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一二三五章 大势所趋

    杨景行边拉着女朋友上楼边回头检查木头台阶有没有留下脚印,也觉得:“这么干净的房子,是该干点浪漫的事。”

    何沛媛白眼:“这叫浪漫呀?”

    杨景行指窗边没人去的走廊:“去那边干。”

    “恶心!”何沛媛想挣脱手,然后想起来正经的:“你觉得从这边过去这一条,还有那边墙边都修成书柜怎么样?没事的时候上来选一本书,走过去晒晒太阳。”

    杨景行惊喜:“好想法,书柜也就三十公分厚,也还有一米……可哪来这么多书?”

    何沛媛鼓励还是讽刺:“你没书有钱嘛。”

    杨景行想得好:“我爸肯定支持,这钱让他出。”

    “你怎么这样!”何沛媛非常鄙视,不过还是讲讲自己的想法:“还有这里两米多吧,加这一条三四米,那边那点可以不动,把书摆满,充实得多了,关键家里有书才温馨。”

    杨景行连连点头:“别人也不能笑我,我不看书媛媛看呀,对!”

    何沛媛具体策划:“最好是白色,米白珍珠白,造型要简单,一格一格整整齐齐的最好。”

    杨景行点着头突然遗憾了:“早点追媛媛呀,现在这房子肯定漂亮得多。”

    何沛媛哼:“我才不管你。”

    杨景行又看看:“等你回来吧,先把这事解决了……”

    到卫生间,杨景行急着脱裤子。何沛媛又建议:“你干脆洗澡。”

    也好,所以找衣服换。何沛媛就再次走进男朋友的卧室,挺大的有二十几个平方,没梳妆台有书桌,高低五斗柜。

    杨景行挺听话的呀,之前摆了一桌子的盒子袋子都收起来,何沛媛要问一下:“你放哪儿了?”

    衣帽间是隐藏式的,里面也挺宽敞,三面衣柜包夹,站人的地方都还有三四个平方,杨景行女朋友不肯认领的东西都放在这里面了:“也是它们的归属,之一吧。”

    何沛媛鄙夷白眼,又笑:“你救了老毕一命,幸好没让王蕊看里面,她就想要这种。”

    杨景行觉得:“其实没必要花那么多钱,蕊蕊有点走火入魔。”

    “结婚呀!”何沛媛当然替朋友说话:“她也不是拿不出来。”

    衣柜虽然挺空的,但是杨景行把自己那点东西挂放得挺整齐,拿了裤子衬衣,何沛媛在旁边接手,但是内裤就不肯接了,自己拿着吧。

    何沛媛还发现了古董:“你还留着?去年前年的了……跟老齐买的是不是?”

    杨景行想的是:“叫你放点衣服,不然一起洗了。”

    何沛媛转身走了。

    杨景行脱衣服进淋浴间,何沛媛在外面把马上就要穿的衣裤整齐折叠了再放下,再瞟瞟里面,走到隔断边大声提醒一下:“你浴巾拿没?”

    杨景行不用浴巾,还有点害羞:“你把我看光了,不公平。”

    “谁爱看?”何沛媛皱眉不忍直视:“丑死了。”

    杨景行背身躲一下,其实他线条还行,四肢和肩膀的肌肉都挺壮实,只是腹肌的轮廓不明显,体脂稍偏高。

    何沛媛瞟一下扫一眼的,又受不了:“你急什么呀?打仗?”

    杨景行已经洗完头了:“一刻值千金!”

    何沛媛只能:“不洗干净不碰你!”

    杨景行无耻:“这里我仔细洗……”搓揉出好多泡泡堆叠成一大团让女朋友过目。

    何沛媛虽然好笑却依然看不下眼,然后又笑话男朋友反手用浴球努力擦背的样子:“……你不会买把浴刷?”然后走进去把淋浴房的门拉开一点,烦烦的:“给我。”

    杨景行没什么经验的,把浴球给女朋友了后就看着她。

    何沛媛好嫌弃:“转过去!”

    杨景行听话转身,规规矩矩站好。

    杨景行只肯用右手,还要伸长手臂小心泡沫和谁溅到自己,浴球的落点是男朋友的后脖子跟,站稳脚跟后就往下滑动,稳稳直直的路线到靠近尾椎骨的位置,然后把浴球左偏一点,再朝上滑动,一直到肩膀。

    杨景行嘿:“把我也打扫干净。”

    何沛媛不耐烦:“弓一点,腰。”

    杨景行连忙弯腰,还下蹲一些:“行吗?”

    何沛媛懒得答应,看起来漫不经心地一上一下。

    等了一下,杨景行想起来:“要不明天找人来量下尺寸,先设计一下,等你回来拍板。”

    何沛媛建议:“你等谭东他们开业给他们捧场呀。”

    “这点小生意捧不了场。”杨景行还怀疑:“他们那个短期内估计难。”

    何沛媛想起来:“我中午给薛亦涵了个打电话,问他们到没。”

    杨景行又惊喜:“还是要媛媛呀,我都没想到。”

    何沛媛的意思是:“她说他们回去了跟老人商量,还是想尽快把这边的店开起来,不指望赚钱,就是个招牌。”

    杨景行有自己的看法:“少说两三百万,钱没用在刀刃上。”

    何沛媛问:“如果真的跟你借钱你借不借?”

    杨景行完全没义气:“他们也不差那百八十万,有多少钱做多少事是应该经历的阶段,可以积累很多经验。真给他几千万去做也多半是打水漂,资金不是他们现在的重点。”

    何沛媛担心:“可是你这么说他会不会觉得你是舍不得借?”

    杨景行说:“真开口要借我也要想办法。”

    何沛媛建议:“你认真跟他谈一下,可能听得进去。我感觉他是看得你成功了就想得比较简单,但是你经营好几年了他才刚开始。”

    杨景行评价:“谭东是有点莽撞,不过薛亦涵还好,看样子也管得住谭东。”

    何沛媛笑了,似乎为女同胞骄傲,然后又哼:“别人都知道听女朋友的话……好了!”

    杨景行连忙转身接浴球:“我还要怎么听话呀?指东我不敢往西。”

    何沛媛赶着去洗手:“……你说谭东会不会觉得自己特别幸运遇到了薛亦涵?”

    杨景行点头:“明显感觉得到,因为我也感同身受。”

    何沛媛揭穿:“我又不能帮你什么!”

    杨景行暂停打仗,说:“如果一个姑娘让一个男人有了脚踏实地的感觉,有了家的温馨,有了对未来的期望……也对,这不仅仅是帮不帮的了。”

    何沛媛看看男朋友:“……快洗。”

    杨景行三下五除二,很快就赤条条从里面出来了,把擦水的毛巾拧一下了扔进篓子里,还照镜子。

    何沛媛非礼勿视:“快穿!”

    杨景行嘿嘿:“去房里吧。”

    “不!”何沛媛坚贞抬手指:“下面!”

    杨景行好意:“床上你不累。”

    “不!”何沛媛懒得废话:“不穿我走了。”

    杨景行边拿短裤边幽怨:“洗这么干净干什么?洗澡不上床干什么?洗澡上床最舒服……”

    “你越来越过分!”但何沛媛并不害怕,而且满脸优势:“请问,沙发跟床有什么不一样?”

    “没什么不一样。”杨景行连连点头:“何乐而不为?就近了。”

    何沛媛跺脚:“我不一样!”然后好不情愿地笑出来了,边苦笑边很生气。

    杨景行套上短裤了就握这女朋友的肩膀,保证一般:“我们可以躺在一起,不乱来。”

    何沛媛很怀疑:“一点点都不准!”

    杨景行举手投降:“一点都不。”

    何沛媛举棋不定,很是挣扎。

    杨景行就搂姑娘:“来嘛。”

    进了房门,何沛媛需要男朋友在后面推着才能挪步了,虽然是往前抬腿,身体却后仰感觉在反方向用力,动一步怨气哼一声。

    站到床边了,杨景行把薄薄的被子一把掀扯到另一边去,还讲究呢,拉扯一下床单,再跳去桌子上拿了抽纸包放在床头柜,垃圾篓也踢到床边,然后又去跳去衣帽间……,

    “干嘛!”何沛媛还是有点怕的。

    枕头,杨景行拿了枕头,还在套枕套,着急忙慌。

    何沛媛苦笑:“不要……”

    要的要的,两个枕头摆好了这大床才像个样子嘛,杨景行也讲究了,还调整起床上的细节。

    何沛媛又找理由:“我衣服上有灰。”

    “没事,一个星期没换了。”杨景行又建议:“你要想脱了也行。”

    “滚。”何沛媛右脚踢出来几公分高。

    感觉完事具备了,杨景行看了看,又有想法:“换个干净床单吧。”

    “为什么?”何沛媛防御姿态:“干嘛!”

    杨景行又放弃:“算了,就这样。”深呼吸,站到女朋友面前,笑嘻嘻。

    何沛媛可笑不出来:“你想怎么样?”

    杨景行吻上去。

    何沛媛今天有定力了,闭上眼睛任凭男朋友各种挑逗,她前半分钟几乎毫无回应的,虽然没躲避抵抗,但是手都没抬一下,舌头始终按兵不动,脖子是被动仰起来的。

    杨景行有耐心的,女朋友的口中还略有黄酒气味,而且一动不动的嘴唇好像还显得更娇柔,或者是顺从。

    何沛媛鼻子里的气息还是有变化的,毕竟少了一个呼吸通道。

    杨景行把女朋友抱的很紧,双手紧贴姑娘的腰背,突然带着姑娘转了半圈,让姑娘背对床了。

    何沛媛还是警惕的,肯定是怕男朋友把自己往床上推,所以反应挺快地抬手起来,箍住了杨景行的腰。姑娘的手和唇舌好像是联动的,手一动,嘴巴上也动起来了,而且显得刚刚有积蓄一点力量。

    杨景行没推倒女朋友,他身体前倾,一条腿跪在在床沿边,床垫深深凹陷下去,把女朋友慢慢朝后放倒。

    何沛媛更加紧箍男朋友的腰,身体还挺有韧性,短时间里没有因为重心否认改变就朝后倒,依然保持嘴巴上的还击……可惜这些都改变不了她要被仰面放倒在床上的大势所趋。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