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二百二十五章 处分

    时间也不早了,三零六的女生们护送杨景行回音乐厅,持续的兴奋让她们一路欢呼雀跃,商量着是不是再准备一套衣服给五号的露天音乐会,或者计划结束之后要怎么庆祝。

    刘思蔓说杨景行下次就要脱裤子了,何沛媛却群嘲:“最好不要,女人保守不住秘密。”

    年晴说:“对,你最女人!”

    齐清诺指着杨景行对大伙说:“他最近有个小秘密,你们知道吗?”

    王蕊很感兴趣:“什么?”

    刘思蔓猜想:“是不是,有什么动静?”

    齐清诺大声问:“谁敢说我不是女人?”

    何沛媛哈哈:“你快说,不然严刑逼供!”

    郭菱讨好:“你最女人了。”

    王蕊突发奇想:“我们会不会走桃花……”她说起上一次三零六得到成功后团里的大部分女生身价飙升,刘思蔓的男朋友是那之后谈的,于菲菲,柴丽甜都收到过媚眼……齐清诺更是一举成为大众**,何沛媛的受欢迎程度也是雪上加霜。

    看女生们的样子,似乎不反感这种效应,有几人更是希望这种效应也能发生在杨景行身上。

    大家猜想说不定通过这个五一的成功,能让更多的人,尤其是让学校的女生了解到杨景行并不是那么孤傲孤独的,不是不可接近的,三零六的所有人都愿意证明这一点。

    可女生们的那种期望和关心简直带上了厚厚一层同情的味道,郭菱甚至担心:“说不定更惨,我们都被涮下来了,还有谁敢上?”

    齐清诺怪何沛媛:“你的错。”

    何沛媛无辜:“我是清白的!”

    王蕊也拉开距离:“我是无辜的。”

    杨景行不肯坐以待毙了:“你们都不要,谁还肯要!”

    齐清诺奇怪:“说这话要经过我同意。”

    郭菱看着杨景行得意了:“喏,你问过老大没?”

    大家好像适应这种玩笑了,感觉齐清诺又宠幸**了一名团员。蔡菲旋靠近杨景行说:“和外面的人说起你,都以为你在学校肯定好多女生喜欢,会追你,呵呵。”

    邵芳洁点着头嘿嘿乐,小声爆料:“我们寝室的最搞笑……说他肯定在外面有。”

    刘思蔓惊喜:“说不定啊。”

    齐清诺安抚军心说:“我百分之九十肯定,没有。”

    杨景行好奇:“还有百分之十呢?”

    齐清诺说:“你还不满足?我没了解你到九成呢!”

    刘思蔓傲视群雌:“主流的说法,还是眼光太高。”

    女生们呵呵,表达一些赞同和怀疑,可这惹恼了齐清诺,她怒问:“高哪去了?无视我呢?”

    杨景行摇头叹气:“我还以为都是朋友了。”

    于菲菲安慰:“都是开玩笑的,高兴嘛。”

    邵芳洁说:“平时想说也没机会,憋着难受。”

    刘思蔓嘿嘿:“主要是你这样没着没落的,我们也悬着了。我还好,可这些光棍,别人还以为对你有什么想法呢。”

    杨景行问:“就那么丢人?”

    大伙哈哈乐,郭菱又把话题往回带:“尤其是最应该有的都没有,那就奇怪了。”

    王蕊大声同意:“就是,何沛媛现在冷清好多了!”

    何沛媛指杨景行怒视,可转眼又把指头对准了齐清诺:“你的错!”

    齐清诺抱拳:“心领了。”

    几人笑得要跌倒,年晴拍齐清诺的肩膀:“越来越佩服你了,这脸皮,当我老大。”

    杨景行都无力反击了:“你们尽兴啊,今天表现好,我不计较了。”

    一群人回到音乐厅后台,虽然停止了低俗的聊天的内容,但是似乎个个都更意气风发了。女生们开始穿穿外套补补妆,发发短信打打电话,或者去和别的学生交流一下鼓励恭喜。

    已经十一点了,上午的内容才进行了一半。之前的每个表演都是成功的,但也只有《就是我们》是当之无愧的轰动。

    也有些不认识的人来祝贺又开始装低调的杨景行,真诚地表达对作的欣赏。

    也是,对作曲系来说,某人写了一两首小红的流行歌曲,会被理所当然的认为是有人脉或者运气好。又或者是有一两件还不错的器乐作,也会被认为是得到了什么狗屎运的灵感,或者是特殊的帮助。

    其实音乐学院并不是那么一个高雅脱俗的地方,学生或者老师们彼此之间评价估量的时候,最重要的参考标准还是名气,资历。至于水准,有水准了肯定会有名气的嘛。

    四零二这名头在学校基本是人所共闻,但是要轮社会名气?别说那些有好多年成就积累的专家教授,就是一些优秀的声乐器乐系学生也要比作曲人“四零二”出名得多。

    或者就说“杨景行”。这个学校千多号人,说不定还真有好多清高脱俗的不屑于关心他到底是不是作曲系的希望,更别说关注他和齐清诺之间的关系,或者是统计他今天是不是又在北楼守夜了。

    可是这个学校里的所有人都是在音乐的世界里浸淫了好多年的,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有自己对音乐广博的理解能力和欣赏位。

    俗话说隔行如隔山,但是在音乐学院里,钢琴系的不敢说自己就比学二胡的更了解古往今来的钢琴作和演奏大师。拉二胡的也不敢吹牛自己肯定比弹电吉他的更会欣赏体会民乐精髓。

    今天三零六在台上演奏完了后得到的那些掌声,没有多少是跟风起哄的。好多学生或者老师,可能他们并没在自己的领域里做到足够出色出名,但是没人敢说是他们对音乐还不够热爱。那些默默无闻的学生的掌声,并不会比楼上那些专家的少了一丝真诚,更不会低贱半分。

    就算彼此对音乐的理解不一样,就算世界观价值观完全背道而驰。不管是欣赏杨景行的才华还是讨厌他的作风,是仰慕三零六的姿色或者看不起她们做音乐的方式,但是当最后大家一起鼓掌,他们的目的是一样的。

    那些掌声,肯定不是给杨景行这个人的人或者名气的,也不一定全是给三零六那十一个女生的整齐美丽或者努力奋斗的。那些掌声,都是给作的肯定。

    杨景行真诚而谦虚地接受了好些人的表扬或者中肯点评,并认真感谢。

    并不是所有人都说好话,比如一个拉提琴的大四男生就说《就是我们》中的某些段落涉嫌用旋律跟和声强制暴力性地掩饰作对乐器传统特点的挑战。虽然这种尝试不算失败,但是如果没有了那些令人拍手叫绝的旋律,很可能那种挑战就完全行不通了。

    也就是说,《就是我们》的成功中的有一部分是很难被复制的,同样的手法,却是别人模仿不了的。要模仿的话只能是旋律的雷同,那就成了抄袭了。

    师兄说这话的时候很小心谨慎,好像很怕在这个举校欢腾的时间里打击或者得罪了天才四零二:“……其实谱子我很早以前就拿到了,看几次了有点这种感觉,今天听还是觉得有点……不是说作不好,就想问问你,我的看法对不对,我但愿我错了。”

    杨景行没翻脸,还有点高兴:“你的想法和我最开始写的时候一样,好多时候我的思路就是这样。不过我后来想通了,我会这么想是因为自己期望太高了,想要在前人的基础上做出全新的感觉。后来我干脆不想了,抛弃基础……”

    师兄的眼睛顿时发亮:“我明白了,懂了,懂你的意思了。我确实是带着眼镜看的,听的,不应该,不好意思。”

    杨景行却笑:“不过我现在又觉得你说的有道理了,基础是扔不掉的,我有点急于求成。”

    师兄连连摇头:“不对,你错了,我也错了,没有第一步就没第二步,开始往往是最难的。”

    两个人交谈愉快,拉小提琴的对《就是我们》的研究还挺深刻的,除了那一点点怀疑,剩余的全是肯定和鼓励。

    男女主持人抽空恭喜了三零六,并没要签名,然后就和导演一起来找杨景行研究一下是不是该审时度势,把后面他上场的台词改变一下,不然肯定对不起观众们之前对三零六那么隆重热烈的反应。

    三零六的女生们对这个议题也很有兴趣,旁听一下。不过听杨景行说随便主持人怎么夸赞三零六,但是不能抬举他自己后,女生们就有意见了,说就是要吹捧四零二,但是不能标榜三零六。

    商量的结果的是大部分台词保持不变,杨景行的发言也不用修改,只是主持人有权利在原本的台词上加上几句感叹的话,用女主持的话说,那样能把观众的情绪调动到《就是我们》演奏结束后的状态。

    今天后台最大牌的当然不是杨景行或者三零六,而是舍己为人鞠躬尽瘁要为学生作当指挥的著名指挥家张家霍。

    杨景行来的时候就是去跟张指挥问过好的,不过后来他和三零六风光后就没时间再去向忙着跟团员们分析作的张指挥表达谢意了,而且他这边的热闹跟靓丽也有影响别人研究艺术的嫌疑。

    所以在王蕊带领着女生们又发出一阵不大不小的娇笑声后,也是一身礼服身姿挺拔的张家霍从座位上站起来,快步走到杨景行面前,用毫不掩饰的艺术的愤怒命令:“你们安静一点!”

    女生们收声肃穆,杨景行站起来小声:“对不起,张指挥。”

    “不值得这样忘乎所以!”张家霍自己却不安静,声音简直洪亮,他又盯着杨景行:“我奉劝一句,求名求利的方法有很多,就是别拿老祖宗留下的东西下手,那是糟蹋化,那是哗众取宠!你们像是做音乐的吗?”张家霍扫了杨景行周围的女生们一眼。

    这下是所有人都安静了,好多人注目,有些人低头。三零六的女生们简直有点懵了,大部分惊呆或者看别处,只有齐清诺和年晴盯着张家霍。

    杨景行介绍:“张指挥,她们是做音乐的。”

    张家霍继续奉劝:“杨景行,这里是音乐学院,不是什么娱乐公司,别把那恶俗肮脏的一套带到这里来,污染这里的纯净。民乐!?你好意思说自己做的是民乐?日本人糟蹋得不够,你们也跟着学!?”

    杨景行在众多的同情目光中摆出一副不需要同情的神情,也是奉劝的口吻:“张指挥,我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请您多批评。不过她们只是负责演奏哗众取宠的东西,而且做得很好,用不着您批评。”

    咦!杨景行换风格了,张家霍也是瞬时的瞠目结舌。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张家霍抬起了手指:“说的就是你!你这样的我见了很多,得到一点点小承认就忘乎所以,以为自己就成了大师,天才!你才学了几年,学了多少?那样胡拼乱凑也敢叫大型民乐?哪有一点民族情怀?肤浅,媚俗,低级!”

    杨景行是准备虚心接受批评的样子,可一直坐着的年晴却开口了,声音不大不小,表情不冷不热:“英雄冲锋陷阵,小人冷嘲热讽。”

    简直像是扔下了一个无声炸弹,一下把所有人的表情都炸开锅了。周围除了震惊,更多的是佩服。年晴淡然地接受着,左腿在抖啊抖。

    张家霍面部充血,指着年晴的鼻子怒声喝问:“你叫什么名字?”

    年晴高声回答:“年晴,大四,马上毕业!”同时挡开了何沛媛想要安抚她的手。

    张家霍抖着手指警告:“我让你毕不了业!”

    年晴抬头,眼中的愤怒不输给张家霍。这时候齐清诺向前一步,有点急不可耐的自我介绍:“我叫齐清诺,不毕业算我一个!”

    张家霍还来不及骂,何沛媛又开口了:“我叫何沛媛,算我一个。”

    王蕊也站了起来,可齐清诺却猛一声吼:“你们别理他!”

    好多人被吓了一跳,女生们没人再敢开口,不过刘思蔓和王蕊都朝齐清诺靠近,柴丽甜于菲菲她们稍微挪步。集体靠拢后,虽然不是所有人都昂首挺胸目光如炬,但是十一个女生的气场已经凝结起来了。

    杨景行似乎不怕齐清诺,对张家霍说:“我不用自我介绍了,也算我一个。”

    可怜,这时候能说上话的大人物都在前面二楼坐着呢。后台可怜的几位年轻老师看样子连劝架的勇气也没有,等到导演急匆匆过来不问青红皂白就开始数落杨景行要他们道歉后,才有几位也来劝解扣子扔谱子的张家霍消消气。

    导演可不管什么天才不天才,跳着脚对杨景行吼:“道歉,你们先给张指挥道歉!”

    杨景行居然谈条件:“我可以道歉,她们不行。”

    年晴是越来越嚣张:“你也不用!”

    王蕊也讲义气,冷声嘀咕:“不毕业?你以为自己是谁?”

    齐清诺又火:“别说话!”三零六的大部分人都听她的,围成一堆了不看在一旁叉腰喘气怒叹世风日下的张家霍。

    在导演的推搡下,杨景行朝张家霍靠近一步后说:“张指挥,是我不好,希望你原谅。”

    张家霍看都不看杨景行,开始对导演吼了:“今天必须给我个说法!”

    除了导演,最急的好像就是今天张家霍指挥演出作的作者,那个研究生几乎是央求三零六:“你们道个歉,毕竟是张指挥呀!齐清诺,我们也算认识,你帮个忙,回头谢谢你。”

    齐清诺绝情地轻轻摇头:“不好意思。”

    前面台上的女高音正唱得好有滋有味呢,二楼的贵宾和老师们看见有人来在院长耳边嘀咕了一句后,院长就很快召集了一个副院长,贺宏垂,龚晓玲等几个老师起身快步离开了。

    这群能和张家霍说上话的大人物快步从楼上下来后台时,导演正在竭尽所能安抚下一个节目表演者的情绪,而其他人,都好久没挪动过了。

    看见那七八个人急匆匆赶来,张家霍摆出了一个痛心疾首的表情,连连摇头。杨景行看了一眼老师们的严厉目光,表情好像挺愧疚。三零六也看看老师们,胆子小的几个略有低头,齐清诺几人却还是趾高气扬。

    张家霍最先说话,气愤之外还有惋惜心疼:“这些学生,太不像话了。”

    和杨景行没讲过两句话的校长眼神没贺宏垂和副院长那么严厉,他先握住张家霍的手说对不起,然后看男主角:“杨景行,给张指挥道歉。”

    杨景行很听话,微微鞠躬:“张指挥,我向您道歉。”

    张家霍不理会,还在对老师们说:“这几个学生,连一点批评也接受不了,还张口骂人!”

    杨景行说:“张指挥,刚刚这除了您没人骂人。不过您骂我是对的,我向您道歉,希望您接受。”

    贺宏垂怒斥:“还顶嘴。”

    副院长也生气:“杨景行你别说了!”

    龚晓玲依旧和蔼,走到齐清诺身边轻声问:“怎么了?你们。”

    齐清诺抿抿嘴唇:“他觉得我们哗众取宠。”

    可校长好像不想问究竟,直接对张家霍说:“张指挥,对不住,你跟我们去前面。这些学生我们会处理。”然后对导演说:“今天不辛苦张指挥了,让学生们自己表现。”

    副院长也说:“张指挥,我们去前面,您请。”

    李迎珍来狠狠敲了杨景行几爆栗子:“回头收拾你……张指挥,别和学生们生气,我们走。”

    张家霍一点也不给面子,好像气糊涂了:“太不像话了,我好歹是长辈前辈,怎么能张口骂人!?”

    贺宏垂道歉:“张指挥,是我教导无方。杨景行我们一定会处理!”

    和张家霍关系要好的指挥系主任也邀请张家霍到前面观众席去消气,叫不动就干脆伸手拉。

    张家霍急了就抬手指:“这几个女生,要严肃处理,气焰太嚣张了……”

    杨景行一声吼:“你没见过嚣张的?冲我来!”

    洪钟似的男中音让好多人身体一震,三零六的女生们都眼冒星光。可李迎珍却一阵巴掌拍得杨景行脑袋啪啪响,还骂:“你吼,你喊!叫你闭嘴!一点不尊重长辈,你今天发疯了!?”

    可能是被杨景行的神经刺激了,郭菱也发话了:“不值得尊重就不用尊重!”

    平日温尔雅的校长突然瞪眼怒声:“都闭嘴!杨景行,不管你是谁,记过处分!”

    杨景行居然点头:“我没意见,是我不对。”

    校长又威胁:“要是影响了演出,后果更严重!三零六,你们坐着,示威呀?!”

    三零六在齐清诺和龚晓玲的带领指挥下都表面消停了下去,而张家霍在一群人的邀请赔礼之下也愤愤然走了。

    就龚晓玲留了下来,她也不太清楚真相,问了两句后就责怪杨景行:“怎么这么冲动了?”

    齐清诺实事求是的态度:“是张家霍说话太难听。”

    一个老师说:“你们也不该冲动,忍一忍就过去了……一个人说得再不好听,能代表什么!?”

    年晴指出真凶:“我看不下去,他低三下四的样。”

    杨景行哑口无言,郭菱还愤愤的:“难怪名声不好,太没风度太没肚量了,大指挥冲我们火什么!”

    王蕊更是一口恶气:“说我们,说怪叔叔媚俗低级,他能耐他写去啊!”

    何沛媛冷笑:“今天算见识了,还有这种人。”

    刘思蔓也摇头:“匪夷所思!”

    女生们七嘴八舌起来,纷纷鄙视张家霍。龚晓玲还呵呵:“不生气,不生气,你们今天最应该高兴,别影响了心情。”

    齐清诺笑:“我们高兴,高兴才给他点教训!”

    龚晓玲很责怪:“你也乱说话!别说了,别担心,杨景行不会怎么样,我保证……这事别给你父母说,我要到前面去,你们别瞎来,回头再说。”

    学生们纷纷表示情绪稳定。

    后台形式暂时稳定了,可围观还在持续,舆论开始制造,人声开始嘈杂。

    杨景行对三零六不好意思地笑:“连累你们了,他其实是不喜欢我。”

    王蕊看得明白:“肯定是恨你没多巴结他。”

    邵芳洁觉得自己一针见血:“我们没要指挥。”

    高翩翩还在咬牙:“败类!”

    刘思蔓笑:“年晴那句话解气。”

    柴丽甜似乎在调整情绪:“我觉得说得很对,那个人简直……不可理喻。”

    年晴气息均匀了,挺享受的感叹:“都是好姐妹……你也勉强像个男人了。”

    被集体取笑的杨景行笑:“我是被逼的。”

    王蕊又嘿嘿:“怪叔叔刚刚好怕怕……你找他单挑!”

    高翩翩可能误会了,说:“杨景行以后的成就,肯定超过他一万倍。”

    杨景行急忙劝:“小声点,小声点。”

    有围观群众轻笑,然后有人表示一下支持,说张家霍是有点过分了。作曲的研究生也不知自己是福是祸,但还是拉着替换上的指挥系学生说换了也好。

    (对不住。这章是我昨天晚上十二点回到酒店用酒店的电脑上网看了书评后用酒店的电脑码的,输入法没词组。小风波,对大家都说声谢谢,因为我厚颜无耻觉得都是为我好。说声对不起,小矛盾因我而起。如果不是没办法,我不会断更的。希望都开开心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