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 灵宇

第九百六十九章 茄子

    又一个周末过去,《幸福狗》的票房累计两千九百万。唐彩的经验还是挺足的,已经在申请延长放映期,按照目前的上升势头,在一个月的基础上加个十天应该不成问题。

    唐潇晓的新专辑录制工作也接近尾声,探班的朋友同行都是赞誉有加。安卓的《谢谢》不光卖得理想,拿奖更是不客气,虽然拿最佳制作人奖的还是甘凯呈,但是杨景行也有红包,宏星也奖金。

    宏星企划部现在也算风生水起,韩正勋对杨景行很客气了,因为kmidoo在大6地区取得的成功。虽然五人组合的商演出场费才二十来万,但是量多,一个月能有十几场,换算成韩元十分可观,只是辛苦那几个女生了。

    杨景行现在偶尔去宏星,四零二经理办公室简直门庭若市,各部门都来走动走动。业务部经理孙云宏都和杨景行称兄道弟了,但是埋怨,拍电影这么赚钱的好事怎么不想着朋友了,下次一定要一起合计啊。

    八月二十六号是七夕,杨景行和钟英文这俩光棍又有眼福了,宏星“未来之星练习生”第一期的暑期结训工作在录音部举行。三十多个算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十四五岁女生经过了一个暑假的培训后,今天要进行第二轮淘汰了,只留下十个。

    每个女生有五到十分钟的自我展示机会,四个人打分,杨景行打声乐分。四零二老师的要求很简单,唱音阶就行了,可也没几个唱得好的,大部分小姑娘更注重形体台风。

    结果跟着就出来了,有些被淘汰的小姑娘还挺难过呢。

    之所以要在录音部搞这个淘汰筛选,就是为了激励留下来的人,这是四零二老师的工作,带着十个小姑娘参观一下,说一下录音部的历史,让小姑娘们在今后要更加刻苦。

    虽然好些女生还在接受义务教育,但是都挺成熟的,知道四零二是干什么的,也知道怎么表示尊重或者拉近距离留下印象。

    八月三十号,《幸福狗》票房累计五千两百万了,杨景行预计得没错,这一周已经开始下滑,接下去会滑得更厉害。唐彩计算分析,最终总票房应该在七千万上下。

    单日总票房最高点出现在上个星期天,过五百万,昨天已经只有小三百万了。不过票房曲线确实很平稳很喜人,这是对导演和电影质量的充分肯定,《幸福狗》的口碑确实很不错。

    杨景行很愿意跟孔亚飞承认,编剧导演当初的很多坚持是正确的,如果没有跟商业妥协,电影的口碑会更好。但是孔亚飞现在也深刻意识到了,如果不是有杨景行的坚持,这电影是怎么炒也炒不起来的,最开始吸引眼球和用来传播的点都是商业元素,至于导演的深层次表达,是慢慢才被现挖掘的。

    比较难得是孔亚飞始终是清醒的,虽然他现在已经是年轻导演中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下一部电影肯定不会缺投资,可以预见会有很多人主动找上门,但是孔亚飞却没把心思用在庆祝或者社交之上,倒是更注重审视和总结。

    凌晨一点多,峨洋还在开会,杨景行宣布,接下去大家就不再需要忙电影了,每个人出一份工作报告就行了,更重要的,放假两天,这个月的工资双倍。

    到底都是些年轻人,这么多天来严重缺乏休息的员工们还能热烈欢呼鼓掌,没有工资拿的合伙人也十分开心,估计明年应该不用增资了吧,说不定还能分点红。

    三十一号一早,杨景行回九纯了。九月二号,再和父亲两辆车一起回浦海,有叔叔一家三口和奶奶,还有刘苗夏雪。

    路上,杨景行车里,刘苗和夏雪跟杨云分享了很多经验,在大学应该怎么调整充实自己。萧舒夏在副驾驶不能光听着,也要表长辈的看法,或者催杨景行说说心得,一点都不为自己弟弟的儿子连二本都考不上而伤心。

    刘苗和夏雪并没去参观复旦大学,三号上午由杨景行陪着看了一场《幸福狗》之后就上飞机了。大三了,要好好努力啊,争取更多奖学金翻倍。

    刘苗警告了,一起毕业的时候,要是杨景行还单着,她和夏雪就来浦海,夏雪没有反对爱人的提议。

    杨景行的新房装修得已经能看出大概轮廓了,走的是简约风格,钱花了不少却没一点豪华的气质。萧舒夏是埋怨的,但是奶奶硬着头皮说好喜欢好喜欢。

    九月五下午号,亲人们一起送杨云去复旦报道,杨景行算是轻车熟路了。萧舒夏也还记得陶萌,给亲人说一下,道理就是一定好好读书,杨云就和人家大富豪的子女一条起跑线了吧。

    这会哈佛也该开学好些天了,不知道陶萌漫长的暑假是怎么过的,有没有选择什么间隔年。

    杨程义和老婆不一样,他参观了半天复旦后生出的感叹是这才是真正的大学,学文化搞学术的地方。杨程义有点怀疑儿子是不是钻钱眼子里去了,他以前还觉得音乐是高雅艺术,现在看看刘苗和夏雪的变化,就觉得杨景行实在是没点大学生的样子。

    杨程义不喜欢那种钻破脑袋的生意人,看见什么能赚钱就去干什么,到处伸手到处捞,杨景行现在就有点这个趋势。

    杨景行就跟父亲表明,自己其实也是有理想的。

    萧舒夏则觉得气愤,六千万票房,杨景行才能分那么一点,这有什么搞头!?

    六号晚上,王蕊给杨景行打电话来了,有半个多月没联系了吧,王蕊先汇报一下,新音乐季的安排出来了,三零六已经确定的专场有八个,四个城市,大家还是比较忐忑的,虽然曲杭苏州这些地方都是几百人的小场子,但也没底气能有多好的上座率。

    不过三零六对作品是很有信心的,新曲子都排练得挺好了,大家很有钻研精神,而且主团帮忙,学校也帮忙了,龚晓玲都去过几次了。所以二十六号在浦海音乐厅的音乐季场演出,三零六还是志在必得的。

    王蕊今天跟杨景行说的更重要的是邵芳洁的婚礼,原来结婚这么麻烦的,小洁累得够呛啊,以前真是没看出来这么能干,也会是贤妻良母。

    三零六也要面对一个问题,红包份子钱,王蕊觉得这很重要:“……你觉得送多少合适?”

    杨景行说:“多多少少都合适,就是一个礼节,不在多少。”

    王蕊问:“那你准备送多少?”

    杨景行说:“两千块。”

    王蕊惊问:“不少吗?这么好的朋友!”

    杨景行问:“你们怎么商量的?”

    王蕊苦恼:“没商量,没人说……她们说老大肯定比我们要多。”

    杨景行怀疑:“没这个说法吧,多少都无所谓。”

    王蕊神秘点:“喻昕婷呢?她随多少?”

    杨景行说:“不知道,没问,安馨和孔晨荷也没说。”

    王蕊觉得:“她们几个肯定会统一。”

    杨景行笑:“那你问问她们,都统一一下。”

    王蕊担心:“她们肯定说我多事。”

    杨景行建议:“那你听老毕的……”

    王蕊炸了:“他听我的!说好了,我管账!”

    杨景行哈哈:“准备什么时候办事啊?”

    王蕊嘿:“没有……过了今年再说,他爸妈有点急,我爸妈不想太早了,我才二十三,如花似玉,找了个老男人!”

    多了解没坏处的,就是前几天,王蕊又和毕海洋小小生气了,就因为一个周末的安排问题,还好毕海洋的认错态度好。

    杨景行站在男人角度,叫王蕊别太刁钻……

    说起来,王蕊已经好久没见过李孚了,年晴嘴又严,自己的事还一问三不知,王蕊怀疑是不是无疾而终了。

    杨景行当然也不知道。

    还有何沛媛,虽然那个开英菲尼迪的男人后来再没去过民族乐团,但是王蕊总觉得何沛媛还是有点心事的,问起来是说没什么联系,那就可能有点联系。遇到媛媛这样美女,抓到一点点机会也应该不会轻易放弃的……

    杨景行劝:“你就别操心那么多了……”

    教师节这天,杨景行还是短信打电话,但是没接受嫂子邀请过去蹭饭,因为喻昕婷下午就要到浦海,会在老师家吃晚饭。

    尚浦高中零三三班的班主任江老师也还记着杨景行的,甚至知道学生现在有些什么成就,还开玩笑说不要因为当了音乐家就忙得没时间参加明年的同学会,虽然杨景行明年还没毕业。

    胡以晴的产假已经结束,回学校上课了,不过现在心思都在孩子身上,跟杨景行说的几乎也全是这。

    张楚佳恨死杨景行了,说好的一年,一年又一年,过年都没回家啊!不过等今年桃李满天下的时候,张楚佳肯定是要回国的,好想好想抱抱一一啊。

    其实杨景行也好些时间没去看一一了,一一虽然还不满三岁,但是也上幼儿园了。一一很重感情的,这天晚饭前还打电话给杨景行叔叔,炫耀喻阿姨带的礼物,还听阿姨弹琴了呢,杨景行表示很羡慕。

    十一号,杨景行又要拒绝嘉嘉父母的邀请,喻昕婷今天去嘉嘉家里做客,家长准备补一个教师节啊,当然有杨景行的份。

    十二号星期六早上,杨景行和安馨并没耽误,依然是小课。安馨告诉杨景行,孔晨荷和喻昕婷昨天晚上住的酒店,今天一早就去邵芳洁和于菲菲的住处了,要帮忙守护新娘子。喻昕婷还给邵芳洁带新婚礼物了,在艾自然那定制的,很漂亮。

    十一就下课了,婚礼仪式还是要赶着去看看的。安馨给孔晨荷打电话问情况,看样子今天很高兴,好多要说的,安馨都听得有些眉飞色舞。

    十一点半,杨景行和安馨池文荣到达酒店。严家人还是挺舍得花钱的,阵仗弄得挺大,据说宴席加婚庆要近二十万。

    外厅整个都布置了,签到处就更是花团锦簇,一对新人漂亮的结婚照被扩印得很大,真人站在前面笑迎宾客,有点忙。

    杨景行和安馨还排一下队,杨景行恭喜恭喜,严光永欢迎谢谢。

    新娘给新郎介绍:“安馨,她男朋友池文荣……”

    严光永知道的,而且高雅了:“安小姐,很早就听说你了,池先生,欢迎……”

    来客递上红包,杨景行还观察着邵芳洁赞叹真漂亮,邵芳洁都不好意思了。

    严光永给杨景行指:“都在那边……”

    就十来米开外,有个休息区,还搭配甜品和酒水呢,三零六都在,男朋友还没来齐,但是有几个同学,彭一伟也来了。还有上次参加求婚作战的男方亲友团,久别重逢大家正在喜庆呢。

    喻昕婷拿的是高翩翩的相机在看,她左边坐着孔晨荷,右边是王蕊,还有柴丽甜于菲菲年晴,几个人算是一团。

    齐清诺和新郎的领导同事聊天,特警中队长和老婆带着孩子来的。刘思蔓和蔡菲旋郭菱跟主团的几个人坐在一起聊着,何沛媛拿着齐清诺的相机在附近游荡。

    女生们都没跟新娘客气,一个比一个穿得漂亮。喻昕婷的白色连衣裙是漏肩的,整体很简洁,但是肯定是名牌,配合着很浅棕色的高跟鞋,站起来估计会更漂亮,而且型更追求细节了。

    齐清诺穿的肯定是裙裤,黑色的,搭配挺有设计的白色衬衣,脚上是一双米白色的平底鞋,还有蝴蝶结的那种。毕竟团长了,不能老是格子衬衣加牛仔裤。

    何沛媛的头状态很好,应该是刚做过,铺洒在花花的T恤上挺漂亮,她下身是浅蓝色的中长裙,脚上的带跟凉鞋稍显花哨。

    新人忙,安馨和池文荣就过去跟朋友们集合了。杨景行真是好意思,明明看见主团的人朝他过来了,他还继续朝着甜品桌子走,几乎和小孩子抢上了。

    吃着小蛋糕,杨景行和主团锁啦独奏选手聊了好一会,对方是就《文墨》中的东西和作曲家探讨,想知道杨景行是怎么样对锁啦有那么深刻的理解甚至还能进行开的。

    彭一伟也来找杨景行,杨景行的曲子他不光研究谱子了,还去三零六听了,表示心服口服。

    杨景行不想在这里探讨艺术,跟彭一伟聊美女,有个一米八八的美女不知道今天来不来。彭一伟哈哈,听说了,三零六在怂恿他呢,虽然没这胆子但也挺期待。

    说着,彭一伟朝美女集中的方向再看看,觉得:“喻昕婷,变化挺大的。”

    杨景行点头:“……资本主义腐蚀人。”

    彭一伟笑:“大小是个演奏家,样子应该有……想她们刚组团的时候,再看现在。”挺有感慨的样子。

    杨景行也观察一下,然后无聊:“她们现在是巅峰,我们的巅峰还没来。”

    彭一伟哈哈,然后跟杨景行一起和主团的席二胡打招呼,接着办公室主任也来了,这些人还真是把杨景行当成民族乐团的一份子了。

    民族乐团的人都知道杨景行现在已经在忙着准备今年的桃李满天下,身为同行,他们也很想献上一份心意。这些搞严肃音乐的人就高雅得多,没人打听杨景行投资电影赚了多少。

    让一群人聊上后,杨景行自己抽身了,稍微过去点叫:“小荷,来帮我跟新娘子拍一张。”

    杨景行自己靠过来了,大家都还是注目的,王蕊邀请:“阿怪你看,早上好好玩。”

    孔晨荷好像嫌弃自己的小卡片相机,视线搜寻准备找谁借,杨景行说不用,就那个。

    跟一对新人拍了合影后,杨景行看看成果,然后再看看之前的内容。

    喻昕婷解说:“这是酒店,昕婷住的……本来是天,但是美元就要两百多,好狡猾!”

    然后杨景行笑了,孔晨荷也有点不好意思,她和喻昕婷在酒店互相拍呢,应该是昨天晚上就换上了今天要穿的衣服,看效果呢。

    随着杨景行看照片,孔晨荷继续解说:“好早,我们七点到的,妆都画好了……这些都是她们帮忙布置的,可惜保留不下来……”

    确实,租住的房子也弄得挺讲究,各种喜庆元素都有,挺漂亮。三零六很团结,都是好早就集合了,浦音女生们合影了。邵芳洁的亲戚来了不少呢,加上三零六和她们的男朋友,还有搞婚庆的这些,租住的三室一厅都挤满了。

    何沛媛果然贤惠,还帮忙准备茶水瓜子点心。喻昕婷还玩气球,根本不像个钢琴家。齐清诺横抱穿婚纱的邵芳洁,真有一把力气……

    接亲队伍是八点到的,十八辆车,主婚车是过百万的保时捷轿车,认很多,从阳台上看下去就是抢亲的架势,一个个来者不善。

    “他们好粗鲁!”孔晨荷更像是佩服,然后小声:“我们屋里的男的……又不敢反抗,还好齐清诺。”

    照片上真是,齐清诺有点一夫当关,红包喂不饱的。

    不过挺好玩,男方以为他们进屋就是胜利了,但是怎么可能想得到屋里的这么多女人可不是好惹的。听孔晨荷的描述,严光永还是被折腾得够呛,破第二道们的时候,一大杯醋一口闷了……然后他们怎么可能想得到新娘的鞋子是被胶带贴在椅子下面的!

    杨景行简直嫉妒:“你抢多少红包?”

    孔晨荷嘿:“我没好意思抢,四个,都是二十。”

    杨景行笑:“吉利。”

    孔晨荷说:“有大有小,看运气,喻昕婷拿了一个两百的,再最大的是五百的,小洁的表姐抢到了。”

    不过也不全是好玩,有个叩谢父母的环节,孔晨荷说严光永是刚跪下就哭了,然后小洁的妈妈也哭了,大家都挺感动的,不过邵芳洁自己倒是大咧咧笑嘿嘿。

    杨景行这个卡片机的还没看完呢,高翩翩老远把自己的送过来了:“怪叔,这里面也多,还有视频。”

    杨景行不嫌多,连连点头:“我慢慢看……你去陪她们吧。”

    孔晨荷点头,就留下杨景行一个人在这边,边看照片边跟人握手问好聊天。民族乐团的内部氛围应该不错,主团都来了不少,6白永都来了,文付江等会还要证婚呢。

    近十二点的时候,来人请宾客进宴会厅了。要吃饭了,大家当然积极响应。宴会厅里大概三十来桌,已经是半满的状态,有引导男方和女方的宾客分开入座。三零六的亲友团还是比较紧密的一起行动,民族乐团的位置在靠近舞台的左边几桌。

    杨景行是和6白永这几位主团前辈大将一起步入宴会厅的,看着前面那些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嬉笑轻浮,甚至有点喧哗。

    三零六十个女生,五个男朋友,加喻昕婷三人和池文荣,还有一个彭一伟,算起来恰恰两桌。但是还有其他同学,还有邵芳洁的老师和教授,还要给没到的龚晓玲留一个座位。

    刘思蔓尽快大概清点了一下,安排:“三桌,就这三桌,一二三,那边不是吧……就这三桌!”

    年轻人不急入座,还在欣赏漂亮的宴会厅和舞台布置,好像之前没进来看一样,照片都拍那么多了。

    齐清诺好歹团长,招呼并且陪同老詹教授这几位老师,何沛媛帮团长的忙,同样拉弦的郭菱当然也是陪老师。

    旁边,年晴带头,一桌坐下了喻昕婷,柴丽甜两口子,于菲菲,高翩翩两口子,安馨两口子,还有孔晨荷。

    还有一桌是刘思蔓和王蕊蔡菲旋各自带着男朋友,加上几个同学,也满了。刘思蔓不敢相信,怎么自己算错了,杨景行还拿着相机游荡呢,就没位置了。

    毕业了的师兄谦让招呼:“杨景行,你坐这来。”

    杨景行摇头,不屑和学生为伍了:“不用,我陪陪6指挥他们。”

    杨顾问很积极的,拿着高翩翩的相机爬舞台上去拍了,拍了好一阵后回来,走到年晴这一桌,举起相机号召:“看镜头。”

    大家挺赏脸的,侧对镜头的喻昕婷也稍微转一下,算是给了个正面。

    杨景行还不满意呢:“都笑啊……茄子!”

    喻昕婷没茄子,但是给了点笑容,感觉这姑娘是不是学会冷艳这种高级东西了。

    杨景行又转身到齐清诺这一桌:”看镜头,詹教授,刘老师……”

    老师给面子的,笑吟吟,倒是几个女生不是很灿烂,尤其何沛媛,那一丁点都是皮笑肉不笑的。

    齐清诺提醒:“龚教授来了补一张。”

    还是王蕊这一桌好,等杨景行拍完了还要检查一下,诸多挑剔。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