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九百五十九章 事事顺心

    一行人上街,杨景行比较认路,带大家往教堂和博物馆的方向走。卫教授回忆起十多年前自己第一次来美国的情景,还搞起爱国主义教育来,资本主义的变化真不大,反观浦海可谓翻天覆地。

    就从音乐角度来说吧,**十年代的时候,多少通过艰苦卓越奋斗在国内取得了辉煌成果的音乐家争先恐后远渡大洋,指望在西方世界闯出一片天地,可最后呢,绝大多数都被无情淹没再无声响。反观今日,卫教授拿喻昕婷做例子,在国内还没得到多少成绩呢,出来了反而有模有样有板有眼的。

    再看看这一次对茱莉亚的访问,卫教授告诉大家,茱莉亚可是做足了功课,在学校网站是头版头条,各方面都是非常重视,而且如果不是茱莉亚先过去浦海示好,系里都不一定稀罕过来……浦音的地位不一样是因为祖国的地位不一样了。

    师弟有问题请教杨景行,师兄是如何看待音乐的世界性语言作用的,在新形式新环境下,年轻的一代应该应该做出什么选择,朝什么方向奋斗。

    杨景行挺简单的:综合各方面因素,做你应该做并且喜欢做的事。”

    这太笼统了,师弟师妹们还是希望杨景行以自己为典型都说明,怎么样选择确定什么是应该做并且喜欢做的呢?

    交流处老师打击学生,杨景行对大家没有多少参考简直,立足点不一样……卫教授也教训学生,杨景行想的是学校和音乐事业,大家想想怎么把琴练好就行了。

    几个街区间转了一圈后就回酒店集合,准备出发去吃饭,也都可以给国内打电话报平安了。

    路楷平再次强调一下,大家注意礼仪闹笑话,喻昕婷有心招待大家,她现在在纽约可是有可能被路人认出来的艺术家。

    喻昕婷谦虚说从没有过,但是杨景行听孔晨荷说过,这姑娘已经有过两次这样的经历了,不过也就是被认出来或怀疑,别人并没不会喻昕婷当个多么了不得的人物。这可是纽约,遍地国际巨星的。

    餐厅并不远,十来分钟的步行路程,环境还不错,但也不是需要讲究穿着的地方。喻昕婷这一群,十六个人几乎是餐厅最大容客量的三分之一。餐厅经理还是挺重视的,热情欢迎,介绍指引,问喻昕婷是否满意。

    喻昕婷跟异族交流起来好像更有气质一些,有顾客就是上帝的意识,也有礼貌,然后对老师同学就是亲切。

    浦音人包场一半的效果,一条大大的半圆沙发背靠墙,前有四张小桌能坐八个人,半圆前面还有两张桌子,分别坐四个客人,很合适。

    虽然说是随便坐,但是喻昕婷肯定陪李迎珍,孔晨荷当然也是一桌。另外一个位子,大家好像都认为是杨景行的,路楷平还催。

    杨景行可能觉得四个女性一桌好一些,让师妹过去。

    师妹谦让的:“师兄你坐吧。”

    “快点。”杨景行有点命令的意思。

    孔晨荷也招呼师妹:“来吧……”

    餐厅还准备了简单的中文餐单呢,服务员还会你好。李迎珍也难得,稍微招呼一下大家:“老师同学们就别客气啊,吃饱喝好。”

    喻昕婷也尝试一下:“……没安排好……不知道教授们能不能吃习惯。”

    大家都说喻昕婷客气了,安排得多好啊,菜单看着就很有胃口呀。

    都没客气,教授们轻车熟路,学生们也没露怯,老师还鼓励学生们也喝点红酒,吃饱喝足了晚上好好休息,明天好好表现。

    不过十六个人就两个服务员负责,虽然主厨来了一趟,但也没啥建树,只是更加耽误了上菜时间。不过大家并不急,在暖色灯光和爵士乐中聊聊天,感受一下情调。

    路楷平号召大家入乡随俗来点饭前酒,当然是有话说的,作为系主任,非常感谢各位教授认真工作的支持,也感谢同学们努力学习带给系里的荣誉,尤其是同学们,一定要再接再砺:“……争取多出一些喻昕婷,争取我们走遍世界各地,都有人请吃饭,我代表大家谢谢昕婷,也祝昕婷事业蒸蒸日上。”

    路楷平啰嗦那么久,喻昕婷已经准备好了:“谢谢路主任的鼓励,我也祝各位教授和同学……事事顺心。”

    虽然注意了礼仪,但是这顿饭也吃得挺热闹,也挺开心的。杨景行和喻昕婷隔得比较远,所以两个人之间的零交流也不是很成问题。再加上杨景行依然有点闹,吃得也不少,应该没人注意到异常。

    准备走的时候已经近九点,当然是喻昕婷结账,账单老长的。喻昕婷很熟练了,问两个服务员都叫什么名字,分别签小费,服务员接账单和信用卡后很开心地谢谢。

    一群中国客人被送出餐厅,都酒足饭饱,不过这么晚还这么饱,要散步消化一下。但是大家建议喻昕婷要早点回家,还纷纷关心起来具体住哪儿了,有多远啊,环境怎么样。

    喻昕婷还是陪大家散步回酒店,然后被大家看着上出租车,挥手再见。

    老师们纷纷恭喜李迎珍,又一个学生出息了,这一顿饭也是千多美元吧,孔晨荷还说喻昕婷准备年内把驾照学了就买车……活生生的励志榜样在眼前,各位同学要加油啊。

    杨景行送李迎珍回房间,师生俩聊了一会。李迎珍说下午的时候跟喻昕婷谈了,当老师的有点点生气,说喻昕婷现在简直有点杨景行的臭德行,固执无赖死猪不怕开水烫,只是没杨景行这么嬉皮笑脸会狡辩而已。

    杨景行还是劝老师别太操心了,喻昕婷已经是个有主见的姑娘了:“……您现在就哄哄一一吧。这几天看不到您,一一肯定想您。”

    李迎珍不信:“想我?想谁也不想我,我不回家最好!”

    杨景行哈哈讨打:“您看,您还赌气呢……”他劝老师早点休息,明天早上再给家里打个电话,也和一一说句话呀。

    第二天早上九点不到,浦音团队到达茱莉亚学院。耶米玛带领自己的团队迎接,虽然没什么隆重的仪式,但彼此之间很热亲友好。孔晨荷应得得到表扬,作为外围人员,和校方的人配合得还不错。

    今天的计划是老师们开会谈正事,学生们则参观感受一下,可以选择旁听一些课程。杨景行比较特殊,参加开会,因为两校钢琴系未来的合作计划今天要讨论的比较详细。

    会议室里十多个人,一开始也是其乐融融的,不过慢慢就会发现中美双方的价值观差别还是蛮大的,打个比方就是中方是力求和气生财,而美国佬却有点唯我独尊,看意思分明把浦音当成求助求援的了。

    浦音也是有准备的,拿国内和国际数据说话,中国现在已经是一个在迅速增长的音乐市场,中国的音乐界也在比以前更加积极活跃地为世界音乐艺术做贡献,十年前,世界各大乐团是不怎么去中国演出的,演奏家们也不会在乎中国乐迷。十年前,国内除了几个一线城市,几乎就找不出什么像样的音乐厅演奏厅,现在简直是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这是大环境。

    小点说,就浦音钢琴系,国际交流处的老师一点不脸红地大吹特吹,不光有悠久辉煌的历史,更有美好灿烂的明天。事实上浦音钢琴系这两年就在突飞猛进,不管是学术成果还是教育成果,而且有一系列的充满前景的计划,不光有老一辈资深的钢琴教育家,新一代的优秀青年教师更是放眼世界地去培养。

    交流处的老师还有有两把刷子的,英语流利而且气势不弱,说那么多人问过同样的问题,列出一长串响当当的名字,其中包括今天在座的,尊敬的耶米玛教授,他们都问:“……为什么杨景行不是一个闻名世界的演奏家,答案就在这里,因为他将一直致力于发展浦海音乐学院的教育事业,尽他的努力……”

    杨景行不能跟母校唱反调啊,也不脸红,还点头称是,不过也知道自己只不过只向在座的各位前辈学习,音乐离不开教育,教育离不开开放的交流和沟通,甚至是资源共享。

    总体来说,音乐家还是比政客或者生意人文雅大方很多,而且耶米玛为首的去过浦音的几位茱莉亚人士确实是很有诚意地想建立合作关系。

    那么多事情一上午是谈不完的,午饭安排在学校食堂,老师同学都一样。师生在食堂碰头了,看样子浦音的几位学生一上午还过得挺开心的。茱莉亚还是有不少同胞学生的,现在来了五六个,对祖国同胞展现出了亲近。吃饭前大家先社交一下,这食堂更像个咖啡厅。

    同样是学生同样是中国人,浦音的和茱莉亚的还是有比较大差距的,茱莉亚的好些学生对同龄人而言已经是偶像,有小提琴或者钢琴学生已经签约经纪公司的,有学作曲的比杨景行年纪还小的就已经出版作品甚至跟知名乐团合作的,还有拿各种大奖到手软的,有学声乐已经登台大都会歌剧院唱重要角色的……

    别说师弟师妹们了,喻昕婷来茱莉亚也没啥好得意的,甚至杨景行,在听到同胞说一句看过他的作品时也要荣幸说一声谢谢。

    一个化妆已经比较西化的女生比较积极,跟杨景行自我介绍:“……我很早很早就听国内朋友说过你,去年还是前年,说你特别低调,没想到你会这么低调,去年十一月份来过吧?怎么不声不响无声无息!”

    杨景行呵:“当时赶时间,也没想到这还有同胞美女。”

    女生哈哈:“还有更美的美女呢,明天介绍你……”

    茱莉亚的学生还是自信得多,不像浦音的师弟师妹会尝试在杨景行这表现得比较优秀得体,茱莉亚的同胞们把杨景行当同龄人和同行的,而且很有情义,提醒杨景行后天的讲座一定要小心点,这学校里一个个的笑面虎动起真格来可一点都不客气,多少大师名家也吃过亏。

    同胞们告诉杨景行,一般来说就算是什么大师大家来学校其实都是静悄悄不搞什么声响的,但是这次学校对浦音的广告则比较夸张,着重宣传了杨景行,而且私下还流传一句“你距离天才很远很远”的说法,据说是作曲系的“通杀教授”对最优秀的学生喊出来的,叫学生好好看看杨景行的作品。

    再加上,杨景行的钢琴录音前段时间正的校内火热流传,因为说起来也是违法的,所以没人知道源头在哪,但是音乐学院的是大部分人都有听的,是个热门话题……

    一个在学校里学戏剧的男生,因为是浦海人所以对老乡也很热情,而且他也看透了音乐学院这些人的德行,一针见血:“你越是牛叉他们越不服气,越是要针对你,才有成就感。”

    杨景行不要脸:“这么说我有点公敌的意思了?我就说怎么怪怪的。”放眼看看四周,这食堂其实比浦音的还小,也没多少人观察他。

    浦音师弟对师兄有信心,叫同胞们安心:“……钢琴绝对没对手,不是一个层级。”

    同胞们还是有点担心的,这现场和录音是两个概念呢,浦音的人就笑了。

    食堂里的人慢慢多了,正在交流彼此艺术成果或者见解的同胞提醒杨景行,通杀教授来了,耶米玛陪着来的。

    还距离几米远呢,也不确定就是找自己来的,杨景行就站起来了,迎过去,先伸手:“斯坦伯教授,很高兴见到你,我叫杨景行。”人家在作曲界的名气可比他大得多。

    对方微笑握手,一个精瘦肯定爱健身的五十多岁白种男人,面向不像搞作曲的,但是也礼貌:“很高兴,但愿没打扰你们?”

    杨景行和同胞们都说没有,不过这通杀教授有点装,看着杨景行像是打评语:“目前为止,你的作曲堪称杰出。”

    杨景行明白的:“谢谢,我会更加努力。”

    通杀教授点头,有点不可一世的样子:“我很期待……星期三,我会和我的学生参加你的讲座,耶米玛已经同意……”

    杨景行点头:“我的荣幸。”

    通杀教授就再见了。

    这下同胞更为杨景行捏把汗了,别说学校,放宽到现在整个作曲界,通杀教授口中的一个“好”都是稀世珍品,现在居然说杰出,这更招火力啊。

    西化女生还开玩笑:“难道你真的像传说中一样天才?”

    杨景行好笑:“你们有谁没被叫过天才?”

    是啊,天才多着呢,不过到这里后,大家都要慎用这个词了。

    还是先吃东西吧,可以肯定,大家如果在茱莉亚的食堂连续吃上三天,一定会非常怀恋自己抱怨过无数次的浦音食堂。浦音学子真是同情,亏这些顶级学府的学生和老师还都津津有味的。

    聊起吃的,茱莉亚的同胞就觉得祖国亲人太不够意思了,你们几天之后就可以回归温暖的母亲怀抱,吃上红烧肉酱排骨小馄饨蒸汤包大肉粽,可我们呢!?

    午饭后安排有一短休息时间,孔晨荷最先吃完,来跟杨景行说:“艾自然来了,她们在下面等我。”

    杨景行责怪:“你早说啊,还在这吃,快去。”

    孔晨荷犹豫一下:“……你想不想见自然?”

    杨景行摇头:“算了,不妨碍你们。”

    孔晨荷鼓励:“你可以去,说句话就回来。”

    杨景行气愤:“我就这待遇?”

    孔晨荷不笑,有点伤感。

    杨景行嘿:“等两分钟,我吃完。”

    只用一分钟,杨景行就把那点可怜的所谓午餐塞进嘴里,然后跟着孔晨荷走。到了安全区域,孔晨荷恢复高兴了:“你在这里也好有名,老师这边好多问你的。”

    杨景行不要脸:“光我有名没用。”

    孔晨荷点头,有点沉重:“感觉你是唯一的砝码。”

    杨景行说:“我这砝码也是老师堆起来的。”

    孔晨荷有见解了:“让大家感受一下也好,会更加努力的……”

    杨景行问:“自然知道绝交是什么意思吗?”

    孔晨荷为难:“她知道……但是不懂。”

    杨景行还得意:“你看我们的文化多么博大精深……”

    喻昕婷和艾自然就在大门外等着,这艾自然变化也不小了,上次艺术展卖了点钱又得到一份给知名艺术家工作室的工作,现在已经不是乡下女孩的样子了,听说还买了新车。

    杨景行比孔晨荷还急切,老远就张手:“自然,好想你啊。”

    艾自然还是有点害羞,只是小臂稍微上抬一点点角度等待杨景行的拥抱,也说:“好开心。”

    孔晨荷嘿,等着杨景行把艾自然让过去,喻昕婷也有点点微笑。

    杨景行还要夸赞一下:“好漂亮啊,三个姐妹花。”

    艾自然尝试灿烂些:“谢谢……二妹!”

    看了一下大姐和二姐的亲热后,杨景行说:“你们聊吧,我回去了。”

    艾自然有点尴尬的:“再见……”看看三妹,三妹等着要走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