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九百一十七章 造化弄人

    三个女生很快就从房里出来,安馨和孔晨荷过来坐下,喻昕婷却往厨房去了,杨景行还笑她是等不及了。

    没一会,嫂子把喻昕婷从那边送过来了,手里提着一个名牌饰的袋子,笑呵呵地,略不安的眼神跟婆婆汇报:“……昕婷懂事了。”

    李迎珍是很不支持的表情:“这就叫懂事!?”

    嫂子笑,推喻昕婷坐下:“马上好……”

    赵兴夫叫喻昕婷吃水果,也打听起纽约或者伦敦的就见闻,他父亲也是各种关心,父子俩好像是帮着李迎珍问的。

    作为焦点,喻昕婷坐得端正,没以前放松了。

    厨房忙活着的人也会抽一两分钟时间过来凑热闹,估计是为了讨好婆婆而问喻昕婷在外有没有深受到些老师或者杨景行的名誉威力,却被李迎珍阻止了。

    吃上东西了,喻昕婷还是挺有胃口的,对酱排骨没客气,被老师教训没人抢。

    李迎珍老板说话,大概意思是李迎珍教学这么多年,只要听学生弹上几曲,只要是过了小学阶段的,老师不能保证说准谁能成名成家,但是谁不行,是不会看走眼的。

    这其实是老师的一种悲哀,面对那些含辛茹苦的家长和十年寒窗的学生,面那些热情的愿望和梦想,怎么能说得出口这孩子不行,以后最好也只能讨口饭吃?

    所以老师们会情愿自己的眼光是错误的,当然希望每个学琴的孩子都能有自己的一片天地,所以现在,老伴也是为李迎珍高兴的:“……这次你们教授就看走眼了,两年前,一年前,她怎么也想不到昕婷会从林肯艺术中心和芭比肯艺术中心回来看我们。开了先例,不光是鼓舞同学,也激励了老师,知不知道!?运气是少部分,主要是自己的努力,应不应该表扬?”

    喻昕婷压力肯定有点大,都不吃了。

    李迎珍没有明确否认老伴的话:“现在这说话还早……”

    嫂子真是拿人手软,盘子里就两块排骨了,以她对杨景行饭量的了解,把盘子端给喻昕婷了:“都吃了,我洗了。”

    喻昕婷有点怕了:“饱了,够了,吃不下。”

    杨景行也够了,让安馨和孔晨荷分担。

    边吃边聊,杨景行先吃完后还是旁听一下,等安馨开始帮忙收拾碗筷了,他就起身准备告辞了:“明天两点钟去盼盼哪儿接你行不行?”

    喻昕婷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嗯。

    杨景行说:“早上把东西收拾好,我先来拿行李。”

    喻昕婷又犹豫然后还是点头,好。

    有了镀金回来的人,杨景行现在出门都没人关注了,连句小心开车都没有。

    星期六早上七点,杨景行还没出门呢,王蕊电话就打来了:“阿怪……烦死了,从昨天出到现在,根本没时间给你打电话。”

    杨景行阴阳怪气:“知道,时间给都老毕了。”

    王蕊好像有点撒娇:“没有,我只给他就打两次,今天第一次就给你了,嘿嘿……”又挺猥琐的感觉。

    杨景行问:“昨天怎么样?”

    “昨天……”王蕊似乎不知道从何说起:“把我们吓到了,知道吧?从飞机落地开始……”

    王蕊并没被吓到,语气其实还有那么点虚荣,说着昨天是怎么样被欢迎到学校,然后怎么被接待,住的是什么样的酒店,齐清诺怎么把自己的豪华套房退了和大家一起住双人间。学校配合演出的团队又是多么强大,时间安排得多么隆重,晚饭又是如何丰盛,但是因为陪吃的人,又导致大家有点拘谨……

    王蕊之前并不了解团中央或者团市委是干什么的,还以为就是学校的团干部呢,哎呀真后怕,幸好没闹笑话。而且副校长的接见,是以前去什么小破学校都没有过的。

    不过明面上当官的虽然多,但就算王蕊也看得出来谁才是最大的,齐清诺的芬姨,虽然没有出现在尊敬的领导和来宾的名单中,而且她本身也没什么做派,但却是走到最前面的,第一个和齐清诺握手甚至抱抱的……

    杨景行惊恐的是:“别人没抱吧?”

    王蕊咦嘿嘿:“怎么可能……你知不知道,主持人不是有个请老大的动作,用手扶肩膀显得亲热点嘛,其实根本没碰上的,假动作!”

    杨景行很小气:“假动作也不行,我都大半年没进过半米范围内了。”

    王蕊毫无同情心,哈哈哈:“好多人握手了呢!”

    杨景行喊冤。

    王蕊这次啊说起:“不过那主持人有点过了……”

    其实齐清诺对北大准备的阵仗并没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因为之前的联络沟通并没有显得很夸张,反而比较随意,估计是校方存心要给三零六一个惊喜。

    说起这个,王蕊就佩服团长了,社交上没被怔住,舞台上也没被压住,比如临时用分工的调侃去和主持人表达不同方向的感情,拉近了和学生的距离也没扫主持人的面子,别说三零六里面,主团也不一定有人能那么一套接一套的。

    说起来,北大的学生明显欣赏才华,对团长的呼声绝对是最高的,尤其是齐清诺古典吉他独奏一阿尔罕布拉宫之后,王蕊小声说心里话:“真的轮得很一般,偏偏骗得那些小男生哦……”

    杨景行气:“能弹下来就很了不起了,你行不行?”

    “是,就你诺诺了不起!”王蕊十分不满,不过:“……她偷偷摸摸不声不响,充分说明,阿怪,她绝对还是光棍!”

    杨景行嘿嘿:“你们要多鼓励诺诺,督促她精益求精。”

    王蕊也嘿嘿:“……机会要自己把握,你怎么不知道在平京等我们,后天一起回去也不晚吧?”

    杨景行说:“不光演唱会,还很多事。”

    王蕊哼:“什么事?接喻昕婷呗!”

    杨景行嗯:“也是之一。”

    王蕊高深莫测的:“什么事都瞒不住我吧?”

    杨景行委屈:“我瞒了吗?”

    王蕊指责:“你也没主动坦白啊。”

    杨景行八婆:“那谁告诉你的?”

    王蕊似乎还想义气,犹豫了一下才说:“除了甜甜她们还有谁,飞机上说的,喻昕婷回来了……说明天就回老家了,是不是?”

    杨景行嗯。

    王蕊庆幸:“那就好,省了。”

    “省什么了?”杨景行教训:“她还给你们带礼物,你就这态度。”

    “啊,什么礼物?”王蕊又惊喜了,然后对节拍器表示失望,说:“我们还小打小闹的,人家都国际巨星了,不好意思……”

    杨景行问:“谁这么说?”

    “开玩笑的!”王蕊不高兴:“你看你,什么态度……真的是开玩笑!其实都挺想见一面,没办法啊。”

    杨景行关心其他的:“你们什么时候过去人大?”

    王蕊不回答:“喻昕婷回来,你自己跟老大说没?”

    杨景行说:“没有,跟你都没说。”

    王蕊警惕:“呸呸,凭什么跟我说……昨天早上飞机,还没起飞,甜甜就说喻昕婷估计在路上哪儿了,我们才知道。老大也没说什么,就开玩笑错过一顿火锅,你知道吧?”

    杨景行说:“没吃火锅。”

    王蕊提醒:“不是你们吃没吃的问题……”

    杨景行有点烦了:“我闺蜜怎么这么多小心思了?”

    王蕊叫嚷:“你以为我愿意啊,源头是什么!起因是谁?你想过没?”

    杨景行拜服:“好,谢谢……不过你可以平常心一点,这事犯不着费这么多心思。”

    “阿怪……”王蕊可不放心:“那你说实话,知道你和老大分手后,喻昕婷有什么动作没?”

    杨景行真烦了:“跟谁学的这些?什么叫动作?”

    王蕊据理力争:“傻子都想得到!你就说有没有,我豁出去了,不想跟着你们担惊受怕!你要真把我当朋友……”

    闺蜜降级了?杨景行好珍惜的:“没有。”语气好了些。

    王蕊豪爽的:“好,我信你。”

    杨景行却反悔:“也不是完全没有,她在和我保持距离,认真的。”

    “啊……”王蕊完全不理解:“怎么保持?”

    杨景行说:“就是,没有必要尽量不联系,几乎没有主动打过电话,包括我去纽约那次……”

    王蕊越来越信了,然后就同情起来:“阿怪,我还以为是你故意不去伦敦的……她什么意思啊?撇清关系?怕人说她?”

    杨景行说:“我都尽量不考虑这个问题,你就更没必要,尊重她的意思就好。”

    王蕊好同情的,这真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那你现在……你们在这边的时候,媛媛对你态度怎么样?”

    杨景行哈哈:“其实离了美女我也死不了,没那么严重……我说的这些话你要烂在肚子里,不要节外生枝,我现在愿望就是你们好好展,喻昕婷也一样,不要再被那些无聊的事干扰了。”

    王蕊又感动起来,可这怎么是无聊的事呢,怎么会这样呢,如果喻昕婷是动真格的,还真是小看她了,而杨景行的命运呢:“真是……”

    杨景行没忍住笑。

    九点过,老板难得早上到一回公司,峨洋的员工们果然被打个措手不及,一个个都在消遣娱乐,不过都不惊慌,因为明显受器重的赵程迪也在窗边做扩胸运动。

    峨洋现在理解什么叫基数了,自从论团用户过十万之后,后面的增长度就明显有加快的趋势,而且杨景行还让大家暂时放下了人工广告工作呢,不过如果能在春节前突破二十万,还是值得再庆祝一下的。

    杨景行是觉得网站应该分阶段展,一个一个的坎之间要有修整动作,保证秩序和内容,不然……其实他自己也嘲笑是杞人忧天,但还是按照基本规则来。

    一点的时候,喻昕婷给杨景行打电话:“我们去教授家了。”

    杨景行明白了:“不多玩会,我在路上,不着急。”

    喻昕婷懂事了:“没跟教授说再见。”

    杨景行听得见卢佳燕的讲话声音,就说:“你们还在盼盼那?我过去,很近了。”

    喻昕婷哦一声答应了。

    付家烧烤的老板和老板娘也是有时间没见到杨景行了,很是热情,这时候了还问吃午饭没。

    卢佳燕送几个女生上车,顺便告诉杨景行,自己已经差老家的人把自产的熏肉和香肠什么的送往益都,没准比喻昕婷还先到,喻昕婷回家就有得吃。不过更重要的是喻昕婷给付飞蓉带的礼物真高级,长这么大第一次见美国货。

    上车后没一会,喻昕婷跟两个朋友商量:“你们先回学校吧,别过去了。”

    孔晨荷兴致勃勃:“反正没事,虹桥我还不熟,逛逛。”

    安馨还是珍惜时间的,和孔晨荷商量:“不去也行,免得等会还要回来……她还过来的,着什么急。”

    孔晨荷犹豫:“我东西还没拿……”

    喻昕婷也够没义气的:“那你们到教授家……自己回学校。”

    杨景行说:“时间充裕,去过过来都来得及。”

    安馨摇头:“不用送,我们在教授家坐会,好久没看见尚浩坤那小屁孩了,他两点上课……这次好像没他?和茱莉亚交流。”

    当然没,都不是附中附小的。倒是可惜了,不然说不定能给教授多挣点面子,虽然小屁孩,但的确有两把刷子。尚浩坤母亲吹嘘的,小屁孩在家独享五十平米的大琴房,各种唱片cd两千多张,价值过百万的,全听过至少一遍。

    喻昕婷好像没心情挪揄小屁孩,看神情,在盼望着着家和父母吧,最多六个小时后就能见面了吧……

    到李迎珍家,拿了东西,杨景行依然接手大行李箱,喻昕婷还递上艾自然的作品画册,孔晨荷则用袋子提了给三零六的盒子,安馨也拿着自己的护手霜。

    其实过几天就还要再来的,喻昕婷拖着箱子出门前的样子却挺留恋伤感:“教授,嫂子,我走了。”有点隆重呢。

    “饭也没吃上……”嫂子倒是有自信:“过来再给你做炖猪蹄。”

    李迎珍像是劝诫:“三号过来紧张了点,可以提前一天……只有我是老师?关心你的人那么多,那龚教授……”

    喻昕婷犹豫着,不表态。

    赵兴夫说:“安全来回,一路顺风最重要。”

    李迎珍老伴说:“开开心心和陪父母几天。”

    喻昕婷眉毛有点抖:“……我走了。”

    孔晨荷跟着:“走。”

    喻昕婷止步:“你就在这。”

    孔晨荷说明:“我只下楼……”

    喻昕婷眉头皱得紧,下巴往里收,像是很不高兴孔晨荷不听话,不高兴得有些委屈了。

    安馨拉住了孔晨荷:“……到了打电话。”

    喻昕婷点头,转身出,杨景行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