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一百九十章 抗议

    看着女儿梨花带雨的模样,陶庆辉十分恼火:“你看看你自己,成什么样子?我不反对你交朋友,也给你介绍过。可是你要选一个配得上你的人,靠一张脸坑蒙拐骗的男人有什么用?你好好想想,值不值得?”

    陶萌顶撞:“值不值得我自己知道!”

    陶庆辉靠近女儿一点:“萌萌,恋爱和婚姻一样,是人生中的大事,爸爸不想你走错路冤枉路,代价很大!你好好想一想你将来的人生,你需要的是一个能关心你,照顾你,帮助你的人,能和你一起奋斗的人。”

    陶萌很郁闷:“你怎么知道他不关心我,你怎么知道我们不是一起奋斗。”

    陶庆辉冒火:“他怎么关心你?但凡他有一点自知之明,就应该离你远远的!只要他有一点责任心,也不会这样浪费自己的青春。”

    陶萌揪心地哭吼:“你怎么知道他没责任心?他什么时候浪费青春了?他比任何人都努力!”

    陶庆辉一点也不怕:“拿着父母的钱不务正业叫努力?萌萌,我对现在的你很失望……也好,希望你通过这件事成熟起来,以后不要轻易上当。”

    陶萌也很失望:“我不和不讲道理的人说话……明天我要出去。”

    陶庆辉很平和:“不行,不允许和杨景行继续来往,以后司机接送,周末我们陪你。”

    陶萌摇头:“我不要。”

    陶庆辉说:“这件事没得商量。”

    陶萌犹豫了一下甩狠话:“我没和你商量。”

    陶庆辉火了:“你再说一遍!”

    nǎinǎi急半天了:“父女俩好好讲话!萌萌,别使性子,慢慢讲,明天出去干什么?我陪你。”

    陶庆辉不给面子:“不管干什么也不准!”

    陶萌一张冷冷的泪。

    陶庆辉变本加厉:“手机没收,拿来!”

    陶萌一下扑倒在床上。柏珊阻止提醒丈夫:“你别过分。”

    nǎinǎi去安慰孙女,可陶萌就趴着,不肯动,怎么也不动了。

    陶庆辉不在乎:“让她好好想一想,成何体统!”

    老人想继续陪着孙女,可还是被儿子拉走了。

    在陶庆辉的主持下,一家人背着陶萌开始商量如何应付眼前这个危机。柏珊劝丈夫:“还是孩子,你注意措辞,不然起反效果。”

    陶庆辉说:“不然骂不醒她。”

    柏珊说:“女孩子喜欢有人追,你这样她很没面子。”

    陶庆辉说:“再给面子就迟了。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老人说:“小杨人不坏,父母我也见过。”

    陶庆辉不信母亲:“您看不出来……我本来想委婉一点,几句话就知道不是个……省油的灯。”

    老人问:“你们怎么说?别没挽回余地。”

    陶庆辉烦躁:“挽回什么!”

    老人又问:“要不要给萌萌妈打个电话?”

    柏珊不发表意见,陶庆辉摇摇头。

    陶萌一直没出房间,nǎinǎi去看看,发现这姑娘坐在画布前,画的是一束鲜花,看样子还没完工。桌上的汤没动,老人说再盛一碗热的,陶萌摇头,也不想喝水。

    老人夸画好看,鼓励陶萌好好完成,套着近乎打听孙女的打算,或者杨景行是什么态度。可陶萌似乎对nǎinǎi也不愿意多说了。

    十点后,杨景行给陶萌打电话,顺利接通。陶萌的声音不再那么阴霾了:“你干什么了?”

    杨景行说:“没做什么。”

    陶萌批评:“不行,你还有好多事要做,不能受影响。”

    杨景行说:“想你比较重要。”

    陶萌说:“明天早上你别太早出门,等我的电话。”

    杨景行说:“明天不行还有后天,下星期不行还有下下个星期,我忍得住。”

    陶萌说:“反正你等我电话,要是晚了你可以先去学校。”

    杨景行说:“但是你不能和家里固执,亲人是最重要的。”

    陶萌烦:“我知道。今天耽误了,明天要去办卡,还要买衣服,可能没时间看电影了。买衣服先不用我们自己的钱。”

    杨景行笑:“我挣太少了。”

    陶萌安慰:“慢慢来嘛,你现在的责任不是赚钱。”

    ……

    这个电话打得很平和,似乎眼前的难关不值一提。既然如此,还是要按时睡觉,说好挂了电话后一起去洗澡。杨景行肯定比较快,能有时间发短信。

    陶萌洗完澡后出来看手机,一条新信息:喜欢萌萌的倒数第七十条理由,萌萌是个聪明的女孩,她愿意当我女朋友,是对我的肯定。萌萌也是个坚强的女孩,我相信她能理智面对感情。

    陶萌回复:我愿意做你女朋友。晚安,我想你,明天见。

    准备睡觉的陶萌又听见敲门声:“小姐,我拿衣服。”

    保姆进来后关心陶萌饿不饿,渴不渴。陶萌就说自己要睡觉了。于是保姆出去给雇主汇报情况,说陶萌是真的要睡觉了。

    老人吩咐:“给小姐倒杯水。”

    柏珊积极:“我去。”

    老人不同意:“你别去,现在我们都不讨好。”

    星期天早上,陶萌七点不到就起床了,在房间里把自己打扮得比昨天还漂亮,然后提起包包,出了房间,直接朝电梯走去。

    一家人在客厅等着的,nǎinǎi先站起来:“萌萌起这么早,吃早餐吧。”

    陶庆辉问:“你干什么?”

    柏珊听到命令似的朝陶萌迎过去:“萌萌,吃早餐。”

    陶萌脚步不停:“我出去吃。”

    这客厅太大了,陶萌还没走到一半就被nǎinǎi拦:“家里吃,马上准备好了。”

    陶萌坚持,绕过nǎinǎi和后妈:“我出去吃。”

    陶庆辉从沙发上弹起来,大吼:“站住!”

    父亲的威慑力还是存在,陶萌站住了,面朝着电梯。nǎinǎi拉孙女:“先吃早餐,吃了再说。”

    高度警戒的保姆飞快地把早餐摆上了桌,可是陶萌继续站在那里,看也不看那边一眼。nǎinǎi拉,陶萌不动。柏珊拉,陶萌挣扎。

    陶庆辉不信邪:“让她站着!”

    可怜陶萌nǎinǎi七八十岁的人了,还要端着盘子杯子去给孙女喂早餐,孙女还不肯吃不说,儿子又是一顿教训。

    老人也烦了:“你们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

    柏珊也是前后左右难为人:“萌萌,去坐着吧。”

    陶庆辉命令老婆:“扶妈过来!”

    ……

    杨景行七点半到得的陶萌家附近,八点的时候先给齐清诺打电话:“我早上不过去了,你辛苦。”

    齐清诺说:“你也是。”

    贺宏垂就没那么好说话了,又把杨景行训了一顿,杨景行还是嗯啊地不反抗。

    陶萌已经站了半个多小时了,保姆也记得团团转,搬了椅子放在旁边好让老人劝孙女。

    老人手中的牛nǎi都换了两次了,她一会坐一会站的劝陶萌喝一点,坐一会。可陶萌很不心疼nǎinǎi,一直站着,明显是要静站绝食抗议了,最多的动作就是摇头。

    陶庆辉去了会书房后出来瞪陶萌几眼,然后再去书房,又再出来,冲女儿吼:“我们都陪你!”然后过去一屁股摔在沙发上。

    陶萌看也不看父亲。老人受不了啊,拉陶萌的手:“走,nǎinǎi陪你去。”

    陶庆辉又吼:“不行!”

    母亲求儿子:“你让她去,你心疼不心疼?”

    陶庆辉有理由:“现在由着她,以后心疼也来不及!”

    老人急得要掉眼泪了:“萌萌,不斗气了啊。nǎinǎi以后给你挑一个更好看的男孩子,保证比杨景行好,我们全家给你挑,爸爸明天就去找。”

    陶萌不为所动。

    老人又说:“等nǎinǎi生日的时候,把好男孩子都叫来,你自己选,你爸爸再反对我就不认他了!”

    陶萌好像根本没听进去。

    柏珊对老人说:“任宇童的儿子,很英俊,也高……”

    陶萌突然怒视后妈,在眼泪迸出眼眶的那一刻张大嘴巴尖叫:“我爱杨景行!”

    保姆也感受到了爱情的力量,远处看着陶萌,放下手中准备的第三份早餐。nǎinǎi和柏珊更被震慑得呆住了,只有唯一的男人陶庆辉似乎没听见,还坐在那里,姿势似乎很舒服。

    一句话喊得陶萌喘气,但是她耳边终于安静了。nǎinǎi老泪花花,心疼地看着孙女,柏珊看看丈夫。

    好久之后,陶庆辉站起来,走到女儿面前,看着女儿倔强到愤怒的眼睛,很温柔很无奈地说:“女儿,勇敢一些,忘记他。爸爸不想你受伤害。”

    陶萌绷着眼眶:“是你在伤害我。”

    陶庆辉悲壮:“我情愿你恨我……不是爸爸不在乎你的感受,爸爸也有过爱情。爸爸请求你原谅。”

    这个更吓人,母亲和老婆都看着陶庆辉那一张苦瓜脸。

    陶萌摇头:“我不……我求你,求你们!nǎinǎi……”

    孙女终于依靠自己了,老人激动着颤手去抱:“不哭不哭,天呐……”

    可陶萌还是不肯动步,老人只好把其他人赶走,然后坐在孙女旁边,拉着孙女的手好伤心地说:“萌萌,别怪你爸爸……你爸爸读书的时候也交过一个女朋友,我和你爷爷见过好多次,是个写诗唱歌的,人漂亮……可是她背叛了你爸爸,很过分的背叛!”

    陶萌看着nǎinǎi,眼神很迷茫无助。

    老人也请求:“别怨你爸爸,这个世界上他最心疼你,他说的有些话,也有道理。你和小杨都太年轻了。”

    陶萌呆了一会,说:“我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能为自己负责。”

    老人急说:“好男孩很多,我们找一个放心的,信得过的。”

    陶萌摇头。

    老人很无奈,拖着疲惫的身躯去书房找儿子去了,过了十来分钟后出来,陶萌还站在那里的,还是面朝电梯,落脚点几乎没变。

    陶庆辉摆出和善的面孔:“萌萌,我们坐下来好好谈好不好?”

    陶萌摇头。

    陶庆辉无奈:“那好,陪你站。我想知道,你说你……爱杨景行,是一时冲动还是认真的?”

    陶萌说:“我不冲动。”

    陶庆辉很吃惊:“你看你现在的样子,从昨天下午到现在我们家……这不是冲动是什么?可能是我的方法不好,没先和你商量,所以你才故意怄气?”

    陶萌挺冷静:“不是。”

    陶庆辉问:“那你想站到什么时候去?”

    陶萌狮子大开口:“到你不反对我和杨景行在一起。”

    陶庆辉看看母亲,尽量平和地问女儿:“是不是杨景行教你……”

    “不是!”陶萌声高。

    陶庆辉问:“他跟你说些什么?”

    陶萌看向父亲,说:“他叫我别怪你。”

    陶庆辉冷哼一声,点点头继续说:“萌萌,你和爸爸说实话,你和杨景行是不是在谈恋爱?”

    陶萌稍一犹豫后点头,低了下去。

    陶庆辉凝重,他母亲先开口了:“多久了?”

    陶萌摇头:“不久。”

    “为什么不告诉我们?”陶庆辉并不严厉。

    陶萌说:“这是*。”

    陶庆辉不理解:“谈恋爱不用偷偷摸摸,算什么*?

    柏珊理解:“女孩子,不好意思。”

    陶庆辉说:“你越不说,我们越担心!”

    陶萌似乎看到希望:“现在你们知道了。”

    陶庆辉说:“我只知道你瞒着我们……对方是什么人我们完全不清楚。”

    陶萌说:“我知道就够了……上一次杨景行来你就赶他走,是你自己的原因!”

    陶庆辉又怒:“我让他走你就该知道我的意思!谁知道你越错越远!”

    陶萌又用眼泪说话。

    陶庆辉变温柔一些:“是爸爸让你心情不好,这样,我们全家出去旅游一段时间,随便你想去哪里,或者你去看看你妈妈。学校请教,等你心情好点了再回来。”

    陶萌摇头:“我不去。”

    陶庆辉再提高声音:“那你就像我女儿,别哭哭啼啼!nǎinǎi这么大年纪,还要为你cāo心。”

    陶萌对nǎinǎi说:“nǎinǎi,我没事,您别担心。”

    老人得表情完全不相信:“萌萌,nǎinǎi以后机会不多了,你陪nǎinǎi去玩一玩。”

    柏珊甚至也同意:“萌萌,散散心也好。”

    陶萌用力摇头甩泪滴。

    陶庆辉火了:“那就呆在家!”他伸手,抓住陶萌的手腕想把她往沙发那边拽。

    陶萌弓腰马步挣扎,哭出声了。陶庆辉连忙松手,用力捶了一下自己大腿后冲往书房接电话忙公事去了。

    杨景行在车里坐了两个多小时,快九点了,他再次拿起电话。正坚决拒绝椅子的陶萌听见铃声后不管不顾接听:“……喂。”模样神情还是收敛。

    杨景行问:“吃早餐没?”

    陶萌不说话。

    杨景行责怪:“是不是没吃,说过了不能这样。”

    陶萌换话题,声音轻轻的:“你在哪?”

    杨景行说:“在学校,今天比较忙,下午也有事,不能过去接你了,对不起。”

    陶萌问:“什么事?”

    杨景行说:“搬东西,打扫卫生,还要和老师开会,你先好好照顾自己。”

    陶萌说:“不用一整天。”

    杨景行说:“忙完也晚了,我们明天见好不好?”

    陶萌还是说:“不行,你等我电话。”

    杨景行说:“那你先吃早餐。”

    陶萌不听:“我不吃。”

    旁边听得聚精会神的nǎinǎi终于感到有同盟了,急忙劝:“吃一点,站这么久了,水也不喝,累坏了怎么办!?”

    陶萌很是伤心责怪地看nǎinǎi:“您别说!”

    杨景行呼唤:“萌萌。”

    陶萌答应:“嗯。”

    杨景行问:“是不是在和家里闹别扭?”

    陶萌赌气:“别管我!”趁机小小活动一下双腿。

    杨景行说:“你闹别扭就不开心,不开心我怎么能不管。”

    陶萌伤心:“不闹我更不开心。”

    杨景行问:“是不是不让你出来?”

    陶萌嗯:“……我要出去。”

    杨景行说:“那今天先记账,有机会了我们一天分成两天玩。”

    陶萌不信:“怎么分?”瞟一眼坐在旁边的父亲,确定他听不见杨景行的声音。

    杨景行说:“今天本来计划也只有半天,两个半天才一天。这样,你先吃饭,然后看看书,做做作业,时间就不浪费了。”

    陶萌倔强:“我不想。你在教室?”

    杨景行说:“在车里,也准备去吃饭,我们一起吃好不好?”

    陶萌生气:“我没心情。”

    看女儿越来越有状态,陶庆辉忍不住了:“挂了!”

    陶萌拔腿就往自己房间跑,nǎinǎi给她护驾。

    陶萌进房间十来分钟后才出来,不过没提包包了,而且听nǎinǎi的话,坐去餐桌边了。

    陶庆辉抓住机会陪女儿,还握了握牛nǎi杯子说:“不烫。”

    陶萌慢慢吃,确实很没胃口很为难的样子。

    没一会陶庆辉电话又响,是秘书打来的:“董事长好,有个叫杨景行的人找你。”

    陶庆辉停下去书房的脚步,看看女儿了问电话里:“他怎么找你?”

    秘书说:“我不知道。他说你您女儿的同学,给我留了电话号码。”

    陶庆辉说:“你把号码发给我。”然后招呼老婆和他一起去书房。

    柏珊猜测:“可能是打去公司问的……萌萌应该没告诉他。”

    陶庆辉说:“胆大包天!”

    柏珊说:“可能是想和你谈谈。”

    陶庆辉犹豫了一下:“我的意思很明白了!”

    柏珊劝告:“看在萌萌的面子上。”

    陶庆辉看老婆:“萌萌和这个人没关系!”可还是拿起了另一部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