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九百二十八章 复杂

    六点差点,车子下高速,六点一刻到达曲杭大剧院,鲁林、许维各自带着女朋友在地下车库的入口处等待碰头,之前电话里就说已经等了半个小时了。

    杨景行也是火急火燎的:“我进去看一眼,你们再稍等一会。”当然是对朋友的女朋友客气。

    鲁林理解的:“四大师叫我们等我肯定等美女你要带回来!”

    邵芳洁通过放下的车窗跟外面问好,何沛媛也露露脸,于是女生之间交流,王曼怡和张柔都挺热情,但是邵芳洁和何沛媛推脱要抓紧时间准备。

    进去之后,两个女生立刻进化妆间,杨景行则做出和现场总监交接的样子,问一下各方面的情况,去跟残障学校的童声合音队打个招呼,然后就离开。

    朋友们上车,又六点半过了,本来就等得够烦躁的,现在美女又没带出来,鲁林不会放过杨景行的。还好吃饭的地方早就找好了,直接过去,虽然时间紧张也要好好宰四大师一顿。

    惯例,要分别给杜玲和章杨打电话,都开免提。杜玲不屑提杨景行的义气问题了,就算杨景行在浦海邀请她,她还不一定愿意去呢,这种人到现在还没女朋友是活该,不值得同情。

    明知道张柔在听,杜玲也直言不讳:“鲁四那么多老婆忙也忙不过来,凭的是什么,两个字,义气张柔,是不是?”

    张柔好笑又不屑的:“他有时候还是我帮忙,不然小狐狸精早不要他了。”

    章杨在电话里大吼:“其实讲义气,我自认为不输给风哥,关键是我老婆没风格老婆那么有义气,一个巴掌拍不响,哈哈哈”

    杜玲当然是臭骂章杨,甚至都怀疑章杨是不是就在曲杭,一群人合伙骗她呢,因为当初章杨信誓旦旦已经把自己跟何沛媛的合照删除了,结果又被杜玲在电脑中搜查了出来。

    杨景行还是有点义气的,承认了是自己事后又给了章杨照片。

    章杨坚决维护杨景行的名誉:“他也是为兄弟好,想让我跟鲁四看齐,把我的工作做完了,下一步就是许二了。”

    王曼怡呵呵:“许维没这么义气”

    鲁林根本不屑参与这个话题,在副驾驶笑得一脸的沧桑感。其实也有点冤枉他了,据他自己所保证,加上张柔的监督和朋友们的观察,鲁林和那个小小只停留在网恋的程度,张柔声明大义表态过,想见面也行,自己也要监督鲁林没那狗胆啊。

    没时间慢慢灌啤酒了,直接来白的,四大师有钱,几百块一瓶的直接来两瓶。没事,王曼怡有驾照,在学校和许维一起考的,差不多也有几十上百公里的驾龄了。

    喝了几两五十二度后,鲁林就想拉杨景行下水了,也不求多,至少有一个啊,这样单着多没意思,那么大新房一个人住不怕吗?

    不过王曼怡是比较理解杨景行的,要找到一个合适的人真的不容易,并且坦言她和许维也是经历了不少的考验,甚至曾经闹过分手。

    许维很会检讨自己的错误,想全部担下,但王曼怡也义气,知道自己当然有些毛病。

    杨景行就气愤了,甚至鲁林也嫉妒了

    估计喝了一斤白酒,但要走的时候,杨景行还是记得炒两个小菜打包,邵芳洁跟何沛媛还没得吃呢。

    等王曼怡慢吞吞把车子开回大剧院,音乐会已经开始了。杨景行酒气熏天回到后台,把打包的东西交给工作人员送去化妆间,自己跟还没上台的李英聊会天。

    杨景行自己不做公益,给别人介绍倒是积极,跟李英说自己也是碰巧认识了一个困难的女大学生,也是从贵州来的,他觉得这个女生挺不错。

    不过杨景行的意思并不是要李英他们帮助林文芳,他是想着李英春节前不是要去一趟贵州么,是不是可以联系一下这个林文芳,也让她多接触一下社会的温暖面,两个县的距离并不是太远,两百多公里,坐车五六个小时。

    李英挺吃惊的:“挺漂亮吧?”

    杨景行很受伤,说明缘由,然后就被李英表扬了,还被深入介绍。真的是有很多很多热心的人,即便是李英他们这种自发的没有正规组织构架的民间小团体,现在也发展到两三百人了,大家全凭自觉。

    因为人数的增加,所以李英他们正在找寻新的公益对象,或许可以去林文芳的家乡看看。团队现在有一种共识,除了物质上的小小援助,精神上的支持对那些孩子更重要,说得矫情点,每个孩子不是都应该对自己的未来充满希望,对世界充满好奇的吗?

    别人都准备过年的时节,李英他们居然要组织二三十号人的队伍千里迢迢奔赴贫困地区,杨景行只能表示佩服,他还是想早点回家多陪陪父母。

    这总监跟合音聊得兴起,还要被人来提醒李英准备上台了。

    跟着,何沛媛和邵芳洁也准备妥当过来了就位了,还是那样的衣服和妆容。

    杨景行问一下:“吃了没?”

    邵芳洁点头:“吃了点,我不是很饿。”

    杨景行说:“等会你们先跟大家宵夜,我把他们送回学校了再来接你们。”

    何沛媛瞥一眼:“喝多少?还开车。”

    杨景行说:“等会就没事了,我醒酒快。”

    等到童声合音上台的时候,虽然童伊纯没有朝煽情的方面引领,但现场还是比较感人的,聂少英加班加点弄的视频和文字恰到好处,乐手歌手都很投入,尽量衬托好并不怎么精致的合音。

    一曲结束后,孩子们在台上台下所有人的热烈祝福掌声中退下来,后台也是掌声迎接,邵芳洁有深刻体会了:“健康真的是最大的财富”

    何沛媛沉重点头。

    李英也跑下来,把她这边的公益伙伴和学校老师介绍给杨景行认识一下。何沛媛有爱心,去给孩子们弹歌曲听了,邵芳洁也加入可惜孩子们还是喜欢流行的多一些。

    结束之后,杨景行就赶着去送朋友们会学校,鲁林骂街,自己居然能在演唱会上睡着了,四大师得赔一场。张柔则庆幸,幸好没呕吐。

    送到最后,车里只有鲁林了,他开始跟杨景行倒苦水,真的不好玩,简直受折磨,可是又骑虎难下。这可怎么办呢?张柔的性格是不会放过他的,因为已经为他牺牲那么多。

    杨景行这还打光棍的,当然拿不出什么好办法处理那么复杂的问题。

    十一点多,杨景行赶到聚餐地点,先胡吃海塞一通,再招呼两个女生出发。童伊纯还挺不放心的,叮嘱到了要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

    两个女生先给男朋友或者家里打招呼,估计得凌晨近两点才能到了。邵芳洁真的恋爱了,允许了男朋友多次一举地在高速出口接自己。

    杨景行接电话,安馨打来的:“昕婷进去了,我们在回去路上。”

    杨景行哦,废话:“还是去送了?”

    安馨嗯:“甜甜和菲菲也来了。”

    杨景行说:“这么晚了,叫她们注意安全。”

    安馨又说:“叔叔阿姨回酒店了,明天上午的飞机,昕婷买的机票。”

    杨景行呵一下:“有钱了呀。”

    安馨喜庆地嗯:“晚上和我抢结账,差点抢不过她。”

    杨景行哦:“你早点休息,明天还是八点。”

    安馨表示没问题。

    杨景行挂电话,邵芳洁听出来了,在后面问:“甜甜说今天送喻昕婷,她们去没?”

    杨景行说:“刚送走。”

    邵芳洁有点遗憾:“忘记打电话了,不过昨天该说的都说了。”

    等了一下,邵芳洁又补充:“她们税好高啊!”

    杨景行嗯。

    邵芳洁还感叹:“一个月房租差不多我一年的。”

    杨景行说:“我去一趟也没觉得什么好。”

    何沛媛就奇怪了:“还那么多人想去。”

    邵芳洁就说起著名二胡演奏家高韶青来,能靠二胡在西方混饭吃还混出一片天地,真的是太厉害了,而且也是个多面手。

    杨景行又小气狭隘了,说说自己的看法,钢琴或许还需要别人的认同,民乐就没必要了,至少不需要主动改变自己的本来面目去寻求别人的认同,甚至是刻意迎合:“我们十几亿人,上下五千年,需要别人评头论足和那点承认吗?”

    何沛媛讲道理:“人家是在传播,在扩大影响力。”

    杨景行根本无理取闹:“为什么要传播?自己家里还没做好。”

    何沛媛质问:“那你为什么传播?你别让国外演出啊。”

    杨景行说:“我在表示不屑,不是因为学校和老师,我根本懒得搭理他们。”

    何沛媛冷笑两声,懒得和这种人讲话,然后想起来:“你能耐?有本事创作民乐别用西乐理论啊。”

    杨景行胡搅蛮缠:“理论是自然规律,是先于人类存在的,不是他们发明创造的,用牛顿定律不用付版权”

    “不要脸!”何沛媛不想继续了。

    邵芳洁好像还是偏向顾问一点,据说伦敦那边第一交响曲是大获成功了,反而浦海爱乐那边没有很大的反响,这么看确实还是要先好好立足国内:“有资格不屑,换别的作曲家,伦敦交响这样的乐团演奏自己的作品,肯定会去的。”

    何沛媛冷呵:“谁知道他为什么不去如果别人纽爱伦敦交响也是你这种心态,哼,看你还能这么嚣张。”

    杨景行说:“我的意思不是不能交流,但是一定要立足根本,比如刘瞎子那样,用那么多精力练一些小提琴炫技作品,我觉得不一定好。”

    邵芳洁要说明:“她现在还好,没有很多师夷长技以制夷,也有帮助的。”

    杨景行正经:“我知道,但是对她自己的状态其实有不小的影响,技艺只是基础,要不断培养巩固自己的音乐思想”

    这些废话谁不知道啊,你天才当然说得轻松。

    一路讨论着,时间过得也不慢,凌晨一点多,车子下高速了。邵芳洁打着电话,很快就看到了男朋友的车。

    何沛媛跟严光永开玩笑:“今天没带吃的了?”

    严光永当真,说一起回市区找地方,但邵芳洁也想早点回去休息,明天还上班呢。拿了自己的东西,邵芳洁建议:“你坐前面来?”

    何沛媛摇头:“不想动。”

    严光永是不是在特警队专门负责开车的,或者他根本不怕罚款,一会儿就把杨景行甩掉了。

    车里安静了有一阵,杨景行说:“你困了可以睡会。”

    何沛媛摇头:“还好。”

    杨景行就继续和青年演奏家讨论三弦艺术,该怎么样立足根本去突破创新,演奏家自己有些什么想法和思考没。何沛媛当然有的,可以和作曲家交流一下。

    对于接下来的用做专辑的思路去创作和演绎一系列新作品,何沛媛也是挺期待的:“你跟老齐怎么商量的?”

    杨景行说:“还在商量,你们是主力,我就当制作人。”

    何沛媛冷呵:“还是听你的。”

    杨景行说:“也不是,我是个开明的制作人,其实就是偷懒的。”

    何沛媛知道:“你公司那边不还有个制作人要当?”

    杨景行说:“不冲突,他们年纪大了,没我精力好。”

    何沛媛呵呵:“你要是急着回家,放我下去打车。”

    杨景行就减速一些:“如果让你选一个对话对象,你最想选谁?”

    何沛媛想了一下说:“二胡、吉他,鼓也行都是拨弹的话不太好弄。”

    杨景行说:“不存在,就算两把三弦也有它的妙处”

    顾问的事业心和创作**挺强烈啊,何沛媛都不太跟得上了:“我有点累,留着集体讨论吧,我一个人说也没用。”

    杨景行理解:“你闭眼睛休息下,很快就到了。”

    何沛媛说:“坐车睡不着,不敢闭眼睛,有点怕。”

    杨景行标榜:“我向来安全第一。”

    何沛媛说:“好多人都像我这样,飞机起飞降落也开窗,看得见心里才有底。”

    杨景行不知道:“是这个原因啊。”

    安静了一下,何沛媛想起来:“喻昕婷是坐陶萌的飞机回来的?”

    杨景行嗯:“是,陶萌一大家子人,租机可能比较方便。”

    何沛媛问:“哈佛大学没在纽约吧?”

    杨景行说:“波士顿,到纽约不太远好像三四百公里。”

    何沛媛问:“比纽约怎么样?”

    杨景行说:“没去过,不知道。”

    何沛媛哦:“还以为你肯定去过。”

    杨景行换话题:“蕊蕊说你妈妈大鱼大肉招待她,害她要节食一个星期。”

    何沛媛笑:“还好她再怎么吃也吃不回利息。”

    杨景行说:“我就说你别提这事,她肯定跟你急,太不够朋友了。”

    何沛媛有点犯难:“她还好,老齐那边怎么说也该”

    杨景行建议:“你最好听我的,直接就跟她说,根本没考虑过利息这事。”

    何沛媛呵呵:“说是这么说”

    杨景行觉得:“放下你的原则就算是表达姐妹心意了,比利息有分量。”

    何沛媛哼笑:“就你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