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二百三十章 到齐

    龚晓玲又夸赞杨景行有大将风度,显然具备担当重任承受重压的那种神经。萧舒夏谦虚自己的儿子纯粹是吊儿郎当,说压力什么的对他而以完全没用,因为他没有和压力对应的事业心进取心。

    杨景行承认自己确实贪玩比较多,而且那些看起来的努力其实也是玩,对他来说堆音符好像和搭积木差不多。

    张楚佳倒是认为这是一种很好的心态,做事求学,如果有太重的功利心态,肯定会失去乐趣而且影响水准。

    服务员抓住轻松的氛围时机问能不能上菜了,杨程义夫妇可怕这群老师饿了,连忙催快点。

    一队服务员进来出去,华丽的菜肴就在桌上摆了一圈。杨程义端酒号召家人一起敬各位老师,杨景行表达尊重感谢后也提醒喻昕婷:“你也要谢谢。”

    喻昕婷拿着插吸管的酸奶盒子为难脸红,害杨景行被萧舒夏训斥。可能是心中过意不起,喻昕婷就勉为其难:“谢谢老师……还有叔叔阿姨。”

    龚晓玲呵呵乐着借题发挥:“我觉得杨景行和喻昕婷之间,还有齐清诺三零六她们,都很纯真很美好,我尝尝觉得感动。”

    喻昕婷更害羞了,杨景行依旧脸皮厚:“这下真的好大压力了。”

    龚晓玲不介意:“这在音乐学院很不简单的,有时候也希望杨景行保持这种淡泊名利的心态。”

    杨景行不好意思了:“我还没资格淡泊。”

    贺宏垂纠正:“心态不该说有没有资格,任何人都可以。”

    李迎珍补充:“有些事情,不要盲目追求就行,是你的就是你的。”

    萧舒夏陪了一会笑脸后反应过来:“吃菜,真对不住各位老师,李教授,龚教授……”

    夫妇分工,杨程义就招呼一下几个能喝酒的男老师。杨景行负责喻昕婷和张楚佳,喻昕婷虽然没对食物评头论足,但是吃了点什么合胃口的后就会给杨景行一个短暂的幸福笑容。

    龚晓玲似乎想更多地对杨景行提出表扬,几个配角老师都愿意配合她,慢慢的话题就统一了方向。

    龚晓玲的理由是:“杨先生杨太太要对他有绝对的信心,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修行就要多方面的支持,家庭是主要的。”

    萧舒夏连忙表态:“他要去段丽颖公司培养歌手,家里一次给八十万,原来卖乐器一次性就拿五十万,他爸爸的车才五十多万。”

    杨程义补充:“事业和学业,家里并不约束他,我一直认为有自己的理想是好的。因为我们不懂,所以不能在专业上过问。至于钱,只要是正当用途,我和他母亲都量力而行。我们不是大富大贵的家庭,赚钱不轻松。”

    李迎珍在这方面对杨景行提出表扬,说他并没有公子哥的做派,更没有大手大脚花天酒地。

    萧舒夏又骄傲了:“这是他爸爸的遗传,会赚钱但是不会花。”

    杨景行才不承认:“我要是赚钱了,肯定随便花。”

    萧舒夏觉得丢脸,说儿子对不起早上的掌声:“言谈举止没有一点风度!”

    龚晓玲宽容:“人要有些缺点才可爱。”

    杨景行伤心了:“我还以为是优点呢。”

    萧舒夏更加确定了:“太不成熟了,老师们以后要多批评。”

    英语老师说:“我觉得他是心态好,有些学生,好容易翘着尾巴做人,他不会给人这种感觉。”

    贺宏垂又说:“心态是最重要的,杨景行在这方面,我觉得还有一些需要调整的。”

    萧舒夏很感兴趣:“对,贺教授您说。”

    贺宏垂并不太严肃:“人嘛,都活在这个世界上,都是普通人。不管你从事什么行业,有什么样的理想,什么的父母和家庭,但是在生活上,也要把自己当个普通人,不要太清高,太特立独行,尤其是心态上,不然你会活得很累。”

    杨程义对儿子点头:“尤其是不要看不起人,我给你推荐的,《了不起的盖兹比》,开篇就讲了这个道理。”

    ……

    边吃边喝边聊,话题始终离不开杨景行的为人处事学习生活。有喜有忧,喜的是眼前真的真真切切,忧的却感觉有些杞人忧天了。可能这就是艺术家的神经质,萧舒夏并不是特别重视的样子,严肃了一阵又很快高兴起来。

    七点半左右,杨景行接到鲁林的电话,说他们和齐清诺准备开饭了,在经济实惠的地方。杨景行表示知道地方。

    鲁林又说:“她没开车!”

    杨景行提醒:“斯文一点。”

    鲁林担心:“假如她要搞,不能给你丢面子吧?”

    杨景行说:“我没面子。”

    鲁林鄙视:“老子觉得她比够兄弟!”

    杨景行说:“我等会过去。”

    这边吃到八点,虽然没喝多少酒,但是到底没有开会的氛围,越到后来越是闲谈居多。虽然没有划拳扯皮的热闹,但也不算冷清。

    酒足饭饱后,杨程义要继续请老师们去洗脚喝茶什么的,杨景行却说朋友们还等着自己的。父母虽然不高兴,但老师们很宽宏大量,说杨景行也是难得轻松。

    杨景行又问张楚佳:“你是老师还是学生?”

    李迎珍说:“楚佳跟着我,昕婷你跟杨景行去玩。”

    喻昕婷听话地点头。

    上车后,喻昕婷开始关心:“这顿饭多少钱?”

    杨景行说:“不知道。”

    喻昕婷想知道:“大概多少?”

    杨景行估计:“一万多,几个菜贵,酒也是。”

    喻昕婷兴奋地感叹:“够吃几十次烤鱼了!”

    杨景行问:“没烤鱼好吃?”

    喻昕婷连连摇头:“不是,我现在没多想吃烤鱼了。主要是因为今天的烤羊排有点少,我就有点想那种大串大串的羊肉串了,不过没这个好吃。我觉得今天最最最最好吃的就是烤羊排,就是太贵了。如果在盼盼家,这么多肯定只要几十块钱,可惜他么做不出来……你觉得什么好吃?”

    杨景行说:“都好吃。”

    喻昕婷有点泄气:“唉,我以前觉得火锅就是最好吃的了,以为这些好贵的都是好看而已。”

    杨景行说:“如果让你连续吃一个月馒头,然后可以大吃一顿,你选火锅还是这个?”

    喻昕婷犹豫了一下后嘿嘿:“我选火锅。”

    杨景行失望:“你果然还是最喜欢火锅。”

    喻昕婷却眼睛发亮:“有没有特别特别贵的火锅?”

    杨景行说:“好吃才是硬道理,钻石又不能吃。”

    喻昕婷点头:“也是……要是天天吃鲍鱼,肯定也会觉得一般了,我还是最喜欢火锅!”

    杨景行说:“放完假我们去吃。”

    喻昕婷问:“你这几天都要陪朋友吧?”

    杨景行点头:“尽量。”

    喻昕婷说:“其实你也可以请她们吃一顿特别特别好的。”

    ……

    到了学校附近那家杨景行和三零六聚餐的固定小酒楼后,服务员不用他们问就主动带路,而且挺兴奋:“今天几个男的啊,女的少了!”

    狭窄的短过道里就能听见包厢里传出来的笑声,很疯狂那种。杨景行推门进去,看见醉红着脸的鲁林提着啤酒瓶站在离桌子一米的地方,弯腰捧肚子,姿势表情都很夸张,恐怖的笑声吓得喻昕婷缩在后面不该露面。

    章杨和许维也是大张着嘴巴前仰后合捶桌子,不过许维好歹看见了杨景行,擦着眼泪朝他招手。女生们矜持一些,除了张柔,王曼怡和杜玲都笑不出声了,王曼怡还站起来欢迎。制造笑料的应该是齐清诺,她只是微笑而已。

    杨景行走过去早给他们准备好的座位边,遗憾:“我来迟了。”

    鲁林把手臂搁在张柔的椅子靠背上埋头继续哈哈了一阵后抬起身,满面通红努力止住笑声,但是表情控制不住地跟杨景行讲义气:“给你讲个笑话……他听过没?”

    齐清诺摇头:“没机会讲。”

    王曼怡在关心喻昕婷:“坐,你们吃没?”

    喻昕婷点点头:“吃了……不用,不渴。”

    鲁林只管继续努力控制自己的笑神经,扑哧扑哧地给杨景行讲笑话:“说江主-席和李-总理……哈哈,去非洲考察……吃饭的时候,用的象牙筷,哈哈,他们都看上了……”

    这笑话就那么好笑?几个听众刚刚稍微冷静下去的笑神经又骚动起来。一个半分钟能讲完的笑话,鲁林讲了一分钟,其他时间都在自娱自笑或者控制面部神经。

    听完这个被给予了好多期望的笑话后,喻昕婷掩嘴呵呵乐,杨景行也哈哈。

    鲁林却有些失意:“没她讲得好笑。”

    章杨立刻发飙:“是不是多罚一杯?”

    鲁林大度了:“一杯嘛,了不起?我先给诺言倒。”

    其他人就看着鲁林给齐清诺倒满一杯啤酒,两人站着碰杯后一口闷了,然后鲁林又毫不婆妈地自罚了一杯。

    杨景行还没来得及鼓掌,鲁林的矛头立刻对准了他:“罚几杯,你自己说!”

    杨景行问:“你们喝几杯了?”

    章杨更坏:“你准备罚几倍?几倍!我三杯加一瓶。”

    鲁林说:“我五杯加一瓶!”

    许维还是好人:“我三杯。”

    王曼怡解释:“鲁林和章杨赌气,吹了一瓶。”

    章杨气愤:“我操,我和他赌气!?”

    鲁林看也不看一眼章杨:“那笔帐等会算,先看你的表现,等你半个小时!”

    杨景行犯贱:“我听你老婆的。”看着张柔问:“我喝多少?”

    张柔嘿嘿一下,但是马上意识到自己责任重大,一群人都对她胡乱吆喝。杜玲说至少要吹一瓶,清脆的声音掷地有声。章杨跟狮子吼一样,要求两瓶起底。鲁林不只说不做,提了两瓶啤酒种种搁杨景行面前。许维嘿嘿嘿,拿起子开瓶。王曼怡嘿嘿说大家都好坏。

    齐清诺也逼杨景行:“最好的朋友,你看着办。”

    喻昕婷陪着笑脸小声:“他刚刚喝过了。”

    章杨吼:“罚更多!”

    尽管杨景行笑得很谄媚,可高富帅算个屁,老公才是最大,被鲁林握住肩膀一阵摇后,张柔说:“两瓶,分开喝。”

    鲁林气急:“分开?要不要我陪你?”

    杨景行一手握起一瓶啤酒,大声喊:“谁都可以瞧不起我,兄弟不行。”

    看着杨景行仰头两只手举起来,两个瓶口都对准了嘴巴,王曼怡担心:“慢点,开车。”

    鲁林不怕:“我敢坐!”

    两个瓶口的酒流出来,几乎一滴不洒地灌入杨景行张大的嘴巴。杨景行喉结动得很快,没有耍赖,半分钟后才把两个空酒瓶用力杵在桌面上。

    鲁林高兴了:“够兄弟!”

    杜玲却不得休息,看着刚坐下抹嘴的杨景行问:“你够兄弟,她够不够姐妹?我不多,两杯。”

    张柔好像融入氛围了,很快附和:“我也两杯。”

    王曼怡也汇报:“我一杯,这杯正准备喝。”

    章杨也掺和:“诺言四杯!”

    大祸临头的喻昕婷看杨景行,不过似乎没有求救的意思。

    杨景行对喻昕婷指指张柔和王曼怡:“别相信她,问她。”

    张柔呵呵乐,王曼怡连连摇头:“别问我!为什么是我!”

    可喻昕婷已经笑得好甜美地看着王曼怡了。许维不怂恿女朋友,其他人也不咋呼,王曼怡犹豫了一下说:“先喝一杯吧,慢慢来,我们也刚开始。”

    还好杯子不大,也没人追究杨景行没给喻昕婷倒满。喻昕婷端起杯子后还说话:“不好意思,我们来晚了。”然后咬牙皱眉闭眼一小口一小口灌了。

    鲁林招呼杨景行:“不好意思啊,粗茶淡饭,没好菜,随便吃点。”

    杨景行不给面子,给自己杯中倒酒,说:“最好的朋友,都到齐了……”

    杜玲提醒:“没有呢,行哥哥!”

    章杨教训:“那是朋友么?”

    杜玲呵呵:“也对。”

    杨景行愤懑地纠正自己:“最坏的朋友,都到齐了,敬你们一杯,我干了,你们随意。”

    鲁林赶忙给自己满上:“鸡毛跟你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