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三百四十七章 妹妹

    刘苗要求去浦海玩,杨景行也不同意,几个不顺心,刘苗就冒火了:“你肯定急着回去见那个女人……现在就滚!”

    夏雪支持:“这么多天,是该回去了。/”

    杨景行笑一下:“告诉你们一件事,我和陶萌分手了。”

    夏雪扭头看着杨景行,刘苗愣了一下后抬屁股把脑袋伸到向前,审视杨景行的眼睛。

    杨景行也没哭啊,好一会后,刘苗温柔地怀疑:“狗屁……”

    杨景行说:“两三个月了,早该告诉你们,不过怕你们为我伤心……是不是自作多情了?”

    夏雪收回了视线,沉默着。刘苗呆了一下后也坐了回去,继而哼哼两声,像是冷笑。

    杨景行说:“不过现在没事了,所以你们不用同情我。”

    两个姑娘还是沉默。

    杨景行呵呵笑:“真的替我伤心啊?”

    夏雪轻轻活动了一下脖子,不像点头也不是摇头。

    刘苗怒斥:“我就知道那个女人不是好东西!”

    杨景行还不高兴了:“别乱说……我们是因为家庭原因和平分手,都是大学生,就是大人了,能成熟面对。”

    又沉默了。

    县城太小了,眼看就到自己家了,夏雪终于看向杨景行开口:“你没事吧?”

    杨景行摇头:“你们都没看出来吧?就是没事。”

    刘苗问:“是不是瞧不起你?”

    杨景行说:“不能这么说,只是不合适。”

    刘苗气愤:“要是真的喜欢你,就没什么不合适!”

    杨景行装深沉:“不是那么理想化,很多道理,你们包括我们都要生活了经历了才会明白。”

    夏雪声调也尖锐了:“可是道理对感情没用,再多道理也化解不了……”

    杨景行说:“可是更多的时候,我不能感情用事。如果你们以后谈的男朋友不合适,说不定不光家里不喜欢,我也会反对……”

    夏雪央求:“别说了。”

    杨景行在大门口停车了,高兴地说:“你们今天可以好好玩了,但是不能太晚。”

    刘苗说:“别下。”

    夏雪也义气,继续静坐着。

    杨景行安抚:“我真的没事,都过去这么久了。”

    刘苗急躁:“到底怎么分手的?”

    下雪又求情:“别说了。”

    刘苗可没那么听话:“不说不说,什么都不说!等到老啊?”

    杨景行挺坦诚:“就是她家里不同意,没什么特别的。我还是继续上学上班,也没什么改变,开心的时候依然很多,比如你们这次考得好,我在学校得表扬……”

    刘苗咬牙切齿:“家里不同意!就算了?那个女人有没有责任心?”

    杨景行说:“责任,更多是对家庭而言,这个道理你们要明白。”

    刘苗摇首顿足:“道理个屁!”

    杨景行哈哈笑:“好了,没想到你们这么大反应,过去的事了,别说了,回去早点休息。”

    夏雪看杨景行,像是鼓起勇气才问:“陶萌当时伤心吗?”

    杨景行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当然,不过都会过去的,家人才是最重要的。”

    刘苗气愤了:“你还帮她讲话!”

    杨景行厚着脸皮嘿嘿:“雪雪,你觉得我的话有道理没?”

    夏雪很为难地轻轻点头。

    杨景行满意:“好了,高考结束了应该开心,我都为你高兴。”

    夏雪笑了一下:“好,不伤心。”

    刘苗怀疑:“你们总共谈了几个月?”

    杨景行说:“别说这些没用的了。”

    刘苗赌气:“好,不说,你以后也理我们,不要你对我们好。”

    杨景行求饶:“好好好,你随便说,想说什么说什么。”

    刘苗也笑一下,可是眼泪花花的。夏雪看看朋友,也垂眼了。

    杨景行没心没肺地笑:“你们的同情心也太泛滥了,我真的没事。你们伤心了我又不伤心,显得我多没良心了。”

    刘苗勇敢:“那你说,到底是怎么分手的?”

    夏雪紧接着问:“是和平分手吗?”

    杨景行点头:“是的……没有互相伤害。”

    夏雪点头:“那就好。”

    刘苗质疑:“那就不伤心了?是她们伤害你!”

    夏雪说:“起码是最低限度了……反正越重感情越受伤。”

    杨景行笑:“我最不重感情了,谁都知道。”

    夏雪勇敢的眼神:“我们知道,你不是。”

    刘苗问:“你不伤心为什么不说?”

    杨景行笑:“我就知道你们太讲义气,怕影响你们。”

    刘苗不屑:“别说得那么好听。”

    夏雪犹豫着说:“其实早点也好,毕竟时间还不长,如果等大学毕业……”

    杨景行点头:“对,过去这么久了,没事了。”

    刘苗猛地惊呼:“她是不是换了一个?”

    夏雪惊恐,杨景行笑:“应该没有,一直没联系。”

    刘苗似乎后悔,换个语气安慰:“有什么了不起,还不就是个女人,我们有两个,保证对你比谁都好。”

    杨景行哈哈:“有这句话就够了,不过以后还是应该对你们男朋友好,别让他跟我这么可怜。”

    刘苗哼:“你可怜?你不是不伤心吗?”

    杨景行哭丧着脸:“还是有点可怜嘛,是不是?”

    夏雪轻笑:“还有很多珍惜你的人,一点都不可怜。”

    杨景行笑:“所以还是家庭重要吧。好了,快点回家,父母等急了。”

    “还早!”刘苗不满,“雪雪去我家睡。”

    杨景行就否决了:“你们还三个月假期,今天都回家,父母辛苦这么久了。”

    夏雪点头,猜想:“明天你上午或者晚上应该有时间。”

    杨景行点头:“明天再说,给你们打电话。”

    刘苗叮嘱夏雪:“等会打电话,快点洗澡。”

    夏雪答应着下车了。

    还有半分钟的路程,刘苗也要往前面钻。这么辛苦,到了自然也不会立即下车,这姑娘似乎是要好好看看杨景行。

    杨景行问:“帅了?”

    刘苗摇头:“沧桑了。”

    杨景行说:“你不早睡早起更沧桑,快回去。”

    刘苗跟没听见一样,问:“你真的不伤心?”

    杨景行说:“这么久了,适应了。”

    刘苗怀疑:“你是不是铁石心肠……不相信爱情了?”

    杨景行摇头笑:“我更相信了……人总会恋爱和失恋,你们以后可能也会经历,记住一定要坚强开朗去面对。”

    刘苗不屑:“你初怎么不坚强开朗……你们分手前打KISS没?”

    杨景行说:“*,小心我以后也问你。”

    刘苗横眉:“打了?”

    杨景行不耐烦:“快回去。”

    刘苗炫耀:“我和雪雪打过。”

    杨景行斥责:“你羞不羞?”

    刘苗还得意了:“我强迫她的,不然没人练。”

    杨景行苦口婆心:“这些话千万别对外人说,多丢人,女孩子家。”

    刘苗哼:“多的是!”

    杨景行继续催:“快回去休息。”

    刘苗嘿嘿:“我给雪雪说你KISS我了,让她也要。”

    杨景行很严肃:“苗苗,我把你们当妹妹。”

    刘苗怔了一下,冷哼:“谁是你妹妹?我又不姓杨。”

    杨景行威胁:“以后别说这种话了,不然以后拿来羞你。快回去。”

    刘苗气愤:“那你还和我们一张床上玩。”

    杨景行不要脸:“那么小懂什么?”

    刘苗瞪眼:“你摸我们了,别不认账!”

    杨景行臭不要脸:“你们还打我了呢……好吧,我认错,我道歉……”

    电话响,刘苗看了一眼说是夏雪的,然后接听:“我还没下车……说他小时候欺负我们……在你家,你床上……怎么不是,就是……你问他自己好意思不……我开免提,我们对质……喂,没义气,挂了。”

    杨景行说:“怕了你了。”

    刘苗冷哼:“要是早听我的,什么事都没有。”

    杨景行说:“以后你们就不能每天在一起了,都要管好自己,祝福彼此。”

    “别啰嗦了。”刘苗不耐烦:“你怎么不管好自己,尽让我们cāo心。”

    杨景行哈哈笑:“好,谢谢,对不起。你快回去,别让家里cāo心。”

    刘苗说:“还有三个月,等我们,一定给你个全新的大学生活,幸福死你。”

    杨景行笑:“别算老账就行。”

    刘苗嘿嘿:“新帐……哎,你现在没和别人谈了吧?”

    杨景行说:“暂时没有,但是我自信迟早会有,说不定还在你们入学之前,让你们有嫂子叫。”

    刘苗威胁:“你敢,还嫂子!我扫帚对付她。”

    杨景行巴结:“我知道苗苗其实是很懂道理温柔的,不会真的给我捣乱。”

    刘苗不屑:“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回去了!”

    杨景行提醒:“相机,照片不要了?”

    刘苗又来气:“还没抱我们!”

    杨景行回家,到了十一点多,刘苗的电话又打来了:“上网,传照片。”

    杨景行说:“传太慢了,你别删就行。”

    刘苗坚持:“你上来,我们有话说。”

    杨景行也很坚决:“不行,我有事,学校作业还没做。”

    刘苗使绝招:“你上来,你上来,你上来……”

    “别闹了。”杨景行挂了电话。

    刘苗又打过来了,质问:“你什么意思啊?作业重要还是我们重要?”

    杨景行说:“照片又不会丢。”

    刘苗强调:“我们说话!”

    杨景行问:“说了这么多天了,还有什么话?早点睡。”

    沉默一下后,刘苗语气温柔了一些:“你怎么了?我又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开开玩笑不行?”

    杨景行笑:“好呀,你开玩笑的。”

    刘苗不笑,气恼还带着委屈:“你从上大学电话就越来越少,要不是这次回来,还以为你心里没我们了。”

    杨景行解释:“不是,想到你们马上进入大学,接触的人就越来越多了,还要交男朋友,以后就没时间理我了,我自己先适应一下。”

    刘苗问:“你觉得可能吗?”

    杨景行说:“不是可不可能,是一定的,不再是小女孩了……”

    刘苗问:“你的意思就是以后要和我们保持距离?”

    杨景行说:“不是,只是都变大人了,不能像小孩子一样了。”

    刘苗赞同:“是,你是音乐学院的了,是作曲家了,认识明星了,出名了……”

    杨景行说:“不是这个意思。”

    刘苗想不通:“那是什么意思?你被那个女人打击了,就不想当纯人了,连我们也不要了?”

    杨景行说:“当然不是。苗苗,你们是大姑娘了,我现在除了关心你们,也要尊重你们,不然你们会被说闲话的。”

    刘苗看明白了:“我不怕,你是自己怕,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想想,你原来和刘莎的时候,天天当着我们的面,我们说什么了?我那么不喜欢她,我当着她的面怎么样了?到后来还是不是我们为你伤心!现在又是那个女人,我们说什么了……现在还不是我们为你伤心!”

    杨景行叹气:“是啊,我就是不想你们为我难过,不值得。”

    刘苗讨价还价:“那你就别理我们,别对我们好。”

    杨景行妥协:“别说了,我上线。”

    刘苗哼:“快点,别跟雪雪说我们吵了。”

    杨景行说:“是我被你骂了好不好。”

    刘苗笑:“你自找的,惹我不开心。”

    杨景行开聊天软件,都打过招呼后就被刘苗拉进了三人聊天频道,他还是讨嫌:你们该睡觉了,保持好习惯。

    刘苗:你自己呢?

    夏雪:我经常十二点才睡的。

    刘苗发了一张三个人在夏雪家楼下的亲密对称合影,还交代:别被他们看见了。

    夏雪说:照片效果真好。

    杨景行说:是你们长得效果好。

    刘苗说:我有点想要这种相机了。

    杨景行说:可以,不贵。

    夏雪问:多少?

    杨景行说:几千。

    夏雪标准不一样:贵。

    刘苗抗议:我在选照片,你们别聊这么快。

    杨景行说:好,雪雪我们私聊。

    刘苗发威胁表情:你敢。

    夏雪发可爱表情:今天都说我们的衣服好看。

    杨景行催:再发两张,睡觉了。你们没睡好,衣服就不好看了。

    刘苗建议:苗苗有摄像头,你们视频,她肯定穿睡衣。

    夏雪发了个殴打表情。

    杨景行过了一会说:真的呢,好好看的睡衣。

    刘苗震惊:你们!!??

    夏雪说:没有!

    杨景行说:我是说苗苗,苗苗太狡猾了,和我视频还装得这么像。

    刘苗发个暴怒表情:你讨死。

    夏雪知道:苗苗家没摄像头,我的是我妈和我外公他们用的。

    也没说出什么有水准有含金量的话,无聊了好一阵后,两个姑娘终于舍得去睡觉了,三个人互相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