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三百二十二章 影响

    一群人过去附属楼,不再过分嬉笑。/吴秋宁正在楼上指挥安排做事的人,看见杨景行他们了就摘下自己脑袋上有点滑稽的报纸帽子,说:“打扫都差不多了,以后这间就是你们的休息室了,看看吧。”

    杨景行说:“您辛苦了。”

    休息室是原来的杂物间,面积不大,摆了新一圈新沙发,铺上装饰性小地毯,摆上茶几、音像设备、储物柜这些东西后,显得有些拥挤,但也合理充实。

    女生们很喜欢的样子,试试舒适的新沙发,看看储物柜,纷纷谢谢吴秋宁,甚至撒娇一下。

    再看看办公室,新的办公桌椅,换了三台新电脑,原来的沙发撤走了。听吴秋宁的描述,安顿好后应该也是焕然一新的感觉。

    报刊架是新的,两本这个月的音乐杂志摆在了最上面,一本《人民音乐》,一本《乐府新声》,里面都有涉及三零六的文章。这月中旬的杂志,都看过了,但是三零六并没多自豪。

    《人民音乐》的文章标题是“民乐发展新思路”,有两页纸,一页描述了浦音为民乐所做的发展,很多很多。当然了,三零六有一部分功劳,并且异军突起显得新鲜突出。另一页就用一半文字描述了三零六受到的各路专家的肯定,光是各种团体和人名头衔就占去一多半,当然,丁桑鹏更是要大写特写的。

    《乐府新声》的篇幅有三页,标题是“两代民乐艺术的交接”。这篇文章里出现了更多对民乐有贡献的人,也有作者个人更多的理论和见解,但是对于三零六的态度,有点模棱两可。

    两篇文章里,三零六都不是主角,只是被多提及一点,或者强调一下。而且不得不说那些报告有点千篇一律,文笔也过于文艺政治,三零六都更情愿看看学校论坛上同龄人对她们的羡慕或者不屑。

    还有重要的练习室,窗台墙角天花板都是一尘不染,四周多了些漂亮的小盆栽,前后墙上装了两幅画。王蕊未完成的画作不在了,说是藏着了,明天之后再拿出来。

    三零六的乐器和椅子摆得相当整齐好看,吴秋宁交代:“明天就要这样。”

    杨景行对女生们说:“刚工作就这么好的环境待遇,羡慕你们。”

    女生们也看越欢喜,都动手安置打整起来,吴秋宁又笑说:“这些工作本来准备等你们试用期之后再做,现在提前一点,有点仓促……明天就别给领导说,免得像是应付检查了。”

    女生们点头表示明白。

    杨景行问:“下午没时间练习了吧?”

    吴秋宁说:“有,镜子安上就可以了,我催他们快点。明天早上八点,乐团的车就去学校接你们,何沛媛你们走读的,是不是就自己辛苦一点……你们来去也不方便,以后都安排车接送。”

    齐清诺说:“吴主任,我觉得不用,这么近,一刻钟就到。”

    杨景行也说:“才工作,不能太娇惯了……明天早上我送。”

    吴秋宁就答应:“这样也行,我给团里说一下。你们的服装那边还在赶工,不知道明天能不能送来。/”

    杨景行还是多管闲事:“不用赶,做漂亮一点。”

    在吴秋宁的催促下,杨景行和女生们监督施工人把两面大镜子装上墙,只用了十几分钟,三零六就可以集体顾影自怜了。

    也差不多到时间了,齐清诺让大家准备开始练习。

    听了一遍《让我们荡起双桨》后,杨景行表扬很多又提出一些问题,然后跟齐清诺说:“你们继续,我去看看陆指挥在不在。”

    齐清诺点点头。

    吴秋宁以为杨景行准备离开,听了他的解释后就帮他打个电话问一下,得知陆白永正在办公室。

    到陆白永办公室被请坐后,杨景行开门见上:“陆指挥,我来是想帮齐清诺跟您汇报一下明天的事。”

    陆白永点头:“嗯,什么事?”

    杨景行说:“齐清诺的母亲是群闻出版社的总编,叫詹华雨……”

    陆白永点头:“这我知道,他爸爸是齐达维。”

    杨景行继续说:“她母亲和孟建位的夫人是好朋友,明天的事是她母亲安排的,为这个,齐清诺和家里还吵过。”

    陆白永奇怪:“吵什么?”

    杨景行笑:“我觉得管家子弟,难免站着说话不腰疼,想要完全靠自己,证明自己。可是天下父母心,都想多为子女做点事,这是个矛盾。”

    陆白永点头,又笑笑:“都可以理解,这没什么。”

    杨景行说:“可是齐清诺很不喜欢,她觉得她妈妈这样做对您,对乐团,甚至对工作,都有点不够尊重……”

    陆白永连连摆手:“言重了!”他身体朝杨景行倾了一点:“一群女孩子,想要做成一件事,是很不容易的……尤其是在有政治背景的环境里。”

    杨景行点头:“也是。”

    陆白永继续:“有资源就要利用,不然是浪费。就看怎么用?用得好不好?怀着什么目的去用?这个问题我还会找齐清诺谈一下,我觉得这对她们是好事,不用背包袱……当然,乐团这么多人,不同的看法肯定会有,但是她们不应该多想,这和你们在学校一样,有人喜欢你,肯定就有人不喜欢。”

    杨景行笑:“感觉不喜欢我的比较多。”

    陆白永正经:“这个你要有思想准备,要肩负起来,艺术上任何一种新的尝试或者是成就,有赞誉就肯定有毁谤,现在刚开始,以后会面对更多,齐清诺她们也一样……所以我说这次是好事。”

    杨景行说:“因为齐清诺尊重您,她不知道怎么样跟您解释,所以我就多管闲事了。我和她的想法一样,就是希望您以后还是要严格要求三零六,她们有做得不好的,你要批评指正。”

    陆白永呵呵:“这个你们放心,谁来了都是一样,我会对艺术负责。”

    杨景行自嘲:“我们太年轻了,不知道怎么应对这样的事情。不过只要您支持,三零六就不用担心了……她们的理想真的是音乐。”

    陆白永严肃:“我知道,不然我也不会这么支持她们。你应该想象得到,我也是要背负压力的,丁老也是有压力的……你们的这个机会很难得,千万不要因为一点小事受了影响。这次音乐节,三零六一定要做出样子来!”

    杨景行松口气:“您这样说我们就放心了,我相信三零六不让您失望。”

    说起三零六正在练习,陆白永就和杨景行一起过去看看。陆白永确实受尊重,他一进门,起码得到三零六的一半女生尊称。

    三零六正在讨论练习,陆白永看了看就表扬:“这样就好,做好你们该做的事,时间不多了,不要受影响……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经过团里的沟通,音乐节主办方同意你们在三号晚上演出《就是我们》全本,还有《云开雾散》。”

    女生们欢喜雀跃。

    陆白永也喜庆:“我和团长吴主任也商量过了,露天演出的时候,允许你们zìyóu发挥,把那些受年轻人欢迎的作品,都拿出来,看看你们会有多受欢迎!”

    女生们更高兴了。

    陆白永又说:“我个人是很喜欢《让我们荡起双桨》的,我也是唱这首歌长大的!”

    齐清诺积极:“来,为陆指挥来一遍!”

    听了一遍后,陆白永也提出一些不足,主要是演唱方面的,要大家继续努力。不过先休息一下,陆白永叫:“齐清诺,你过来。”

    三个人到办公室,不管正在擦窗户玻璃的清洁员,都坐下,陆白永对齐清诺说:“刚刚杨景行和我说了一下,我的意思就是你不要有思想包袱……这是个政治术语,不过意思你应该明白,继续好好做你想做的事。”

    齐清诺和杨景行都笑,齐清诺表决心:“谢谢陆指挥,我们努力。”

    陆白永继续说:“一个团队,必须要管理,但是管理方法是各种各样的,针对你们的情况,我觉得齐清诺做得很不错。我知道杨景行对你们也有比较大的影响力,你们两个既然志同道合,就要一起做好这件事。”

    两人都点头,杨景行说:“我尽量配合团长。”

    齐清诺笑:“谢谢顾问。”

    陆白永呵呵一下,说:“明天回耽误一点时间,你们要抓紧了……”

    陆白永走后,杨景行继续去顾问,不过到四点的时候就准备离开了。听说他晚上要去开幕式,而且是和喻昕婷一起,女生们就谴责逼问起来。

    刘思蔓失望:“你好没义气啊!我们累死累活。”

    郭菱谴责:“把我们晾这,自己去逍遥快活,无耻。”

    王蕊委屈:“怪叔叔,我伤心了。”

    邵芳洁奇怪:“没听喻昕婷说呀。”

    齐清诺驱赶:“你快走,不然群情激奋,我招架不住。”

    何沛媛嘿嘿:“我们无所谓了,有些人哦。”

    杨景行准备逃,于菲菲突然说:“怪叔叔……谢谢你。”

    杨景行疑惑:“我?是不是早点走你更感谢?”

    女生们笑,齐清诺强调:“谢谢!”

    杨景行垂头丧气出门关门,身后一片笑声驱赶声。

    杨景行洗了车后就回家换衣服,到学校已经五点过,打电话叫喻昕婷吃晚饭。喻昕婷说还在外面做头发,杨景行就去接。还好,喻昕婷没多大变化,只是修剪了一下刘海发梢,眉毛也一起变得秀丽了。

    杨景行为难:“我太招人笑不想回食堂,可是你这么漂亮,应该去走一圈。”

    喻昕婷嘿嘿:“不回去!”

    杨景行问:“有胃口了吗?想吃什么?”

    喻昕婷点头:“有点……去盼盼家?比较顺路。”

    杨景行点头:“走,他们肯定不会笑我。”

    路上,喻昕婷问杨景行什么时候回去换衣服的,而且识破了他的谎言:“你中午就出去了,我看见了!”

    杨景行解释:“中午去三零六那边了,明天有领导视察,在准备。”

    喻昕婷问:“什么领导?”

    杨景行简单说一下关系,喻昕婷吃惊又好奇:“官大不大?”

    杨景行笑:“很大。”

    喻昕婷比较:“有没有省长大?”

    杨景行估计:“应该大得多。”

    喻昕婷啊:“那她们,难怪对她们那么好。”

    杨景行也打官腔:“因为是为人民服务,听众不喜欢,没有发自内心的掌声,什么都没用。”

    喻昕婷点头似乎明白。

    穿着礼服坐进路边小餐馆,没人笑杨景行,因为他先把别人吓住了,服务员都不打招呼了。

    喻昕婷惋惜付飞蓉不在,但好在老板的熏肉已经为她准备了很久,今天终于可以上桌了。

    杨景行交代老板娘:“别炒多了,她今天吃不了多少,留着下次。”

    喻昕婷嘿嘿点头:“这几天有点不舒服,还在恢复。”

    老板娘关心一下喻昕婷,用纸巾用力擦桌子,又担心杨景行:“穿这么好,别糊脏了。”

    喻昕婷说了缘由,老板娘就羡慕起来:“还是你们读书好玩。”

    快快地吃了饭就出发,杨景行脑袋上有点冒汗,喻昕婷坚持开空调,别对着她吹就行了,还给杨景行拿纸巾。

    六点半不到就进了浦海大剧院。七点开始的开幕式,现在人还不多,杨景行和喻昕婷的座位在第三排左边靠中间。

    坐下看看节目单,今晚也有钢琴家陈群冠登台,还有杨校长的交响诗作品,歌唱家也有浦音毕业的。

    喻昕婷又觉得还是学校的音乐会比较好,因为大家都是专业的,比较好沟通。比如台上唱一首歌,才开始一句,下面的掌声拍子就会非常整齐地响起来,当初《热情如火的冰山美人》就有这个效果。

    再说了,专业的也更热情,给掌声更多。三零六五一期间得到了多热烈的回应啊,可是杨景行当初和纽爱合作的时候,掌声就没那么奇迹。

    喻昕婷说的有点愤愤:“如果实在国外,肯定会为你起立长时间鼓掌!”

    杨景行盼盼:“不准这么说,中国人就给中国人听。”

    喻昕婷问:“你觉得这次三零六会怎么样?”

    杨景行也不知道:“看了才知道,不过她们认真准备了,没有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