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九百六十四章 明确

    和孔晨荷说完后,杨景行又打给齐清诺:“明天下午能不能加个班?我回去一趟,看看排练情况。”

    齐清诺觉得:“不用这么急吧,该说的我都说了,不相信我?”

    杨景行说:“不是,因我而起,我该表个态……你能不能帮忙问问,明天下午,就说搞艺术,有时间的就加一下班,没时间就算了……”

    齐清诺问:“你什么时候到?”

    杨景行说:“中午,十二点半。”

    齐清诺说:“行,那就两点集合。”

    杨景行都客气上了:“好,谢谢。”

    齐清诺咯咯一笑:“不客气。”

    团长很快的,显然也没人相信搞艺术的说法,没过多久,郭菱就给杨景行打电话了,开门见山:“怪叔,今天是我错了,对不起。”

    杨景行说:“就我听说的,你是不该针对喻昕婷,不过这是小事,过去了,没那么严重。”

    郭菱继续:“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想处罚就处罚我,别为难她们。”

    杨景行好笑:“我哪有资格处罚谁,别瞎说。”

    郭菱想好了的:“我等会就给喻昕婷打电话,我跟她道歉,认真郑重道歉。”

    杨景行都烦了:“行了,我说了这是小事,现在过去了你就别再多事,明天要你们加班我主要也不是说这个……郭菱,我知道一点你的性格,但是有时候,我举个例子,上次齐清诺受伤,你后来跟主团的人说了那些话,你自己反思过没有,会让她很为难。”

    郭菱好像知错的:“老大跟我谈过了,我知道,是我不对。”

    杨景行说:“这个不是对错的问题,你说的话没全错,但是说话不能全站在自己的角度,所以今天站在孔晨荷的角度,你也是不对的……这些话明天再说吧,你别想多了,我没怪你的意思。你针对喻昕婷不是一次两次,为什么我不怪你,因为我没资格,更因为错的根源在我自己……这话你能理解吗?”

    郭菱应该是思考了一下:“能……但是是我不对。”

    杨景行说:“也好,你反思了你的问题,我也知道我的错误,这问题就好解决了,过去的事情就别耿耿于怀了。等你们红了,你也选好男朋友了,回头看都是些鸡毛蒜皮。”

    郭菱要抗议了:“我选个毛啊……”

    这点破事动静还挺大的,八点多,何沛媛也给杨景行打电话:“喂,说话方便吗?”

    杨景行嗯……

    何沛媛立刻问:“你想干什么?”

    杨景行说:“没干什么……”

    何沛媛问:“你能不能说句实话?”

    杨景行说:“我想有个了结,光逃避拖拉不是办法。”

    何沛媛又问:“你了结什么?怎么了结?老齐今天已经处理得够好了,你还想怎么样?”

    杨景行说:“我知道……但是她处理的是你们的问题,我要处理自己的问题。”

    何沛媛问:“你什么问题?”

    杨景行说:“以前的问题,遗留的问题……”

    何沛媛警告:“你别乱来!”

    杨景行嗯:“知道,我有教训了。”

    何沛媛缓和一些:“现在已经这样了,如果你再帮喻昕婷说话,不一定要正面效果……不是都像郭菱那样想。”

    杨景行说:“我知道,我就能帮我自己说话……谢谢提醒。”

    何沛媛说:“我知道你不愿意跟我说,我还是提醒你,不要冲动……你别以为自己多冷静,你有事冲动起来根本不顾后果!”

    杨景行说:“应该不是冲动,我也想得比较久了,老这么拖着不是办法,本来就没干过什么好事,过去这么久了还要连累她们,有时候连你也受牵连……”

    何沛媛申明:“和我没关系!我就问一下。”

    杨景行嗯:“是,所以我更要说明……明天再说吧,谢谢捧场。”

    “那你……”何沛媛也要组织语言:“如果你觉得是你连累了喻昕婷,我告诉你,你跟我们说什么都没意义,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可能三零六对她还多一些理解,更多是外面的人,不管是嫉妒也好,还是觉你和老齐分手有喻昕婷的原因……”

    杨景行说:“我在意的是你们,所以跟你们说清楚……”

    何沛媛劝:“那你不用说,这么长时间过来都有眼睛看,如果真的都对喻昕婷有多大看法,就不是现在这样子……我觉得孔晨荷有点道理,我们没有立场对喻昕婷说三道四。”

    杨景行说:“很多事情你们不知道,明天再说吧,我也要想一想。”

    何沛媛觉得:“总有个起因吧,绝交这么严重!”

    杨景行说明:“不是绝交……喻昕婷是不想……她累了。”

    “那……”何沛媛想表什么见解没说出来,想了好一会后猜测:“你怕今天的事让她知道?”

    杨景行说:“一方面,主要是造成今天这个事情的原因,如果不了结,可能还有下一次,这次是喻昕婷被泼脏水,下一次可能是齐清诺,可能是陶萌……”

    何沛媛有点反感的语气:“哪有那么多……人活在世还能独善其身?”

    杨景行呵呵笑:“其实这个事,我跟你说得最多,你也应该能想象我干了些什么混账事……”

    何沛媛有点耍无赖:“我想不到,不会想!”

    杨景行说:“你也跟我说过,逃避不是办法。”

    何沛媛会讲:“任何事都要分情况……”

    杨景行说:“现在这个情况已经够糟糕了……真心的,谢谢你,谢谢蕊蕊,不过也是你们让我更无地自容。”

    何沛媛真烦了:“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思!都是想大家好。”

    杨景行说:“是,可是我只想着自己好了。”

    何沛媛提醒:“你别说气话!”

    杨景行说:“不是气话……你跟王蕊说的很对,如果换成她她就知道。”

    何沛媛反悔:“我也是气话……我跟你直说了吧,如果你真的觉得自己以前可能有什么问题,你能纠正就可以,不要明天来跟所有人说你怎么了怎么了……弄得没有一点回旋余地,你想后悔都没机会了”

    杨景行说:“我现在后悔的是以前。”

    何沛媛看透了:“人就是这样,不停地后悔。如果不知道后悔,人怎么修正自己的行为?后悔不是坏事。”

    杨景行认同:“是啊,所以我要勇于自我批评,谢谢鼓励。”

    何沛媛无语:“你听明白我的意思没有?!”

    杨景行郑重的:“明白,你是为大家好,我也不想失去最重要的朋友。”

    何沛媛叹气:“……你那边走得开吗?”

    杨景行说:“我在这也没事,凑热闹的。”

    何沛媛问:“回来几天?”

    杨景行说:“后天再回来,也没几天了。”

    何沛媛也没办法:“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反正是都觉得你和老齐还有回旋余地,你别把话说得太直白了,老齐面子也挂不住。”

    杨景行笑:“她不需要我给面子。”

    何沛媛劝:“话是这么说,但是……你别把问题想得太严重了,人生本来就充满磕磕绊绊,真的不算什么……我原来打工的时候见得太多了,什么不要脸的人都有,男的女的。”

    杨景行说:“我知道,我也见过很多,但是你们的标准不一样。”

    何沛媛长叹气:“……我觉你真的是,不知道怎么说你了!”

    杨景行嘿嘿:“行了,明天见。”

    何沛媛嗯:“……你自己注意安全,拜拜。”

    晚些时候,王蕊也打电话了,也是怕闺蜜干什么傻事,说郭菱真的知错了,在群里跟大家说呢,如果杨景行迁怒团体,她也要辞职谢罪,不过被齐清诺骂了一通……

    三十号,杨景行坐的飞机晚点了,一点半才落地,等他再坐出租车到民族乐团,已经两点半过了。

    三零六的窗前有几个女生,好像是等得不耐烦了,都没雀跃地欢迎顾问,大周末也不用像平时注意影响。

    杨景行热情,抬脸灿烂:“久等了,美女们。”

    蔡菲旋回应:“帅哥好。”

    三零六全员来齐,但是没怎么欢迎顾问,排练室里几个,办公室几个,休息室几个,了不起就站起来看看来人,也是有日子没见了。

    齐清诺调笑的:“昨天忘问你了,没加班费,晚饭怎么办?”

    杨景行嘿:“先记账,今天赶时间……来呀,青春美少女们,集合了。”

    女生们动作还是很迅的,只是没有积极的精神面貌,王蕊不像以前那样靠近杨景行,年晴甚至不愿意离开电脑的样子。

    杨景行招呼都进排练室:“请坐,都别客气。”

    齐清诺笑:“反客为主啊。”

    杨景行嘿:“我先主持一下……”

    女生们不参与,都坐好,一些端正,一些放松,一些沉重,甚至有紧张的,于菲菲头也不敢抬。齐清诺就让杨景行主持,坐到了旁边,像是准备搞艺术一样。

    杨景行也坐下,看一眼大家,有点难以启齿的害臊样子:“我先声明,我不是为昨天的事情来的,昨天的事情已经过去了。郭菱,昨天电话里我就跟你说了,今天我还是这个意思,你别多心。”

    郭菱点一下头,另外几个凝重的女生好像也放松了一些。

    杨景行又说:“郭菱昨天说要跟喻昕婷道歉,但是,最应该道歉的是我,不光是跟喻昕婷道歉……”

    大家看着顾问,也会互相瞧一瞧。

    杨景行停顿还是思考了一下,面色平淡,语气平静,有点娓娓道来的意思:“我还要跟齐清诺道歉……”

    齐清诺反应快:“偏题了吧?”

    杨景行摇头:“给个机会……当时我们和诺诺分手,作为朋友,可能好多人会觉得很突然,但是对我自己来说,其实都不用反思,我知道很多问题出在哪里,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件事两件事,有句话说得对,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本来独自想问题的何沛媛看了杨景行一下,齐清诺则一直比较淡然地看着前男友,其他女生有吃惊有尴尬,有惋惜有同情。

    杨景行好坦然的:“同样的道理,喻昕婷的绝交,对我自己来说也不是意外,其实也没绝交那么严重,因为学习工作上的事必然会有一点点联系……很可笑,我经常挂在嘴边的两个字,尊重,但是我对最应该尊重的人,却连最基本的尊重也没有,诺诺还是我女朋友的时候,喻昕婷还跟我不清不楚的时候。”

    齐清诺扯扯嘴角,怀疑:“好像言重了。”

    杨景行不管了,豁出去了:“还有陶萌,当时说起来是她家里逼我们分手,但是,我带给她的不开心和伤害,远远过那点所谓的被逼分手。”

    本来就跟震惊的女生们现在是动也不敢动一下,年晴都不换姿势了,齐清诺也垂下视线任由杨景行挥了。何沛媛皱着眉头,好像是埋怨杨景行没听她的建议。

    杨景行好像是在宣传自己的丰功伟绩一般:“在每一段关系中,我做了太多自私自利的事,做了太多不照顾对方感受的事,只不过我善于掩饰,而且我还有一个所谓天才的外衣,所以就算是身边你的朋友可能也不知道。但是感情是平等的,我连这最基本的一条也没做到……这涉及到,但是如果把那我干过的那些道德败坏的事说出来,绝对不会再有人疑问诺诺为什么和我分手,喻昕婷为什么和我绝交,别说晴儿了,蕊蕊也会骂我人渣。”

    年晴没啥表情的,王蕊想否认又不敢的着急样子,齐清诺则呵一下:“这么说太引人遐想了……谈不上道德败坏……有些时候是不太照顾对方感受,我个人感觉。”

    刘思蔓很小心地尝试一下:“人无完人……”

    杨景行摇头:“其实我不是来自我检讨的,也不是请求原谅……虽然我给诺诺、喻昕婷、陶萌都造成了很多伤害。”

    齐清诺笑着评价:“你有点自恋。”

    杨景行呵一下,好几个女生也尝试挤一下,杨景行却接着说:“我和诺诺分手这么久,喻昕婷出国这么久、陶萌离开那么久,可是到现在,诺诺有时候还要承受关于我的玩笑、喻昕婷也要受到猜疑,不是说郭菱……甚至陶萌,说什么喻昕婷和我绝交是因为她!”

    有几个女生逃避或者尴尬的神情,柴丽甜脸色凝重。

    杨景行又自夸:“我还有点点良知,本来就造成过那么多伤害,事情过去这么久,还要让她们承受这些东西,都是从我身上泼出去的脏水,真的太不公平了……这就是我今天的目的。”

    郭菱还是很在意的,一脸的痛苦,长时间闭眼睛。

    杨景行说:“友情对于三零六有多重要不用我说,诺诺为这个团体的付出,还有每个人的努力……喻昕婷也很珍惜和三零六的友情,从一开始,大家都应该感觉得到,不光是甜甜和菲菲小洁。陶萌大家也认识,可能以后也还有机会见面。”

    女生们似乎有点感受到友情的氛围,稍微放松一点。

    杨景行继续平心静气:“我不想大家朋友之间有什么误会,我也把三零六当成最重要的朋友,所以今天来说这些话,讲清楚……我现在最大最大的奢望,就是能和大家保持朋友关系,诺诺、喻昕婷和陶萌也是,这还需要她们十分的宽容和大度。”

    女生们看顾问或者团长,齐清诺则比较认真听前男友讲话的样子。

    杨景行继续说:“所以我在这里一下,希望以后……从此以后,没有什么不清不楚,没有猜疑没有顾忌,都是朋友工作关系。我不会再对诺诺有幻想,不会跟喻昕婷有瓜葛,不会把我的自私再来一次……我的意思是,给我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更重要的是,别再拿我烦诺诺和喻昕婷她们。对她们而言,我不是什么天才,我是一个伤害过她们的人,就算是开开玩笑,可能也不好玩。我觉得这一点诺诺做得很好,比我好得多,我要谢谢她。”

    顾问的最后几句话说得有点失去节奏了,把女生们弄得震惊了,安静了一下后,齐清诺笑:“你自恋就算了,还带上我?”

    杨景行笑,需要前女友的意见:“我说清楚没?”

    齐清诺点头肯定:“早该了……其实就一句话,过去就过去了,都坦然一点,免得尴尬和不必要的误会……还有一点,是他对不起喻昕婷,这个我可以作证,都不要瞎猜。我说明一下,原来没和他分手的时候,我对喻昕婷也没有怨言,女人,互相理解吧。其实我也有要跟喻昕婷道歉的地方……算了,过去的事就不说了。”这姑娘神色有些沉重,还没有和杨景行分手时轻松。

    另外十个女生都只能听着坐着呆着,王蕊也克制住了自己。

    杨景行对齐清诺说:“错的是我,你还讲义气……”

    齐清诺嫌弃:“说了不说了,啰嗦没意思了。”

    杨景行点头:“好。”

    齐清诺拍手:“好,正事说完了,幌子也来一下吧,让顾问看看我们也没只八婆不干事,操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