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六十二章 首演成功

    齐清诺带着杨景行和喻昕婷进了大铁门之间的小铁门,里面还有个小院子,二十来个平方,摆着些花花草草,还有个大的艺术雕塑,几个圈圈套环环,五颜六色的。

    院子后就是酒吧大门,倒是挺大气的。招牌也是,“洗涤辉煌”四个大霓虹字,在朦胧的夜色里挺灿烂的。

    杨景行和喻昕婷跟着齐清诺进去,发现酒吧面积也不小,估计有一百个平方。酒吧的装修色调和灯光都挺温暖的,没什么金属摇滚的感觉。开了空调,稍微有点热。

    酒吧里不吵也不安静,估计有三四十个人。吧台前几个,左边还有几桌,右边围了一圈。右边正对着吧台的是个小舞台,上面摆放着齐全的设备,吉他,鼓,贝斯,键盘,立式钢琴,大提琴……

    齐清诺带着杨景行走到吧台前,指着后面的人问:“认识吧?”

    杨景行问:“我是叫大哥还是叫叔叔?”

    比当初的海报或者电视画面上成熟了不少的齐达维哈哈:“江湖辈分,我们各交各的。”齐达维身高快一米八了吧,块头也不小,估计齐清诺是遗传父亲。齐达维果然还是留着长发,但是扎了起来,前面看不出。

    杨景行就伸手:“大卫大哥,你好,我叫杨景行……这是喻昕婷,我们和齐清诺都是朋友。”

    齐清诺抱喻昕婷,警告:“你别占我便宜!”

    喻昕婷呵呵笑:“您好,这里好漂亮哦。”

    杨景行又对吧台走来的一个中年女人笑:“这是嫂子吧?你好。”

    妇女呵呵笑:“欢迎欢迎,清诺,带他们坐。”齐清诺的母亲看起来比萧舒夏老了一些,但是穿着打扮还是比较讲究的,身材保持得也不错。

    齐清诺又带着杨景行去见陈晓强。陈晓强正和三男一女在聊,男人年纪都差不多的,女的看起来才二十七八岁,化妆比较浓。

    陈晓强挺照顾杨景行,站起来拍着他的肩膀介绍:“小兄弟,杨景行,和诺诺是同学。”

    杨景行挨个认识,都是哥,王哥,康哥,肖哥。做生意的,开店的,还有作家!那女人看起来是跟着王老板的。

    这边的几个认识了,陈晓强又带着杨景行去另外一边。这七八个人中还有两个杨景行是认识的,一个事城隍乐队的鼓手,还有一个是知名音乐制作人。

    制作人叫甘凯呈,都混了十几年了,挺大牌的。不过甘凯呈看起来似乎四十岁不到,这和他消瘦的身材脸型以及半长的头发有关,还包括比较潮的穿戴。甘凯呈给不少知名歌手做过专辑,当然也出过不少好歌。

    这群人平均年龄估计三十岁出头,起中有一个编辑,是做时尚杂志的。一个年轻点的乐手,还有两个是酒吧的驻场乐手。还有两个居然是公务员!

    最热烈欢迎杨景行的就是酒吧驻唱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站起来拉杨景行:“小帅哥,坐我这!喝什么?我请。”

    杨景行憨笑:“谢谢冉姐。”

    齐清诺把喻昕婷也按在杨景行旁边坐下,说:“先交给你了,喝什么?”

    杨景行要啤酒,喻昕婷喝苹果汁。

    冉姐忍不住欣赏:“一对帅哥美女,也是音乐学院的?”

    杨景行说:“她是钢琴系的。”

    一个公务员好奇:“你们学校最低年龄是多少?”

    杨景行说:“大部分是都是高中毕业,她看起来比较小,刚满十九岁。”

    冉姐羡慕:“十九!看起来像十四五。我才二十,看起来都三十了!”

    冉姐的搭档笑:“你二十几十周年了?”

    喻昕婷规规矩矩的坐着,收敛的呵呵乐。

    那个年轻的乐手问杨景行:“你是学演唱的?”

    杨景行摇头:“我是作曲系的。”

    “准备做歌手?”

    杨景行不好意思的笑:“暂时没这个想法。”

    甘凯呈也没什么架子,笑:“你这条件,不当歌手可惜了。”

    杨景行说:“条件比我好的多,我不会唱歌。”

    冉姐还是不肯放过:“等会陪姐唱一首!”

    杂志编辑说:“杨景行,名字有点熟悉,哪里出过?”

    杨景行说:“名字大众化。”

    编辑一拍大腿:“想起来了,是不是在音乐厅演出过?”

    杨景行荣幸:“是有一次。”

    “和纽约爱乐?”

    杨景行点点头。

    编辑笑笑:“当时我们的采编想采访一下你,没找到。”

    公务员问:“你们时尚杂志采访他干什么?”

    编辑自嘲:“时尚就是品味。”

    杨景行说:“幸好没遇上,我没品味。”

    甘凯呈喝了口酒,对杨景行说:“那个事我听说过……好像和申戊辰有点不愉快?”

    杨景行吃惊的尴尬:“啊,坏事传千里。”

    喻昕婷开口,弱弱的陈述事实:“那不能怪他,是那个人自己没教养。”

    冉姐好像燃起了正义之火,急问:“怎么了?”

    杨景行说:“一点小矛盾,过去了。”

    甘凯呈又说:“这个人我见过,可能是从小离开父母没人教……有点个性。”

    其他人领会的笑笑。

    齐清诺把啤酒和果汁端来了,然后自己也在喻昕婷旁边坐下。甘凯呈问齐清诺:“他上次和纽爱合作,你去了没?”

    齐清诺遗憾:“没那个荣幸啊。”

    喻昕婷解释:“他们那时候还不认识。”

    齐清诺说问杨景行:“下次什么时候?我排档期。”

    杨景行笑:“不用排了,估计没下次。”

    甘凯呈奇怪:“听说很不错啊?弹的拉赫玛尼诺夫?”

    齐清诺问杨景行:“弹别人的东西,没感觉吧?”

    杨景行说:“是不敢弹。”

    齐清诺气愤了:“我的你就敢弹!这杯你请了。”

    公务员同志问:“快毕业了吧?”

    齐清诺炫耀:“我学弟,才大一,早着呢。”

    一群人聊着,不光杨景行和喻昕婷是新来的,其他人之间也不是都特别熟。甘凯呈和那个乐手是老朋友了,而乐手和冉姐他们是好朋友。两个公务员和那个编辑是泛泛之交,编辑和冉姐的搭档是哥们……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

    齐清诺和冉姐很亲近,冉姐想调戏杨景行,齐清诺还威胁:“我告诉你老公!人家才十八岁,害羞。”

    杨景行喝酒:“我壮壮胆。”

    冉姐笑:“真害羞啊?诺诺还有害羞的朋友啊?”

    齐清诺哈哈:“和你们呆多了,我要中和一下。”

    城隍乐队的鼓手属于沉默寡言的类型,四十岁的人了还像个大男孩。齐清诺介绍喻昕婷给他认识,还说年晴是他的徒弟。

    而甘凯呈和大卫是多年好友了,他还是齐清诺的师傅。齐清诺告诉杨景行,那首民乐版《魂斗罗》得到了甘凯呈的许多帮助。杨景行当然是表示仰慕。

    酒吧里又陆续来了些人,年轻的也不少,二十岁出头的男的女的都有。但是都不闹腾,就是几个人点一杯东西了坐着聊天。

    八点的时候,冉姐和他的搭档去准备了,准备开唱。齐清诺带着喻昕婷去了趟厕所,回来后又给杨景行介绍了几个人。齐清诺的母亲也过来关照一下新客人,对喻昕婷很客气。

    冉姐上台的时候得到不少掌声。她一开唱就让人觉得那些掌声是真诚的,因为真的唱得很好。唱腔扎实有力,而伴奏就是一台钢琴,表现力却不输给乐队。几首流行歌曲之后,让酒吧里的声音变得更纯净了一些。

    接下来还有惊喜,齐达维和鼓手上台了,酒吧里的五六十个人就叫嚷起来。齐达维先说话,却不是感谢歌迷什么的,而是谢谢顾客们一直以来的帮衬。接下来还把甘凯呈和那个乐手请了上去,要四个人表演。

    嘿,好多人得一惊喜,这也算上世纪九十年代有代表性的两位人物了。齐清诺给杨景行说他父亲一般不亲自上的,一个月才有那么一两次,事先也没啥通知广告,就是坚决再不把自己当明星了,纯粹就是自娱自乐。偶尔邀请的嘉宾,有重量级的,也有普通朋友,玩得开心就行。

    齐达维吉他,鼓手还是老本行。主唱甘凯呈,乐手玩键盘。一首齐达维自己写的歌,不是以前城隍乐队的。风格也变了,金属味没那么重,还有点爵士的意思。

    不是多么好听,还是唱的人很厉害,吉他和鼓手很厉害,键盘手也不差,又是在这里免费听,所以观众们没那么挑剔,反而觉得挺有味道的。

    齐达维他们的台风也变了,成熟稳重,歌词也变了,略感沧桑,更多的是美好。

    从杨景行的角度分析的话,这首歌得结构比较简单,旋律也略显平常,但是台上几个人的感觉却像特别享受似的。尤其甘凯呈,给那么多歌星做过专辑,他自己现在更有台风,唱得非常投入。观众们像看话剧一样,很是安静和专注。

    一曲结束,掌声真是热烈,齐清诺还吹口哨。四个人在观众们得要求下再来了一首,然后齐达维就说:“下面由齐清诺为大家唱一首她自己写的歌,欢迎。”

    嘿,齐清诺人气不小,掌声更热烈了。齐清诺上台,比较活泼的样子:“都是老朋友了,就别客气了……唉,那首歌好多人都听过了,早腻味了吧。今天给大家介绍两位新朋友,欢迎喻昕婷……”

    喻昕婷脸上笑容都吓没了,动都不动,还是被杨景行推站起来的。看她那畏畏缩缩脸红红的样子,真是和齐清诺鲜明对比。不过观众们还是给了鼓励的掌声。

    齐清诺继续:“还有杨景行!”

    杨景行站起来点头示意。

    齐清诺介绍:“这是一首杨景行作曲,我们三个人编曲,喻昕婷取名的作品,叫《雨中骄阳》,谢谢大家……上来啊。”

    喻昕婷着急:“我紧张……”

    杨景行推:“有我在。”

    这里的键盘和杨景行的双排键有点不一样,是两年发行的工作站了,功能和音色上可能还不如杨景行的双排键。

    杨景行在齐清诺的帮助下调试了一会,表示没问题。齐清诺又去问问喻昕婷,还安慰:“放心,我不会在这里亲你的,他多没面子。”

    喻昕婷嘿嘿,看杨景行。杨景行给个大拇指。

    等齐清诺挂好吉他,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就开始了。《雨中骄阳》,主题感非常强,铜管前奏一出来就让人知道它想干些什么。那种表现力强烈的音色和旋律能把会喜欢的人马上吸引过去。

    当然,如果要让鉴赏家们来分析缺点,那就是思想性不强,编曲和作曲都显得浮夸,好听的旋律流于表面,不值得深层次剖析。

    可是不管怎么样,不能否认它好听。当初可怜的柴可夫斯基不也被好多人在音乐结构之类的问题上喷得体无完肤,可人家还是旋律之王。好听就行了嘛,何必那么古板的高要求呢。

    嘹亮壮丽的铜管齐奏一下就把观众们的注意力集中了起来,甘凯呈和齐达维本来在说什么的,也停下来看向杨景行。连齐清诺那似乎对音乐不感兴趣的母亲,也从吧台那朝这边看。

    嘿,这就是通俗音乐的好处。

    齐清诺对整首曲子显然比那天更熟悉了,今天的吉他弹得非常顺畅,几处节奏和旋律的转换都表现得很好,而且台风激昂有力。喻昕婷也没紧张成什么样,该打的点都在打。

    乐曲进入最后一段高潮的时候,所有人都是怔怔看着舞台上了。从动作上来说,还是齐清诺最有表现力,像她父亲年轻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情不自禁还是刻意为之。难道非得要半蹲着或者扭动腰肢才能弹出感觉么?杨景行还是那副鸟样,认真而冷静,没什么表情。喻昕婷就是紧张而专注,像是在刻苦练习。

    一曲结束,齐达维带头鼓掌,其他人也跟着,叫好声此起彼伏。杨景行拉起喻昕婷,握住她的两边肩膀把她推到前面接受喝彩。这姑娘依旧不好意思,想往杨景行身后躲,却被齐清诺堵住了。

    齐清诺笑得很灿烂,露出洁白的门牙,看着杨景行大声说:“恭喜你,首演成功!”气息中还有啤酒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