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一三四二章 白演了

    虽然自己明显没有严光永受待见,但杨景行还是做出个朋友样,回到酒店就给李孚打过去:“刚收工,你们忙完没?”

    李孚呵:“辛苦。”

    杨景行热情:“找地方喝一杯?”

    “算了吧。”李孚倒干脆:“你也累了,早点休息,明天都忙。”

    杨景行哦:“你跟晴儿说一下,明天打早是不是去签个字把工钱领了。象征性的,要留念就搞个全套。”

    李孚呵呵:“好,我跟她说,明天一早回你。”

    杨景行嗯:“好,那你们早点休息。”

    “那个……”李孚又不干脆了:“下午没让你难做吧?”

    “怎么会。”杨景行强烈肯定:“晴儿完美演奏,他们说的都不是面子话。别说你了,我都虚荣了一把。”

    李孚哈:“英明决定。行,找时间跟老严我们再喝再聊。”

    杨景行也干脆:“挂了。”

    这李孚还真是说到做到,这年晴似乎也真的不迷恋徐安了,留纪念这么重要的事,杨景行洗完澡后都没等到他们一个电话。就算要当面谈,房间才隔了几个门牌号啊,十一点还不到呢。

    杨景行拨号齐清诺,虽然顾问和团长已经整一个月没碰面了,距上次通电话还更久远得多,而且这次拨号响铃的时间也偏长,但杨顾问还没生分:“喂。”一个字的轻快可显情谊了。

    “嗯?”齐清诺似乎会错了语气:“什么事?”有点严峻。

    杨景行还是讲点礼貌:“休息没?”

    “刚睡着。”齐清诺并没抱怨:“怎么了?”

    “还早呀。”杨景行要说的是:“晴儿今天很凶猛,跟你吹了没?”

    齐清诺哦更像是呵:“嫡系嘛。”

    杨景行是嘿:“不敢当……你准几天假?说明天去青岛。”

    齐清诺唉:“看她高兴了,队伍不好带,人心涣散。”

    杨景行倒是不记仇,还帮年晴说好话:“今天立功了,三零六名号打响了,真的把这群人惊到了。”

    齐清诺明白了:“谢谢顾问漏题。”

    杨景行呵,脑袋里是装太多事了,沉吟了一下才想起来这个电话的主要目的:“下午还跟他们聊了好一会,都想看你们的片子。我这周估计回不去了,有时间的话你们也看看电视,主要是留意一下反馈。”

    齐清诺哈哈得清亮:“都望眼欲穿,不用提醒。”

    杨顾问拿着鸡毛当令箭:“我建议还是保持沉默。”

    “计划之中。”齐清诺自嘲:“想喊也得有人听呀。”

    杨景行这顾问当得越来越有状态:“我预计《寒月近人》应该有反响,不过还是再保留一下,等个好点的机会。”

    “好,我继续敝帚自珍。”团长肯定笑得明媚。

    杨景行还有件事:“听说你爸准备退到幕后了?”辉煌酒吧现在已经是浦海最有名的现场,齐达维原来的个体户经营模式实在难以支撑,正在搞规范化管理。

    齐清诺还嘲笑父亲:“老了,白头发舍不得拔又不想染,想尽办法遮掩,比我还臭美。”

    杨景行嘿嘿:“你的现在也没那么好打理了吧。”

    “长不成短不就的。”齐清诺似乎怀疑:“还有事没?不好说?”

    杨景行稍一思索:“没什么事,下午跟徐安聊出了点想法,还不周全,想好了再找你们商量。”

    “有心了。”齐清诺睡意又起的感觉:“看你电话我还以为他们有什么情况。”

    “什么情况?”杨景行明显感染了毛病:“你知道什么?”

    齐清诺不太喜欢八卦的:“对对有段难谈的情,我们聊这个也不合适。”

    “别呀,我睡不着了!”杨景行似乎行得正坐得端:“有什么不合适的?”

    齐清诺好像轻叹气:“晴儿本来想自己去平京,行了吧。”

    杨景行好奇:“什么意思?”

    齐清诺咯咯:“算了,我发现不合适的是心境,你根本不知民间疾苦了。”

    杨景行连忙表示自己也没不食人间烟火:“年晴想故地重游?”

    “你去美国就没点想法?”齐清诺轻呵着又懊恼:“唉,就说我们聊这个不合适,不说了!”

    被打脸了,好在杨景行脸皮厚,他还是八卦别人的心态:“不至于吧?你们都来过几次了。”

    齐清诺呵:“你叫她纪念青春的时候没想到这一层?”

    “我……”杨景行憋词:“我觉得是我想多了。”

    齐清诺呵呵:“恋爱的人果然智商低,那我帮你理一理,年晴说要一个人过去的时候李孚就懂了,可还是陪着去,年晴也懂了,所以才决定去青岛,但是她也不知道补偿的是李孚还是她自己,所以说……前任多招人烦讨人厌呀。”

    杨景行劝呢:“别这么说……”

    “我就是这么认为,根深蒂固苦大仇深!”齐清诺正经说明:“所以我一丝,一毫,都不想扮演这个角色。”

    杨景行好像没听清楚,慢一拍地:“嗯?”

    “不管你为什么打这个电话,就当防微杜渐。”齐清诺已经不耐烦:“挂了。”

    杨景行还是客气的:“拜拜。”

    齐清诺也朋友了:“拜拜。”

    莫名其妙受了前女友一通指责,还是现任温柔可爱得多。何沛媛也准备睡觉了,在听了男朋友的汇报后就满是祝福,既然去青岛肯定是要见家长的,早点休息是对的,保不齐李孚爸妈一欢喜,这对比王蕊和老毕还快呢。

    杨景行也觉得好事可能随时到来,所以写歌给王蕊和老毕当新婚礼物的事还是提上日程吧,不过四零二对歌词真是无能为力,所以就再次邀请央求女朋友合作。

    何沛媛不是没义气:“……我又没结过婚,不知道怎么写。”

    杨景行就提议:“那为了朋友你就牺牲一下,我们先结一个试试是什么感觉。”

    何沛媛好像都不知道怎么骂了……

    “虽然我没老毕成熟稳重……”杨景行开始构思了:“不过歌曲可以回避这方面,多侧重女方的温柔美丽吧。”

    “想得美……”何沛媛气得气短:“你,你那么想送蕊蕊礼物,你随便找个人求婚结呀。”

    杨景行对艺术有要求的:“跟不喜欢的人结体验不到呀。”

    “哼……”何沛媛可是有认识的:“婚姻是一辈子一生一世,三年五年你都体验不到多少。”

    “那怎么办?”

    何沛媛仔细想了下,还是偏重祝福祝愿吧,难道你还想通过一首歌去教人家怎么当好贤妻良母或者模范丈夫么?何沛媛甚至构思好到时候也给王蕊一个惊喜,由无赖和十个女生上台合唱。不行,那太便宜臭无赖了,叫特警也来,曾理也来……

    星期三早上七点过,李孚打过电话后就来杨景行房间了,说是年晴不好意思拿工钱,而且两个人还得早点去机场。

    杨景行没什么好说的了:“那我不送你们了。”

    李孚也不啰嗦:“浦海再约。”

    还说什么国内空前顶级专辑团队,这一天又包饺子做菜做饭地闹腾过去了,只象征性地录了两轨。

    虽然一首伴奏都还没录完,但乐手们已经开始认识到制作人的小肚鸡肠真面目,这是对什么耳朵呀?是不是还能听见超声波?

    许安都侧面求情制作人不要过于挑剔乐手了,大家都是好朋友,还是国际朋友,这种友情也是音乐的重要一部分呀。可是把节奏轨和主音吉他合起来听了一遍之后,许安还是痛下决心号召朋友们齐心协力面对新的挑战。

    到第四天,制作人已经原形毕露越来越能独断专行了,而且在棚里一待就是十个小时,录音师都扛不住开始求饶了。所谓世界一流的乐手们也不轻松,居然有人躲到一边去练习去了,制作团队不再如筹备期那么谈笑风生。

    还是编制饭好吃,浦海民族乐团的三零六乐团这一天干了些什么呢,女生们上午瓜分了年晴带的青岛特产后依然对她严刑逼供。年晴虽然没招太多,但何沛媛看得出她心情挺美丽,肯定得到了长辈的欢喜。

    三零六连明天怎么过都计划好了,本来只是邵芳洁于菲菲同病相怜约着共度平安夜,结果大家商量来商量去到最后变成集体去邵芳洁家聚餐并观看纪录片了,家人或者男朋友都被无情抛弃。

    何沛媛当然是义子为先,就算杨景行在浦海她也会把伙伴情谊摆在第一位,只不过有些个万一中的万一让她不太放心,比如萧舒夏有可能边看电视边给她打电话,那可就被抓现行了,不光丢人还必然被伙伴们上刑羞辱,所以何沛媛提前通知害人的臭无赖,看电视的时候她会把手机静音。

    星期五,录音棚又满负荷运转了整个白天,因为晚上大家要一起看电视。见识了年晴的这些老男人真是迫不及待,外籍乐手也兴冲冲的。

    六点过,下班才发过短信的何沛媛又给男朋友打来电话:“还没完呀?”她今天挺温柔的,可背景音一片叫喳喳,年晴吼王蕊叫高翩翩也在喊……

    “等菜准备吃了。”杨景行听出来:“你们也还没开饭?”

    “没有,都装高手。”何沛媛小声鄙夷:“其实都不会,就晴儿能做点。”年晴听见了,强调自己是大厨。

    杨景行叹气:“所以说你们这些姑娘家,还口口声声继承发扬传统文化……”

    “少来!”何沛媛不温柔了:“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杨景行提醒:“现在叫外卖出去吃都还来得及。”

    何沛媛又是相信集体力量的,而且要经验和技术的动手部分并不多,但是菜可真不少,她也有贡献:“……我拿了一瓶莼菜,就做豆腐羹。”她早几天就已经让母亲验证过了,觉得挺不错的。

    杨景行小气:“我还没吃呢。”

    何沛媛新鲜:“你吃过泡藠头没?”

    杨景行孤陋寡闻:“什么东西?”

    “甜甜老家带来的,好酸,但是好好吃……”

    没一会,何沛媛果然被羞辱斥责了,大家都忙活着呢,说好今天只有姐妹没有男人,你却在这腻腻歪歪个没完,电话那头是顾问就了不起吗?而且是王蕊带头发难,女生们再众人拾柴火焰高,齐清诺还在电话那头威胁顾问她们要把标杆怎么怎么样了。

    不管顾问再怎么对伙伴们叫嚣又给自己撑腰鼓劲,何沛媛也不敢反抗身边的一群如狼似虎,甚至是很顺从地解释自己是想让顾问嫉妒,因为这可是大家自己动手的第一次聚餐,顾问就错过了,真是大快人心。

    团长说她也是现在才悟到其实有个姐妹的男朋友让自己调戏一下还是挺好玩的,并没那么抵触也没什么不好意思更别说害羞了。女生们惊叫连连,这下可被老大看穿了,以前的戏都白演了。

    何沛媛就不跟无赖啰嗦了,还是去跟朋友们闹着好玩。

    《在路上》这片子,看片头还真想不到还有一集是关于文艺的。虽然和四零二一起看电视的十来个人没有一个是有编制的,但是也不反感片子呈现出来的基调,连外籍乐手也赞叹一下平京浦海有眼可见的发展变化速度。

    第十集《青春阔步》开始,先有声音再画面淡入,外滩的随拍,几秒的镜头突出了世博的标志,接着就是浦海的几个标志性场景,最后再重点呈现中国国家馆,厚重的男声旁白开始:“创下多项世界之最的浦海世博会吸引了全球的目光……”

    纪录片通过世博会引出浦海之春国际音乐节,但是并没对音乐节做多少旁白介绍,画面就直接到浦海民族乐团那边去了,比较用心也要点技术的快速剪辑,介绍“浦海民族乐团三零六乐团”的青年演奏家们正在为明天的演出做最后的准备。一系列的短镜头显得比较紧张,不过也比较全面的展现了单位外部环境、排练室和乐器、音乐会的海报,也让观众确认了有一群年轻好看的女孩子在讨论什么,只是没看很清楚。

    镜头一转,画面就是一个小城镇的全貌俯瞰,估计才一平方公里的样子,镜头刻画着山清水秀之间的清净精致,是个有着两百年生产竹篾器具工艺品历史的小镇,主角是返乡创业的大学毕业生,正在筹备着送家乡产品去省城搞展览。

    从前面这两分钟来看,这一集的画面明显渲染得更好,旁白也要比之前介绍工程师的那些更文艺一些。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