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一百九十四章 曝光

    吃午饭的时候,杨景行在食堂受到了王蕊的热情邀请:“过来过来……今天表现不错,你也怕了?”

    杨景行在年晴旁边的空位坐下,对面是齐清诺跟王蕊。/王蕊往杨景行那一满盘子里瞧:“什么好菜?”

    年晴也瞄一眼:“上辈子被吃过饭?”

    齐清诺快吃完了,问:“喝什么?”

    王蕊摇头:“去教室喝。”

    齐清诺去买了四瓶水分发。年晴也结束了,说:“走。”

    齐清诺对杨景行说:“慢慢吃。”

    杨景行吃完后就去了四零二,也没到已经热闹起来的四零二去看看,等到快两点了才下楼。不但三零六到齐,还有三位访客,何沛媛的那个同学,蔡菲旋的两个朋友,都是女生。

    已经认识了嘛,何沛媛的同学拿了一本谱子问杨景行:“给我一本?”

    杨景行说:“不值钱。”

    蔡菲旋给杨景行介绍自己的朋友,都是现代系的,一个电吉他,一个键盘。现代系的女生似乎整体好看一些,也时尚,键盘手说:“我看到过你和你女朋友一起。”

    杨景行说:“我不是主人,不欢迎你们了。”

    键盘手呵呵:“上楼啊。”

    杨景行笑笑,对开始准备的其他女生说:“五十二页,谢谢。”

    齐清诺就位指挥,这就开始了。电吉他之后是全曲的**,十件乐器全部登场,织体庞大,旋律是快速延展开的,要做到整体的和谐和个体的清晰明朗,不是那么简单,尤其是有时候四五个声部一起前进,稍微不合适就是一锅粥。

    只有两分钟,杨景行听完后开始逐小节分析,贺宏垂来的时候没打断,几位访客也自觉离开。

    杨景行讲,女生们会在谱子上做记号什么的,贺宏垂也偶尔表达支持或者是补充。讲完之后,杨景行再就特别突出的问题要求女生们单独处理,琵琶上十几个音符的轮指王蕊重复了十几遍才勉强过关……

    个体的问题稍微梳理一遍后,然后是小组合的问题,比如笛子和二胡再某几个小节里彼此之间的关系,杨景行也粗略地整理了一下并提出大致要求。

    讲了一节课后,杨景行说:“暂时就这么多,其他的我和齐清诺讨论过了,你们辛苦,我先上去了。”

    贺宏垂没批评杨景行,还跟着他上楼,看看他的钢琴奏鸣曲写得怎么样了。杨景行没在老师面前遮遮掩掩,好的烂的都拉出来给贺宏垂过目。

    贺宏垂没发表太多看法,倒是问起:“你有没有时间写一篇论文?”

    杨景行怕怕:“我表述能力差。”

    贺宏垂说:“不要你多好听,把自己的经验和想法讲出来……”

    杨景行还是为难:“没有。”

    贺宏垂才不信,说:“我给你个题目……民乐织体……”

    杨景行连连摇头:“不会。”

    贺宏垂拉脸色了:“就分析你自己的,不会!?写作过程中的心得体会。”

    杨景行保守:“我试试。”

    贺宏垂又说:“不急,慢慢来……”楼下的声音又让他皱眉:“又是古筝的问题,你以后对她们要保持今天的态度。”

    ……

    近六点的时候,楼下开始喊:“怪叔叔,下课了。”

    杨景行大声回应:“你们先走。/”

    过了一会,齐清诺上来了,走到杨景行身边放下DV,邀请:“吃饭?”

    杨景行说:“我晚上吃,这顿节约了。”

    齐清诺想起来:“老干妈叫我劝你把《指尖流水》给他们做了。”

    杨景行奇怪:“什么时候?”

    齐清诺说:“半个多月前,你改变注意没?”

    杨景行摇头:“在准备新歌。”

    齐清诺问:“准备当工作狂?”

    杨景行说:“没事干。”

    齐清诺说:“不打扰你了……想找事干可以找我。”

    晚些时候,鲁林给杨景行打来电话,邀他上游戏玩一玩,杨景行居然说没空。八点多的时候,那两个小提琴和黑管女生又来看望了,杨景行没以前热情:“不好意思,我现在比较忙。”

    换了新发型的黑管女生不介意:“聊会。”

    小提琴女生看电脑:“忙什么?钢琴?”

    黑管女生说:“还以为你在下面,三零六一共几个人?”

    杨景行说:“十一个。”

    黑管女生说:“听说新曲子很长?”

    杨景行点点头。

    小提琴女生指着DV:“这干什么的?”

    杨景行说:“没什么。”

    两个女生不信的表情,黑管女看了看问:“你多高?我看照片程瑶瑶都到你耳朵上面了,她有那么高?”

    杨景行说:“差不多。你们自己参观,我还有作业。”

    黑管女不信:“你要做作业?”

    小提琴女说:“我们改编了《风雨同路》,能不能指点一下?”

    杨景行说:“可惜我不懂。”

    黑管女保守估计:“你会听呀。”

    杨景行说:“找机会吧。”

    “我们去拿。”

    杨景行说:“今天真的没时间,不好意思。”

    小提琴女对黑管女说:“走吧。”

    杨景行说:“拜拜。”

    这一个星期,杨景行除了必须上的课和星期四下午三零六的训练之外,他基本上都是呆在四零二的。而且好多人发现四零二的门上还贴上了“请勿打扰”的纸张,虽然这在学校是常见的,但是王蕊几人还是批评了杨景行,并照常出入。

    星期五中午,杨景行跟喻昕婷和柴丽甜,安馨三个人在食堂偶遇。喻昕婷说晚上的音乐会有《风雨同路》的演奏,钢琴演奏者虽然不是李迎珍的弟子,但是好歹也算师兄,他们邀请了喻昕婷,也想通过喻昕婷邀请杨景行。

    喻昕婷说:“我们都去。”

    杨景行说:“我不去了。”

    喻昕婷问:“你没空?”

    杨景行点点头。

    喻昕婷表示理解:“也是,你好几天没出去了。”

    杨景行笑:“今天也不出去。”

    柴丽甜问:“明天早上呢?”

    杨景行说:“也不,下午帮你们搬器材。”

    柴丽甜说:“老大说明天晚上聚会。”

    安馨问:“你们练完了?”

    柴丽甜摇头:“快了……差得远!”

    中午过后的视唱练耳课杨景行就没上了,去帮三零六把大家伙往电教室搬。杨景行连支架也不拆就把齐清诺的双排键抬得飞快,最感激他的是王蕊:“我终于解放了!”

    刘思蔓说:“你的愿望实现了。”她跟邵芳洁抬放大器和音箱,蔡菲旋自己没来。

    王蕊说:“那是喻昕婷的愿望!”

    喻昕婷着急:“我帮你许的。”

    年晴抱着自己的大底鼓,说:“你许一个太少了,该说赐她一堆精壮的男人。”

    柴丽甜和喻昕婷嘻嘻笑。

    杨景行提醒:“小心点。”

    搬完东西后,齐清诺对杨景行说:“明天晚上唱歌,昕婷,你叫安馨。”

    喻昕婷看杨景行。杨景行说:“你们玩,我一个人去受欺负。”

    齐清诺问:“你想要几个男的?”

    王蕊提醒:“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杨景行对喻昕婷说:“你和安馨去,是该放松一下。”

    刘思蔓问:“有约了?”

    杨景行说:“事有点多。”

    年晴在安装自己的鼓,抬头问:“除了失恋,还有什么事?”

    齐清诺看年晴,其他人看杨景行。

    杨景行笑笑:“我先过去,明天见。”

    杨景行走了,王蕊还没确定:“谁失恋?他?”

    刘思蔓不信:“不可能哦。”

    邵芳洁问齐清诺:“真的?”

    喻昕婷也看着齐清诺,再看看门口。齐清诺把电吉他挪一下位置,脚踢一下扭曲的线。

    女生们互相观察一会,还是王蕊忍不住:“什么时候知道的?”

    年晴说:“你没看出来?”

    王蕊有点委屈:“怎么看出来……是有点反常。”

    刘思蔓压低声音:“她们才开始啊?”

    安静了一会,年晴轻轻试鼓的声音也显得特别鼓噪。

    邵芳洁也挺不理解:“真分了?”

    王蕊有点急:“他自己说的?”

    齐清诺说:“别八婆。”

    王蕊很严肃:“谁甩谁?”

    刘思蔓说:“估计……没看出来。”

    邵芳洁开始担心:“怎么跟他讲?”

    齐清诺说:“别安慰他。”

    王蕊觉得有理:“也是……想找分分钟的事。”

    齐清诺说:“走吧。”

    王蕊突然激动起来:“传出去浦音要风起云涌!”

    没人理她。

    杨景行在四零二坐了半个小时后,喻昕婷来了,安静地坐在了旁边。

    杨景行问:“不练琴?”

    喻昕婷摇摇头,抬起视线:“没有。”

    杨景行问:“打鼓?”

    喻昕婷还是摇头,双手撑在大腿上挺胸呼吸一下,抿一下上唇了转移视线看看周围环境。

    杨景行笑:“来试试这一段。”把自己的椅子挪开。

    喻昕婷坐正位置,看了一会电脑屏幕后开始弹,几个小节后就停下了,看看杨景行说:“左手有点难。”

    杨景行说:“所以要你加油。”

    喻昕婷说:“你休息一会。”

    杨景行点头:“好。嘉嘉学得怎么样?”

    喻昕婷说:“我没教好……不过嘉嘉爸爸说寒假的老师没我好。”

    杨景行笑:“你要谢谢他。”

    喻昕婷扯扯嘴角:“……你好吗?”

    杨景行点头:“没问题,谢谢。”

    喻昕婷沉默一下:“那我走了。”

    杨景行说:“还有几个地方,你看喜不喜欢。”

    喻昕婷说:“喜欢。”

    杨景行笑:“比刚刚的还难。”

    喻昕婷说:“我不怕。”

    杨景行说:“那就好,你还能轻松一两个星期。”

    喻昕婷说:“不急。”

    杨景行问:“对我没信心?”

    喻昕婷摇低脑袋。

    这时候,齐清诺推门进来了,看一眼后问:“不打扰吧?”

    喻昕婷站起来:“我回去。”

    齐清诺搂住喻昕婷把她拉坐下,问杨景行:“你明天真不去?”

    杨景行说:“去。”

    齐清诺笑一声:“玩一会?”

    杨景行不怕:“来。”

    喻昕婷连忙去拿鼓槌,可杨景行说:“我们换。”

    于是齐清诺还是电吉他,杨景行架子鼓,喻昕婷电钢琴,各就各位。齐清诺说:“换个味道。”

    喻昕婷问:“什么?”

    齐清诺说:“上次看蔡菲旋他们做一场效果不错。”说着用吉他弹了一小段。

    喻昕婷惊喜又失望:“听过……不会弹。”梦境传说的代表作TheDawn。这首重金属纯音乐很有名,是改编自大师的电影配乐,那种基调,节奏和旋律其实被改编甚至抄袭过无数次,但是最出名的还是这首TheDawn。

    杨景行建议:“换一个。”

    齐清诺不肯:“听一遍就会了,很简单。”

    作曲系和钢琴系基本不会有人把这种音乐存在手机或者电脑里,还得齐清诺上网找。下载速度比较慢,得好几分钟。

    三个人等着,一会没话。杨景行还坐在架子鼓后的,喻昕婷玩着鼠标,无聊地打开了一个一个盘符,看见某个盘下只有一个文件夹“萌萌”,马上关闭了。

    齐清诺在调吉他,问:“什么时候开始打鼓了?”

    杨景行说:“边看边学。”

    终于下好了,先听两遍,主要是让喻昕婷知道自己的任务。她还拿稿纸记录一下。

    准备好了开始,这种级别的钢琴对喻昕婷来说完全没难度,可是她不会即兴发挥,而三个人中又没了合成器,导致整体效果单薄了一些。不过无所谓,玩嘛,拉七八糟来。

    第一遍只进行了一小段,齐清诺笑,喻昕婷道歉:“我错了。”

    杨景行责怪:“我还没登场。”

    再来,杨景行终于登场了。喻昕婷和齐清诺多看了他几眼,新鲜。其实杨景行的架子鼓技术还很烂,尽管这首作品里对他的要求不高,他也只是勉强把握住了节奏和力度,偶尔加花的生疏会让年晴笑掉大牙。

    不过杨景行态度端正,很认真而有些僵硬的样子,有点喻昕婷的风范,不像年晴那样驾轻就熟风轻云淡。

    更多的时候重任落在了齐清诺身上,一把吉他挑大梁,她勉强还能应付,没错得离谱,那种重金属的感觉还是勉强有一些。

    跌跌撞撞又合作玩一遍,齐清诺表扬杨景行:“年晴很欣慰。”

    杨景行笑。

    齐清诺又说:“之前对不起。”

    杨景行还是笑。

    齐清诺叫喻昕婷:“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