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一零八八章 明天未知

    杨景行没去找成路了,给录音部打电话作安排。 .等他到的时候,前台似乎把什么都准备好:“经理,饭在这里等我热一下。常老师他们八点开工,我打电话了,钟哥应该马上就到。”

    杨景行不讲究:“别热了,给我。”

    几乎兼职助理的前台再次问:“要不要取消陈仪轩的棚录?”

    杨经理不能太过分,摇头:“尽量不影响她们。”

    没过多久钟英文就来了,不用打招呼就可以进四零二工作室。这家伙现在越来越时尚潮流了,简直可以当录音部的门面吸引女歌手。不过面对老朋友,钟英文还是憨厚腼腆的样子:“这么急,泡妞?”

    杨景行嘿:“又被你看出来了。”

    钟英文却不信:“真的?”

    杨景行气:“就准你泡?”

    钟英文谦虚,说自己也没啥战绩,不过看样子还是比杨景行强得多,不好说出具体数据打击。

    杨景行让钟英文先去准备一下,尽量别耽误业务。

    自己也准备好了好久之后,杨景行出去想叫钟英文开工。发现顾客已经来了,休息室里挺热闹的。

    杨景行往门口一站,点个头:“这么早。”

    屋里最先起身的是个三十几岁的男人:“杨总你好……”屁股离开沙发手就伸出去了,还距离几米呢。

    并没见过面的人,杨景行迎上两步也热情伸手:“你好。”

    用力握手之后,男人递名片的同时自我介绍,也算是大公司的策宣,然后再给已经起立等候的其他七个人介绍:“四零二老师,杨总。”

    队伍不整齐呀,叫四零二和杨总的一点不统一。

    男策宣解释:“知道杨总忙,我们没打扰……这是我们的歌手陈仪轩,创作型的,麻烦杨总和如歌多关照。”一个短发女孩,发型有点像齐清诺在学校的时候,不过身材瘦瘦小小的,也就一米六出头,穿着倒是能和钟英文配对。脸蛋算好看,估计也就二十来岁。

    杨景行点头微笑:“仪轩我早认识,她不认识我。”亏他好意思,明明就在前不久以不了解歌手为由拒绝过陈仪轩团队的邀歌。

    策宣连连保证:“认识,当然认识,一定认识四零二老师。”

    这新人就是,策宣的眼神都使飞了,陈仪轩还原地站着不为所动。

    杨景行挺好客的,主动去问另外一个,是见过面的乐手呀,就在这录音棚里,虽然只是点头之交。

    乐手为了证明自己记得,把当时的情况细节跟大家说一遍……

    杨景行都认识一下,真是时代进步财大气粗啊,刚刚出道的选秀歌手就已经组建起自己的固定乐队了,助手都配了俩。

    杨景行又歉意说明一下,自己这里有点紧急任务,可能要耽误一点大家的宝贵时间,而且还想借用一下陈仪轩的吉他手和鼓手。

    策宣连连荣幸绝对没问题,可这陈仪轩小姑娘开口第一句就是条件:“那我能跟着学习吗?”

    杨景行笑:“学习不敢,交流一下。”

    陈仪轩点点头,可样子不像是感谢。

    杨景行不等常一鸣的,他信得过钟英文,先去大棚录钢琴轨。一群人跟着参观,策宣抓紧时间跟杨景行多介绍一下歌手,选秀上人气就很高的,这种创作型年轻歌手很难得了,很有音乐态度,那怕是录伴奏也尽量亲自到场。

    杨景行也关心一下,哪里人呀?带自己的作品没?

    就是一首近六分钟的完整钢琴曲,根本不像是伴奏轨,外面十个人看着杨景行在大棚里一气呵成,谱子都没有。

    杨景行没时间接受吹捧,也自信满满不听重放,开始给鼓手和吉他手边写谱子边交代注意事项……

    常一鸣来了,亲自操刀小棚里的工作。可是这两位乐手是经验不足还是紧张,有点拖进度了。

    杨景行让乐手先练一下,自己把键盘录了。都是一遍过,一条接一条的效率奇高都不用出去,外面的人只好隔着玻璃用各种肢体和表情语言呈现敬佩。

    杨景行再怎么求快,质量也得保证,只有十轨的伴奏弄好后,也已经九点多了。大家一起听一遍,纷纷赞叹,不愧是四零二啊。可歌词都还没曝光呢,钟英文就当众揭穿了,这绝对不像泡妞的歌呀。钟英文又还惦记着,既然三弦的戏份这么多,杨景行为什么不让小何来录呢?键盘还是差点意思。

    陈仪轩还真是懂点音乐,觉得伴奏到了某个点后歌曲应该有合音,一定有,必须有!

    好了,歌手该上场了。杨景行不好意思:“我唱歌难听,大家能不能回避一下。”

    陈仪轩表示:“没关系!”摩拳擦掌地喝水,准备战斗。

    还好其他人都懂得。

    歌手也是一遍过,常一鸣边抓紧开始后期边好奇,也没什么见不得人嘛,是不是给付飞蓉那边的歌?

    杨景行准备走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半了,真是非常抱歉耽误了大家这么多时间。陈仪轩不在乎时间的,明确表示想听歌,不行?至少也要知道歌曲叫什么名字,会给谁唱?

    杨景行解释自己只是一时兴起,再表示一下:“……也算交流过了,要不我们合作一把,你写词我谱曲。”

    策宣立刻要求陈仪轩把写词的事情作为第一要务,一定要好好跟四零二老师沟通,珍惜这次机会,四零二老师真不是什么人都请得到的了,有市无价……

    杨景行觉得沟通就不必了,即兴一点更有意思。

    近十一点,杨景行赶到何沛媛家楼下,掉头之后再打电话。这时候的小区里已经比较安静了,向奶奶家可能休息了,三楼何沛媛家的阳台也只透出来微微亮光。

    电话无人接听,杨景行再打一次。所以要坚持嘛,第二次响铃进行了到一多半的时候,被接听了。

    杨景行等了一下,确定对面不准备说话,他就自己来:“睡没?”

    何沛媛明显都不想回答,一股子反感味:“干什么?”不过声音不大,毕竟这么晚。

    杨景行说:“有东西给你,我在你楼下。”

    “你别发神经。”何沛媛继续不悦。

    杨景行也不是不讲理:“没睡就下来拿一下。”

    何沛媛这思考时间稍长:“我睡了!”

    杨景行又不讲理了:“那我给你送上去。”

    “你敢!”何沛媛似乎开始怒了。

    杨景行还是怕的:“你爸妈休息没?”

    何沛媛警惕性很高:“不要你管。”

    杨景行问:“阳台里面是客厅吧?好像在看电视。”

    何沛媛又急又烦:“你快走!”

    杨景行晓之以理:“三楼,你动作快点,上下楼一分钟,我保证绝不纠缠。”

    何沛媛却无情:“一秒钟我也不去。”

    杨景行想了一下:“那我叫你名字了……何沛媛!媛媛。”小声叫。

    何沛媛能使出来的也就语气了:“你敢!”

    杨景行语音直播:“我下车了……你听……我倒数,你不下来我就扯喉咙喊了……十,九,八,四,三,二……”

    “杨景行!”何沛媛明显愤怒了,但是现在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她也没好办法,先迂回:“你先说是什么。”

    杨景行说:“你下来就知道了。”

    何沛媛有原则:“你先说!”

    杨景行观察着:“你房间是不是在背面?我过去。”这栋楼背面是小花园。

    “不要你来。”何沛媛很抗拒。

    杨景行还会体贴:“你开窗户,不想下来我给你扔上去。”

    “是什么?”何沛媛又有点得意庆幸了:“有防盗网。”

    杨景行没办法了:“那只能麻烦你下来了。”

    “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这俩人到底谁更有心理优势,何沛媛也威胁:“不说我挂电话了。”

    杨景行还是见好就收:“就一张CD,有首歌想给你听。”

    何沛媛还没诚意:“什么歌?”

    杨景行说:“还没名字。”

    何沛媛抓住了破绽:“那我不想听。”

    杨景行叹气:“……那算了,你休息吧,是不早了,我不该这时候来。你休息吧,我先放在向奶奶这,你明天记得取一下。”

    “杨景行!”

    杨景行好期待的:“嗯,你说。”

    “我恨你!”那咬牙切齿的样子简直都传过来了。

    杨景行也有点脾气:“你再说,我就破罐子破摔了!”

    何沛媛都在喘气了:“……你等我!”

    “好。”杨景行好温顺的。

    男人说话要算数,说等就等,杨景行这一等就是五六分钟,连点声音都没听到,还要被过路人打量。

    终于,随着开门声,楼道里的灯亮了,还有何沛媛的声音:“我拿了就回来,马上!”

    杨景行仰头注目礼,看见的是何沛媛从二三楼之间过道转角处投下来的气鼓鼓谴责不耐烦表情。杨景行咧嘴笑,但并没有让姑娘的态度有任何改变,何沛媛反而驻足了,似乎想反悔回去,不过还是继续下楼。

    何伟东很快在阳台上出现:“四零二!这么晚还忙工作?”

    杨景行陪笑:“何叔叔,没打扰你休息吧?”

    “没事。”何伟东直爽:“不请你上来了。”

    杨景行答应:“我耽误了,马上就走。”

    何妈妈在丈夫身边,但是没说话。

    杨景行视线迎接着何沛媛出楼,这姑娘好漂亮,雪白的连衣长裙,裙子下摆有几条黑色粗细条纹圈圈。何沛媛没穿袜子,亮红色指甲油的脚趾从浅灰色的坡跟鞋前端伸出来。

    路灯远没有楼道灯明亮,何沛媛算是背光,头发是洗过的,但是干好了,梳理得很好……好看是好看,可这姑娘的步伐里都明显散发着强烈的不高兴,更别说脸上了,一点都没掩饰,一点不给面子,简直是一步一瞪。步子不大,是要多走几步多瞪几眼吧。

    杨景行远远递上CD盒子:“裙子我没见过,真好看。”

    “你没见的多。”何沛媛在杨景行身前一米处站定,用几秒钟的气鼓鼓时间表明了自己不想拿东西的态度,再不悦伸手快速一夺,捏住盒子的一个角就往身侧一甩,根本不屑看什么东西。

    杨景行说话算数:“好,我走了……叔叔阿姨再见。”

    夫妻俩都回应,何妈妈还说小杨辛苦了。

    杨景行还没上车呢,先转身进楼了。

    那是一张白版CD,盒子上杨景行手写了送给媛媛,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九号。CD里那首还没有名字的歌曲确实不是一首情歌,没有那样的情歌。

    歌曲长达近六分钟,但是前奏和尾奏都有一分多钟,真正唱的部分只有三分钟。一分多钟的前奏只有钢琴,一上来就是一个明快的主题,这个主题模进变奏,再配上和弦,逐渐丰富多彩。最开始那个主题,就是杨景行之前在车上哼给姑娘听后被无情嫌弃的。

    只需要开始的几个小节,就会让人以为这会是一首明快动听的钢琴曲,每一次的变奏之后有一个小的休止安静,让人去期待下一次的变奏会是什么样的动听,这样一次又一次,不断地给予耳朵惊喜。

    在听了一分多钟后,在让听者满满地以为钢琴曲会开始进入**或者记忆句部分时,钢琴的情绪却陡然滑落,变得有点低沉或者是稳重,进入一个像是应该放在前奏之前的氛围,然后歌手也开始唱了:“生命不只是日子的堆积,在城市有无数奇异惊喜……”

    都生命的高度了,怎么会是情歌呢。

    歌词的前三分之一,让人觉得就是想感叹或者概括一下生命和生活,虽然每个人的生活完全不一样,但是同样“走了有多远,忘了数路边的灯”,也同样“放逐了自己的勇气,可以安静下来欣赏风景”……歌词虽然烂俗,但是好在还是个旋律爆发富,可以化腐朽为神奇。

    歌曲的中间三分之一歌词,有点类似于一种返璞归真,就是有了前面的所谓高层次感悟之后,回到一种基础基本状态的喜怒哀乐,简单说就是俗气。

    如果放在乐评人那里,这首歌最为精彩最有技术和情感含量的其实不是歌词而是伴奏,尤其是从歌曲的中间部分开始,不再是单一的钢琴曲,随着一声调节得清脆悠长的吊镲慢慢走远后,套鼓和电吉他加入,快速把歌曲的氛围从前三分之一的沉稳过度到一种比较冲动有能量的感觉。

    歌曲**在后三分之一,以三弦的高亢入场为标志,同时钢琴开始有一种宣泄的意味,鼓点和电吉他也开始飙起来,歌词也开始有点狂放了:“当世界又一次黎明,我在曙光中寻找,一定有什么样的惊喜……”

    **部分节奏感很强,歌手唱得充满干劲,感觉完全就是青春励志歌曲,挺适合男子偶像组合,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副歌持续的**,然后最后的收尾非常迅速,最后一句歌词是:“……明天未知,但是近在眼前。”

    吉他、鼓点和底音这些也几乎是在最高点戛然而止,留下的只有钢琴和三弦。

    和陶萌的“傻子偷乞丐的钱包”一样,和齐清诺的《一张照片》一样,今天这首歌曲也是一首典型的商业通俗歌曲,看上去并没什么新花样新材料,只不过比一般的流行歌曲丰满复杂一些,但最终都是靠旋律取胜。

    有点不一样的是,今天的三弦和钢琴的二重奏形式,就算是放在作曲系也是值得深入探讨研究一下的,除了好听也是很有技术含量的,基本上对得起作曲家的名号。当然了,演奏方面就没啥大文章,杨景行也不精通三弦,何况还是用键盘模仿。

    一分半钟的尾奏,三弦和钢琴从一开始的争锋相对,慢慢变成比翼双飞,再慢慢变成水乳@交融,最后的结尾似乎只是淡出,感觉音乐并没停止。

    杨景行到成路大本营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半了,电梯上楼的时候,他给何沛媛发了一条短信:这次我决定自己取名字,这首歌就叫《只有你知道这是一首情歌》吧。晚安。

    可惜,到杨景行凌晨四点回住处的时候,何沛媛也没给回音,多半是没指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