

    维诺妮卡似乎也察觉到杨景行对喻昕婷的关注,就解释一下,当然没人会为目前的喻昕婷大费笔墨,目前也没有正式的采访邀约,听众和媒体,尤其喻昕婷自己,都需要更多时间,而就昨天的反响来看,喻昕婷当然会有更多的机会。

    快九点的时候,杨景行正在跟美工商量海报之类的事,电话响了,他又急匆匆起身回小隔间:“喂……早上好。”

    陶萌说:“我昨天下午到的,晚上挺好的。”

    杨景行不要脸:“嗯,谢谢……奶奶过去没?”

    陶萌说:“一起来的。我今天下午约了喻昕婷,昨天没打招呼。”

    杨景行哈:“她是说看见你了,我还怕她看错了……你约的她?”

    陶萌嗯。

    杨景行挺怀疑:“她有空吗,今天应该挺忙的……”

    陶萌说:“她说有时间。”

    杨景行哦:“好,也算老朋友了……你们几点在哪儿见面?”

    陶萌说:“麦迪逊广场那边有个餐厅……我打电话是想问你,她有什么忌讳没,因为我和她并不熟。”

    杨景行边嗯边想:“……好像没什么。她老家是益都的,你原来班上不是有四川的同学……”

    陶萌节约时间:“我知道她是益都的……她有男朋友没?因为我说她可以带朋友过来。”

    杨景行说:“没有,上次去还没有,没这么快……她在那边最好的朋友是她的英语老师,有个中文名字叫艾自然,做艺术的,画画雕塑之类的,如果她去的话,你们可以聊聊。”

    陶萌不明白:“画画的英语老师?”

    杨景行解释:“不是什么成功艺术家,英语老师是兼职,赚钱办艺术展的。”

    陶萌哦一声:“……还有什么?”

    杨景行为难:“没什么了……”

    陶萌加强一下记忆:“艾自然……本名叫什么?”

    杨景行说:“叫爱丽安娜,她中文不错,三个人也可以聊。”

    陶萌嗯,很客气:“谢谢……你很熟悉?这个艾自然。”

    杨景行说:“算不上,就是上次过去的时候,人还不错,没一般美国佬那么讨厌。”

    陶萌说:“拜拜。”

    杨景行舍不得呢:“那你明天才回家?”

    陶萌嗯,换个词:“再见。”

    十点多,杨景行回到住处了,洗澡收拾之后就十一点了,打个电话给喻昕婷:“喂,那边天气怎么样?”

    喻昕婷通报:“阴天,多云。”

    杨景行问:“格林给你打电话没?”

    喻昕婷说:“打了的,等会去曼哈顿见面。”

    杨景行嘿:“有没有说要采访你?”

    喻昕婷说:“没有……有的话我也会拒绝。”

    杨景行问:“为什么?”

    喻昕婷说:“不想。”

    杨景行嗯:“也好,稍安勿躁,如果是邀请演出还是要去,多和不同的乐团指挥合作,是个锻炼,还挣点钱,也帮我挣点。”

    喻昕婷嗯,好像并没啥惊喜或者担忧。

    “见完面了,晚上给教授打个电话。”杨景行说着又问:“陶萌给你打电话了?”

    喻昕婷换个欣悦点的语气:“嗯。”

    杨景行好像馋嘴了:“你们谁选的地方?准备吃什么?”

    喻昕婷似乎也期待:“她选的,不知道吃什么,去了再看。”

    杨景行管得宽:“你带不带艾自然去?”

    喻昕婷似乎犹豫:“不,她现在也忙。”

    杨景行嘿嘿一下:“有个事要你帮忙,你们到时候万一聊到我,你别说我的糗事啊。”

    喻昕婷嘻:“你没有,不会说。”

    杨景行举例:“比如我和齐清诺分手,这种事千万别提,太丢人了。”

    喻昕婷好像没出声音。

    杨景行不放心:“听到没啊?”

    喻昕婷嗯:“听到了。”似乎不情愿说谎。

    杨景行真会安排:“你们就交流一下在美国的学习工作体会,你工作不错,她学习好,交流成功经验。”

    喻昕婷呵呵,像是谦虚。

    杨景行又问:“给盼盼打电话没,鼓励一下她,也在准备演出。”

    喻昕婷嗯:“知道,聚会。”

    杨景行是想到什么说什么:“昨天的演出说重要也重要,不过也没必要想太多,表扬再多不要得意,有质疑也没必要在意,继续做好自己。”

    喻昕婷嗯:“……那我跟陶萌怎么说?”

    杨景行不要脸:“你们说你们的……你电话是我给她的,我以为她就打个招呼聊几句,没想到还约你吃饭,真是低估女生的情义了。”

    喻昕婷哦:“……我以为是你叫她给我打电话。”

    杨景行嚷:“我哪有那么大面子……要是知道我又打光棍了,肯定笑死我。帮我保密,一定重谢,回来了请你吃佛跳墙。”

    享受着纽约美食的喻昕婷呵呵:“知道了。”

    杨景行想起来:“中午不和格林吃饭?”

    喻昕婷说:“不,只见面。”

    杨景行问:“单位就你一个人出面?”

    喻昕婷说:“是我自己的事……乐弦说了,有什么不明白再问她。”

    杨景行表扬:“嗯,独当一面了,厉害。”

    喻昕婷轻声呵呵。

    杨景行又说:“格林比较好说话,你像平时聊天一样就好,不用特别准备,随便一点。”

    喻昕婷哦:“知道了。”

    杨景行就不啰嗦了:“那行,先不说了,你今天也忙。”

    喻昕婷呵呵:“还好。”

    两个人互相拜拜。

    挂了电话后,杨景行还有宏星的事要做,下星期几个会,几件事都要开始动真格的了,没好大一会,王蕊打来电话:“他给我发了条短信,你帮我看看!”

    杨景行一肚子气:“深更半夜,我一个人在这,你们一男一女发短信,要我看?”

    王蕊咦嘿嘿:“不是,他发给我的,我还没回,你帮我分析一下,他什么意思……”

    杨景行不敢乱出主意,看了那条有点肉麻又显得真诚的短信后,还是先问王蕊自己的想法。

    王蕊也机灵:“我……我想明天早上再说,先假装没看见。”

    杨景行觉得:“也好。”

    王蕊觉得自己太英明了,争取了这么多时间,能好好和闺蜜商量一下对策,杨景行又觉得两个人交往,真诚比较重要,王蕊就说自己只会在觉得应该真诚的时候再交心……

    或许女生只是需要倾诉,说难听点就是不管别人的事自己的事,八卦一阵后就舒服了,虽然没得到杨景行实质性的建议,但王蕊还是挺舒心的,也给杨景行分享个好消息,今天晚上三零六的群里说了一下,或许是开头开得好,反正大家表现出来的基本都是为喻昕婷的演出成功而欣慰。

    虽然也有人觉得就这么一次演出还说明不了什么,甚至有人担心喻昕婷除了g大调钢琴协奏曲之外得不到其他演出机会,但是三零六的讨论基本上有了定论结果,回想一年前,喻昕婷现在已经是另一个状态,至少人家已经登上重要舞台,并且产生了反响,这其中,她自己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让王蕊特别欣慰又感动的是刘思蔓说的话,刘瞎子倡议不要觉得别人的成功是偶然还是什么,喻昕婷和三零六都一样,现在都是过去的一点一滴积累而成,如果换一个自己不争气,不管别人怎么帮怎么抬,也经受不住那种舞台的考验……

    王蕊会分析的:“我觉得她们有时候真的是想多了,老大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假如老大真的有什么,那年妇女肯定不会帮喻昕婷说话,真的,晴儿今天几句话很有力,我觉得……”

    星期天早上,杨景行六点半才起床,外面刚蒙蒙亮,多半也是个阴天,不知道西半球灯火通明的曼哈顿现在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