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九十章 麻花辫

    杨景行回到家已经是一点多,先去付家烧烤看了一眼。/老板他们已经开始收摊了,看见杨景行以为他要吃东西,连忙把一张桌子再摆好。

    杨景行说不用了,看付飞蓉不在就告辞。老板娘汇报一下,说电脑已经买了,六千多的,还给付飞蓉搞了个小电动车,方便她来回。

    杨景行说:“还是接一下吧,晚上不太安全。”

    老板娘说:“她不要接……都是大路,不要紧的。她在那边认识好多人哦,都是了不起的。”

    星期一上午,杨景行在图书馆呆了好久,后来接到何沛媛的电话,要他去北楼。三零六里面,六个女生等着的,何沛媛,王蕊,齐清诺,邵芳洁,喻昕婷和安馨。

    杨景行问:“分组,继续?你们三对三。”

    王蕊说:“昨晚确实没尽兴,晚上继续?”

    杨景行说:“你们继续,我晚上去酒吧看看。”

    邵芳洁担心:“谁保护我们?”

    王蕊说:“都去辉煌啊。”

    齐清诺说:“我和年晴昨天还去了一趟……你什么时候回家的?”

    杨景行说:“一点多。”

    邵芳洁说:“我七点多就看到你的车了。”

    何沛媛说:“我九点才起。”

    杨景行问喻昕婷:“晚上去不去找盼盼?”

    喻昕婷点点头。

    杨景行又问:“吃不吃烤鱼?”

    喻昕婷又点点头。

    杨景行说:“那六点集合吧,我先上去了。”

    王蕊说:“你不用这么努力吧,我们话还没说完。”

    杨景行看:“说吧。”

    女生们互相看看,邵芳洁突然笑:“你是不是男朋友兼职保镖啊?”

    杨景行问:“谁愿当我女朋友?”

    王蕊谴责:“你好没意思……真的,你是不是学过?”

    杨景行说:“本能冲动,不说这个了。”

    何沛媛还继续:“你打了几个人?我就瞄到两个。”

    杨景行解释:“其实我平时很温柔的,你们不觉得吗?昨天是一时冲动,人难免犯错。”

    女生们笑,何沛媛说:“打得好啊,我们都给你鼓掌!”

    邵芳洁说:“其实当时我真的有点怕。”

    王蕊说:“最怕的是喻昕婷吧,我们都还好,没哭。”

    喻昕婷转身,背对大伙。齐清诺谴责王蕊:“你有意思吗?”

    王蕊拉拉喻昕婷的肩膀:“说好玩的。”

    杨景行说:“我觉得你们这一群就她还像个女生,我都差点被吓哭了。”

    喻昕婷嘿嘿一下,又转过身来:“我是胆子小。”

    杨景行问:“柴丽甜呢,我想找她学笛子呢。”

    齐清诺说:“我给你电话。”

    然后杨景行就上楼了,拿着笛子吹啊吹。快到午饭时间了喻昕婷和安馨上来邀他,喻昕婷照例带着苹果。

    吃完午饭后杨景行就给柴丽甜打电话,问她什么时候有空能当当免费的老师。柴丽甜恰好有空,一下午的时间都给了杨景行。作为感谢,杨景行邀请柴丽甜一起吃晚饭,她答应了。

    几人碰面后,柴丽甜对齐清诺说:“他真的学好快。”

    杨景行说:“是老师好。”

    王蕊说:“当时对我也这么说。”

    邵芳洁一算:“哎,三零六差不多有一半是你师父了。”

    杨景行笑:“好,今天就当谢师宴了。”

    王蕊说:“早了点,你还没出师呢。”

    杨景行车上坐着安馨,喻昕婷,柴丽甜,王蕊,齐清诺和何沛媛,邵芳洁打的。八个人到了付家烧烤,越来越大的队伍把老板娘吓一跳,但愿杨景行还继续坚持付账。

    幸好惟一的一张大圆桌空着的,八个人挤坐下来,女生们点菜。过了一会付飞蓉就来了,喻昕婷邀她一起吃。

    杨景行说:“你上次请我了,我还没回请呢。”

    付飞蓉嫂子也说:“你坐吧,帮忙接下菜。”

    不认识的互相认识一下,柴丽甜和邵芳洁都表示听说过付飞蓉,唱歌很好什么的。付飞蓉很不好意思。

    齐清诺说:“真的,越来越红了。”

    吃完了饭后准备出发,几个拦车,几个上车。付飞蓉推着自己的电动车叫大家先走。喻昕婷一阵惊喜:“我也会骑。”

    杨景行说:“你让她试试。”

    喻昕婷接过电动车,骑了一段距离,好像很爽。

    齐清诺在出租里说:“我们先走了。”

    杨景行叫喻昕婷上车,叮嘱付飞蓉小心。

    到酒吧还八点不好,但是圣诞节嘛,已经有不少人。齐达维见到杨景行一阵高兴:“给你要了份歌词,你看行不行?”

    两张纸,还是手写的,字体虽然潦草,但是漂亮。是按照杨景行的要求来的,隔行交互押韵,就是一首比较长的诗。看内容嘛,大概写的是关于青春,关于理想,关于爱情……其实就是关于人生比较有诗意的那一部分。语句很漂亮,但是比较散,主题没有起伏高低,当歌词的话,可能对旋律会有一些限制。

    但是杨景行还是连连说好,喻昕婷她们也是表示崇拜。邵芳洁说:“肯定是女人写的。”字里行间的女人味确实比较浓。

    看看落款,杨景行问齐达维:“简雨是谁?”

    齐达维笑:“合适就拿去用。”

    杨景行问:“这,什么价格?”

    齐达维说:“哪来什么价格,能用就行。”

    杨景行说:“这不合规矩吧。”

    齐清诺笑:“是我妈的笔名。”

    杨景行吓一跳:“啊,真的不要钱?要我也给不起。”

    齐达维说:“我帮你问了几个人,没合适的,她闲着也是闲着,就把年轻的时候写的小诗改了改,二合一。”

    杨景行嗯:“出版过吗?”

    齐清诺说:“就在我们家出版过。”

    杨景行拿着两张纸看:“我压力有点大,这么好的诗。”问齐达维:“嫂子呢?我要当面谢谢啊。”

    齐达维说不用。何沛媛倒是笑起来,问齐清诺:“你是他侄女?”

    齐清诺怒斥杨景行:“不准当面占我便宜!”

    杨景行安抚:“乖,叔叔给你买糖吃。”

    王蕊笑:“怪叔叔来了,快跑。”

    喻昕婷嘿嘿笑:“怪叔叔……”

    王蕊恐吓:“怪叔叔最喜欢小萝莉。”

    喻昕婷还真的怕怕的朝安馨身上躲。

    说好了杨景行请客,女生们点东西就不客气。王蕊最先动手:“怪叔叔,干杯,别看了好不好。”

    杨景行把歌词叠起来放进衣兜,招呼大家:“来,叔叔祝你们快乐幸福。”

    女生们笑着挨个和杨景行碰杯。齐清诺追究王蕊的责任:“你是觉得自己还是小姑娘还是他太老了?”

    王蕊装可爱:“我是小萝莉。”

    齐清诺不怕伤人自尊:“老女人,你怎么也装不像了。”

    王蕊还捏着自己的披肩发甩弄:“我要扎小辫。”

    齐清诺问:“你和我们酒吧有仇啊?”

    柴丽甜对喻昕婷说:“你可以。”

    扎着马尾辫的喻昕婷连连摇头。齐清诺有兴致:“来,点兵点将,点到谁谁就扎一个看看。”

    王蕊不怕:“你呢,来两个冲天炮?”

    齐清诺不怕:“愿赌服输。”

    何沛媛说:“怪叔叔呢?”

    杨景行是真不怕:“随便你们。”

    齐清诺开始点兵点将,童谣点到最后她各种话都接得上,于是王蕊遭殃了。王蕊不肯,说这完全是人为cāo作的黑幕,得换个方法。于是齐清诺去找了两个骰子,还是杨景行当二号,顺时针轮流转,不管公平不公平了。

    第一把丢出个三加四,数来数去数到邵芳洁身上。邵芳洁本来是比较短的梨花头,一下被王蕊按住,柴丽甜奉献了两根皮筋,把本来好看的脑袋两边扎起了两粗屡头发,大咧咧的斜刺着。

    一群人疯笑。为了不至于太影响市容,规定玩两轮了就允许复原。看了镜子的邵芳洁当然是急着开始下一轮,让齐清诺倒了霉。

    这么一群女生,找几根皮筋太容易了。齐清诺不反抗,让王蕊在自己精挑细琢的发型上一整拉扯,好不容易竖起两个冲天辫,短挫挫的。

    喻昕婷笑得左歪右歪,都歪倒杨景行身上去了。

    接着又是喻昕婷中招,她被安馨和杨景行包围着,作怪的任务就交给了安馨。安馨一点都不急,叫其他人继续,她慢慢来修理喻昕婷。

    其他人就看着安馨散开了喻昕婷的马尾辫,然后慢慢分,还取出了梳子。哎呀,这比看别人扮丑有吸引力,柴丽甜马上过来参观,邵芳洁也跟上。

    于是杨景行让开,让一群女生给喻昕婷扎辫子。看样子安馨是个高手,得到称赞,但是大家还是群策群力,纷纷伸手援助。

    喻昕婷不敢动,任凭朋友们七手八手的摆布。王蕊惊呼:“天啊,你还会扎麻花辫?”感觉现在会这个的女生已经不多了。

    柴丽甜挤到喻昕婷右边,取出梳子:“我学一下。”喻昕婷的脑袋被当成了教学模具。

    安馨捣鼓了十分钟后,终于编好了一边。女生们整整惊呼,好可爱,好清纯,好萝莉……

    女生们还让开,给杨景行过目。喻昕婷右边的头发还是散着的,但是左边已经精精细细的扎好了一条麻花辫。她的又发不是多长,也不很多,辫子就不粗,用红色皮筋扎的,从耳后边垂下来,尾巴拖到胸前锁骨下方一点点。

    喻昕婷坚强的嘻嘻笑,看着杨景行,做好了被取笑的准备。杨景行看了好一会,对安馨说:“你惨了,准备扎一晚上辫子吧。”

    柴丽甜等不及看成果,连忙让开:“这边这边!”

    杨景行看见了冉姐,就过去打声招呼。付飞蓉也来了,杨景行问了些情况。付飞蓉有进取心,居然在自学电子琴,更难得的是她意识到了学乐理对唱歌的好处。

    看样子今天晚上会比较热闹,杨景行就让付飞蓉去准备了。等他回到座位上,看着一脸不好意思的喻昕婷都移不开眼睛了。

    两条麻花辫垂垂在肩前,喻昕婷根本变了个人。怎么会变化这么大呢,那小圆脸和圆眼睛,一下突出好了好多倍。

    杨景行再看一圈,问:“喻昕婷呢?跑那去了?”

    安馨得意:“好不好看?”

    杨景行问:“今天第一次扎?”

    安馨说:“寝室扎过一次,她不肯出门。”

    杨景行批评喻昕婷:“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喻昕婷不好意思,摸摸两边的辫子尾巴:“小时候扎过。”

    柴丽甜都羡慕:“看起来好纯哦。”

    王蕊叫唤:“啊,我好想摸,想抱你。”

    杨景行说:“我要坐对面。”

    喻昕婷的马尾辫一扎,这游戏都没兴致继续玩了,齐清诺和邵芳洁也把自己的头发恢复了原状。

    何沛媛也眼红,把自己一脑袋的装饰物取下来,然后好不容易把头发梳理顺溜,也要安馨帮忙。当然不能纯模仿,在背后来一条大麻花辫,她头发本来就比较长。

    女生们开始讨论发型,杨景行就只能当个旁听者。等何沛媛的麻花辫也扎好了,杨景行也夸赞。可惜何沛媛的只能看背后或者侧面,不像喻昕婷是正面效果。

    杨景行是时不时就瞄喻昕婷,害得两人都目光接触几次了,都笑。王蕊突然在齐清诺的胸前比划:“给你也来两条,装装纯。”

    邵芳洁说:“有那种假发。”

    齐清诺不屑:“我神经病啊。”

    过了一会,付飞蓉开始唱歌了。今天杨景行他们坐得比较远,但是都认真听,然后热烈鼓掌。

    玩到十点左右,女生们就要回家回学校了。齐清诺送客,顺便问杨景行:“新歌什么时候出来?”

    杨景行说:“一个星期吧。”

    齐清诺说:“学期展用?”

    杨景行说:“不用这个,对不起嫂子。”

    齐清诺笑一下:“怪叔叔昨天晚上怎么样了?”

    杨景行说:“没怎么样。”

    齐清诺哦:“你认识和陶萌一起的人?”

    杨景行摇头:“不认识,是她爸爸介绍给她的朋友。”

    齐清诺又问:“元旦什么安排?”

    杨景行说:“我妈要过来,陪她。”

    齐清诺笑:“喻昕婷说你像你妈?”

    杨景行说:“她比我好看多了。”

    上车,喻昕婷坐前面,后面挤了五个。杨景行把她们送回学校后就去了四零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