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一一三四章 前所未有

    /

    检查了一遍舞台后,杨景行就去商场里面。庄子梁在负一层借用了商场的一个所谓员工活动室,挺隐蔽的,一进过道就发现和外面顾客看见的光鲜亮丽大不一样,简直还是毛坯。嗡嗡的杂音可能是风管之类,又像是机房。

    拐个弯就发现不少人在过道上,庄子梁在跟身边几个人说什么,那边一个年轻男人也手拿本子聚集了五六个人开会的样子。

    “杨总!”庄子梁眼尖:“杨总来了,给大家介绍一下。”

    虽然都是第一次见面,杨景行像是事先认识一般,主动和mv导演握手,跟调音师握手,也对摄影师录音师们点头都道辛苦。

    这儿就是近二十号人的团队,这些人对杨总或四零二都是敬仰大名了,又是一阵吹嘘恭维。刚刚还带着耳机在听录音棚版本的调音师甚至敢言《锦瑟华年》肯定要红过《陪你同行》,因为有深厚的底蕴又把握了时代前沿脉搏,真是雅俗共赏。

    虽然庄子梁指明了演员们休息的房间,但杨景行更愿意听mv导演跟他说一下拍摄计划。导演画了详细的图纸作了周密的安排,什么时间点几号机应该在什么角度和距离怎么拍摄,特写和全景分别怎么拍,随机应变的构想……几乎是现场直播的标准了。

    导演看样子三十岁不到,跟杨景行担保:“我和兄弟们绝对不是当行活来做,尽全力让杨总满意。”

    虽然知道导演的一些基本信息,杨景行还是跟他多聊几句增进了解。

    导演并不是科班出身,在不知名的大学学的什么机电工程,因为亲戚的关系入行影视圈干摄影。摄影干了两年后,四年前开始拍广告拍mv,经验和资历还是有一点的。

    杨景行知道不少导演都是从摄影干起的,自己认识的孔亚飞导演,在电影学院学的摄影。

    既然杨景行自己提起了,mv导演就说起一点小渊源,他有幸在平京在孔导的组里干过摄影助理。不过当时是干行活,半天完工的那种,摄影助理基本上都没跟导演说上话,孔导肯定也不记得自己了。

    杨景行是觉得孔亚飞的一个大优点就是不管什么活都会认真尽力去干。

    mv导演连连称是,明白认真是成功的基本条件。

    虽然mv的后期制作不会用现场的音乐录音,但是对环境音又是有要求的,加进去才能增加画面的真实感和感染力。尤其是表演开始前和结束之后的环境声音采集,杨景行还是希望两位现场录音师能捕捉到比较好的素材。

    跟幕后团队沟通一遍后,杨景行才去敲演员休息室的门,得用力敲。开门的是曾理,好久不见,门内外都惊喜了。

    毕业之后的曾理变化不小,也算潮流青年了,加上身材样貌天资不错,外型上应该是何沛媛中意的那一类型。只是作为学爵士钢琴毕业的,曾理确实难找到一份很稳定的工作,虽然打打零工也有还不错的收入。

    屋里除了曾理就是三零六和奇杰了,正在临阵磨枪,三位主角在摆架势,蔡菲旋好像也上阵了。

    大家跟顾问汇报,临时想到的,因为副歌部分的电吉他也算是出类拔萃,所以猜想是不是可以让蔡菲旋在高潮部分上台前亮相,能增加不少舞台效果。还在商讨阶段,比如高翩翩就保守些,担心临场搞这么大变动会出现什么纰漏。

    “都是老演员了,这点信心没有吗。”杨景行好像不太在意,眼珠子倒是滴溜溜盯着郭菱看:“……菱子,等会合张影吧。”

    王蕊一下跳起来:“我就说吧,我没说错吧!”

    郭菱却心虚:“我丑出新境界了,我知道。”

    其实郭菱今天挺好看,至少是很不一样,从头到脚。首先就是发型,肯定费功夫,脑袋右边的头发分出了好多路,一路一路编成了十几条小细辫,然后这些小细辫又往后汇总成一条大辫子。而郭菱左边的披肩发有挑染了两缕,一紫一蓝,很是亮眼。

    郭菱脸上的妆也属于明亮鲜艳系的,唇彩眼影粉底腮红,三零六好像没人有这种专业的化妆技术,都赶得到专门去日本学习过彩妆的楚晓彤的水平了。

    衣服当然也不会随意,郭菱上身是挺潮流的红色小皮夹克,搭配一件印有数字十一的白色t恤。t恤不紧身但是稍短,剧烈活动的时候应该会看见肚皮。裤子是郭菱平时也会穿的破牛仔裤,不过鞋子就是有点夸张,像专业的篮球鞋还加了好些佩饰。

    三零六倒也支持顾问好好欣赏一下郭菱的新潮,王蕊还不要脸说郭菱今天的脑袋价值三千块,化妆就五百,得杨景行报销。

    杨景行哈:“抵版权了吧……再加张合影才行。”

    郭菱几乎生气了:“老大拍……标杆拍!”

    齐清诺搂何沛媛:“我们俩加起来也没三千块,我头发三百,还折旧半个月。”

    何沛媛也无奈报价:“我洗吹八十。”

    估计其余十个女生加起来也没郭菱奢侈,不过淡妆也都挺漂亮的,穿着上都讲究了的,只是没有过多追求个性突出,包括柴丽甜比较有古韵的套装也不算新奇。

    奇杰也好好拾掇了的,不过只是潮流而没有出格,加上他外形条件本就一般,所以在一群花枝招展中就显得不怎么重要。

    其实演员们已经合影过了,午饭前试音的时候在台上摆了造型,大家缤纷的服装颜色在几乎纯白色的舞台上还是很有整体效果的。

    顾问看演员合影看得很是吃醋,数落奇杰:“以前就我有这待遇。”

    奇杰吓一跳,女生们立刻正义感起来,纷纷指责顾问的不是,而且也根本不是只有他才有这种待遇,三零六合影过的人多得数不过来。

    于菲菲又肉麻了:“只有我们才有跟顾问合影的待遇。”

    集体受不了,还是说一下正事,倒计时还有五十六分钟,再排演一下蔡菲旋的戏份。竹竿好特殊待遇啊,有顾问亲自指导把关。

    杨景行并没指导,只是看下热闹。屋里墙边的长条桌子上摆放着设备,十几套编号的耳返,五台摄影机有三台是日租金上千的高级货,确实算是大阵仗了。

    闲着也是闲着,杨景行还好意思去跟年晴搭话:“孚哥呢?”

    年晴瞟一眼杨景行,眼神并不多坏,但是没回答。

    邵芳洁听见了,回头小声跟顾问说:“孚哥和严光永去干什么了,等会回来。”

    杨景行嘿:“他俩怎么这么聊得来,孚哥想跟严警官学两招?”

    邵芳洁现在不会害羞了,还呵呵点头,但又说明:“只有一招,就用了一次。”

    “好!”杨景行又拍手:“旋子太帅了。汤启发过来没?我找他聊聊。”

    蔡菲旋摇头:“没来……我表姐他们说来玩,不知道到了没。”呵呵笑。

    杨景行就问刘思蔓:“具体多少亲友团,统计没?”

    刘副团长了解情况,今天来的家人并不多,有王蕊的未婚夫和弟弟,郭菱的父母,然后就是邵芳洁,此外好像就是几个男朋友。今天更多的是同学和朋友,同学朋友可能又还带着同学朋友,估计有五六十号,都是友情出场。大家挺热心的,有商量有组织,只差像当初帮严警官跟小洁求婚一样成立指挥部了。贡献最大的是奇杰,他朋友可真多,抵得上半个三零六。

    何沛媛今天似乎比较积极,不光对伙伴们的想法发表意见甚至还出谋划策,让蔡菲旋怎么在走位之间跟奇杰互动一下的建议被采纳了。

    时间过得好快,外面敲门了,摄影录音组要拿设备去开工了,捕捉一些演出前的情况。导演也要跟着去,出发之前祝演员们旗开得胜,倒计时还有三十几分钟。

    杨景行也要走:“我去找亲友团集合。”他没什么要交代祝愿的。

    曾理想表现自觉跟着杨景行走。

    杨景行阻止:“你给甜甜加油啊。”

    虽然还有半小时,但是亲友团已经开始在舞台附近聚集,最先和杨景行接上头的是李加辰,一群人十几个,搞街舞的搞说唱的大多形象鲜明似乎也要上台。李加辰好像跟郭菱是好朋友好兄弟,一点怨气也没有。

    浦音人也积极,郭菱的朋友,学唢呐的师弟来跟杨景行打招呼。俩人说起来现在唢呐专业挺很难招女生了,不然三零六来个唢呐还是很有意思的。

    彭一伟当然也来了,带着七八个,大多是杨景行的师兄师姐,还有当初篮球队的队友。感觉像朋友聚会,大家都挺开心的。不过都不忘记本质工作,商量着等会演出前要分散开,尽量演得真一些,那边摇摆车都已经展开在调试了。

    李孚和严光永有说有笑的,俩人本想去搞几个花筒给三零六一个惊喜惊吓,可是好不容易买了两个后发现效果太俗气了,很不理想。

    严光永在浦音可是名人了,简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纷纷敬仰。严光永又还挺憨厚害羞的,导致大提琴师姐不知羞地就要他给介绍同事。

    倒计时十五分钟了,毕海洋真是未婚夫了,和他一起来的不光王蕊的母亲和弟弟,还有他自己的母亲。王蕊妈妈也是耿直,跟亲家母介绍杨景行是王蕊最好的朋友。

    刘思蔓的男朋友也是忙事业,人都瘦了。不过听说音乐早教班现在办得有声有色,不辜负刘思蔓多方面的长久支持。

    郭菱的父亲有意思,跟年轻人几乎称兄道弟的,明显是完全接受甚至欣赏新事物的,还自诩为国内搞前卫艺术的第一批人。不过郭菱妈妈会弥补丈夫的言行,对顾问同学什么的会表示学院派的礼貌。

    倒计时五分钟了,另一栋楼上传来无@人机试飞的声音。庄子梁拿着对讲机跑来跟杨景行汇报,演员已经登台了。

    亲友团也准备上吧,四下散开,还开玩笑地互相分配角色,谁要扮演那种朝舞台狂奔的,谁去爬路灯杆子。

    旁边没人了,彭一伟随口问起:“你在追何沛媛?”

    “传这么快?”杨景行吃惊,但也不心虚:“听说你有女朋友了,我不甘寂寞。”

    彭一伟呵呵:“两大校花呀。”

    杨景行嘿:“我们没赶上好时代,今年师妹有几个特别漂亮的。”

    彭一伟鼓励:“你还赶得上。”

    杨景行摇头:“……过了那个年纪了。”

    彭一伟嗤笑:“我过去……”

    杨景行就朝李孚他们那边凑,大家都已经准备好了,甚至如箭在弦地兴奋起来。街面上的情况还是有比较明显的变化的,几台摄影机和摇臂明显是以舞台为中心,还有不少人明显是在等待什么。

    倒计时两分钟了,已经有过一些路行人意识到会发生点什么了,愿意观察观望了。

    终于,牌子上的001变成了59,58……一秒一跳了。有那么些演员真是不专业,这就把注意力都放在还没拉开幕布的舞台上去了,甚至开始靠近了。

    很多双眼睛盯着倒计时,十、九、八……街面上依然是平时的嘈杂,舞台旁边有几个迫不及待的亲友团在等待,几个行人在期待。

    倒计时结束的同时,清亮的竹笛声在街面上响起,柴丽甜吹得很稳,音箱声音开得不小,五十米开外也听得很清晰。

    突如其来的竹笛旋律引起了道路上很多人的注意,几十米范围内的都听见了,有差不多三分之的人在第一个小节之后就开始找声音来源,甚至是驻足下来探望。也就是在第一个小节之后,幕布开始拉开或者升起,没有出现机械故障。

    幕布还在缓缓升起的时候,两把二胡加入了。调音师干得不错,照着cd效果来的。

    在这步行街上一般应该难听到二胡,而且这二胡和笛子的配合明显不同于大多数人的传统印象,所以更多的人产生了兴趣。路人们也很容易找到声音来源,那边幕布后面的白色舞台上,柴丽甜站在最前面持笛而奏,后面台阶上还有九个女生,色彩缤纷不光醒目,更能留住绝大部分的视线。

    亲友团图表现或者是等不及了,好多了不客气了,远远近近地开始朝舞台靠近了,还招呼杨景行也快点抢个好位置。

    舞台上的乐器陆续响起,音色音量方面,用制作人的要求来看还是不如cd那么精细合理,但是现场有现场的优势,而且也算得上演唱会水准的现场。

    前奏即将结束,这时候舞台周围三四米的距离内有近百号人了,比较密集了,大部分是起带头作用的亲友团。舞台十米范围内有差不多两百人,不少路人明显要继续看下去,只是不大部分都没急于抢个好位置,目前来看也不会有激烈竞争。

    二三十米范围内的人就更多了,不过很多还在观察阶段,饶有兴趣或者瞧个热闹。

    台上的人跟音乐会一样认真演奏,没有过于关注台下的动静。

    终于开唱了,“风又飘飘雨又潇潇,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柴丽甜虽然不是专业歌手但是有音乐素养更有充足准备,演唱效果在这街面上还是略有惊艳色彩的,而且旋律确实抓耳。

    二三十米范围的人有不少继续朝舞台靠拢了,而更远距离的人也开始驻足观望,当然是近点好,或者还有从众心理。

    很好的情况啊,杨景行就让实在不能再等兴奋不已的李孚他们先过去,自己就在这二十几米的距离看全局,希望能发现统计总结一下。

    柴丽甜还是达不到录音的稳定效果,但是没关系,那些距离远的少数只是看一看并不停下脚步的行人绝对不是因为歌手唱得不好。更多的人,甚至是绝大部分一开始就处在音箱的有效覆盖范围内的人,都选择了超舞台靠近。主歌才唱到一半的时候,舞台前面五米范围内的人头看上去都挺密集了,至少是两百人了。只不过台下的气氛不是很热烈,大部分都是看着。奇杰的亲友团有尝试搞点热闹,但是没人响应,毕竟主歌只是好听,并不激动人心。

    其实这一带人流量并不大,观众的增加不是多迅速,没有之前大家开玩笑设想的瞬间人山人海。

    主歌唱完了,舞台周围十米范围内大概聚集了三四百人,看上去还是有点场面了。主策划和导演以及摄影师们明显是很满意的,忙得很。

    间奏开始了。唉,伙伴们纷纷夸赞的间奏啊,响起没一会,本来在外围聚拢的人居然有离开的,真是太不爱音乐了。而被吸引过来的明显有不是很多,根本入不敷出了。

    还好的是,主唱柴丽甜拿起陶笛奏响的动作和声音应该算是惊喜。而且一直酷酷都坐在台阶边上像个工作人员的的奇杰终于起身,拿着话筒很有步伐姿态地朝舞台前方中间去了。全副武装的郭菱则从另一边亮相,虽然拖着线但也是满身的舞台效果。这两位的突然登场明显让台下的人多出了很多盼头,开始有点热闹劲头了。

    三弦响起,打破了陶笛的悠扬。明显,台下更多人是发现了三弦演奏家的美貌,那几个音符不至于有啥轰动效果。

    半分钟的间奏,亮相后的奇杰和郭菱一直是酷酷地站在柴丽甜左右,还都挺站得住的,一点没露怯。

    柴丽甜放下陶笛了,一个优雅地转身,在三弦的最后几个音符中笑吟吟让到一边。然后在三弦的最后一个间奏音符落定后,几乎一动不动站了半天郭菱和奇杰同时动作,“怒发冲冠凭栏处……”伴随着急促猛烈有金属质感的电声二胡,几乎让这街道瞬间进入了另一个天地。

    果然还是要新鲜的东西,舞台周围几百号人几乎被吓一跳,但是他们显然很喜欢这种惊吓,好多的看热闹的神情都很快变兴奋了,尤其是年轻人。奇杰的那些亲友团,简直不像是演戏,根本是有感而发,顿时就激动了,手舞足蹈起来,要不是没场地空间,肯定得街舞表演。

    当其他乐器纷纷响起,在这段两分钟的说唱时间里,奇杰奋力碰着口水肯定碰得台下一脸,郭菱全力以赴似乎这才是她最爱的音乐,已经自己都沉醉了,脚下的舞蹈动作简直比排练时还精彩。而两位主角后面的是个女生也高兴地陪着伙伴玩耍,甚至还有些兴奋,目前来看效果是要大大超过之前的保守预期的。

    在这两分钟内,街道上基本没有漏网之鱼,在有效范围内过来过去出现的行人,十有八九都被留住了,只是并没都找舞台拥挤,因为看上去已经挤不进去了。

    台上再次进入间奏后,舞台前方二十米范围内至少有六七百号人,这情形似乎这让商场那边列队待命的保安队伍都有点紧张了。

    导演和策划人肯定是高兴的,多好的现场效果,好多的素材。远远近近那些努力寻找高一点视角的路人站在花台上的台阶上的,出现了男朋友高高抱起女朋友的,还真有远远朝这边跑过来的,当然也不能漏掉附近高层窗户前的人头……

    短暂间奏之后就要进入副歌高潮阶段,台上是真的兴奋起来了,柴丽甜拿着麦克风重新上前,蔡菲旋抱着吉他从台阶上跃下……观众中终于发出了呼喊声,能被捕捉到的呼喊声。

    柴丽甜开唱,奇杰紧随而上,蔡菲旋颇有摇滚风范地奏响泛音,郭菱再次开始舞步并大幅度运弓。年晴扔下了套鼓的小鼓槌,猛然起立转身,稍一停顿,抓着那块红布的下角用力一扯往上一挥,果然招展,直径一米的大红立鼓现身。在一片已经挺整齐而且很响亮的数百人的惊呼声中,年晴操持起两个大鼓槌,稍一摆姿势就手起槌落,台下又是惊呼。

    伴奏随着立鼓的中国传统式节奏力量,伴奏猛然飞腾而起,两位歌手也迅速开始迸发出最大的力量。柴丽甜唱得有点脖子粗,奇杰则几乎要把舌头喷出去,郭菱近乎忘我,蔡菲旋也是各种激情织体动作。

    至少副歌部分是空前的,在这繁华的步行街上,高亢嘹亮的女声唱响看似温柔却充满力量的旋律,有点沙哑厚重的男声用极快的语速结合上丰富的节奏把那些英雄气节的古诗词喷薄而出,而多样民乐则在电声的配合衬托下用非常巧妙的和声编配表现出绝大部分人都没听过的慷慨激昂。

    台上所有的声音综合成了前所未有的画面,就像是现代的年轻人在用他们的形式给台下观众们讲述一个故事或者重现一个画面,那是一个叱咤风云万夫莫敌的将军,带着和他心意相通的倾城美人,他们有豪情万丈,也有柔情衷肠。他们是千古传说,他们有魂,在高空俯瞰这片街道。

    很远的地方的很多人急急忙忙朝舞台赶过来,甚至跑得气喘吁吁。只是这些刚赶到的人缺少酝酿的过程,难以像前面那些人一样随着台上的音乐高举起右手摆出摇滚礼打节奏,或者是像能放开的年轻人那样摆动身体。

    其实到现在为止还是有半数以上的人都是看热闹的样子,并没有采取什么形式回应舞台上的表演。不过看得目不转睛痴呆入神,也算是对表演的肯定吧。

    最高潮部分,台上的音符根本就变成了炸弹,在地毯式密集轰炸可见范围。几十米范围的上千人,虽然是各种位置各种形态,但是竟然那么整齐地把脸朝着舞台上,基本上没有开小差的。

    街道上的交通几乎堵塞了,过来过去的人想不驻足也不行了。

    不过还好,在形势已经比较危机的时候,台上开始收尾了。伴奏急转直下,奇杰竭力喷完最后一句,柴丽甜努力唱好长音,郭菱尽量不大喘气收尾,然后在最后的三弦的音符中,舞台上前面四个摆好了各自姿势,酷的酷甜的甜,后面的女生们也是微笑致意。

    最后一个音符落定,幕布按计划开始落下。

    街道变成了广场变成了演唱会场馆,巨大的欢呼声响起,可惜声音不怎么整齐。没有事先商量的偶遇,近千人的动作更难以整齐,拍手的拍手挥拳的挥拳,喊话的喊话……唉,依然有不少人无动于衷,就那么继续看着一点表示没有。

    无@人机呼啸过来了,幕布也完全落下了。

    偶遇而已,大家也不熟,谁也不是谁的忠实粉丝,所以掌声喝彩持续了几秒钟后,在幕布完全落下后就很快消减下去了,任凭亲友团怎么闹也没用。就不过人群没有散去的意思,那怕是最外围的,也还在翘首观望期待。

    商场那西装革履的保安头子真是猴急,幕布落下不到半分钟,他就从里面钻出来了,拿着话筒:“喂喂……好,请大家散了吧,今天的表演结束了……我们汇悦广场祝大家购物愉快!”

    这一次人群的呼声整齐了,明显是带着失望甚至是不满。

    保安还不放心,一字一顿:“表演结束,请大家散开……谢谢大家……汇悦广场欢迎大家……”

    杨景行已经孤零零在这边站好一会了,第一个朝他跑来的是严光永,居然开骂:“操,这伙计怎么回事?这么点场面就站不住了。”

    杨景行嘿嘿:“哪有你见的风浪多。”

    严光永也笑:“实话,今天第一次觉得能欣赏你的……作品!”

    杨景行鄙视:“你这水平还要进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