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一零九二章 念念不忘

    姑娘问得严肃,杨景行也得认真回答,他先礼让了一辆勉强超车的出租,又让车速平稳下来,再深思熟虑一下,看何沛媛:“我现在……算是念念不忘吧。”还说得挺平淡。

    盯着司机的何沛媛顿时欣慰惊喜:“我就知道。”说着放松了神情和坐姿,松口气的感觉。

    杨景行又说:“但是我觉得这不是个尖锐矛盾……”

    何沛媛劝慰:“算了,别说了,你自己知道就行,以后再别烦我。”

    杨景行要说:“你听我讲完……从上次在付家烧烤,这两个月我一直都在想,但是也没头绪,可能我也没想要想出个结果,因为做错的事根本没法弥补。到这两天,我想得更多了,除了想你,可能想她们好多一些,但是不是那种思念的想……懂我的意思吧?”

    “不懂!”何沛媛很确定。

    杨景行说:“我不知道人的感情系统是什么原理怎么运作的,但是人都知道向前看,最基本的。我以前想这些问题都是在回忆,基本上都停留在过去。这两天我是在朝前看,为今后考虑,也只有这样才能有结论有决定。”

    何沛媛劝导:“别勉强自己。”

    “不是勉强!”杨景行十分否认:“根本没有外力逼迫,人怎么会勉强自己?我勉强自己早上六点起床,肯定是因为有比睡懒觉更让我向往的东西。”

    何沛媛有点不讲道理:“谁知道是不是。”

    杨景行不跟女人斗嘴,掌控自己的思路:“我不否认,现在跟你说这些话,我脑子里也还在想着她们……”

    何沛媛才不在乎:“我早就知道,你不用反复强调。”

    杨景行要说的是:“这是我必须面对无法逃避的,我不可能在下定决心追求你的同时就一瞬间把过去都忘记了割舍了,就把回忆都变成灰白的……”

    何沛媛真是苦口婆心地劝:“你别下决心,别忘记别割舍!”伴随着重音用力点头。

    杨景行自说自话:“我不是义无反顾毫不犹豫地做这个决定,因为也不是哪一个瞬间就喜欢上你,从此就爱你爱到至死不渝了,不是这样……”

    何沛媛有点无奈了:“所以叫你别勉强自己。”

    杨景行深呼吸:“你这就是嫌弃我……有过过去的人要开始一段新感情,不会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不是只要你答应我,就瞬间进入状态了。”

    何沛媛另类安抚:“我也不会答应,放心吧。”

    杨景行保持:“你是被我追求,当然没有义务来帮我进入能做一个合格男朋友的状态。怎么样达到你的要求,也让我自己问心无愧,这是我自己要做的事……”

    何沛媛反应越来越快:“我没要求,不要求。”

    两个人完全牛头不对马嘴,杨景行说的是:“是,我现在还没达到要求,在还对其他人念念不忘的时候当然没资格要你做我女朋友……但是我觉我能做到,更重要的是我愿意去做,是你让我有这个意愿。”

    何沛媛呵:“不敢当。”

    杨景行有点伤心了:“我掏心掏肺,你在听没?”

    何沛媛不说话,但似乎在听。

    杨景行的思路好像断了,要想一下:“……结束一段感情,开始一段感情,都不是一瞬间的事,都有个过程。”

    何沛媛提醒:“好像不是一段。”

    杨景行有点语塞:“……一段还是两段,没有本质区别,总之都是一个过程,这个过程有自然而然的因素,也需要主观的意愿。总之一句话,我喜欢你,更想朝比喜欢更喜欢的程度发展。”

    何沛媛不想说话的样子,然后伸个小懒腰,略哈欠:“一套一套说得好轻巧呀。”

    杨景行点点头:“不轻巧的我也想了,我不该追求前女友的好朋友,不该追求一个知道我底细的人,不该让你面临这种处境,或者不该在这种时候开始……都压制不住最简单的三个字,喜欢你。这三个字就像星星之火,就是个起点,有好多的可能性好广阔的前景,我真的有信心。”

    何沛媛想了一下:“没义务陪你玩游戏。”

    杨景行真是有诚意的:“这不是玩游戏……我现在是对她们念念不忘,但是最大的可能性,是未来的什么时候,对陶萌对齐清诺对喻昕婷,我只是为了她们的快乐幸福而开心,而我自己的幸福是建立在另外一个人身上,是和这个人一起创造一起分享我唯一希望的这个人就是你,何沛媛。”好长一段话说得铿锵有力,眼睛都瞪起来了。

    何沛媛不为所动,平静看着前方。

    杨景行强调:“这就是我的真实想法……”

    “就算你说的都是真话。”何沛媛的语气是平和的,说着看向司机,再一字一顿地质问:“我怎么知道,你,做不做得到!?”眼神有点犀利呢。

    杨景行向来保守:“我不敢百分百保证未来会怎么样,但是我确定这是我现在的目标,我会朝着目标前进。”

    “如果你做不到……”何沛媛对杨景行很没信心:“我要怎么办?”说着眼眶好像又在微微用力。

    杨景行连忙说:“我知道我现在没资格提要求,所以我,我只希望你能给我一线希望,哪怕千分之一万分之一,你不用对我作出任何承诺,只要你不完全彻底拒绝我,给我一个朝目标前进的机会……等我做到了我应该做到的,你再答应我,再做我的女朋友。”

    何沛媛像是考虑了一下的,但结果还是摇头:“我不是冒险家。”

    杨景行又说:“我应该达到什么要求什么标准,是你制定的,也是你来考核检验,一切你说了算……而且你可以随时终止这个协议,就是你可以随时叫停,断绝我的希望,我保证不耍无赖……我就是想你能先给我一线希望。”

    何沛媛又在想,这次想起根本问题了,视线射向司机:“凭什么要给你希望?”简直有点委屈。

    新思路啊,杨景行有点慌:“因为……因为你没完全否定我的硬件条件,没嫌弃我是二手货,也没说朋友同学的问题是完全不可能面对解决的。既然每一条路都没堵死,那是不是可以给我点希望?如果我能达到了你的要求……也是一件好事。”

    何沛媛似乎又恢复了以前的朋友状态:“凭什么做好事?”

    杨景行说:“因为媛媛好呀,善良呀。”

    但是何沛媛并不傻,小腰杆一挺,面向司机,控诉:“是你给我使陷阱,不算……如果依你的理论,那好多人都可以有希望了!”

    杨景行说:“需要基础呀,我有基础……缘分很奇妙,放在四年前,我见过台上的你,虽然你根本不认识我,但是理论上而言当时的我也是有希望的,只是没一二三号有基础,你当时也肯定想不到未来有一天会被我纠缠……现在风水轮流转了,轮到我了。”

    何沛媛要主持正义了:“他们才不像你……”眼神明显不乐意杨景行把一二三号给超越了。

    杨景行点头:“是,可能我某些方面的条件不如他们,但是这就是缘分……我们的缘分和基础也不算浅,放在人的一生中,也不容易……所以我觉得你可以给我这一线希望。”

    何沛媛有点铁面无私的感觉:“你和你没缘分,跟你基础深的人多的是。”脑袋朝右边一扭。

    杨景行说:“相识就是缘分,何况我们……说到基础,两个人之间能有机会还愿意去加深彼此的基础,就是更大的缘分。”

    何沛媛没好气:“我不愿意!”小白眼一闪而过。

    杨景行点头:“我知道你现在还不愿意,我的意思就是……”

    何沛媛不想废话:“我什么都不愿意!你什么都别说了!”

    杨景行看看委屈得失去了气焰的姑娘,点点头:“好,先不说这个了……我知道我的要求有点过分,要给你考虑的时间。”

    “很过分!”何沛媛不给一点希望:“我不考虑。”

    杨景行沉默了一下,似乎放弃了:“好吧,那就……我们就当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九号下午五点之后的事情都没发生过。”

    何沛媛看着杨景行,脸上却更委屈了:“……你就是无赖!”

    杨景行严肃:“我说真的,我绝对不再问你这个问题,我以一线希望发誓。”

    哟,何沛媛简直刮目相看:“你自己说的!”

    杨景行点头:“当然。”

    何沛媛点头:“好!”

    杨景行再点头:“好,是不是现在生效?”

    何沛媛干脆:“行。”

    “叮咚!”杨景行还来个声效,然后:“哎,我们这是到哪儿了?”

    何沛媛才没这么幼稚,懒得搭理。

    “媛媛……”杨景行突然来精神:“我听说有家炙子烧烤挺好吃的,我们去尝尝怎么样?”

    何沛媛看不下去了,一脸嫌弃:“你听谁说的?”

    杨景行想:“……想不起来了……哎,这是你的?”指的装口红的袋子。

    何沛媛没好气:“不是。”

    “奇了怪了……”杨景行懵了:“那是谁的?上一次……上一次有女生坐我的车,也是你呀。”

    何沛媛不说话了,沉默了一会后,好像不放心:“反正你自己承认了,你还念念不忘。”

    杨景行点头:“谢谢提醒。”

    何沛媛大声声明:“我没提醒你,你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