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一二二五章 当下

    两个女生密切分析起来,王蕊还是主力,很多事情她似乎比何沛媛记得清楚也更能展开联想,然后得出个大概结论,蔡菲旋这段时间确实不像有男朋友的样子,连亲密电话都没有过,但是更没有分手的迹象呀, 每天还是开开心心的。

    先假设吧,假如蔡菲旋真的跟男朋友分手了,那可怎么办,王蕊简直伤心了:“他们那么多年的感情……”

    何沛媛也不忍心:“算了,别瞎猜了。”

    王蕊还是求助:“阿怪打听一下,成路他们认识的。”

    何沛媛受不了:“他怎么能问!”

    杨景行还是义气:“我找机会。”

    何沛媛白眼:“你别,知道了还以为我们背后怎么议论她!”

    王蕊正当的:“关心嘛!”

    何沛媛觉得:“关心能怎么样?如果是真的她想说自己会说的。”

    “如果是我……”王蕊下定决心:“我肯定会告诉你们,阿怪。”

    杨景行建议:“你们其实可以直接问旋子,她不会介意。”

    何沛媛简直斥责:“我怎么问?”

    王蕊点头理解:“是,媛媛现在不合适,自己正甜蜜。”

    何沛媛烦躁得痛苦:“甜蜜个头!”

    王蕊都不吃东西了:“之前怎么没发现……要不我问问老大?瞎子?”

    何沛媛犹豫:“别说是我说的。”

    王蕊宽心:“这有什么,你也是关心……不说就不说,晚上我跟老大商量。”

    何沛媛点头:“看她怎么说,最好让她问。”

    王蕊思虑着,猛然:“李竟也好久没见过了!”

    何沛媛想了一下,点点头……

    秘密的八卦,两个女生简直如痴如醉,对伙伴的情况是非常牵肠挂肚,各种分析论证,感觉可能性是越来越大了。不过也只是替伙伴们担心,至于男人,李竟本来就配不上翩翩,汤启华也好不哪儿去,他们能给自己伙伴什么呢?李竟对比特警,汤启华对比李孚,现实多么残酷呀。

    不过两个女生还是但愿自己是瞎猜想多了,都承认比起所谓的现实条件来,还是多年的感情更重要。而且如果真分手了,伙伴无论如何也会伤心的……

    王蕊也猛然想通理解何沛媛了:“所以你不好说你和阿怪成了?如果她们真的……”

    何沛媛想了一下摇头:“也不是因为这个……主要是我自己都还没理清。”

    王蕊又训斥:“有什么理不清的?就一条,珍惜当下。”

    何沛媛小白眼:“说给你自己听吧。”

    王蕊奋力鼓底气:“我多么珍惜……”

    既然有两个好伙伴都有可能面临着痛苦,几个人就不再老聊些腻腻歪歪的话题。往好处想,就算怀疑是真的,蔡菲旋和高翩翩不是能有更好的未来的么。当然了,这些话肯定不能拿来安慰,其实也未必多需要安慰……

    说着说着,王蕊突然对何沛媛叹气了:“你说我们是不是也变现实了?”

    何沛媛摇摇头:“不知道……怎么看待这个。”

    王蕊又嘿嘿:“还是瞎子说得对,当然必须现实,不现实点难道都喜欢阿怪呀?”

    何沛媛怀疑得反胃:“她什么时候说过?”

    “你忘记了?”王蕊好记性:“原来跟老大吵架……算了,说你又生气。”

    “什么时候生气了?” 何沛媛很是委屈:“……他成天还跟我这诺诺诺诺念叨!”

    王蕊惊喜得咧嘴笑:“真的呀?”

    杨景行嘴里塞满了:“蕊蕊也没少念……”

    王蕊连忙义气劝何沛媛:“阿怪就这么肉麻,原来和老大……也叫你媛媛!”

    何沛媛正经问:“如果老毕成天菲菲翩翩菱菱的,你恶不恶心?”

    王蕊要抄家伙了:“他敢!”

    何沛媛冷笑两声。

    王蕊的意思是:“只阿怪才有这个权利。”

    杨景行纠正了:“王蕊,请吃菜,何沛媛你喝汤。”

    王蕊嘿:“阿怪是姐妹……”

    吃完饭后也不闲聊了,王蕊还想着去看工地,已经进入细节关键阶段。何沛媛义气了,要陪伙伴一起去。

    杨景行坚决不同意两个女生去工地,一天不看头什么了不起,晚上去那种地方多不安全啊,并不是因为舍不得何沛媛。

    何沛媛却打定注意要跟伙伴一起回家,还要说说话,让杨景行自己回家吧,王蕊的拒绝也没用。

    杨景行好觉悟好恶心,叫王蕊不用给自己道歉,他支持女朋友享受友情。

    分头一个小时后的近九点,何沛媛给男朋友打电话过来了:“到家了。”

    杨景行嗯:“跟蕊蕊聊什么了?那么重友轻色。”

    何沛媛嘻:“就是那些事没格外聊什么,你在哪?”

    杨景行伤心:“我还能在哪,独守空房。”

    何沛媛好像有点同情:“我想你早点休息嘛,昨天睡那么少。”

    杨景行质问:“是休息重要还是女朋友重要?”

    “休息……”何沛媛明显底气不足。

    杨景行想得美:“能抱着女朋友休息最好了。”

    何沛媛哼:“你才不会休息……我问你,那个周洪波,你跟他很熟吗?”

    杨景行说:“不算很熟,不过他人比较热情。”

    何沛媛哦,有点委屈地回忆:“上午他最先跟我讲话……后来那些人就都来了。”

    杨景行笑:“说什么了?”

    何沛媛回忆:“他说,他先跟我握手……”

    杨景行立刻来气:“这家伙,行,有他好果子吃。”

    何沛媛咯咯:“然后就问我你怎么没去,他说的是杨主任,我觉得有点奇怪……当时还有点慌。”

    杨景行呵呵乐:“慌个什么。”

    何沛媛很肯定:“丢人!”

    杨景行同情了:“那今天丢人丢大了?”

    “就是。”何沛媛音调提高都有点哭腔了:“又不能不回应他们。”

    杨景行猜测:“多半是知道消息了,没恶意的,跟熟人的女朋友打个招呼理所应当。”

    何沛媛还是不太愉快:“尴尬……莫名其妙的。”

    杨景行怀疑了:“你到底承认我的地位没?”

    何沛媛娇声叫屈谦虚:“大部分我都不认识,他们就像特别熟悉我,我不会!”

    杨景行笑,还是不甘心:“我去接你吧,喝杯咖啡也好。”

    何沛媛怀疑得抑扬顿挫:“喝什么咖啡?为什么?”

    “想你呀,还为什么。”

    何沛媛不太愿意:“你昨天睡到三个小时没,不困呀?”

    “不困。”杨景行说:“今天早点,也不干坏事了。”

    何沛媛又怀疑:“真的想我吗?”

    杨景行烦了:“你就说愿不愿意出来?”

    何沛媛担心:“不早了……王蕊知道了要笑死我!”

    杨景行好笑:“我没那么大嘴巴。”

    何沛媛谨慎的:“万一遇到了……那你说去哪儿?”

    杨景行说:“在家等我。”

    何沛媛勉为其难:“好吧……你别开太快!”

    杨景行九点一刻到女朋友家楼下,正拨电话呢,看见何伟东从楼上下来了,他连忙下车。

    何伟东好笑:“媛媛洗澡。”

    杨景行呵:“先前王蕊送媛媛回来的,我等会去趟虹口,还没到时间就过来看看……”

    何沛媛连连点头似乎不需要解释,摇大拇指:“上楼坐会。”

    杨景行犹豫摇头:“不敢,没打申请。”

    何伟东哈哈:“……李顺凯那小子还敢不敢找你?”

    杨景行嘿:“凯歌大人大量没跟我计较。”

    何伟东继续笑:“就是欠收拾,不过酒要少喝,更不能玩命喝。”

    杨景行点头:“平时喝得少……那天没办法了,不抗住了以后日子难过。”

    何伟东问:“爸爸喝不喝酒?”

    杨景行点头:“喜欢,不过现在也控制了。”

    何伟东感叹:“我是肺腑之言,身体健康比什么都重要,除了家人。”

    杨景行点头:“我一个叔叔,堂叔……”

    何伟东问:“爷爷有兄弟?”

    杨景行解释:“我爷爷的爸爸……”

    两代人站着闲扯了几分钟,杨景行突然冲何伟东身后点头问好:“向奶奶。”

    向奶奶就也笑起来:“小杨来了?工作忙得晚?”

    杨景行点头嗯:“找媛媛有点事,她还有点事没弄完,等她会。”

    向奶奶和蔼可亲点头,但跟邻居说话就加了点长辈口吻:“站着不累得慌?进屋坐会。”

    何伟东笑:“我坐得慌了透透气。”

    杨景行补充:“媛媛马上下来了,张爷爷在家吗?”

    向奶奶很嫌弃老伴:“糟老头看电视……哎哟,小杨这是新车吧?”

    杨景行点头:“旧车不太好开了才换了辆。”

    向奶奶仔细看看,有眼光:“不便宜啊,几百万吧?”

    杨景行摇头:“没那么贵,家里卖的。”

    “是几百万呀。”向奶奶很确定:“三百万吧,好看,就还没牌子。”

    杨景行嗯:“还要等几天。”

    何伟东就也聊这个:“我打听了一下,三连号也得四五十万,四连号看情况翻几倍。”

    杨景行点头:“4s店也推销了,可是要我自己掏钱,舍不得,我爸鄙视我。”

    何伟东哈哈,然后郑重:“也这算没给你爸爸面子!”

    向奶奶也顺话题:“小杨爸爸多大年纪?”

    杨景行说:“四十八了。”

    向奶奶转告:“伟东,比你大一岁。”

    杨景行不礼貌:“奶奶您有六十没?”

    也是女性呀,向奶奶哟呵呵……

    正干聊着,向奶奶对门的房子靠外面的好像是厨房的窗户打开了,人头一晃。这向奶奶是保护晚辈呢,脚下敏捷移动站在了杨景行和那个人头之间,继续爽朗说着话,等窗户滑动关上的声音后,向奶奶就对杨景行摇头小声:“这家人……”还摆手。

    何伟东继续夸赞邻居糟老头:“五十岁的时候,八十斤的石锁……”

    父亲在楼下站了近一刻钟了,上面终于传来了何沛媛不耐烦的声音:“知道了,啰不啰嗦……”

    向奶奶挺着急的:“小媛,小杨等你半天了。”

    杨景行简直害怕:“没,刚到。”

    换了套衣服的何沛媛轻快下楼来:“干嘛?”还好还好,瞪的是她父亲。

    何伟东胆子是真大呀,根本不回答,甚至无视了女儿,对杨景行说:“我回了,开车慢点……”

    向奶奶有点责怪:“小媛这么久不出门。”

    何沛媛没啥笑脸地解释:“梳头,刚洗头。”

    杨景行殷勤:“快上车,还没干……阿姨,一会就送媛媛回来。”

    阳台上的何妈妈点点头:“注意安全。”

    向奶奶补充一下……

    车子离开,何沛媛还严肃着的:“说什么?我在屋里都听见了!”

    杨景行笑:“听见了还问。”

    “没听清!”何沛媛简直怀恨在心:“叫你慢点开。”

    杨景行委屈:“想你嘛。”

    何沛媛观察着男朋友:“……你肯定是想问我们怎么跟老齐说的,想知道老齐说什么了!”

    杨景行长长叹气:“这苦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何沛媛哼:“那你来干什么?”

    杨景行很骄傲:“我来自讨没趣呀。”

    何沛媛别过脸去了:“……没趣不知道别来呀。”

    杨景行犯贱:“媛媛的没趣也有趣。”

    何沛媛继续着审问的表情想了一下:“……你怎么王蕊喜欢吃白斩鸡?特地选的那家是不是?”

    杨景行泄气了,几乎瘫软在座位里了。

    何沛媛警告:“慢慢跟你算!”

    杨景行失落:“穿得这么好看,就让我高兴了半分钟。”

    何沛媛哼:“不高兴?不高兴了走……根本不是真的想我!”

    杨景行自语:“不想你我受这气。”

    何沛媛挺脖子:“人家老毕什么都让着王蕊,都听她的!”

    杨景行气:“我没听吗?要走就让你走,谈恋爱第三天,侵占了我这么多宝贵时间,还想怎么样?”

    何沛媛看着男朋友,气鼓鼓的,但是不说什么了。

    杨景行仔细看看女朋友:“两个小时,你赔我!”

    真是信口开河呀,哪有两个小时?不信算一算,如此这般,何沛媛克扣后:“……最多算你半个小时。”

    杨景行分秒必争:“刚才这十分钟呢?本来应该亲亲热热,你跟我吵。”

    “两分钟有没有!?”

    “十一分钟了!”

    “你是无赖!”

    “十二分钟了。”

    何沛媛先不说话了,并且成功地想起来:“……你害我尴尬了一上午怎么算?”

    杨景行多干脆:“赔你,到凌晨两点,够了吧?”

    “想得美……”

    吵出了小区,去哪儿呢?咖啡厅?何沛媛没意见,你想去就去吧。杨景行又想:“……要不开个房聊吧,安静点。”

    何沛媛反应了一下后果断摇头:“不行。”

    杨景行信誓旦旦:“不干坏事。”

    何沛媛脑袋摇成拨浪鼓了!

    杨景行只能打算:“明天要赔我!”

    何沛媛哼:“我还没跟你算账!”

    杨景行想来想去,只能去喝杯咖啡了,去前面调头吧。

    车子开了会,何沛媛问:“丽阳花都叫你登记办出入证,你办了?”

    杨景行看女朋友:“……还没。”

    何沛媛抬起两只胳膊紧紧护住了脸,脚下直蹬,嘴巴里喉咙里各种声音强烈抗议,还扭起腰来,又空出一只手胡乱挠猫拳。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