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六十一章 逛街

    浦海真的蛮小,交通状况也实在太好,一会就到家了。路边停车后,两人互相看一眼,杨景行说:“对不起,让你哭鼻子了。”

    陶萌的小嘴唇有点撅:“那你要怎么弥补?”

    杨景行故作深沉:“其实人生在世难免犯错,但是对错谁又能说得清楚,我一直觉得很多的事情没有所谓的对错可言,更别说什么正义和邪恶了。同一件事情中,可能每个人都是错的,也可能每个人都是对的……”

    陶萌的脸色又不高兴了。

    杨景行还继续:“凡事都有两面性是不是?如果已经错了,说什么弥补也是废话,时间不能倒流,弥补不了……不过今天,现在,看着你,我觉得自己真的错了。你准备怎么原谅我?”

    陶萌扭一下头背对杨景行,转过来时嘴还撅更高了:“你不弥补就想要我原谅!”

    杨景行说:“好吧,我本来想把配器学成熟了再写下一首曲子的,现在看来要提前了。”

    陶萌小得意,问:“配器是什么?”

    明白了配器是什么后,陶萌不干了:“不行,你要学完了再写,要写得比这首好,要做到最好……我能等。”

    杨景行遵命:“好!我回去加班加点,我学很快的。”

    “时间也要更长!”

    “至少多一分钟。”

    陶萌很严格:“不行,起码要有……八分钟,我不喜欢就要改到满意为止。”

    杨景行庄重的点头:“嗯,谢谢你给我这么深刻的教训。”

    陶萌咯咯:“看你还敢不敢。”

    杨景行下车,从后座上把东西整理好,然后打开前门请陶萌下车,说:“送你进电梯。”

    陶萌说:“不用了,我要回松江。”

    杨景行说:“那你路上小心。”

    陶萌点头:“你也是,到家了我给你发短信。”

    杨景行说:“慢点开,我能等。”

    陶萌说:“我们还能一起开一段路。”

    于是杨景行等陶萌去开车,然后一起开了两三公里那么长一段路,就分道扬镳了。杨景行先吃了饭再回学校,喻昕婷没在四零二了。

    杨景行珍惜现在的创作冲动和灵感,连小号都不玩了,直接开双排键。这东西,确实是编曲作曲利器,就像一个乐团伺候着,随时叫什么乐器来点什么旋律跟和弦都没问题,还能自动记录。

    初步构思是写一首对比复调,让两个声部去《风雨同路》。钢琴和小号合奏。

    星期天一大早,杨景行六点就到学校,练习了两个小时小号后就去送喻昕婷上家教。然后开始构思琢磨新曲子。中午和喻昕婷见面一起吃饭,安馨也一起。

    喻昕婷今天还打扮得蛮漂亮,黑色的靴子,紧身牛仔裤,上身的长款外套很可爱,类似天鹅绒的面料,粉白色,胸前有卡通小熊图案,背后还有个大帽子。

    杨景行当然是要夸赞,说很漂亮。

    喻昕婷嘻嘻:“我也好喜欢这件衣服,正月回家了买的,庆祝考试过关……是我最贵的一件,要八百多。”

    杨景行责怪:“今天才跟我分享!”

    喻昕婷解释:“天才冷嘛,而且不好洗。”

    杨景行说:“难洗的衣服可以给我,安馨你也是。”

    安馨答应了:“好!”

    喻昕婷也不好再推辞。

    吃了饭就去逛街,主题是买电脑,但是也可以看下衣服什么的,所以安馨也被拉着一起。喻昕婷说自己的预算是六千块,不知道能不能买到合适的笔记本。杨景行用的名牌,要近两万,喻昕婷很喜欢可不敢想。

    货比三家,用了两个小时,基本都是杨景行咨询讲价拍板,选了一款红色的小本本。配置不太好,可是漂亮,还只要五千多一点。

    喻昕婷抱着爱不释手啊,杨景行问:“还去买衣服吗?”

    “去!”喻昕婷决定要大丰收,但是说:“我们不去商场,到那种有很多小店的地方。我要杀价,杀价!”

    安馨知道地方,直接过去,可惜找地方停车找了好久。也类似商场,不过什么专卖店,都是些杂七杂八的小服装店,还有许多小吃店,各种各样的食物,喻昕婷兴奋得直蹦蹦。

    先买衣服,左瞧瞧右瞄瞄,杨景行跟着喻昕婷和安馨进了一家店。很小,面积估计只有十个平方,墙上挂满了没有牌子的女人女孩衣服,但是都不难看。

    “帅哥美女,欢迎随便看,都是好衣服。”老板是个二十七八岁的女人,自己穿得好看,也很热情。

    喻昕婷和安馨还在瞄,杨景行先发现了:“那件,棕色的。”

    一件类似呢绒的女孩衣服,中长的,下摆和袖子都类似泡泡设计,是挺好看的。喻昕婷穿的外套没扣没拉链,是桶进去的,脱穿起来不方便。但她不是杨景行,不怕麻烦。

    换上后,安馨说:“有点大了。”

    于是再换一件小码的,恰恰有。

    这次杨景行说:“不错。”

    老板娘也说好看好看:“你腰本来就细,就该穿这种能显出来的。”

    喻昕婷问杨景行:“真的好看?”

    杨景行笑:“当然,老板又不给回扣。”

    老板叫苦:“就没赚钱,还回扣!”

    喻昕婷不急,仔细的看了边边角角,也没找出什么大问题,就问:“多少钱?”

    “这样,最后两件的,六百五,不赚你的了。”

    喻昕婷摇摇头,问:“这个能水洗吗?不会脱色缩水吧。”

    老板拍胸脯:“不可能,你来找我!“

    喻昕婷看看杨景行,对老板说:“三百卖不卖?”

    老板做出不可理喻的样子,一副浦海口语:“美女,你开玩笑的吧?”

    喻昕婷不好意思。杨景行说:“她认真的,三百,价格合适啊。”

    老板看杨景行,看了几秒,气愤:“帅哥,你穿着迦乃士陪美女来这里看衣服,还这么讲价?这都不叫讲价了,这是杀人!”

    杨景行笑:“她是小美女,你是大美女,照顾一下,给个合适的价钱。”

    老板很无奈:“六百,再不能少了。”

    杨景行问:“是不是老板越漂亮价格越贵,我们再找别家吧。”

    喻昕婷准备脱衣服,老板连忙说:“那你说,你能给个什么价,别太坑我。”

    杨景行说:“她说了,三百啊。”

    老板很无语:“你们根本不是诚心买东西,五百八,要就拿走,真没赚钱了。”

    杨景行呵呵笑:“老板,这些衣服都是你自己选回来的吧?看中这件衣服,是小美女欣赏大美女的眼光。这件衣服还不够你项链的一颗珠子钱,干脆点,三百买了,我们回头再来。”

    老板叫:“你还来,我就关门了。帅哥,三百块一件的衣服,她穿着合适吗?你一身名牌!”

    杨景行装模作样:“我脱了!”

    老板不屑:“你脱,你敢脱我就敢卖!”

    杨景行威胁:“我真脱了!”

    喻昕婷呵呵:“算了,我们去别处看看吧。”

    老板却拉住了杨景行,翻开他的外套:“我看看你的衬衣……杰尼亚的,是不是?帅哥,就算是普通朋友,你也要帮美女把这件衣服买了!”

    杨景行说:“好,三百……美女,你都看过我的内衣了!”

    老板娘调笑:“给我看看你的胸肌。”

    喻昕婷不笑了,几下就把衣服脱了,从安馨手中接过自己的外套,穿都来不及穿就出门:“走了!”

    老板还在挽留:“五百五……”

    杨景行不知羞耻:“给她看看,有什么了不起,我是男人。”

    喻昕婷说:“我不喜欢那件衣服了……我只会用方言讲价,不习惯。”

    安馨还怪杨景行:“你跟着我们,别人一眼就看出来了。”

    喻昕婷问杨景行:“衣服是昨天买的吧?好帅。”

    再进一家店,老板年纪大些,反而显得更实在点。安馨看中了一件衣服一条裤子,用能够接受的价钱拿下了。

    继续逛,可喻昕婷老远就被酸辣粉的味道吸引过去了。三个人一人一碗,杨景行请客。喻昕婷说好吃,可惜就是太贵了,是益都的两倍不止!

    吃完了酸辣粉,还是得继续给喻昕婷找点收获啊。看了一家又一家,终于有能让她欣喜的出现了。

    喻昕婷自己看中一件中长外套,杨景行帮忙选中一件短的。试穿一下,都好看。两个老板娘,都是二十三四岁,但是没调戏杨景行,还挺尊重的。

    讲价的过程也不激烈,很快就用六百块的价格两件一起拿下了。喻昕婷满心欢喜,杨景行表扬:“你是比我厉害。”

    安馨还取笑杨景行:“你哪会讲价,差点把自己卖了。”

    喻昕婷安慰:“是那个老板人不好,我咒她没生意,早点关门!”

    看看时间,都五点了,得快点回学校,晚上还要去和齐清诺见面呢。去取车的时候,路过冰激凌店,杨景行介绍:“味道不错,要不要尝尝?”

    喻昕婷又乐意了:“我吃过两次,好吃。”

    于是杨景行给两个女生一人一个,自己不要。

    到学校后,喻昕婷先回寝室,问杨景行要不要换新衣服,杨景行说不用,叮嘱:“放车上,我洗了给你带过来,安馨,你的衣服也拿来。”

    喻昕婷想了一下:“那我电脑也先放在车里。”

    杨景行又问:“要不要去吃火锅?”

    喻昕婷摇头:“下星期吧……你有空吗?”

    “有。”

    喻昕婷嘻嘻,拉安馨:“到时候我们一起去。”

    就在学校吃晚饭,杨景行还接到齐清诺的电话:“七点能过来吗?”

    杨景行说:“没问题,正吃饭呢。”

    齐清诺问:“要不要我去接你们?”

    “不用了。”

    齐清诺又说:“这边不好停车,到时候你先过来,我再带你去。”

    过了一会陶萌的电话又打来了:“你们电脑买好了吗……吃饭了吗……酒吧在哪……晚上早点回家,帮我跟她们问好。”

    杨景行小气:“她们都没跟你问好。”

    陶萌大度:“我无所谓。对了,奶奶问起你了。”

    “问什么?”

    “问我们联系没,我说没什么联系。”

    杨景行问:“那你和谁联系比较多?”

    陶萌大声:“我撒谎的嘛。”

    杨景行又批评:“那不好。”

    陶萌委屈:“说了他们会多想,你以为我喜欢撒谎。”

    杨景行说:“有几个人追你不是很正常么,多想什么。”

    陶萌说:“那也要是你联系我才行啊。”

    杨景行同意:“嗯,那我们以后正常一点。”

    陶萌哼:“你就说得好听。还有,我要昨天那首曲子的谱子,钢琴版的。”

    “《风雨同路》啊,不对,是《雨中骄阳》。”

    “你烦人!”

    六点多一点喻昕婷和杨景行就出发了。喻昕婷也邀请安馨了,可是她不肯去,说自己对摇滚什么的没兴趣,也不喜欢吵吵闹闹。

    酒吧在浦东北面,稍微有点偏僻。所在的地方环境建设不错,但是类似于工业园什么的,居民不多。从音乐学院开车过去得半小时,杨景行还比较快。

    喻昕婷有点兴奋,问酒吧里会是些什么人呢?有饮料果汁什么的喝吧?有不有人跳舞呢?

    杨景行没啥经验,就是原来和谭东去过一次迪吧,也没什么快乐或者骄傲的回忆。

    还真的转了两圈也没找到酒吧所在的位置,杨景行就给齐清诺打了电话。齐清诺问清楚后就无语了:“你看到那个六月花没,就在旁边……早给你说了门很小,还不要接!”

    嘿,都过来过去几趟了。辉煌酒吧,门小,牌子没有,一点都不像个酒吧的样子,还以为是一什么仓库呢。

    齐清诺在小铁门口等着的,上车带杨景行去停车,看喻昕婷逗乐:“你还像个初中生,十八岁以下免进哦。”

    喻昕婷不怕:“我带身份证了!”

    齐清诺又逗杨景行:“等会给你介绍几个美女。”

    杨景行不屑:“你们俩我都认识。”

    齐清诺又说:“陈叔说你半天了,几个女人都按耐不住了。”

    杨景行对喻昕婷:“保护我,别学她那么没义气。”

    喻昕婷怕怕:“怎么保护?”

    齐清诺建议:“就当他一晚女朋友呗。”

    喻昕婷谦虚:“我不行!”

    齐清诺头大:“总不能是我吧,我爸妈都在,你以后脱不了关系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