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一零八四章 利用

    uen.geEleenByI("reaerF").lassNae = "rf_" + rSe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uen.geEleenByI("reaerFs").lassNae = "rfs_" + rSeef[3]

    杨景行还真先下楼去了,不过也没表现出十分猴急的样子,所以等他把车开过来的时候,女生们也下楼了。

    靠近了停车,杨景行喊:“走呀。”

    何沛媛好像没听见,似乎心情不太爽快,还准备跟着王蕊走的样子。

    王蕊是无意还是有意,过来跟杨景行说:“阿怪,我这次能不能玩阮?英雄无用武之地!”

    杨景行点头支持:“可以啊……甜甜,要不你玩陶笛?”

    柴丽甜有点高兴:“好,我也想……还要补一下说唱基础知识。”

    杨景行摇头:“不用。忘记说了,不管成败仅此一次,可预见的未来不再搞这种形式,包括这件作品,除非万不得已以后也不再演出,三零六对这次活动也不发表任何看法……”

    年晴点头:“懂了,装呗。”

    杨景行嘿:“对,都装得像一点,细节再讨论。”

    齐清诺有兴趣:“我装个摇滚青年吧。”

    刘思蔓自嘲:“我要墨镜。”

    高翩翩疑问担心:“怎么觉得越来越复杂了。”

    蔡菲旋掌握了心思想:“保持一个玩的心态可以了。”

    郭菱鄙夷:“你是老本行了。”

    大家气愤,对郭菱而言更是老本行呢。

    齐清诺故作严肃:“回去好好想一想,都给自己一个角色定位,我们也来弄个策划书。”

    杨景行笑:“不用,旋子说得对,玩……车走了。”

    何沛媛拉开车门车,脸色并没很难看,但也没搭理司机。司机还跟大家再见呢,因为明天又要去平京了,今天才能回浦海。

    车子出了单位,杨景行看看旁边静坐的姑娘,问:“那个糕点你爸妈喜欢吃吗?”

    何沛媛似乎想什么入神了。

    杨景行等了一下又问:“要不要再去买点?”

    何沛媛摇头一下,依然直视前方。

    杨景行嘿:“不行啊,没抓住回头客。”

    何沛媛不说话。

    杨景行可能在思索自己又做错什么了。

    过了小半分钟,何沛媛说话了:“前面找地方停车。”还看了下后视镜。

    杨景行问:“干什么?”

    “我下车。”何沛媛挺平淡的:“戏演完了。”

    杨景行不明白:“演什么戏?”

    何沛媛瞧得起杨景行的智商:“你自己知道。”嘴角还一丝笑。

    杨景行接受了鼓励:“你想多了,我没这个意思。”

    何沛媛又笑一下,看穿心肝脾肺肾一般。

    “好好说话行不行。”杨景行挺委屈:“我真没这个意思。”

    何沛媛有点不讲理:“你没这个意思怎么知道我的意思?”语气依然平静的。

    杨景行觉得:“我也二十好几了,也有点生活经验了。”

    “知道你经验丰富!”何沛媛在表扬的话加了点力度。

    杨景行有些无奈尴尬:“……总之我没这个意思,你误会了。”

    何沛媛无所谓的样子:“你让我下车,你早点过去。”

    杨景行觉得:“几分钟路,有停车的时间都到了。”

    车里又安静了一阵,何沛媛还是好心,再开口:“我再提醒你一次,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杨景行烦了还是苦闷:“回什么头?我朝哪里回头?不说这个。”

    何沛媛讲道理的:“那你别利用我!”语气略训诫。

    杨景行简直瞠目结舌:“……你真的误会了……我是这种人吗?我利用你!”

    何沛媛有点感慨地直视前方:“我已经仁至义尽,够配合你了。”

    杨景行怀疑人生了:“我们认识不是一天两天了吧?我还没坏成这样吧?我利用你干什么了?”

    何沛媛又鼓励:“你自己知道。”

    杨景行是经不住表扬:“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没有。”

    “你不用解释。”何沛媛还安抚起来:“我不介意……你也帮过我。”但也不看司机。

    车里又安静了一下,杨景行确认一下:“你的意思是,我利用你,表现我自己无所谓,那天那个人可能是诺诺的什么人,我要掩饰自己……我有这个必要吗?算有必要,求着让我利用的多得是,我随便带一个来……”

    何沛媛的想法是:“没我效果好。”

    杨景行这要刮目相看了,嘿嘿:“哟,标杆不愧是标杆……”

    “我不是这个意思!”何沛媛尖利一声,眼怒火顿起直烧司机,无情揭穿:“你无非是想落人口实,让别人都以为是你先放弃,你是花心是你不好,她没压力了,都说不出什么话了……你说得对,我们认识不是一天两天!”又好有自信的样子。

    杨景行想了一下才理顺:“你是这么想……那更没必要了!诺诺想做什么要做什么需要谁认同吗?需要我怎么样吗?我有这个资格有这个权利吗?是不是太矫情了?根本是侮辱齐清诺……我不会再干这种事!”

    “不用强词夺理。”何沛媛又肯定:“反正你已经达到效果了。”

    杨景行无奈:“嗯,是……我邀你搭个顺风车,有这么神的效果了……”

    “不光是我。”何沛媛强力说明:“我是其次……那天晚你为什么要给一枝花拍照?”

    杨景行惊诧了:“……我仰慕她呀,拍张照怎么了?你觉得我也是在利用她?”

    “我不知道。”何沛媛又谦虚了,再表扬:“只有你自己知道。”

    杨景行怀疑了:“我有这么损人利己吗?”

    “不知道。”何沛媛还是善良,又帮她的兴师问罪对象开脱:“也可能是无意的吧……可能只是自我麻醉的一种方式。”

    “我自我麻醉?”杨景行点头:“如果有这个必要,确实是你效果好。”说着还腆着脸笑,自觉幽默。

    何沛媛的脸甚至肩膀都扭向车窗,留给司机一背黑直长发和一点点白皙的脖子。

    杨景行还说呢:“如果真的需要自我麻醉,我可肯也干不出那些事,你真的想多了,女生呀……媛媛?”

    何沛媛保持姿势,没有明显迹象。

    杨景行又道歉:“对不起,我开玩笑……是你先打击我,我还不能反抗一下?”

    何沛媛好不耐烦:“我要下车!”依然背对,一只手放门把手。

    “这里怎么下车?”锁了车门后杨景行还是有点慌:“……我真的从来没用想过利用你,也别说什么麻醉……在我心你一直是值得我尊重的人!”

    何沛媛依然背对,肩膀微微起伏。

    杨景行好像发现自己说得越多越是反作用,闭嘴摸摸开车。

    车里安静这着,过了红绿灯之后,杨景行变车道靠边去,然后找到了能够临时停车的地方,轻轻刹车。

    何沛媛还是熟悉这车的,麻利尝试了一下,副驾驶不受控影响,门一下开了,她后不看一下后面,抬脚下去了。

    “有话好说……媛媛?”杨景行求情,没起作用,赶快自己也下车。

    何沛媛的步子很快,不过也没跑,杨景行几大步追了,跟在后面走,走了好多步才组织起说辞:“我道歉……”

    何沛媛继续走。

    杨景行追了几步又:“我错了……”

    何沛媛的步子还加快了。

    离车子越来越远了,杨景行好像不能指望自己一张嘴了,没办法了,从后面伸手去一把抓住了何沛媛光溜溜的左手胳膊肘。

    何沛媛触电一样用力把左臂朝前用力一拉,本能反应。

    杨景行没松手还威胁:“好多人在看你……”

    “松手!”何沛媛猛力挣扎胳膊,泪流满面都沾了发丝的脸蛋朝后方一闪而回。

    杨景行知道自己理亏了,真心悔过道歉的语气:“对不起,你听说我好不好……”

    “你松手。”何沛媛好着急,像是赶考被耽误了一样,但是并没多愤怒声音也不大,而是苦恼加厌烦:“放开我,别折磨我了好不好!”

    杨景行吓得一下松手了。

    何沛媛的考试时间很紧迫了。

    只是稍一停顿,杨景行又追了去,并且超越过去,然后一个转身拦住了何沛媛的去路。

    何沛媛低着头,看着防守者的脚,努力左右运动想要突破,可防守者动作很快。何沛媛真是小姑娘错过了考试时间的样子,估计还是高考,那一脸的泪水,苦皱的眉头,无助,自责,委屈……是但没生气。

    防守的杨景行把双臂都展开了,不给机会。

    为了避免身体碰撞,何沛媛停下突破动作,站着,好像放弃了,但是泪水没停,显然放弃不等于心甘。

    明明知道自己兜里没纸巾,杨景行也多余地确认了两遍。

    何沛媛可能是误会了杨景行的动作,她的身体也跟着微微退缩了一下。

    真是有人作势围观,身无一物的杨景行小心试探:“回车,好不好?”

    何沛媛静止了几秒,然后一个转身,刚刚往这边的步子还快。

    杨景行连忙跟。

    真是不知不觉啊,两个人都走出来二三十来米距离了,怎么这么远,这得十几二十秒的路程啊!

    杨景行又抢到前面去,讨好地开副驾驶车门。

    这门边一停步,何沛媛纯粹是挑刺:“让开!”很嫌弃讨厌的语气。

    杨景行松开车门,让开。

    何沛媛车,脸依然沾着发丝,但是表情变化很大,气鼓鼓了,眉毛不是眉毛眼睛不是眼睛,自己关车门。

    杨景行赶快车,好像不太敢看何沛媛,不过还是鼓起勇气。司机绕过车尾的时间,何沛媛脸干净得多了,两颊还略有点红噗噗。不过杨景行还是抽纸巾。

    “你以后再开这种玩笑!”何沛媛很严正很大声,很威胁:“我没你这个朋友!”

    底部字链推广位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