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九百八十三章 瞧不起

    这段时间,安馨和喻昕婷的消息也陆续传来,两个人和G合约都很好签的,对于演奏家而言没有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也不用怎么洽谈,一步一步接触商量就行了,喻昕婷的廉价律师都派不上多大的用场。

    比较麻烦的是安馨和IG的经纪约,虽然不是什么骗子公司,但是其中讨价还价的余地还是比较大的,安馨和池文荣俩人在外忙着演出又要谈合同,也是接受了许多的考验,还好浦音对学生没话说,一直帮忙跟进。

    如果顺利的话,明年元月G公司就可以宣布签约新音乐家的消息了,但是安馨和IG的合约,可能要二月三月才能开始生效。 &nbsp->>小说;当严肃音乐家虽然普遍赚钱不如明星多,但好处就是只要通过努力达到了那个标准,就不用自己过多操劳忧心了,唱片公司、经纪公司和听众观众对待音乐家的态度,和娱乐公司对待明星艺人的态度,其中差别还是挺大的,那怕是刚刚踏入门槛的音乐家。

    孔晨荷隔三差五给杨景行打个电话,汇报一些新情况,但是没有特别新鲜的。孔晨荷目前的工作挺轻松的,喻昕婷整个十二月份只有一场小剧场拼盘演出,在一心一意准备纽爱的新年音乐会。G那边也不用她们主动去跑腿,都是别人来找她们。

    听得出来,纽约三姐妹没少吃喝玩乐,不过孔晨荷也没完全闲着,学开车学语言学文化。孔晨荷当初听喻昕婷说多简单多简单的,结果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很怀疑自己的天赋问题。

    十二月十二号,杨景行午饭后就出发,到曲杭后和朋友们见面。大四上学学期就要结束了,朋友们也都挺忙的。

    许维没有找工作的打算,全身心备战明年的公务员考试。王曼怡也是和男朋友比翼双飞,保送研究生很有希望。两口子对未来规划得挺美好的,一个公务员一个大学老师,轻松舒适的生活。

    不过最轻松的是鲁林,已经铁板钉钉,毕业就进入游戏公司工作。其实他现在玩游戏就已经是当成工作了,还要写汇报的。

    许维还是挺羡慕鲁林的,玩一辈子游戏的梦想成真了,据说待遇也挺不错,高升机会很多,永远不会落伍。

    可张柔并没有因为男朋友的能干而格外开恩,当着朋友们的面下了最后通牒,要鲁林毕业就和“小老婆”断绝往来,没得商量。

    张柔似乎跟杨景行邀功:“……够舒服的了,他们俩打电话调情的时候,我给他削水果吃,还想怎么样!?”

    杨景行说不出话来,只能干笑,明显深受打击。鲁林都看不下去了,不准张柔再说这些无聊的,严厉喝止。

    鲁林比较担心的是杜玲和章杨,这两人似乎对毕业后的打算有分歧,章杨可能是希望杜玲去石陵,而杜玲想留在浦海,或者是到曲杭,要不回九纯也好,就是不肯去石陵。

    许维放心的,那两口子吵吵闹闹多少年了,没有过不去的坎。

    让张柔意外的是,杨景行居然还记得林文芳的:“……她弟弟应该高中毕业了,你知不知道?”

    张柔简直惊恐:“你们聊什么了?我都不知道她有弟弟。”

    晚饭过后,照样是王曼怡开车。鲁林在后座指着杨景行的鼻子骂:“……真的瞧不起你,老子小老婆都给你看过了,你还拿前女友来糊弄我们兄弟,太没意思了。”

    副驾驶的张柔回头骄傲地帮腔杨景行:“看他嚣张得二五八万一样,杨景行你加油,下次带三个四个来让他看个够。”

    杨景行嘿嘿:“我先努力向许维看齐,风哥太难超越了。”

    许维也表态:“风哥只可仰望……”

    朋友们还是去看看杨景行的前女友,距离演出还有半个多小时,不过三零六已经整装待发了。

    女人们不尴尬的,见面就热情上了,好久不见甚是思念,互相大力称赞,彼此都变漂亮了,衣服都很好看。

    鲁林和齐清诺的关系依然不错,苦口婆心:“我刚刚还跟鸡毛讲,我小老婆……”

    张柔和没醉,一声厉喝:“鲁林!”

    鲁林才不怕,诚心问齐清诺:“我们还是不是兄弟?”

    齐清诺点头:“你永远是帮主。”

    鲁林也接了:“行,好!你和鸡毛,你们以后在浦海,帮我照顾……小小。我大老婆要我们分手!”好正经好痛心地说话,然后又好恩爱地搂住张柔。

    王蕊担心杨景行:“你们喝多少!?”

    杨景行咦嘿嘿,喊跟何沛媛和邵芳洁几人聊天的:“怡姐,你可别跟柔姐学啊。”

    何沛媛白眼皱眉,虽然不明所以。

    齐清诺是略知情的,哈哈指邵芳洁:“那个不行,有家室了,老公是特警。”

    王曼怡不喜欢老开玩笑:“知道,杨景行说过……鲁林要不要清醒一下?别跟上次看一半睡着了。”

    鲁林酒疯上来了:“老子兄弟的前女友,我能不给面子?”

    杨景行哈哈:“行了,我的面子都没给。”

    鲁林瞪眼:“诺言当然比你有面子!”

    许维邀鲁林的肩膀,对齐清诺说:“行了,看看美女,不打扰你们了……演出成功!”

    齐清诺也客气:“谢谢捧场。”

    鲁林不肯走:“哎,我还没跟美女照相,凭什么章三……我也要!”

    许维都知道:“章三和美女照相的时候是单身……你!?”

    鲁林抱拳求饶:“好好好,我没资格……那我找个单身的行不行,杨鸡毛!”

    大家都笑话醉鬼,除了何沛媛,这姑娘估计敏感地意识到自己是目标,其实鲁林远没特别针对谁。

    杨景行连连感谢:“好兄弟讲义气……这机会我先留着,下次好好准备好好照。”

    于菲菲好长远的:“钢琴系毕业的时候!”

    “钢琴系?”鲁林好吃惊的:“四大师还没毕业啊?我靠!千万富翁大学生,成功人士!”

    杨景行有自知之明:“比风哥差远了……”

    还好,张柔舍不得男朋友多出丑:“叫你别喝那么多,臭死了,别影响人家了!走了……不好意思啊。”

    三零六完全不介意,王蕊还很支持:“朋友聚会高兴嘛,你们别让他走,明天继续喝!”

    鲁林被拉着走还叹气:“成功人士留不住,你们美女帮忙呀。宵夜我请!”

    齐清诺怀疑:“还是他有面子啊?”

    鲁林被酒精麻醉的大脑反应不是很迅速……

    音乐会七点半开始,杨景行这一队人坐在前面的,看情况中间价为的票卖得最好,整体只有有差不多百分之五十的上座率。

    虽然是民族乐团自己组织主办,但三零六这次算是纯商业化的演出,没有赠票送票和友情捧场,在这一千多座位的场馆里能有一半的上座率,其实对民乐而言就已经是很好的成绩了。虽然在音乐会的前期推广花了一点钱,但也不至于亏本。只是三零六还没经历过观众席稀稀拉拉空一半的情况,所以是有点点的失落的。

    不过三零六虽然演出依然是十分认真的,每一个节目每一首曲子每一句台词都没敷衍。观众们也挺热情的,对新曲子也很接受。

    杨景行坐在前面并不是显摆有钱,他不尊重舞台地经常性地回头,仔细观察听众们,各个年龄段的人对不同曲子的不同反应。

    中场休息的时候,杨景行要去和二楼观众席喊话,浙大交响乐团的音乐总监吴颖来给三零六捧场了,发现杨景行了。

    喊话之后,两边在外面走廊碰面,杨景行挺惊喜的:“没听她们说你来了。”

    吴颖呵呵:“不请自来的,没好意思打扰。”

    杨景行哈:“见外了吧,惊喜啊。等会不赶时间吧?必须接受感谢。”

    吴颖有点为难:“和朋友一起来的。”

    杨景行点头:“看见了……那我跟她们说,怎么也得补你两张门票。”

    吴颖呵呵:“不用……李教授退休了?”

    杨景行点头:“对,不过继续发光发热。”

    吴颖点头:“那当然……多培养几个安馨出来。”

    杨景行又惊喜:“你知道?”

    吴颖灿烂一下:“当然了,我可真心把你当朋友,大调奏鸣曲,隆亲协奏曲……对吧?”

    杨景行不好意思了:“谢谢,受宠若惊。”

    吴颖呵呵:“没有啦,现在谁不知道你啊……今天真来对了,《听舞》特别喜欢,好期待《抱琴》,没想到作曲家本人也来了,意外惊喜。”

    杨景行笑:“我也惊喜……”

    聊了几句后,吴颖突发奇想:“哎,有个不情之请,能不能请你去给我们乐团搞个讲座之类?鼓舞一下大家。”

    杨景行尴尬:“这个真不敢……我还听你讲课呢。”

    吴颖呵呵:“别笑话我了……在茱莉亚都敢开讲座,瞧不起我们业余的啊?”

    杨景行气愤:“是你们浙大瞧不起我,你当老师的应该好好教育学生不要歧视,刚才我那朋友还跟我说什么数学分析回归分析,我完全听不懂,可音乐谁都听得懂。”

    吴颖咯咯乐一下,然后:“……我可是真心邀请,你考虑一下。要不等会我们找地方好好聊一下,有时间吧?住哪的?”

    杨景行遗憾:“这完了我就回浦海,明天早上还有事。”

    吴颖讶异:“这么急……三零六也回去?”

    杨景行说:“她们明天吧。”

    吴颖担心:“你开车啊……那要小心啊,有人陪吗?”

    杨景行呵:“没事,习惯了……”

    音乐会的下半场开始,还好,观众没少,三零六也继续热爱舞台热爱音乐。总的来说,整场音乐会除了上座率不是很好,其他方面还是挺成功的,观众反响也挺热烈的,虽然其中还是明显有舞台之上青春靓丽的原因。

    鲁林也惊喜,觉得自己是受了四大师的感染,好像有点点欣赏音乐而不是光看美女了,说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从原本根本不感兴趣的东西中发现一些些美的感受……

    朋友们只当鲁林还是醉话连篇,但是鲁林挺认真的,跟大家说他的理想,就是将来要做一款纯武侠的网络游戏,弘扬侠义精神净化网游环境,他现在希望游戏音乐能用民乐。

    结束之后,杨景行几人先去跟吴颖拜拜,然后再去见三零六。

    齐清诺还没注意到吴颖来了,问杨景行:“你请的?”

    杨景行摇头:“不等你们了,我先送他们回去。”

    顾问和团长两边代表团比较隆重地道别,女生们也叫顾问小心开车。

    王曼怡和许维依然回学校,鲁林和张柔则已经在校外有了温暖的小窝,虽然月租金只要六百块,但还是挺不错的,杨景行参观了一下,表扬张柔真是会拾掇。

    杨景行还在羡慕朋友的小窝没离开,吴颖打电话来了:“第一次打这个电话……你朋友送到了吗?”

    杨景行嗯:“到了,谢谢关心。”

    吴颖呵呵:“不是……想起来,忙得大半年没去浦海玩过了,明天正好星期天,方便让我搭个顺风车吗?路上陪你说说话,一个人开车挺无聊的。”这个女人在电话中的语气和面对面的时候比较不一样……

    杨景行说:“晚上挺危险,我不敢带人。”

    吴颖咯咯笑:“我都不怕……放心,不用你负责。”

    杨景行说:“真不敢,不好意思……”

    吴颖是真把杨景行当朋友:“哇,你不够朋友!我包都拿出来了,再拿套换洗内衣就准备出门了。”

    杨景行干嘿:“对不住,我真的不敢,有个什么万一我没法跟浙大交代。”

    “乌鸦嘴!”吴颖责怪,又有点想不通恨铁不成钢:“大作曲家……怎么是个胆小鬼。”

    杨景行哈:“小心驶得万年船……不好意思啊,我开车,先挂了。”

    吴颖说:“自己小心点,什么时候再去浦海找你玩。”

    杨景行说拜拜。

    在旁边凝神屏气了半天的鲁林一下爆发了,这下可算抓住杨景行的把柄了,就说嘛,怎么可能没有人:“……你也就今天在这装,平时不知道玩了多少了……张柔你好好看看,什么叫衣冠禽兽!”

    杨景行觉得朋友真是思想龌龊,这也能想歪,肯定是被张柔惯坏了,得管教一下才行了。

    杨景行确实是第二天一早就有事,又和钟英文一起看组合女生穿着紧身舞蹈服舞蹈袜或者紧身裤展现舞姿。可是舞蹈老师要在旁边配合解说,就有点影响钟英文的视野。

    杨景行折腾了五个女生近两个小时,不停地提各种要求,甚至外行指导内行,又还装模作样写写画画,摆出搞艺术的姿态。

    钟英文都还没看腻,而且进步了,敢于直视凝视女生们的高抬腿之类的动作了。

    这次是现有舞蹈再有歌曲了,杨景行给歌曲划出了一个条条框框,线条走势都比较具体了,但是会交给其他写歌人去做,可他似乎还需要灵感:“都出去,一个个进来,每人唱一首歌……唱柔和点的。”

    这个日韩混血的初夏似乎发现自己比较得宠,都不需要翻译:“中文歌吗?杨老师。”

    杨景行说:“唱拿手的。”

    中文都白学了,贝拉在问拿手是什么歌?

    杨景行又建议没准备离开的钟英文:“去休息一下,近视了没得看了。”

    钟英文嘿嘿……

    这些女生胆子也大,让杨景行等了有五分钟,然后阿雪第一个进来,像是新人面试一样先鞠躬,一头瀑布黑发几乎垂到地上,起身后又拢头发:“我唱,我最喜欢的,包含一首,韩文歌……”

    职业习惯吧,杨景行并没要边唱边跳,但是阿雪是开口就有肢体动作,像是即兴舞蹈,因为是比较轻柔的歌,舞蹈也比较随和,所以歌手不吃力,能尽量唱好的同时还全方位展现自己的美……

    杨景行看了一分多钟,一摆手:“叫贝拉。”

    本来甜美柔和着的阿雪一愣,收了姿势,有些沮丧地鞠躬出去了。

    贝拉好像不知道什么叫柔和,她本来也不是走这个路线的,所以也没坚持到两分钟,去叫初夏了。

    初夏是几个女生中唱功最好最有特点的,也没舞动起来,就站在那静静地唱,虽然表情稍微多了点,但杨景行还是听完了。

    杨景行点头:“谢谢。”

    初夏能用四种语言连珠炮一样说谢谢,谁怕谁。

    朵涵,唱一首情歌,而且把杨景行当歌唱对象,那眼神那动作,根本是上世纪的苦情歌手,哪里像新时代的女生组合。

    杨景行听了一半就叫停了,然后给歌手提了几点意见,呼吸气息是很大的问题。

    朵涵虚心:“我会珍惜机会跟老师好好学,希望多得到老师的指导。”

    恩静很随机应变,套用初夏的模式加上自己的风格,至少让杨景行听完了一音很成问题的中文经典老歌,而且大部分时间都是看着歌手的。

    看完后,杨景行点点头:“叫她们进来。”

    跟组合说完后工作,杨景行就准备走了,想起来:“你们下次再来,都别化妆,淡妆也不行。”

    女生们不明所以,有点惊慌,但还是恭送杨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