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一二零七章 惊弓之鸟

    积怨已久吧,何沛媛的进攻坚决而猛烈,唇舌上似乎不留余地不计代价,感觉就是要猛然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让他没有还手之力。不知姑娘怎么弄地还突如其来空出了一只手,抓住了杨景行后肩膀不让他逃跑。

    杨景行虽然是仓促应战,好在经验比对手丰富一些,而且可能还有往日交手中屡次讨到便宜而积累下的信心,所以很快就组织起了有效有力的反击。

    战场上顿时水深火热,这分明就是存亡之战,双方都在很短的时间内全线出击,都没留后路地全力以赴。

    这样的战斗往往也很快见分晓,何沛媛凌厉的第一波攻势眼看被抵挡住了,先下手为强的优势很快被化解,然后只有两轮短兵相接,何沛媛的进攻阵型就被杨景行破坏了,姑娘的嘴唇被包围被挤压被啃咬被扭曲了。

    突然,何沛媛的精锐部队赶上战场如同神兵天降,虽然是小股部队,但是勇猛激进斗志高昂得红艳艳的,成功地鼓舞带领己方大部队再组织起有效一波进攻,又小占优势。

    然而杨景行的中坚力量也立刻杀将出来,明显身强力壮得多,任务很明确地迎战对方精锐,顿时形成反攻势头并让何沛媛的那点主动优势荡然无存。

    虽然是主动出击,何沛媛明显并不善战,还没两下才十来秒的战斗,她就完全落下风了,被对方全线压制。但何沛媛的意志却出奇顽强,她没有一点退步认输的意思,尽管全线被压制却也全线在全力战斗,始终死死缠斗着敌人不放过一丝机会,精锐部队甚至还数次视死如归地迎着敌人的主力强行深入敌方腹地并成功影响对方战略部署,让对方不得不回防。

    杨景行并没表现出多少强者风范,他加大了力度,好像要把姑娘武力吞并了。

    何沛媛已经全线失守,但是这个姑娘只会被打败而不会被打垮,她依然在用仅存的力量进行最大程度的抵抗,尽可能对敌人造成最深程度的杀伤。甚至,何沛媛的战斗意志明显比刚开始时更强烈了,尤其随着一声号角般的倔强闷哼,这姑娘居然在被完全压制的境况下再一次难以置信地全线出击,分明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两败俱伤应该不是杨景行想要的结果,所以在确定何沛媛拼死一搏的意图后,他采取了避其锋芒的方针战略性撤退了。

    何沛媛是不是输红眼了,脑子里只有斗志而没有理智了,这姑娘似乎根本没意识到敌人在退让,她继续不管不顾地继续缠斗着,根本不给彼此一丝喘息机会,感觉就是铁了心冷了血要你死我活。

    杨景行可能有点怕了,被姑娘的意志震慑了,在奋力招架了两招之后他果断改变了战略,避其锋芒不再缠斗,而是朝后去奇袭了姑娘的脸颊甚至秀发,进而把姑娘的脑袋按压在了自己肩上。

    当无赖的嘴巴贴在了自己头发上,尤其是那来者不善的呼吸打在自己毫无战斗经验的耳朵上,何沛媛好像又突然从杀戮中清醒了,明显是害怕了,刚刚还义无反顾的身体一动不动了,除了一点微微颤抖。

    不过杨景行也不是胜券在握,姑娘急促润热的呼吸也轻松穿透他的外套和t恤,在警示着那充满特别清新气息的小嘴能随时一口咬在他肩上。

    这样僵持了一会后,杨景行想谈判了:“别说我趁我女朋友饿肚子欺负她。”这种事,先开口的总像在服软。

    何沛媛果然端着了,不说话。

    杨景行又说:“先去让我女朋友吃饱饱的。”

    何沛媛依然没动作。

    杨景行不放心了:“喂,我女朋友呢,我的媛媛女朋友呢?怎么不说话呀?”

    何沛媛还抓着杨景行后腰的手动了一下,似乎想掐人但是没使出力气来,然后她喉咙里像是打嗝一般轻嗯了声,难以确定是答应还是抗议。

    杨景行把手放在女朋友肩膀上结束奇怪的拥抱,但趁机亲了一下女朋友的头发:“……走吧。”

    何沛媛没计较那一点点得失,也不用睁眼抬头看方向,随着杨景行的手臂用力方向迈步就行了,毕竟钱盒还在她手里,而且抱在远离男朋友这一侧腰间。

    虽然短暂但也惨烈呀,明显腰间两败俱伤,这两人是互相邀扶着离开战场的。何沛媛更惨一些,身体要半依靠着,肩膀藏在杨景行腋下,她脑袋脖子也立不直的感觉,根本是病怏怏的。

    这时候简直同病相怜了,两人脚下都走不快,节奏上也互相照顾着,这样走了小一段后,看俩人的眼神交流都要患难见真情了,杨景行先悔过:“这里是不是太不浪漫了?”

    何沛媛看看男朋友,表情跟看无赖是很不一样的,眼神简直懵懂,摇头都好温柔:“我不在乎。”声线都变了。

    杨景行还是自责:“不行,改天要重来一次。”

    何沛媛明显怕怕的,但似乎也不忍心回绝。

    杨景行靠近姑娘的耳边一些,用正经到严肃的语气:“下次还要这样亲。”

    何沛媛已经是惊弓之鸟了,一听到这个亲字,这姑娘根本是脚下一软,她得赶快把脑袋实质性地靠在杨景行肩膀上,而杨景行也要更用力一些揽提住姑娘肩膀,这样两个人才能勉强稳住互相扶持的局面。

    快慢车道隔离带上高耸的路灯杆很稀疏,但是灯很亮,把这边行人的身形清晰地投影到地上。随着彼此缓慢的脚步和身体的轻碰,杨景行何沛媛两人身后那长长的影子慢慢变短,然后追上了他们,然后从右边超过了他们上前去了,影子又开始慢慢变长。

    两个人好像都在看影子,杨景行左手提着挽短的吉他背带,吉他轻晃的影子比人影更富于变化。何沛媛的影子看不全,几乎只有右边一半,那靠抱在右侧腰间的鞋盒显得巨大。

    杨景行停步松开女朋友:“拍张照。”

    何沛媛的体力恢复了,趁着杨景行掏手机她已经能站稳并且用左手捋头发了。

    杨景行要拍的也是影子,右手拿手机在胸前选角度。

    何沛媛继续细微调整身姿甚至表情,免得影子怪自己不上心。

    随着模拟的快门声响过,何沛媛的神情更明朗了一些,用一种有可能冰释前嫌的态度对男朋友:“我看……”

    杨景行炫耀:“看我女朋友多美。”

    何沛媛还是没恢复好,小白眼很微弱,声音也虚:“丑死了……”

    杨景行威胁:“亲你呀,说我女朋友!”

    何沛媛有点委屈有点害怕,但软弱之后还是表现出一丝可怜的坚强:“那,别人这么说我呢?”

    杨景行不屑:“谁有资格?也就是你,你的确跟我女朋友不分伯仲,所以我才介意,别人说我就笑哈哈。”

    何沛媛看着杨景行,那表情,似乎要继续发问……

    杨景行等了一下:“不过,你现在的样子是要比我女朋友前天漂亮一些。”

    何沛媛的理解方向是:“前天为什么不好看?”

    杨景行无聊:“不是前天不好看……媛媛,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

    何沛媛的眼角顿时勇敢:“你说!”

    杨景行有点沉重:“你的一百个并列第一要集体降一名了,今天晚上出新冠军了,刷新纪录了。”

    委屈着嘴角听完坏消息,何沛媛还是有点失落的:“又没刷新你的纪录。”

    杨景行看着姑娘,笑了一下牵起姑娘的手,用正经的语气死不要脸:“对我来说,我女朋友就是最最漂亮的。”

    看了一下男朋友的嘴脸,何沛媛有抽回手的趋势:“不是你女朋友就不漂亮了?”

    杨景行无耻点头:“对……原来我觉得齐清诺最漂亮了,现在就发现没我媛媛好看。”

    何沛媛并没一点欢喜的神色,眉目间似乎还暗淡了一些,她又看了看地上的影子,突然故技重施,身体又朝杨景行倾靠了上去,似乎又要决战一番。哦,只是依靠而已,这姑娘的脸是埋着的。

    都算不上拥抱,两个人就是依偎而已,杨景行也没啥动作。

    何沛媛还是生分:“杨景行。”

    杨景行嗯。

    何沛媛埋着脑袋气若游丝:“你会一心一意对我好吗?” 这姑娘是不是想换个办法取胜,手上用力夹捏杨景行的手指,她自己不知道疼一样地使劲。

    钢琴家确实能被手上的危险威胁到,杨景行点头:“我会一心一意对媛媛好。”

    何沛媛的具体要求是:“像昨天今天这么好。”还是有羞于启齿的感觉。

    “像昨天今天……”杨景行松口气:“做的事让媛媛这也看不顺眼那也不满意,说的三句话有两句话是错的,让媛媛又嫌弃又生气,行呀,没问题。”

    “嗯!嗯!嗯!”何沛媛的单字发音就有力了,还脑袋顶着杨景行的下巴跺脚,用剧烈的震动惩罚无赖的颌关节,反正她自己不知道疼的。

    杨景行正经点:“我会继续对媛媛好,但是不会像前天那么惹媛媛生气了。”

    何沛媛就松软了对杨景行的顶撞,虽然脖子还有动作,但只是轻微扭动,只有一点点摩擦,毫无战斗力。

    杨景行立刻生效:“走了,想想跟我女朋友去吃什么……吃汉堡?”

    何沛媛抬脸,一脸的笑:“……你吃不饱的,要吃饭。”

    杨景行没那么饭桶:“一百多块,吃得饱……今天是我打工,你喂我。”

    “想得美。”何沛媛条件反射一般,再讲理由:“……又不是你自己不能吃。”

    俩人手牵手加快了脚步……

    到车边,何沛媛想起来钥匙还在自己兜里,还给杨景行,虽然不用钥匙也能开门。杨景行把吉他放后座,再朝女朋友伸手:“给我。”

    何沛媛好像怕杨景行独吞,不给:“我拿着。”

    杨景行笑:“上车。”

    当了女朋友的何沛媛依然敏感:“笑什么?”变化是她自己也笑吟吟的,不再是单纯的气鼓鼓。

    杨景行绕过去钻进车里,发现女朋友已经迫不及待在数钱了,他劝:“一百三十五,别弄了,脏。”

    “我擦手!”何沛媛都不看男朋友一眼的,把一点点卷折的钱角也抚平。

    杨景行又来:“亲一个。”

    何沛媛看看,发现这无赖居然在那噘嘴等着。

    确定关系的第一个分歧来了,何沛媛也就只把脸朝向司机,稍微朝中间靠了几厘米,算是够诚意了,那怕嘴都不噘的。

    杨景行抬抬下巴急切:“嗯。”

    何沛媛淡然:“嗯。”

    杨景行前进一柞:“嗯。”

    何沛媛原地不动,嗯都不嗯了,一副谁求谁的样子。

    杨景行生气了,扑上去的,而且不是亲一个那么简单了,热烈的湿吻长达两三分钟。终于松嘴的时候,已经把何沛媛累得喘吁吁,好像连嘴都合不上了。

    松嘴之后,杨景行居然就去开车了。

    何沛媛看着司机,看了好几秒,司机还没意识到什么。念在是初犯吧,何沛媛还是提醒一下:“你对我不好……”

    杨景行暂停挪车,虽然茫然但也重视:“怎么了?”

    何沛媛气鼓鼓不说话,感觉还是希望男朋友自己领悟。

    杨景行撞运气:“知不知道我需要多么强的毅力自制力才能下定决心先去吃东西,就怕饿坏了……”

    何沛媛说明委屈:“你以前……”

    “以前怎么了?”

    何沛媛还是有点害羞不敢看人:“之前舌吻了……你还会再亲一下。”

    杨景行叫苦:“再亲一下,我现在名正言顺,再亲一下就……行,你说的,看我等会怎么亲你,我亲得你!”

    何沛媛后悔了:“你要你亲……”

    车子上路一会后,何沛媛终于确定了是一百三十五,把钱折好了压放在鞋盒下面,边擦手边思虑:“吃汉堡了你还要宵夜,九点半十点了,过去早关门了……你不是说昨天那还行吗?可以喂你一口饭。”

    杨景行嘿:“说话算话。”

    何沛媛不甘地点头:“算话……只怪你自己上次非要在这里,不然肯定不止这么多,想吃什么就去吃。”

    杨景行肉麻:“有媛媛当女朋友吃什么都好吃。”

    何沛媛明显不信:“明天让你吃烧烤。”

    杨景行连连点头:“好好好……”

    何沛媛看出来了:“有我没有都一样好吃吧?”

    杨景行连忙:“当然有媛媛更好吃,女王赏赐。”

    何沛媛有些遗憾:“多唱几首可能现在就能去了……我没到的时候你唱几首了?”

    杨景行吹:“刚准备,刚唱你就到了……”

    何沛媛才不信呢,她过去的时候杨景行已经有收入了,这事女朋友当然有权过问,而且可以问得很细,甚至可以要求:“我也要听。”

    杨景行饥肠辘辘地边开车还要再给何沛媛唱一遍她错过的几首歌。

    《爱情买卖》就免了,何沛媛听到一半,而且这姑娘也不怎么喜欢:“我好远的时候就……又想笑又想哭。”

    杨景行哈:“哭什么?”

    何沛媛现在都要哭的样子:“我怕……没饭吃!”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