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九十一章 新歌速成

    星期二早上的语文课杨景行现在是从不落下,因为五十多岁的教授很有学问,古今中外的文化艺术讲得头头是道,对诗歌又有专长研究,对杨景行这个半文盲来说简直是一座文化宝库。

    齐清诺母亲写的那首歌词,杨景行已经在心中背诵了无数遍,期望孰能生巧,日久生情,让他对文字产生灵感,在作曲的时候能水rǔ·交融。

    下午是视唱练耳和英语课,杨景行又逃课了,一个人在四零二埋头苦干。简雨不愧是个有音乐人老公的文化人,歌词写得真好。杨景行原本担心在副歌上出问题,可等他的主题旋律有个大概想法后,发现这问题根本不存在了。歌词中那看似美丽而淡泊的文字其实是有强烈的思想感情的。

    杨景行本来想在配乐伴奏上走华丽路线的,可最后又选择了钢琴加琵琶。可是这里器乐就不是纯伴奏了,而是女声轮唱之外的另两个主角,几乎是两个dúlì声部和两个女声互相呼应,钢琴负责比较多的和弦织体。

    一般的轮唱都是同一旋律的,可杨景行又搞出来一个变调的,虽然主题是统一的,但是区别还是比较大,而且还得和歌词的感情环环相扣。

    一首歌,几乎要写四个声部的旋律,也够神经的。

    六点多,喻昕婷才来邀杨景行吃晚饭。可杨景行居然说:“能不能帮我带过来?”

    喻昕婷和安馨连忙去了,不接杨景行的钱。半个小时后,她们一人提了一个袋子回来,几盒饭几个菜,还有一钵汤。两个女生还在摆放呢,杨景行就开始狼吞虎咽了,用了五分钟就吃完了两盒饭,然后就坐到双排键前继续去了。

    喻昕婷和安馨慢慢吃,时不时看看杨景行。吃完了后她们又收拾干净,发现杨景行没心思和她们聊天后就准备告辞。

    喻昕婷问:“晚上要不要吃?”

    杨景行说:“不用了……这首歌写完了我们去吃火锅。”

    喻昕婷笑:“好,我也想吃了。”

    杨景行又问:“你的麻花辫呢?”

    喻昕婷看看胸前,说:“没扎。”

    安馨说:“现扎一个。”

    杨景行连忙说:“别,我要集中注意力。”

    晚上十点过后,安馨和喻昕婷又来了,提来了要洗的衣服,作为感谢,两个人都扎了两条麻花小辫。

    喻昕婷还有点歉意:“她的是我扎的,没她编得好看。”

    杨景行说:“都好看,像两姐妹。”

    安馨笑:“我是姐姐。”

    杨景行改口:“像双胞胎。”

    安馨还是要当姐姐。喻昕婷把两个衣服袋子放在椅子上,说明:“这袋是我的,这是安馨的。”

    杨景行说:“我认得出来。”

    半夜回家后,杨景行先洗衣服。一件一件的抖开,喻昕婷的长外套里居然还裹着一件秋衣。淡粉色的,薄薄软软轻轻小小的,以前没见过。

    星期三,杨景行又和大部分人一样,逃掉了思想道德修养和法律基础课。他从早上八点就呆在四零二里面,吃午饭只用了半个小时,都没陪喻昕婷她们叫小炒,打一大盘子西里呼噜完了后赶快回教室。

    下午五点,齐清诺到四零二探班,风风火火的还喘气呢,在杨景行面前跺一瓶矿泉水说:“我们刚刚遇到三号,笑死了。”三号就是追何沛媛的几个男生中的一个,被三零六的人编号第三。她们都说这人很有喜剧细胞,善于制造笑料。

    杨景行问:“你们又欺负人了?”

    齐清诺说:“我们做好事打掩护,送她突围。/”

    杨景行笑:“你们是要互帮互助。”

    齐清诺说:“我防御高,不需要……我看看。”

    把杨景行电脑里七零八散的谱子或者片段都看了一遍后,齐清诺说:“这么快……晚上吃什么?”

    杨景行说:“喻昕婷她们给我送。”

    齐清诺羡慕:“这么享受?叫她算我一份。”

    杨景行说:“你自己打电话……你问问王蕊和年晴明天下午有空没,我们排演一遍。”

    齐清诺问:“明天下午你能做好?”

    杨景行说:“差不多。”

    齐清诺问:“给冉姐和付飞蓉唱?”

    杨景行说:“暂时是这么打算。”

    齐清诺把自己半空的水瓶在椅子上敲:“你不怕三零六吃醋?”

    杨景行笑:“这就是我的目的。”

    齐清诺又得意:“你要失算了。”

    一起吃过晚饭后,女生们告辞,让杨景行继续奋斗。

    星期四下午,几个人就集合了。杨景行把总谱打印了四份,喻昕婷负责钢琴,王蕊琵琶。齐清诺唱钢琴那部分,年晴唱琵琶那部分。整受歌曲算四个声部,两两合作,两对之间再相互衬托,交相辉映。

    歌曲名字还是齐清诺母亲原来的,叫《指间流水》。歌词是严谨的隔行交互押韵,两个女声就是隔行轮唱。作为作曲者,杨景行先说了一下大概思路,简单的讲了一下歌曲的结构和演奏演唱的基本要求。

    齐清诺担心:“会不会太杂太乱了?”

    杨景行说:“试一遍再说吧,不行就改。”

    于是女生们看谱,熟悉自己的责任。喻昕婷很快开始弹了,和安馨商量着。王蕊也不甘落后,没多话说,认真投入。

    就两件乐器的演奏来说,钢琴要稍微难一些,因为主旋律是和单个人声合作,但是和弦织体却是为整体效果服务,有点分离感,不像一般的曲子或者伴奏那样和声和弦紧密结合。琵琶杨景行学了三五天,用自己了解的大概去充分发挥它的表现力,虽然旋律上是用古今结合的方法,但是演奏技法还是传统的,完全难不住王蕊。

    至于齐清诺和年晴的轮唱,虽然歌曲的两个声部本声没有多么高难度的婉转或者夸张的高音,但是两者之前的比较性和依赖性都比较强,就很考验配合,又考验dúlì性。分开dúlì来唱不是不行,也会好听,但是效果会远远差于二合一的感觉。

    年晴和齐清诺都是专业的,年晴在演唱上更专业,两人比较一下彼此的旋律异同,低声的吟唱感觉。

    齐清诺突然对杨景行说:“您不能先走开,给我们半个小时。”

    杨景行点头:“好,我去给你们买水。”

    王蕊说:“这么冷,我要热nǎi茶。”

    年晴笑:“你去肯德基等着,接到我们的电话了就带回来。”

    “行,保证回来还是热乎乎的。”杨景行出门关门。

    齐清诺开始指挥,让王蕊和喻昕婷两人先来一遍。这次的前奏是琵琶,略带古韵的轻柔,重复了几遍,先给听众营造一个扎实的基础感觉。接着是钢琴对前奏的变奏,节奏上也稍微快一点,最后由钢琴的转调结合琵琶一起先带入年晴的声音。

    年晴轻哼了第一句歌词,自己打拍子,然后看着齐清诺,由她重复同一句……前两句两个人都是一摸一样的,后面才开始变化比较。

    齐清诺哼了两句后叫:“昕婷,你弹快了,千万别赶!”这是个问题,四个人,每个人都要dúlì,又要和其他三个合作,虽然旋律上有追求那种追赶比较的感觉,但是演奏演唱者自己千万不能真的去追赶。

    王蕊也说:“别以为看着简单,认真点,让怪叔叔笑话!”

    喻昕婷点点头,搓搓手。其实杨景行在总谱上对演奏演唱的细节都有做标注,不过喻昕婷她们毕竟才刚刚看谱,而且这首歌曲和之前的《雨中骄阳》是完全不同的结构节奏。

    再来一遍,齐清诺和年晴不哼了,齐清诺当指挥,给喻昕婷和王蕊打拍子。毕竟都是专业的,这一次就完整的演奏了下来。

    喻昕婷惊喜的回头:“真好听!”可惜杨景行不在。

    王蕊说:“中间那一段感觉不大对,是不是快了?”

    齐清诺皱眉看谱:“是不对,我没注意,再来……昕婷,第四页的第三行你看一下,重音别太重了。”然后严厉的指责王蕊:“你看你结尾怎么弹的,我都无语了,你以为你霸王卸甲啊。”

    王蕊叫:“是你瞎指挥!再来!”

    几个人总结了一下后,再来一遍,年晴试着轻唱一下,听得齐清诺忍不住了,结束后又总结一下,处理一下细节,然后四个人一起来。

    一遍唱好比一遍弹好难多了,齐清诺和年晴都懒得互相批评了,自己总结自己的问题吧。

    年晴悔过:“这儿我不应该唱那么高。”

    齐清诺说:“是我慢半拍,听钢琴去了。”

    安馨是旁观者清:“我感觉你声音大了……琵琶也有点弱。”

    王蕊烦躁:“刚刚又太重了。”

    一遍又一遍的来,女生们发现这可不是一首简单的歌曲啊。对演唱演奏的细节要求简直有点苛刻,一个音不对,就错得那么突兀。

    到三点钟,电钢琴前都换着安馨了,几个女生才稍微有了那么点感觉。王蕊最先得意:“这遍我没问题吧!简直是大师!你们还没放开!”

    年晴烦:“他说要轻快,又长又高怎么轻快?我们换。”

    齐清诺不肯:“我更唱不了。”

    确实,从旋律上看,歌曲一共五分钟,分三段。第一段是轻柔的,没什么好说。第二段就稍显复杂,感觉对两个歌手有不同的风格要求,杨景行在年晴负责的部分标注写着轻快有力,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而齐清诺的部分标注着柔软婉转,不太像她的风格。第三段就是高cháo和结尾,反而显得相对容易,特别是倒数的二三十小节,有种一起爆发的意思,反而好处理得多。

    喻昕婷还是觉得:“已经很好了,叫他回来给我们说。”

    齐清诺摇头:“不行……这一段有点像戏曲,歌剧?是不是?”

    年晴点头:“我也觉得有点。”

    两件乐器已经基本没什么大问题,接下来就是年晴和齐清诺,感觉总是没把歌曲本身的精髓变现出来。现在已经可以肯定,这是一首结构复杂但是相当好听的歌,可就是唱不好……齐清诺和年晴也不是不会唱歌啊。

    一点一点的琢磨细节。这首歌,不同的阶段对唱腔有不同的要求,不然表现力就会大打折扣。年晴和齐清诺都发现了这一点,王蕊和喻昕婷就休息了好一会,让她们练去。年晴还想坐到鼓后面去打打节奏,被齐清诺否决了。

    看看时间,都四点了。齐清诺和年晴觉得差不多了,叫正在黑板上涂画的王蕊和喻昕婷就位。

    齐清诺郑重宣布:“最后一遍啊!等会吃东西别不好意思!”

    安馨准备好了录音笔,举在四位演唱演奏者中间。

    最后一遍,感觉很不错。王蕊点头满意:“嗯,算得起我。”

    年晴高兴的骂:“TMD,杨景行玩人啊……不准他给别人唱了!”

    喻昕婷高兴:“真的好好听。”

    齐清诺连忙把录音笔接到电脑上。录音效果肯定是很差的,但是可以听一下整体感觉。几个女生挤再电脑前听完,年晴说:“找个录音棚试试。”

    齐清诺叫喻昕婷:“打电话!”

    一刻多钟后,杨景行提着两大袋子快餐回来了:“辛苦了,趁热吃。”

    喻昕婷说:“你先听吧。”

    杨景行说:“先吃,不然冷了。”

    五个女生一阵饕餮,王蕊还汇报:“我和喻昕婷早没问题了,两个歌手不专业……哎哟,还好烫!”

    喻昕婷啃鸡翅:“没有,她们唱得很好。”

    齐清诺抱怨:“伴侣呢,给我……冉姐没问题,付飞蓉能唱吗?”

    杨景行说:“慢慢学嘛,就是让她知道歌有很多种唱法。”

    年晴不满:“唉,拿我们当实验品。”

    杨景行解释:“你们要是都唱不好,那肯定就是我歌的问题了。”

    安馨说:“我觉得要是给专业歌手,好好制作一下,肯定有成绩。”

    吃完后,女生们去洗洗手,洗洗脸,准备一下。杨景行坐在讲台边的双排键后,满怀期待。喻昕婷坐到电钢前说:“安馨也弹了。”

    杨景行说:“听你的也一样。”

    齐清诺和年晴是站着的,一人拿一份谱子,面对杨景行。齐清诺叫王蕊:“开始吧。”

    嘿,作者在这里到底不一样,王蕊弹起琵琶都摇头晃脑了,安馨还帮她和喻昕婷翻一下谱子。

    年晴的声音比之前练习的时候小一点点,齐清诺也是。可是唱两句后他们就互相看一眼,难道杨景行有激励效果?

    到两分钟左右的地方,一段行云流水的琵琶引入节奏转变,杨景行开始点头。这不是一首简单的歌,四个女生能在三四个小时的时间里练成这样,已经很了不起了。

    中段整体就是一种略带力度的行云流水,虽然唱的人可能不轻松,但是听者应该得到这个感觉。旋律轻快但是不失力度,偶有婉转,十分动听。

    后段是高cháo和结尾,年晴和齐清诺之间互相追赶的感觉加强,节奏突然快了一半,琵琶带着声调在一个简短的过门里很快拔高,钢琴像在后面鼓励加油。旋律和节奏的力度加强,钢琴更是扮演起了激励者的角色,丰富的和旋飞快的振奋演唱者和听众。

    结尾很短,收得很迅速,不是传统手法,让人有意犹未尽的感觉。几个女生都看杨景行的,他已经开始鼓掌,很用力。

    “评价一下吧。”年晴有点喘气。

    杨景行说:“好!”

    齐清诺不满:“你中肯点,我们欢迎批评指正。”

    杨景行说:“真的好,本来还是半成品,你们帮我完成了……不过我可以和你们再讨论一下。”

    所谓的再讨论一下也没什么大的方面,都是一些小细节,主要是演唱方面的。但是这些细节的改正对现场的效果并不会有多大提升,只是针对录音棚而言了。

    王蕊拆穿杨景行:“你让我们俩就是想得仰慕吧?”

    杨景行说:“我是想仰慕你们。”

    齐清诺问杨景行:“真的给付飞蓉唱?”

    杨景行点头:“你把谱子带着她们,先看看。”

    王蕊要杨景行请客吃晚饭,其他女生也不客气。走出北楼的时候,一个个意气风发·春风满面的在寒风里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