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九百八十八章 高中同学

    这陶萌还没上车呢,杨景行的依依不舍就被同学们现并且取笑了,蒋箐是意犹未尽:“班长,元旦再聚一次呀?”

    陶萌摇头略遗憾:“元旦没时间。?? ≠我也想过放在元旦假期,但是更多同学元旦都没时间,所以……”

    蒋箐其实是对杨景行好心:“那没机会了……拥抱一个,零三三唯一一对。”还推杨景行一把

    杨景行脸皮也厚,还跟陶萌商量:“你就做做好事,带个头,给蒋箐立个榜样,这么多人等着跟暗恋拥抱呢。”

    陶萌扯嘴角,算是大度一笑:“算了,不带坏头。”

    大家笑闹一下,暗恋蒋箐的队伍勇敢抗议班长。蒋箐是松口气,不过陈惜瑶还是组织:“都这排队啊,别抢。”

    陪同学们乐一下后,陶萌再次跟几个新成员拜拜,好像还和薛亦涵熟悉了,然后就上车,挥手道别。

    班长走了,大家也惜别着散了,好些明天还要上课的有事的甚至赶飞机的。住在酒店同学们像是送客,杨景行也没着急走,代驾都还没叫来。

    谭东这时候还没决定下来,是住下来还是连夜赶回曲杭呢。几个外地同学一致挽留,可以继续聊一聊,也要安全起见。

    杨景行讲义气,送谭东回酒店入住,也算是加入零三三班非浦海同学的小圈子,对同学们和今天的聚会评头论足一下。不过现在的评价和高中时不一样,没有看不惯谁不喜欢谁或者胡说八道了,更成熟或者美好一点。

    大家的观察都挺仔细的,同学的女朋友确信陈惜瑶的双眼皮是割的,或者邵磊的女朋友挺可爱的,亦或董卓瑞以前是**现在是明骚了……

    一个同学会胜过高中三年,以前没说过几句话的同学也能跟杨景行深入探讨了:“陶萌比以前好玩了,能开玩笑了。”

    谭东也笑:“刚开始我还有点担心,怕拉下脸了……看样子还行啊。”

    杨景行不要脸:“总要给点面子……其实我也怕,提心吊胆的。”

    同学们嘲笑,不过依然觉得杨景行虽败犹荣,还挺好奇具体经过。

    杨景行就无可奉告了,房间也不去了,陪小团体在大堂坐谈了一会,接到代驾的电话后就告辞了。

    这代驾,连停车场都不熟悉,电话说了一阵才碰上头。代驾就很歉意,解释自己很少来这一片,因为代驾生意其实也是划地盘的,然后自己打车过来花了多少钱,有小票,杨景行说了报销的……

    杨景行点头表示没问题。

    代驾还是有点记忆力的,看着杨景行,很怀疑:“我以前是不是给您开过车?”

    杨景行笑:“您还记得……很久了,去年。”

    四十多岁的妇女努力回忆:“对对对,是去年……天还不冷。”

    回头客就没问题了,上车出。代驾还挺好心,说杨景行这样叫自己过来多不划算的,这酒店多的是代驾啊。

    杨景行说:“我喜欢熟人……您女儿上大学了?”

    代驾哟呵呵:“跟您聊过呀?我这张嘴……刚上大一,东华大学,学服装设计。”

    杨景行说:“好……”

    代驾也觉得好:“东华大学以前叫中国纺织大学,国家二一一工程。她姥姥以前就在纺织厂做工,二厂……”

    杨景行听了一路老百姓自己的故事,可能是听众当得比较专业,所以代驾还谢谢上了,把他送到后还想着打个折。

    杨景行说自己也不是常客,打折也就免了:“下次见您,您儿子也该上大学了。”

    代驾这就高兴地操心起子女的就业问题来,觉得杨景行怎么也算个金领,应该也刚走出校园的,所以想打听打听……

    杨景行进屋就上网,不过没班长动作快,聚会照片已经上传校友录。陶萌只是君子之交地表达了见到同学的愉快对其他同学的想念,并没有描述盛况。好在留言不少了,能让没来的同学想象出今晚的聚会很欢乐,比如杨景行一个俯卧撑省五万块什么的。

    杨景行也留言:明年暑期,希望更多兄弟姐妹赏脸邵磊。五十四个同学,最好来一百单八将。各位还单身的美女帅哥加油啊,共勉。

    十一点多,杨景行还在无聊刷新校友录呢,任初雨打电话来了:“你到家了?”

    杨景行说:“到一会了,你们散了没?”

    任初雨说:“你走一会就都回房了……他们成双成对的,我们没意思。”

    杨景行觉得:“单身才好,你看看谭东,以前多活泼的热血少年,现在老气横秋了。”

    任初雨咯咯:“是,我觉得他……他女朋友话也不多。”

    杨景行哈:“谭东就是薛亦涵改造的,你说呢。”

    任初雨感叹:“真想不到……原来你和陶萌刚照片到校友录的时候,我还以为你会被改造……”好笑。

    杨景行叹气:“我没谭东有福气。”

    任初雨不屑的:“什么呀,这就就好……谭东他们没去过你学校呀?”

    杨景行说:“没有。”

    任初雨鄙视了:“那你让王凡璇去!她跟你比谭东还好?”

    杨景行说:“学校也不是我的,当时巧合……”

    任初雨问:“去你们学校要学生证吗?”

    杨景行说:“不用,也没什么好看的。”

    任初雨又问:“你明天在学校吗?”

    杨景行说:“不去,外面有事。”

    任初雨高兴了:“那好,我明天我自己去看看,反正没事……好歹我也是学过几年琴的,圆个梦。”

    杨景行担心:“你几点飞机呀?”

    任初雨说:“十点,我七点过去,来得及。”

    杨景行问:“你单独行动?不跟他们一起?”

    任初雨好像还是老样子:“跟他们也没聊的,没意思”

    杨景行变卦了:“我也是浦音一份子,你真想赏脸光临,我肯定要接待你,不过你这时间太紧张了。”

    任初雨挺客气:“不用你接待,我就问问你要不要学生证,能去就行了。”

    杨景行说:“其实要证件,你这么好看醒目,保安一眼就认出来了,只能我带你进去……你争取八点到学校,半个小时足够了,八点半出去机场,怎么样?”

    任初雨好像很犹豫:“……你说真的?”

    杨景行强调:“真的要我带你进去。”

    任初雨嘻一下:“那麻烦你早起……谭东他们去不去?”

    杨景行说:“单身汉才早起,不打扰他们睡懒觉。”

    任初雨有点娇嗔:“你好那个……我打车过去要多久?”

    杨景行说:“早上最多也就半小时,你过隧道给我打电话……”

    任初雨答应:“好……明天应该不会下雨?”

    杨景行说:“不影响。你早点休息,先不说了,我这还有点事。”

    任初雨嗯:“好……晚安,明天见。”

    近十二点,王蕊给杨景行来短信:你们还在聚会没?我们还没完。方便的话打个电话过来,特警都问起你了。

    杨景行回短信:特警不错,陪老婆过圣诞。

    王蕊可能挺不方便的,好一会才回信:你过来呗,好玩。

    杨景行说:你们继续,我准备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七点刚过,任初雨就给杨景行打电话来了:“我上车了……一会了,快到隧道了。”

    杨景行很是埋怨:“这么早?学校没开门呢。”

    任初雨笑:“怎么可能……新西兰都中午了,我时差没倒过来。”

    也不知道任初雨坐的什么闪电出租车,不到十分钟,短信又来:我到了,等你。

    杨景行尽快,只让任初雨站在浦音大门口等了几分钟。杨景行还挺绅士,下车帮任初雨把行李箱放后备箱:“算是迟到,等会送你去机场。”

    任初雨嘻:“……你们同学也好早啊,好勤奋,背大提琴小提琴的,好多。”

    杨景行点头:“所以我学钢

    上车。”

    任初雨上副驾驶,观察一下,再看杨景行:“……明明不用学生证的。”

    杨景行嘿,也看任初雨,疑问:“就没有既保暖又这么漂亮的衣服?”

    任初雨谦虚:“一般啊……随便带了两套,冬天衣服家里都有……这是教学楼?”

    杨景行点头:“新修的,琴房在上面……”

    停车后,杨景行想起来:“你吃早餐没?”

    任初雨饭问:“你呢?”

    杨景行摇头:“你那么早。”

    任初雨很大方:“我请你……”

    大冬天的早上七点半,校园里还远不算热闹,两个人边走着,杨景行边给任初雨简单导游一下。

    任初雨还记得:“你的四零二教室在哪?”

    杨景行说:“不是我的了……”

    食堂里人也不多,不过有热情的师弟师妹问候师兄好,甚至会对任初雨点头微笑或者你好。

    任初雨有点选择困难,要仔细看一看再决定吃什么。被音乐学院的学生问候好几次后,她都有点不适应了,小声告诉杨景行:“都好礼貌啊,你们同学……感觉像,古时候,师兄好……”说得好笑。

    杨景行说:“我也是好不容易熬到今天。”

    任初雨嘿:“以前你的师兄师姐是不是也像你?好正经好威严!”

    杨景行点头:“都是一代代传下来的。”

    任初雨咯咯乐:“……就吃面条,都想吃。”

    杨景行还是刷卡,两碗。

    端着面条找座位,任初雨很是羡慕,这音乐学院,连食堂大妈都这么有修养这么和蔼可亲的:“……她笑眯眯的,好温暖啊。”

    杨景行说:“你国外待久了,中国人都热情温暖。”

    俩人面对面坐下,杨景行大口大口不怕烫,任初雨却斯斯不担心时间,还边吃边观察环境,慢慢地有点心虚了,小声:“哎,杨景行……好像都在看我。”

    杨景行好笑:“新来个美女当然都看……你大方点啊,抬头。”

    任初雨不抬:“陶萌来的时候……不被围观啊?”

    杨景行不要脸:“礼貌,都远远看。”

    任初雨又小心观察,然后嘻嘻猜测:“你现在是不是也是白马王子?”

    杨景行也埋头:“我还要做人的,你小声点……”

    不过杨景行也不是绝对师兄,还有同级同班的,经历过北楼守夜人年代的互相之间更熟悉的,人家就会来近距离看美女,也不需要对杨景行表示多少尊重。

    杨景行也是区别对待,会介绍一下:“高中同学,任初雨。”

    浦音学子依然是礼貌:“欢迎欢迎……你们聊,你们吃。”

    吃完面条,还是去走走看看。校园里人也多了起来,任初雨是确定了:“真的都在看我,看我们!”有点怀疑,有点不安。

    杨景行就劝:“别这么小气,看看怎么样。”

    任初雨大约想到了:“可能……以为我是你什么人?”很是忧心。

    杨景行嘿:“我又风光一回……你忍住,挨点冻,我们再走三圈。”

    任初雨真是好心,都练出来了,再有人问候师兄好,她都主动回应点头微笑了,让杨景行更风光。

    去北楼的路上,遇上老师了,平时也没多亲热的,今天满脸花开:“杨主任,今天是有什么事……这位是?”

    杨景行说:“我高中同学,来学校看看。”

    老师当然更懂礼貌更热情,朝任初雨伸手:“你好,热烈欢迎,小姐怎么称呼?”

    杨景行介绍:“她叫任初雨,这位是梁老师。”

    任初雨当然也会礼貌:“梁老师好。”

    梁老师连连点头:“任小姐,第一次来浦音?”

    任初雨点头,微笑:“对,第一次。”

    梁老师灿烂:“肯定是杨主任的贵客,一般人不会亲自陪啊。”

    杨景行呵:“梁老师就爱开玩笑。”

    任初雨也只能呵呵。

    梁老师依然灿烂:“不打扰你们雅兴,任小姐多走一走看一看,学校很多地方都有杨主任挥洒的才华,音乐厅、北楼、琴房……”

    杨景行讪笑:“谢谢梁老师。”

    一转身,任初雨又担心起来:“什么主任?”

    杨景行说:“跟陶萌高中时候的主席差不多,陶主席,好不好笑?”

    任初雨很怀疑:“他是老师啊……好古怪啊。你是尖子生对不对?”

    杨景行点头不要脸:“算是。”

    任初雨有点嘲笑:“多尖?”

    杨景行嘿:“贵客我才亲自陪。”

    任初雨皱鼻子鄙夷:“切……挥洒的才华,好好笑啊。”

    杨景行点头承认:“迂腐的一面……所以昨天大家都说,高中才是最纯洁快乐的时光。”

    任初雨点头:“其实大学就是进入社会了……现在觉得尚浦算很好,老师也不歧视不带有色眼镜看人。”

    杨景行说:“但是假如我们俩就这样在尚浦走一圈,同学和老师也一样看,还盯得更紧。”

    任初雨想着就怕:“我可不敢……那栋楼比较漂亮,干什么的?”

    杨景行说:“图书馆……我也挥洒过才华。”

    任初雨干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