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一百九十一章 分手

    电话接通后,陶庆辉没说话。杨景行喂了声后问:“……是陶先生吗?”

    陶庆辉比较平淡:“你有什么话,说。”

    杨景行道歉:“对不起,打扰您,我是想求情您给我一个机会……”

    陶庆辉不给机会:“如果是这件事,你不用讲了。”

    杨景行继续:“陶先生,您是陶萌的父亲,您有这个权利,我也尊重您,我求情您不是要顶撞您,只是想您给我一个机会证明我,我能做一个合格的男朋友。如果能和陶萌继续交往,我会全心全意对待她……”

    陶庆辉说:“不可能!你不要废话。”

    杨景行沉默了一下后沉重:“陶先生,如果您坚持要我和陶萌分开,我请求您能不能用另一种方法,不要对陶萌造成太大的影响,这是她的初恋。”

    陶庆辉使劲挂了电话,对柏珊吼:“狗胆包天!”

    柏珊连忙问杨景行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听丈夫描述一番后就小心怀疑:“可能也是为萌萌好。”

    陶庆辉说:“这种事就是要果断,没什么好办法。”

    柏珊警告:“萌萌和你的性格一样!”

    陶庆辉可能有点自知之明,陷入苦闷中,过了一会后对老婆说:“你给他打电话。”

    电话再次接通,柏珊先说话:“喂……我是陶萌的阿姨。”

    杨景行还是礼貌:“您好。”

    柏珊说:“小杨,对不起,可是你和萌萌真的不适合在一起。”按了免提的,陶董事长在一旁偷听,可怜天下父母心。

    杨景行说:“不管是什么原因,我知道陶先生不会改变想法。可是陶萌也有固执的一面,所以我希望能在目前的情况下想一个对她伤害最小的解决办法,您觉得呢?”

    柏珊看着丈夫说:“谢谢你关心萌萌……你想怎么样?条件可以谈的。”

    杨景行说:“让我主动放弃不可能,对陶萌的伤害更大。”

    柏珊犹豫:“……对,明白你的意思。可是萌萌,她也比较重感情。”

    陶庆辉听不下去,一把夺过电话当对讲机拿着,深呼吸了说:“我女儿不会这么没出息,只要你不sāo扰她!”

    杨景行说:“陶先生,请您相信我,我现在的目的和您一样,都是希望陶萌不难过。”

    陶庆辉说:“你就赶快消失!”

    杨景行又问:“陶先生,您真的一点机会也不给我?”

    陶庆辉十分肯定:“不可能!”

    杨景行说:“我知道您的一切考虑都是为了陶萌好,我说服不了您,也不想让您的家庭不开心,所以,如果陶萌要和我分手,我不会纠缠。”

    陶庆辉惊喜:“你最好说话算话。”

    杨景行说:“祝您合家欢乐。”挂了电话。

    陶庆辉和柏珊商量一阵后又去找陶萌,这姑娘吃完早餐回房去了,nǎinǎi陪着的。陶庆辉坐到女儿身边,继续苦口婆心:“萌萌,道理我已经给你讲那么多了,你考虑好了吗?”

    陶萌摇头:“我没考虑。”

    老人教训儿子:“不说这个事了。”

    陶庆辉不听:“萌萌,你重感情没错。可这是关系到你一生的大事,我们必须慎重……”

    陶萌看父亲:“你慎重吗?”

    陶庆辉还是温柔:“爸爸看过很多人,了解人,杨景行真的不适合你,他给不了你幸福。”

    陶萌说:“昨天之前我很幸福。”

    陶庆辉说:“那些都是假象,生活很复杂,你不要被蒙蔽,杨景行不值得你和我们怄气。你看nǎinǎi,两天没休息好。”

    陶萌严正申明:“不是我引起的!”

    陶庆辉说:“你答应爸爸,以后不和杨景行来往,就什么事也没有了,nǎinǎi生日快到了……”

    陶萌看着父亲警告:“你别逼我。”

    陶庆辉委屈:“爸爸什么时候逼你了?”

    陶萌的眼神有些仇恨:“你以前逼妈离婚,现在又想逼我分手!什么时候在乎过别人……”

    陶萌的话还没说完,陶庆辉的手掌就唰地扬了起来,落下的途中可能开始后悔,所以巴掌只是拍在陶萌脑瓜上,力道也不大。

    可是这一下把全家人都吓呆了,包括陶庆辉自己。老人似乎更怕的是孙女那不畏强权的眼神,一下抱住陶萌吼儿子:“你……道歉!”

    陶庆辉站起来,还是冲女儿怒:“你懂什么!”

    陶萌不看父亲,望着窗外重复:“你别逼我。”

    老人心焦万分:“萌萌,萌萌……”

    柏珊一声惊呼:“妈!”

    到底是年纪大了,老人太激动,眼看着就不行了。陶庆辉反应快,冲出去拿药,本来冷静的陶萌哭得厉害了……

    一家人手忙脚乱好一阵后,躺在陶萌床上的老人缓过气来,看看泪如雨下的孙女和双眼湿润的儿子,无力感叹:“都是命,陶家的命。”

    柏珊给老人穿好外套大衣,陶庆辉早蹲在床边,等着女儿老婆把母亲扶到自己背上。可老人不肯动,还在给儿子道歉:“我和你爸爸一生的缘分,你们怎么就这么不好。萌萌,nǎinǎi舍不得你……”

    陶萌哭:“nǎinǎi,我们去医院。”

    老人疲惫地对孙女低吟:“你叫小杨来,打电话,我有话跟他说。”

    陶庆辉不管了,允许:“快打!”

    陶萌动作是很快:“你在哪?nǎinǎi想见你,nǎinǎi不好了……”

    杨景行说:“我马上到。”

    路边店卖nǎi茶的两个妹妹已经观察车里的杨景行一上午了,还在继续猜想他是何方神圣呢,突然看见杨景行冲下车,一路狂飙绝尘而去。真是万万没想到,原来是个练短跑的。

    杨景行说马上到,没想到马上得这么快。欢迎他的是陶庆辉,而且陶庆辉的眼神抛弃了成见:“不管说什么,你都先答应!”

    杨景行点头。

    nǎinǎi本想去自己的房间,可家人不允许,让杨景行第一次走进陶萌的闺房就是在这种情形之下。

    陶萌站起来看杨景行,一脸的泪痕,微微张口,但是没说什么。柏珊移了一下椅子,示意杨景行坐。

    杨景行坐下,接住老人微抬的手:“nǎinǎi。”

    老人看着杨景行,好一会才开口:“小杨,nǎinǎi喜欢你,真的喜欢你。可是你和萌萌,你们,有缘无分,你们别怪nǎinǎi……你们分开吧。”

    陶萌呆立着没说什么,柏珊和陶庆辉也没啥喜悦的表现。杨景行在老人的凝视中定身了好一会后说:“nǎinǎi,我答应你。”

    老人又说:“人一辈子,要经历太多的坎坎坷坷,萌萌,萌萌……”

    陶萌回神,答应:“嗯。”

    老人说:“你别恨nǎinǎi。”

    陶萌泪水似乎不答应。杨景行说:“nǎinǎi,我们都不怪您。”

    老人很内疚:“我没脸和你们多说……庆辉,让他们单独呆一会。”

    陶庆辉甩头:“你们去客厅。”

    杨景行松开老人的手:“nǎinǎi,我走了,您保重身体。”

    老人闭眼,有点头的动作。

    杨景行出了房间,陶萌在父亲的催促下跟去。杨景行朝电梯走,陶萌说:“你站住。”

    杨景行还是走到台阶上后才停住,转身看陶萌。陶萌一步一步走近,也上了台阶,和杨景行都转身,面对面。

    互相看了好一会后,杨景行说:“对不起……”

    陶萌用投怀送抱打断杨景行,很快整理了一下姿势后抱得很紧很紧,似乎使出了吃nǎi的力气。

    杨景行也抱住陶萌,一手后腰一手后背,再说:“萌萌,你要坚强。”

    陶萌在杨景行胸前磨蹭脑袋,擦泪水。

    杨景行继续:“你说过,你不会做感情上的弱者……”

    陶萌继续摇头。

    杨景行还在讲:“这也是我喜欢你的原因,我相信你能处理好自己和家人的心情。”

    陶萌抽泣:“我们……怎么办?”

    杨景行说:“你好好照顾自己,忘记这两天的不开心,珍惜亲情。”

    陶萌手臂上的力气更大了,像是威胁杨景行再胡说就箍死他。

    可杨景行还是继续:“我会记住你的话,努力学习,努力工作。”

    陶萌用力揉杨景行的衣服:“我不要!”

    杨景行说:“萌萌,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谢谢你。如果是我家里不同意,我早就屈服了。”

    陶萌不相信:“你不会!”

    杨景行还是说:“谢谢你给我的快乐回忆,我们以后还是好朋友……”

    陶萌怒抬头:“我不!我们瞒着nǎinǎi,瞒着他们。”

    杨景行说:“这不是我想给你的爱情。你先去看nǎinǎi,我走了。”

    陶萌不松手,再度用力。

    杨景行说:“别让nǎinǎi担心,坚强!你能做到。”

    陶萌尝试换话题:“你没在学校,你在等我。”

    杨景行低头看陶萌的眼睛有点泪光在闪:“我们一起努力面对这件事,好不好?我们都不让对方担心。”

    陶萌眼泪流,不表态。

    杨景行催:“快去,nǎinǎi很虚弱。”

    陶萌咧嘴。

    杨景行前所未有的温柔:“快去。”

    陶萌松开了手,抱住自己,看着杨景行哭得抽抽。

    杨景行开了电梯门,进去,转身,对站在原地的陶萌说:“记住,要坚强!”

    陶萌看见杨景行伸手取按关门钮了,看见杨景行低头掉了一滴眼泪,看见电梯门迅速关上,看见杨景行看她最后一眼。

    陶庆辉找机会往客厅看一眼,发现就陶萌一个人在那里了,他连忙过去:“萌萌,nǎinǎi在等你。”

    陶萌好像又回到了之前罚站的时候,只是模样更伤心。

    “萌萌?”陶庆辉有点担心。

    陶萌看父亲:“你高兴了?”

    陶庆辉求情:“先别怪我,去看看nǎinǎi。”

    陶萌回到nǎinǎi身边,没哭了,只是眼睛通红。老人问:“走了?”

    陶庆辉在女儿身后点点头。老人就看孙女:“萌萌,要怪就怪nǎinǎi,nǎinǎi活不了几时了。”

    陶萌说:“我不怪您。”

    老人好像很后悔,眼泪流出来:“你还这么小……”

    陶萌很坚强:“nǎinǎi,我没事。”

    陶庆辉表扬:“这就对了,这才是我的女儿。”

    老人却还是担心:“萌萌,你和小杨怎么说?”

    陶萌说:“没事了,您别担心。”

    陶庆辉说:“妈,我们还去医院吧?”

    老人还是不肯:“医院没用,你们都好我就好。扶我起来,我回房。”

    安顿好老人后,陶庆辉让保姆和老婆看着,他又想和女儿谈谈,陶萌没拒绝。在客厅里,亲自给女儿端了一杯水后,陶庆辉坐下说:“首先,今天的局面,有一部分原因是我造成的,我要向你道歉,不该动手,打了你。”

    陶萌说:“我不怪你。”

    陶庆辉说:“那我就当你原谅我了。现在我来问你,你和杨景行之间,是不是真的听了nǎinǎi的话?”

    陶萌不敢相信:“现在还要问?”

    陶庆辉急:“我担心!”

    陶萌反问:“怎么样你才不担心,我和我喜欢的人分开?”

    陶庆辉捶胸顿足:“你们还不懂!我说了,不反对你谈恋爱!”

    陶萌强调:“是我谈恋爱!”

    陶庆辉急切提醒:“你是我女儿!陶家的唯一继承人!将来要对一万多员工的饭碗负责!你阿姨当初那么想要一个孩子,我不答应,全是为了你!萌萌,世界上还有谁比家人更亲?还有谁比我和nǎinǎi更关心你?”

    陶萌十分不理解:“这和我跟谁谈恋爱有什么矛盾?”

    陶庆辉十分肯定:“杨景行不适合你,更不适合我们的家庭。你去看看,做他那一行的,有几个人有专一的爱情?”

    陶萌有见解:“那是因为你们只关心别人的不幸!”

    看女儿又要哭得样子,陶庆辉连忙平心静气:“萌萌,现在我们先不说了。总之一条,你和杨景行断绝来往,爸爸什么都答应你。我们去看nǎinǎi。”

    老人趟在豪华的躺椅里,赶开了儿子,有很多话要和孙女说:“你和你爸爸一个脾气,nǎinǎi心疼你,可他是你爸爸,是一家之主。他平时很累很忙,我们别让他再cāo心。你爸爸的做法是不对,可是他是为你好。当初我爸爸也骗我,可她也是为我好。他晚年我离开了他,后来很后悔很后悔。”

    陶萌问:“您后悔回来找爷爷?”

    老人摇头:“萌萌,人生中有很多选择很无奈。如果我不找你爷爷,我也会后悔。我要小杨离开你,也很无奈。没办法,为了这个家。萌萌,家不是讲理的地方,你对我们太重要太重要了,有男孩子追求你,nǎinǎi很开心,可是没办法,你不能像一般女孩子那样。”

    陶萌安抚:“nǎinǎi,您别激动,我知道您的意思。”

    老人继续:“萌萌,nǎinǎi老了,nǎinǎi要死了,我最大的愿望就是看我们一家人每天快快乐乐。萌萌,你怪nǎinǎi吗?”

    陶萌摇头:“我不,我谁也不怪。”

    老人说:“也别怪小杨,他如果是个好孩子,会得到幸福的,你们都一样。”

    陶萌问:“nǎinǎi,你和爷爷分开那么多年,是什么让你们走到一起的?”

    老人说:“爱,刻苦铭心的爱,也是命运。萌萌,如果命运眷顾你,你会得到你想要的。”

    陶萌说:“我觉得您是自己努力得到的。”

    老人担心:“萌萌,你现在不能和小杨在一起了,别让你爸爸再生气,你们是父女。”

    陶萌笑笑。

    老人问:“小杨怎么跟你说?”

    陶萌想了一下:“他跟您的意思差不多。”

    老人叹口气:“nǎinǎi知道你们的心情,等nǎinǎi身体好一点,陪你去见他,你们肯定有好多话说,nǎinǎi不能让你们留下遗憾。”

    陶萌说:“不用,没有遗憾。就算我们分手,也是为爱分手,爱会一直存在。”

    陶庆辉正在和柏珊商量要不要给杨景行打电话确认一下分手事宜,陶萌过来了,她头发重新梳理好了,脸洗过了,只是眼睛还是红的:“爸爸,我要去见杨景行,你陪我。”

    陶庆辉努力镇定:“快吃午饭了……见他做什么?”

    陶萌一点也不心虚:“我有话和他说。”

    柏珊冲陶庆辉连连点头,陶庆辉就答应:“那好,爸爸陪你。”

    陶萌当着父亲的面给杨景行打电话:“你在哪?”

    杨景行说:“路上,nǎinǎi好点了吗?”

    陶萌说:“好点了。我想和你见面,和我爸爸一起。”

    杨景行担心:“还在闹别扭?”

    陶萌说:“没有,我已经答应他了,还有一些话要对你说。”

    杨景行说:“好,我回去?”

    陶萌犹豫一下:“也行。”

    nǎi茶店的妹妹又看见杨景行下车,一步一个脚印朝那个高档小区走去。真是谜一般的忧郁男子。

    杨景行按下门铃后电梯门打开,他走进去,关门,半分钟后电梯停下,门打开,等着的是陶萌,有浅浅笑容的陶萌。

    陶萌说:“你没走。”

    杨景行进屋,陶庆辉招了一下手:“过来坐。”

    杨景行面无表情地坐下后,陶萌在他对面,父亲的旁边坐下,先说话:“对不起,昨天我爸爸不该那么跟你说话。”

    杨景行摇摇头,说:“我理解。”陶庆辉示意保姆看茶。

    陶萌又说:“今天开始,我们就要分开了……”

    杨景行看着陶萌的眼睛。

    陶萌还是浅浅笑:“在这之前,我要谢谢你。”

    杨景行还是摇头:“不用。”

    陶萌坚持:“要。谢谢你给我的所有回忆,没有一点是不开心的。谢谢你每次逗我笑,谢谢你为我写的歌,谢谢你说过的所有话……总之是所有。”这话听得陶庆辉换个姿势。

    杨景行笑一下:“应该的。”

    陶萌继续说:“你说过以后会继续努力,不能食言。”

    杨景行点头:“不会。”

    陶萌说:“我也会和以前一样努力,不会输给你。”

    杨景行说:“这个目标太小了。”

    陶萌又说:“你的东西我不还了,当做纪念。”

    杨景行感激:“谢谢。”

    陶萌看了杨景行一会后说:“我们以后还能像朋友那样保持联系吗?”

    杨景行犹豫一下了说:“随缘吧。”

    陶萌问:“同学聚会你会来吧?”

    杨景行说:“看有没有时间。”

    陶萌了解:“你肯定没时间……你还想见nǎinǎi一面吗?”

    杨景行说:“身体不好,不打扰了。”

    陶萌又说:“以后可能不能看你演出了,不过你一定要继续努力,工作学习都一样。”

    杨景行点头:“记住了。”

    陶萌又问:“你有什么跟我说吗?”

    杨景行又看陶萌,不顾陶庆辉地看了好一会,说:“好好照顾自己。”

    陶萌点点头:“你也是。”

    看两个年轻人冷场了,陶庆辉开始:“你们还年轻,希望你们通过这件事成熟起来,以后处理感情问题,要慎重……”

    陶萌插话:“记住你的理想,永远别放弃。”

    杨景行说:“你也是。”

    陶萌说:“有什么好消息,可以上校友录或者告诉我,我会为你高兴。”

    杨景行点头。

    陶萌提醒:“你真没什么话说吗?没关系的。”

    杨景行说:“都说过了。”

    陶萌点头:“我都记住了。”

    杨景行说:“那就这样,我先走了。陶先生,不好意思,再见。”

    陶庆辉大度:“没关系。”

    看杨景行站起来,陶萌也站起来,杨景行迈步,她也迈步。陶庆辉跟着女儿。杨景行进了电梯后回头:“再见。”

    陶萌挥手,还是一丝笑:“再见。”

    电梯门关上后,陶萌突然失声痛哭起来。陶庆辉一把搂住:“好女儿,好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