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一三四五章 有个提议

    于菲菲说起四年前的今天是为感怀三零六和顾问一路走来建立下的深厚友谊,伙伴们也比较同意把那天看作是一段关系的标志性开端。郭菱说她在那天之前其实是近于把杨景行看作另一个护舒宝的,虽然愿意一起玩吧,但内心至少是不会崇拜那种成天跟女生嘻嘻哈哈阴阳怪气的男生的,不管你多英俊多富有多有才华,何况顾问当初也还没不可一世。不过从那天过后,顾问那些没正行没男子气概的行为在郭菱看来反而是一种真男人的放荡不羁了。

    其实先前三零六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也是分成了两派,不过男人成不成熟的话题并不是从那年平安夜切入的,而是后面话题展开后才逐渐生出“顾问是真的见了美女就控制不住言行还是为了显示自己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这样的议题,于菲菲这几个是觉得顾问是真性情就是喜欢美女,刘思蔓她们则相信顾问有绝对的自控力。

    何沛媛说得高兴呢:“你猜王蕊站那边?”

    杨景行关心的是:“媛媛站那边?”

    还用问吗,何沛媛当然不会同意郭菱的荒谬看法,更鄙视伙伴们为顾问找出“亲民”这种借口:“……你就是有不成熟的一面,不过我没说,怕老齐误会,还以为我说你不成熟才跟她一起。”

    杨景行悔过呢:“是有不成熟的一面……”

    何沛媛居然不趁机教训,语气还是高兴:“你猜王蕊怎么说?”

    杨景行有不好的预感:“蕊蕊也不支持我了?”

    何沛媛哈哈得意,王蕊的观点是男人永远不会成熟,永远是个大男孩。就前不久,王小二跟家人的两次念叨被毕海洋听到了之后,这个吝啬成性的准姐夫居然自掏好几千块为小舅子购买了个什么示波器,把王小二高兴坏了。不过重点并不是王二小,王蕊为了表示对准老公的感谢就也想送毕海洋点什么,可是成熟稳重男人毕海洋也没什么爱好。后来王蕊是去修乐器的时候想起来老毕对木头有点兴趣,就在师傅那讨买了一块紫檀,只花了五百块。一块其貌不扬的木头,王蕊买了就后悔,生怕准老公嫌弃差点没敢拿出手。结果呢,用王蕊的话说毕海洋拿到木头后都感动了害羞了,高兴得几天合不拢嘴甚至带着那块木头去上班。

    伙伴们当然是要鄙视讽刺王蕊居然讨好男人的,但是又大多持相同观点并且提出不少支持论据,比如郭菱的父亲虽然不太宽裕而且m被妻子骂了多少年也还是要淘车玩车,严光永回家就喜欢打开电视并且调到儿童频道还让邵芳洁误以为老公是暗示什么但是沟通后发现严光永是认为少儿频道最不无聊,李孚带着年晴回青岛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仔细介绍了他两间房的船舶飞机模型收藏……对了,年晴这次去青岛并没见长辈,李孚父母都没在家。

    何沛媛自己也有感触,她爸爸现在看见拉风的摩托车了还会仔细观摩,有机会还要骑上一圈过把瘾。

    杨景行认为爱好不能算是不成熟:“……女人一辈子都喜欢漂亮衣服呢。”

    何沛媛觉得不一样:“没有哪个女人四十岁之后还喜欢穿少女衣服吧?除了不正常的。”

    杨景行坚持:“你们这是欲加之罪,兴趣爱好都不能有了?”

    何沛媛懒得不理论,先八卦:“哎,老公,你觉得老毕真的很感动吗?”

    正说着自己的罪状呢,女朋友心情似乎还不错,杨景行连忙讨好:“当然是真的,你送我剃须刀的时候我也很感动,都舍不得用。”

    何沛媛不太信:“又不是你的爱好……只有送你美女你才会感动吧!”

    杨景行咦嘿嘿嘿:“老婆……你能这么假设一下我就很感动了,不用真送。”

    想得美呢,不过何沛媛只是稍加呵斥并不追责,她要回到平安夜的话题:“……你记得那天我在干什么吗?”

    杨景行当然记得:“……我和齐清诺还去接你了。”

    何沛媛沉默了一下后变得更温柔了:“老公,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

    杨景行催:“什么事让我等这么久,快点问!”

    何沛媛问:“你会不会生气?”

    “就这个?”杨景行回答:“当然会,有时候也生气。”

    “不是。”何沛媛有点撒娇的感觉:“如果我问你的事情你不喜欢,你会不会生气?”

    杨景行担心:“根据过往经验,媛媛的问题只会让我检讨自己……”

    拉扯一阵后,何沛媛还是问了:“就是那天你们接我了出去的时候,遇到陶萌……跟她一起的人是谁?”

    杨景行一点也不生气呀:“哦,是她爸爸朋友的儿子,长辈的意思应该是介绍年轻人认识一下,有点像相亲吧。”

    无赖回答得多啊,何沛媛好像不知道怎么问了:“那……她没告诉你是不是?”

    杨景行记性好很确定:“提前就跟我说了。”

    说得通吗?何沛媛应该是思考了一下:“那你当时那么生气?肯定没告诉你。”

    杨景行解释:“陶萌之前也不知道会给她介绍朋友,我也没想到会在那里遇到她,所以当时是失态了。”

    “她这么跟你说的?”何沛媛听出来的是:“你那么信任她?”

    杨景行居然敢嗯:“当然相信,媛媛的话我也信。”

    “我不会那样!”何沛媛语气有点强烈,然后又软:“过去的事不管了,我是想……跟你道歉。”

    “怎么了?”杨景行惊喜:“我杨景行何德何能也有今天?”

    何沛媛正经得还真有点歉意:“就是那天晚上遇到陶萌两个人的事……后来我跟她们讲过。”

    “就为这个道歉?”杨景行简直叫屈:“我就说嘛,我就说我怎么那么多错,原来不是我做得有问题而是你的标准有问题……”

    “就是你做得不对!”何沛媛先强硬再委屈:“这件事我也不对,我一直很后悔,因为当时我对你真的还没什么感觉……而且我觉得是陶萌不好,怎么能那么对你,到ktv了还摆谱!”

    “误会了。”杨景行胆子大呢,帮前女友讲话:“其实那天是我不对,我不该那样对陶萌,她没骗我……过去的事了别小题大做,背后八卦一下很正常,当时你也不知情。”

    “我不知道她们还记不记得。”何沛媛耿耿于怀:“反正这件事我一直很后悔。”

    杨景行还哈哈:“没想到有今天吧?”

    何沛媛的短暂笑声很憋屈:“……就是有点像说你前女友坏话的感觉。”

    杨景行哼:“这算什么,现任男朋友的坏话也说了那么多,你们今天还说什么了?”

    对对,这才是主题,说到哪了,何沛媛迅速整理了思路导致一阵反胃,因为柴丽甜居然睁眼讲瞎话说顾问其实挺专情的,这个观点甚至导致邵芳洁家的大客厅一度充满了尴尬。

    杨景行自己也尴尬:“你们能聊点别的吗?”

    何沛媛才气呢:“谁叫你阴魂不散,总能扯到你头上去……”

    应该是为了化解尴尬吧,于菲菲就附和柴丽甜的话,说顾问跟老大分手之后那么长的空窗期说明一些问题,然后齐清诺呢,何沛媛的恨意明显:“你猜她怎么说?”

    杨景行又不是女生问题天才:“我怎么猜得到,说什么了?”

    何沛媛鼻子喷气:“她说本来你要单身很久的!”

    “什么意思?”杨景行有点不乐意了:“因为她?原话怎么讲的?”

    何沛媛简直为无赖鸣不平:“她说以她的魅力……你很难走出来!”

    简直伤自尊,杨景行被刺激得嚷叫起来:“怎么走出来了?要不是媛媛对我避之不及,我早就走出来了。哎,她当你的面这么说吗?”

    “就是。”何沛媛可委屈了:“她们都笑我。”

    “开玩笑也过头了吧?”杨景行气得不轻:“我等会打电话问问她。”

    何沛媛关心:“你怎么问?””

    “我就问她这么说合不合适……”

    “你敢吗?你自己做了那么多伤害她的事,你好意思吗?”

    杨景行有原则:“我错了找我呀,她那么说就没考虑你的感受……”

    反正明天休息,反正何沛媛也是插着充电器打电话,所以是七弯八拐之后才劝无赖还是别到齐清诺那自讨没趣了,齐清诺的原话也不是很过分,大致就是:“她说本来以她的魅力够让你伤情好几年,如果不是我她们还要心疼好久,而且肥水没流外人田,难听死了。”

    杨景行也觉得:“是难听,不是好话。”

    “还说我温柔貌美……”何沛媛更介意:“就她有才华!”

    杨景行不屑:“写几首曲子算什么才华?术业有专攻,她能不能弹弦子?”

    “反正她们都笑,我尴尬死了。”何沛媛还知道罪魁祸首:“都是你害的!”

    杨景行叫嚣:“我跟三零六脱离关系了,欺人太甚,你也辞职吧。”

    何沛媛想了一下:“……不要,凭什么,我是受害者,你辞职才对,还我们团结友爱的三零六。”

    杨景行伤心了:“果然是姐妹如手足吗?”

    何沛媛不回答:“你知不知道蔡菲旋说什么?”

    杨景行Jǐng戒:“又说什么?”

    “她说还是老齐厉害……”何沛媛似乎并不介意:“那么快就把你征服了。”

    杨景行批判:“角度错了,真相是媛媛难以接近太难追。”

    何沛媛也不在意,继续发问方式:“你猜老齐有怎么说。”

    “猜不到。”杨景行服输:“感觉一点都不了解你们。”

    何沛媛用比较平和的语气:“她说也不一定是她魅力大,因为很痛的伤才想及时镇痛,不疼不痒的就无所谓了。”

    杨景行无语:“……什么话都让她说了。”

    何沛媛似乎支持团长:“那你当时是发神经了嘛,都记得你回来时的样子,一脸乌漆墨黑,当时也吓我一跳……”

    过去的事了,杨景行关心眼前:“说这些,你是不是很尴尬?”

    何沛媛似乎也不怕开水了:“说不说的反正也都知道……不过我觉得老齐说那句话的时候不像开玩笑。”

    杨景行斥责:“完全是歪理,根本说明不了问题,新交女朋友是为了镇痛吗?当时我也是觉得她可爱对她有好感,喜欢她想跟她在一起。”

    何沛媛居然没冒火:“其实我也想说点什么的,没讲出来。”

    杨景行督促:“要反抗,以后再有这种事不能不抵抗,以为你好欺负。”

    “我说了反抗了!”何沛媛也不是那么软弱的:“瞎子说看得出来你追我追得不容易……”

    杨景行满是期待:“你怎么说?”

    何沛媛还自鸣得意:“我说鬼迷心窍了!”

    “哎!”杨景行欲哭无泪:“这叫反抗?还是拿我出气啊?”

    何沛媛咦嘻嘻:“……回去路上王蕊还想套我的话,不说她还生气。”

    杨景行嘿:“不好说,还是别说。”

    “我才不说呢。”不过何沛媛也是理解的:“其实她也没别的意思,就是好奇,我原来也问她怎么和老毕相亲的。”

    这个电话打了一个多小时,比三零六看完电视后的聊天时间还长一些,而且三零六座谈的主要内容也不是顾问,其实聊了蛮多的,高翩翩第一次讲了她和李竟的分手细节,蔡菲旋又伤心了一次自己的情感破裂但是并不后悔,柴丽甜则表示是顺其自然的,刘思蔓倒是考虑提上日程了,大家还商量了到时候怎么搜刮毕海洋的红包……

    女生们也不是只会八卦男女感情问题,也聊了工作,毕竟牛皮已经吹起来了,得继续努力奋斗呀。伙伴们还叫标杆督促顾抓紧集体创作的事,团长也难得地搞了一下动员表示明年得发力了,一一年嘛。

    总的来说,何沛媛并没后悔参加今晚的聚会,也不是多么介意伙伴们开的那些玩笑,她也想继续和大家一起努力让三零六能名副其实甚至像顾问说的那样成为有影响力的团体,她也祝愿王蕊和毕海洋能成为幸福的夫妻,希望特Jǐng平平安安,希望蔡菲旋能早点走出来……每个人都能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

    确认已经马上就要凌晨两点后,何沛媛并没着急催男朋友快睡觉:“老公,我有很重要的话,你觉得是现在说还是等你回来我们再聊?”

    杨景行又紧张了:“现在说呀,不然我睡不着!”

    “老公,我知道你其实不喜欢我说有些话,其实我也不想……”何沛媛书面的语气:“但是我仔细思考后发现,比起我的放下,你自己的放下更重要,你觉得呢?”

    杨景行无条件:“对,媛媛说的很对!”

    何沛媛就更严肃了:“我相信你一定做得到,因为你是杨景行。所以我有个提议,从明天就是今天开始,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五号,让我们一起放下过去共同珍惜现在一起奋斗未来,好吗?”

    “好……”杨景行应该是高兴的:“谢谢老婆。”

    何沛媛还客气了:“谢谢老公……那你要正式一点,挂电话后你给我发短信再说一遍,好吗?”

    杨景行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