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一二一一章 后悔了

    家长可能是不放心还是太容易想念,每次杨景行一个人带小家伙出来玩,只要超过两个小时,中途都至少会有一次电话。今天大半天都没电话,父母是不是想着有两个人照看放心了。

    然而电话还是来了,赵兴夫打来的,杨景行接听后只喂了一声就在外面喊:“一一,一一……媛媛!”

    何沛媛的听力好得被吓一跳,不过一看杨景行举着电话就明白了怎么回事,抱着正玩在兴头上的赵一一就往这边拖呀。赵一一当游戏玩,奋力逃跑,还成功挣脱一次。何沛媛毕竟苗条,都要浑身使大力气了还加上不正当:“乖乖给你买爆米花。”

    赵一一抢电话:“爆米花爆米花……”

    赵兴夫是很宽容的,呵呵笑:“一一今天乖不乖呀?”

    当然乖了,当然好好吃饭了,正在玩呀,见到晨晨阿姨了呀……

    赵兴夫还问:“何阿姨呢?”

    赵一一才想起来:“我陪何阿姨玩船,叔叔咔嚓。”

    赵兴夫哦:“你要听何阿姨的话,不能一个人跑,再玩一会就该回家了,叔叔阿姨也累了要休息……”

    赵一一很有信心:“何阿姨一点点不累。”

    何沛媛喘着气笑呢。

    赵兴夫哈哈:“何阿姨好厉害,电话给叔叔……”

    电话面提着呢,杨景行喂:“今天我当提包了,轻松惬意。”

    “提包也不轻松。”赵兴夫呵呵着:“马上下班,我过去接一一吧。”

    杨景行说:“不用,一会就回家。”

    何沛媛已经看到希望了:“她答应了,哪个和哪个,玩完就走。”

    赵一一不放心:“爆米花……”

    赵兴夫的真正目的是:“我说嘛,就跟小何回家吃饭。一一,爸爸叫你邀请何阿姨……”

    杨景行没改变主意:“下次吧,今天没剩多大点二人世界了。”

    何沛媛不插话,但是一脸抗议。

    赵兴夫哈哈,也表示理解……

    近五点,吃过了爆米花的赵一一在何沛媛的耐心劝导下答应回家了。有些事还是得女人呀,杨景行每次每次陪赵一一玩过之后就是带小家伙洗洗手,何沛媛就不一样了,仔细帮一一洗手洗脸梳头,甚至把自己的随身乳液和护手霜用上了。

    外表看不见的何沛媛也不放心:“饿了吗?”

    赵一一点头:“点点饿……”

    杨景行又严格要求:“回家吃饭,乖。”

    何沛媛简直气愤,差点跟男朋友吵起来,太没爱心了……

    上车回家,何沛媛继续陪着一一,要总结一下,今天开心吗?阿姨的选鞋鞋喜欢吗?中午的菜好吃吗?下午玩得高兴吗?

    小家伙挺满足的,甚至是玩腻了:“跟叔叔回家,好好练琴。”

    杨景行重申今晚不能陪小家伙练琴,但是可以口头演练一下,先让小家伙回忆确定她心目中今天的精彩开心时刻,或者是什么场景颜色,然后引导着小家伙想一想晚上想弹什么曲子,曲子的什么具体细节应该怎么表现……

    四岁不到的赵一一,跟杨主任讨论得有来有回,似乎口齿都伶俐了。那玩玩具时还显得有点笨拙的小手打起节拍来表达自己的想法,简直有点专业风范。

    看着一大一小踊跃积极地叮叮叮当当当的,好像这才进入今天的正题,何沛媛应该也领略到了杨主任为赵一一量身定制的“日记式音乐培养法”的功效,何沛媛就又鼓励的神色:“喜欢叔叔教你练琴吗?”

    “喜欢!”赵一一说起这个的时候有点显摆:“最喜欢奶奶和叔叔,张阿姨,喻阿姨,刘伯伯,陈伯伯……安阿姨,都教我,所有全部都好棒,浩坤哥哥。”

    何沛媛鼓励:“你最喜欢哪个阿姨?”

    杨景行抢答:“都喜欢。”

    赵一一点头:“对呀。”

    何沛媛笑笑,显得欣慰:“喻昕婷阿姨,安馨阿姨,我也认识她们,以前也是好朋友。”

    小孩子的思维:“现在所以呢?”

    何沛媛灿烂笑:“也是呀,因为好长时间没见过面了……”

    快到了,何沛媛又开始准备,把盒子袋子再归纳一下,家里带出来的毛毯整理得更方正:“……小米奇呢?”

    “米奇?”赵一一惊叹的:“米奇躲猫猫了!”

    何沛媛已经能很好配合了:“我们一起找到它吧!”

    赵一一习惯性喊帮手:“叔叔,米奇躲猫猫了……”

    杨景行就没何沛媛那么实诚,看都不看一眼地干喊:“米奇,你在哪儿?”

    幸运地在冰箱盒子里找到了玩具后,何沛媛都心疼了,担心小米奇冻坏了:“……你要好好照顾它呀,它被关在里面会害怕的。”

    赵一一摸摸@玩具表示安抚,还分享并不存在的糖糖。

    何沛媛似乎都不放心了:“一一回家要好好吃饭,多吃蔬菜水果,然后认真练琴,明天好好上体育课……”

    进小区了,李迎珍又给杨景行打电话来:“还回不回?”并不是关心的语气。

    杨景行说:“到了,楼下。”

    李迎珍嗯了半声挂电话,都没要听孙女讲话。

    发现何沛媛准备让自己一个人把那么多东西抱上楼,杨景行不干了,太没义气了,而且:“……到了不上楼,这么见外?”

    何沛媛跺脚嗯地抗议。

    赵一一看见了,有样学样。

    杨景行哈哈大笑,何沛媛气得要咯吱小家伙,不过抓住后一一却是整理头发后衣服。

    进电梯,杨景行熟练地抱小家伙起来按按钮,然后就不放下了。何沛媛就要抬脸跟赵一一讲话了:“到家了哟,可以把玩具都拆开,美美衣服都再试一遍……”

    杨景行拆台:“不可以全拆,今天已经拆了一个,明天再拆一个。”

    赵一一还是有点规矩的:“明天装公主屋。”

    何沛媛依然期待:“肯定好漂亮好漂亮,让妈妈陪你一起组装好不好……”

    出电梯,杨景行放小家伙下来:“何阿姨牵你。”

    何沛媛好像累了,这时候有点不情愿了,但是小孩子主动伸手,她也不能不给面子。

    门铃也得一一来按,她才不管是谁接听:“我回来了!”

    “一一想爷爷了吗?”

    “想了……”

    这爷爷也当得有点憋屈,通常只能在门铃或者电话里听到点孙女的甜言蜜语。还没听够呢,就有人开门了。

    很少分开这么长时间过,赵一一好思念的:“妈妈!”

    妈妈没第一时间拥抱女儿,而是打热情量欢迎客人:“小何,快请进……”并伸手接东西。

    “你好。”何沛媛礼节地递上自己抱着的鞋盒:“……不打扰了。”

    爷爷拍着手蹦跳出来了:“我的一一今天去哪儿玩了?早上怎么没告诉爷爷呀,有谁陪你玩呀?”

    赵一一讲道理:“爷爷是你没告诉我,你比我先去玩。”

    大人们都哈哈哈起来,何沛媛也呵呵。

    虽然讲道理,赵一一依然乐意介绍:“何阿姨……”还拉何沛媛上前呢。

    一一妈妈简直急切:“进来,一一带何阿姨进屋!”

    何沛媛陪笑的都有点尴尬了:“不麻烦了。”

    杨景行把自己手上的东西放柜子上:“一一爸爸还没回?”

    嫂子保证:“快了,说了五点下班……她爸爸今天加班,幸好感谢你和杨景行,我又轻松一天。”

    何沛媛笑:“一一特别懂事,特别聪明。”

    当爷爷的几乎蹲坐在地上想吸引孙女的注意力,无奈失败了,只好站起身:“小何进屋坐,没关系,跟杨景行家一样。”

    何沛媛保持呵:“您好。”

    李迎珍也出现在玄关那头,看到孙女就微笑。

    “李教授好。”何沛媛小鞠躬,还是学生见了教授的样子,都不笑了。

    李教授也是学校里的那种架势:“何沛媛。”

    何沛媛再点头礼,嗯一声。

    赵一一使出吃奶劲拉阿姨的衣摆了:“……来呀!”

    何沛媛连忙弯腰,切换成亲亲小阿姨的表情:“一一别拉,小心摔跤。”

    杨景行着急呢:“一一拜拜,跟何阿姨拜拜。”

    一一好像不愿意了,李迎珍对杨景行就不是严肃,而是完全没好气:“饭快好了,去哪儿!?”

    是呀是呀,饭都快好了,准备了,李教授的家属都是热情的。

    杨景行嘿:“中午陪一一吃营养餐少油水,现在要去大鱼大肉了。”

    何沛媛没拆穿杨景行,还打掩护地跟赵一一拉手玩:“你好好吃饭,好好练琴,记得叔叔跟你说要怎么弹……”

    李迎珍还真是及时:“何沛媛爸爸现在身体怎么样?”

    何沛媛再切换表情:“现在还好,谢您关心。”

    李迎珍的教授面孔稍微放松了一点:“父母都到你们孝顺的时候了。”

    何沛媛点头嗯,再点头,很听教诲的样子。

    李迎珍又给脸色:“吃什么大鱼大肉?清淡点不好?”

    “一一拜拜。”杨景行才不怕:“明天叫奶奶陪你装房子,装不好也罚奶奶不准吃糖糖。”

    一一妈妈哈哈:“……不吃饭进屋坐会喝杯水,小何辛苦了吧。”

    何沛媛摇头:“一点不辛苦,陪一一玩特别开心。”

    一一爷爷随便:“什么时候想吃清淡的再来吧,小何,今天谢谢你了。”

    何沛媛笑:“您别客气……一一拜拜。”

    赵一一有点舍不得呢,毕竟这是个全天百分百耐心爱心偏心的小阿姨呀,所以都开始期待啥时候再跟何阿姨一起玩了。

    何沛媛会哄了:“你棒棒的,下次还陪你荡秋千爬格子。”

    李迎珍也走近了一些,羡慕孙女:“这么多东西,谁卖给你的?”

    何沛媛回答:“都是杨景行买的。”

    赵一一没金钱观念的:“何阿姨买的。”

    杨景行气:“一一你没义气,何阿姨只帮你选,是我帮你买。”

    李迎珍就怕孙女沾染铜臭:“谢谢何阿姨吧。”

    何沛媛简直受之有愧:“不用谢……”

    杨景行再次:“走了。”

    何沛媛再次鞠躬:“李教授再见。”

    李迎珍居然隐约有点笑意地嗯:“毕业了也别放松,下个月很多老师要去看你们演出。”

    何沛媛郑重点头:“我会努力的。”

    一一爷爷附和老伴:“是该努力。”

    杨景行死不要脸:“别有压力。”

    何沛媛没听见,依依不舍地看一一,再次摇手:“拜拜……”

    杨景行终于成功把门带关上了,何沛媛还不放心呢,再轻拉一下。杨景行趁机抓住女朋友的手,长叹气:“啊,解放了。”

    何沛媛笑一下,好像好在角色中。

    运气好呀,电梯还等着呢,两人进去了转身。何沛媛脚步轻盈,多转了半圈几乎跟杨景行直面相对,表情也变了,要算账了:“我才解放,累死了,都怪你!”

    杨景行笑:“媛媛辛苦……第一天当女朋友就这么辛苦是我的不对,罚我这个月不准给媛媛买礼物,好不好?”

    何沛媛瞪着男朋友,然后哼地一声别过脸去。

    杨景行把女朋友往怀里拉。

    何沛媛躲让拥抱,但是身体歪斜,要把体重尽量压在杨景行牵着自己的那只手上:“不准你吃烧烤!”

    杨景行点头:“不去了,让媛媛休息。”

    何沛媛很是怀疑杨景行的诚意:“怎么休息?”

    杨景行嘿:“回家休息。”

    “不要!”何沛媛趾高气扬地果断。

    杨景行说:“那家鱼胶还行,媛媛辛苦了,补充点能量……”

    下楼上车,何沛媛放低靠背:“我要按摩。”

    杨景行想得美:“我帮你按,手工的好。”

    “不要!”何沛媛稍微扭动一下,然后伸懒腰:“舒服……好不习惯呀,都当阿姨了,老了。”

    杨景行笑:“答应当我女朋友的时候没想到这个吧。”

    何沛媛连连点头,观察着司机:“后悔了!”

    杨景行嗯:“媛媛……”

    何沛媛烦烦的:“干嘛?”

    杨景行问:“当我女朋友好吗?”

    何沛媛翻起小白眼:“……没诚意。”

    杨景行嘿:“你小后悔我也小追求,是不是,答应我嘛。”

    何沛媛坐起来:“我大后悔!”

    杨景行看看女朋友:“真的?”

    形势虽然有点不利,但是何沛媛还是勇敢了起来:“……就是!”

    杨景行点头:“好,那就大追求,从头开始……媛媛,当我女朋友吧?”

    何沛媛很失望:“还是!”

    杨景行提示:“你要先拒绝呀。”

    何沛媛提高警惕,看着司机,仔细看,然后敏锐了:“你想故技重施,哼……”挡住嘴。

    被看穿了,杨景行恼羞成怒凶相毕露,扑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