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一零五六章 太幸福

    杨景行可以过瘾了,从来没收到过这么长的短信,逐字逐句也够读上好一阵子的.uuk.la不过杨景行看完后并没回复何沛媛,以免在这凌晨时分显得自己多饥渴。

    星期六,杨程义一家三口一早就从家出发,用整天时间分别拜访了贺宏垂、龚晓玲和丁桑鹏。还好,萧舒夏怎么也听不腻老师前辈们对儿子的肯定。

    晚上近十才回到家中,杨景行有时间给何沛媛打电话了:“喂,在干嘛?”

    “没事。”何沛媛挺自在:“做会瑜伽准备休息了。”

    杨景行博学:“晚上运动神经会兴奋,容易睡不着……”

    何沛媛解释:“不会,不累,做个十几二十分钟,然后冥想,困意立刻上来了。”

    “哦。”杨景行学习了,又汇报:“昨天你说的电影,我也看了一遍。”

    “还行吧?”何沛媛依然推荐:“蛮好的,很纯真的感觉……那个拍卖有意思,是不是女权意识启蒙。”

    杨景行嗯:“是,片子拍得很纯真,不过我很讨厌男主角。”

    何沛媛呵呵:“讨厌别人长得帅。”

    杨景行不否认:“帅只是一方面,更主要是,这个男主角一直伤害女主角,世界@通用,男人就是贱,伤害后又贴上去……”

    何沛媛有些惊讶:“怎么是伤害?夸张了吧……两个人都很单纯,男主是害羞,不是故意伤害,他其实早就喜欢女主了,你没发现吗?那么多内心独白。你没认真看吧!”

    杨景行嗯:“如果不是因为是单纯无意的,就不是讨厌了。”

    何沛媛似乎会预感:“你想说什么?”

    杨景行嘿:“我想说你真的够义气,昨天还能跟我说那么多……如果把我的事拍成电影,你看的时候肯定会骂得狗血淋头。”

    何沛媛好像设想了一下,然后轻声一耻笑:“……谁拍你?”

    杨景行不要脸:“如果有类似的情节,你觉得男主角还有资格作什么选择吗?”

    何沛媛有些烦了:“我怎么知道是什么情节?发生在你身上的事……电影是电影,生活是生活!电影是给别人看的,生活是自己的!”

    杨景行说:“我看电影就心疼女主角,何况生活也有别人看,看得更津津有味。”

    何沛媛呵呵明显讥笑:“你还在乎别人怎么看?没看出来。”

    “当然在乎。”杨景行肯定,“所以,再次感谢,你能这么看,一般人做不到。”

    “我还不知道你!”何沛媛冷哼,早看穿了:“你在乎过谁……除了老齐她们。”

    杨景行说:“多呀,昨天的短信我也在乎……你是大爱精神,没有放弃失足青年。”

    何沛媛呵:“没那么伟大,我想到什么说什么,还以为你听不进去,要跟我绝交了。”

    杨景行解释:“不是,我在学习消化……还没消化好,以后牢记于心,警钟长鸣。”

    何沛媛不屑的语气:“用不着,你爱听就听,不爱听就删了。”

    杨景行尝试:“真的谢谢。”

    “别客气。”何沛媛还是略带抵触的语气:“说多了见外。”

    杨景行这就听话了:“好,不说了,我也刚回来……”

    何沛媛问:“你爸妈还在这边没?”

    杨景行嗯:“在,星期一回去。这两天谢师恩,他们也累了。”

    何沛媛呵:“还有明年啊,可以分批。”

    杨景行笑:“别说明年,我怕。”

    何沛媛咯咯笑,明显喜闻乐见:“是不是怕该去的又都不到?不该去的……”

    杨景行阻止:“过分了。”

    何沛媛好像也知错了:“开玩笑……听说你昨天特例,一个人上台,和校长亲切握手。”

    杨景行得意呢:“是啊,可惜那时候蕊蕊她们还没到,没看见。”

    何沛媛呵呵:“叫她们明年早过去。”

    杨景行求情:“别说这个了……挺蕊蕊说你在考驾照?”

    何沛媛否认:“没啊,只报名,还一次没去过。我爸帮我报的名,他朋友。我不想学,蕊蕊教过我,听得头大,没天赋。”

    杨景行建议:“空闲时间去学一下,买辆车。蕊蕊好事将近,等她怀孕了,你好姐妹也帮帮忙,让她享受享受。”

    何沛媛提醒:“老毕还没说话,不用你操心这么远吧?”

    杨景行嘿嘿:“早学早考,年纪大了就更不好学。”

    何沛媛很没好气:“多谢提醒!王蕊跟你……人家要结婚了,是电影,你挨不挨骂?”

    杨景行说:“我可能会,但她不会被骂。”

    “也是。”何沛媛认同,“说你在帮他们看房子?”

    杨景行说:“没啊,我就帮忙打听一下。”

    何沛媛不太确定:“我觉得这种事你最好别过分热情,你跟老毕不是那么熟,他可能会多想。不是想别的,因为他们俩本来就在为房子的事纠结,你插一手,虽然是好心……”

    杨景行明白了:“我改天给老毕打个电话,让他请客。”

    “也行。”何沛媛稍肯定,又提醒:“别让人觉得你真以为自己帮了什么大忙……这些事你不需要别人提醒吧?”

    杨景行好单纯的:“我没想那么多。”

    何沛媛真是见缝插针:“受打击情商降低了?”

    杨景行不介意地呵:“王蕊那么一提,我爸这朋友恰恰帮得上忙。原来强烈推荐我现在房子,现在已经快四万了,当时两万出头,比工作挣钱快多了。”

    何沛媛建议:“那你别做音乐了。”

    杨景行耐着性子:“感叹一下……我爸这朋友关系很不错,路子也多,什么时候你要买房子也可以找他帮忙,老毕就没话说了。”

    何沛媛更没好气:“我没钱,买不起。”

    “早买好。”杨景行真准备转行了:“房价肯定还要涨,钱存着不如早拿出来……”

    “没话说我挂了。”何沛媛很冷淡。

    杨景行解释:“这儿说起了我顺口一提……”

    “口口声声都是房子!”何沛媛很想不通,简直义愤:“是跟房子过一辈子还是跟人共度一生!?没房子就不活了吗?为什么都是这种价值观?”

    “我不是这个意思。”杨景行明显低人一等:“我是说如果你和你爸妈要买房子,买房也不是什么坏事,我没别的意思。”

    何沛媛想了一下:“……又是王蕊多嘴?”虽是声讨,但语气好了不少,毕竟是姐妹。

    杨景行不出卖闺蜜:“什么又是王蕊?我就顺口一提。”

    何沛媛哼一声,语气不重了,但还是埋怨:“不必了。”

    杨景行也不想再进雷区:“算了,我不说了……免得你瑜伽白做了,冥想越想越气。”

    何沛媛哼哧笑一声:“你想多了,我过头就忘。”

    杨景行高兴:“那好,快过头,不说了,我妈在叫我。”

    何沛媛嗯:“拜拜。”

    杨景行晚安。

    星期天早上,杨家三口人继续,在甘凯呈家吃了午饭后,萧舒夏和就甘凯呈老婆逛街去了,杨程义则抽出时间去见生意伙伴。

    杨景行到胡以晴家打扰,接他的高建东并不羞耻自己刚刚买菜回来,大包小包的,甚至主动坦白这些事都是自己包了,因为带孩子的更辛苦。宝宝很黏妈妈,只要胡以晴回家,就脱不开身了。

    杨景行进屋的第一件事就是:“宝宝呢?”

    胡以晴的穿着并不居家,稍显正式,但是脸上洋溢的都是母爱:“还没醒……”指房间带路,轻手轻脚。

    宝宝的房间不小,整整两面墙的柜子已经被各种玩具填充饱和,但是床还是小小的婴儿床,小家伙睡得正安稳,姿势和很豪放。

    高建东两口子好恶心,这就炫耀起来,儿子多么能吹能睡,发育得多好,等会让杨景行见识一下走路多稳当,爸爸妈妈叫得多好。

    但是胡以晴不介意,杨景行不用洗手,可以轻轻摸一摸小家伙的小手小脚丫,不会醒的,还有半个小时呢。

    杨景行迟到的周岁礼物,两百克的生肖牌子,客气了一下后还是被收下了。

    看了一会孩子后,出去客厅聊天,杨景行也是八卦,问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呢。高建东诉苦,每到周末自己就要想法设法求着两边老人回家休息一下,不然可能连胡以晴也只能分一小杯羹,都实在是太宠宝宝了,抢着带抢着花钱,都不肯吃一亏的。

    杨景行听得好笑,但是不准胡以晴笑,还大不敬:“说好减肥呢?好像没动静。”

    胡以晴义正辞严:“还在哺乳!”

    “小家伙幸福啊。”杨景行头很正经的。

    高建东严正申明,自己的老婆比刚生的时候瘦多了!杨景行这眼睛怎么长的?

    胡以晴倒有不好意思:“暑假完了就断奶……你们日子定没?”

    杨景行说还没定,但是应该就这两天了,校友录上已经很有共识了,而且各种小聚会都开始了,就等班长选定大日子了。

    胡以晴又谦虚起来,自己真是不好意思去,主要是因为这个尚浦的环境,老师不好主动跟学生走得太近了……

    高建东说理:“杨景行邀请你呀!他的邀请不算邀请?他没资格?”

    杨景行相信:“肯定不光我,至少江老师也要跟你说……”

    胡以晴不由得回忆起来,五年前的自己也还算是个刚毕业的学生呢,杨景行现在也毕业了,真是太快了。

    胡以晴还有零三三班的毕业照,她也在最前一排坐着的,虽然靠边。那时候看起来确实年轻漂亮啊,可怜现在,胖啊……

    高建东取笑的是杨景行,这照片里看起来真是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边说边想起来,自己应该边聊边择菜,统筹方法。

    胡以晴还是有传统思想,想帮丈夫做事,可是居然被嫌弃了,不知道掐断空心菜的哪些部分。

    胡以晴要给杨景行解释一下,实在是因为平时都是奶奶或者外婆做饭,也是老人不同意请保姆,不放心。其实今天应该请杨景行到外面吃。

    高建东边削莴苣皮边跟杨景行说道,自从娶妻生子后,他就深刻地领悟到,只有请到家里才是真真有诚意的请客,虽然吃的都是家常便饭,但是诚意无价。

    当胡以晴自嘲,说什么当初杨景行考上浦音后自己一片雄心壮志,可是到现在却再无建树……

    杨景行摇头感叹:“生活太幸福,你哪还记得事业和梦想。”

    胡以晴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