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三百五十五章 合唱

    王蕊还给杨景行分享了一下工资明细,可怜基本工资才八百块,绩效一千块,剩下的就是练习加演出的,还有一些通讯费降温费这样的零头。吴秋宁说转正了还要扣一些钱,五险一金,但是她并不敢预计到时候女生们到底能拿多少钱。

    就算乐观估计三零转正后能拿到千左右的月薪,但是对于浦音的毕业生来说也是很低的。不过在乐团里能算是铁饭碗,铁饭碗意味着轻松和若干福利。对于浦音的大部分学生而言,毕业后捧着铁饭碗再去赚外快是最理想的。

    杨景行还想看看齐清诺的,齐清诺也没吝啬。团长的基本工资这些都和团员差不多,但是绩效高了不少。

    齐清诺不理杨景行的啧啧羡慕,问:“你那边怎么样?”

    杨景行说:“没怎么样,下班了说吧。”

    王蕊好奇加抗议:“什么秘密啊?不能给我们说?”

    杨景行就说:“童伊纯准备做新专辑,选了一首我的《风心》,不过对不起何沛媛和邵芳洁,她不要我的编曲。”

    邵芳洁吃惊:“编得那么好!”

    何沛媛笑一下:“反正钱已经拿了。”

    齐清诺也不太相信:“就这样?没其他决定?”

    杨景行点头:“暂时就这样。”

    齐清诺也点头,提醒大家:“该干嘛干嘛,十分钟,我们一遍了下班。”

    女生们就想起来去喝水或者放水,当然也要继续打听一下杨景行和童伊纯是不是存在什么合作关系了,有什么细节。

    杨景行问年晴:“面试怎么样?”

    年晴点头:“应该没问题,明天笔试。”

    休息之后再来一遍《就是我们》,就已经四点半了,下班。还得把设备搬去音乐厅,吴秋宁本想叫人来做的,但是杨景行已经举起双排键出门了。

    齐清诺几乎手空空跟在杨景行旁边,又问起:“你们午怎么见面的?”

    杨景行说:“老板,老干妈,我,童伊纯和她的经纪人,她经纪人估计是她亲戚,都姓童,年纪也差不多。”

    齐清诺怀疑:“就选你一首歌,不至于这样见面吧?”

    杨景行说:“张彦豪的意思比较模糊,童伊纯也一样,老干妈是想我参与专辑制作。”

    齐清诺认真支持:“行啊。”

    杨景行说:“我看了她自己写的几首歌,太个人色彩了,歌词还是晦涩……不太适合我。”

    齐清诺问:“张彦豪有没有说什么?”

    杨景行说:“他估计是看童伊纯的意思,童伊纯估计还在试探我。”

    齐清诺问:“童伊纯对你态度怎么样?”

    杨景行说:“没什么态度,交流不多。就说《风心》算合格,不过作曲编曲要分开。”

    齐清诺笑:“怎么了?天才被打击了?”

    杨景行也笑:“真有点不习惯。”

    齐清诺说:“不想做就算了,不过我觉得是个机会,如果让你当制作人。”

    杨景行摇头:“多半不会,资历太浅。”

    齐清诺问:“你想不想?”

    杨景行点头:“想,但是第一次想做比较商业化的。”

    齐清诺笑:“不差钱吧?”

    杨景行说:“怕以后差钱。”

    齐清诺问:“怎么计划的?什么时候开始?”

    杨景行说:“还没有具体计划,就说要做。”

    齐清诺说:“既然还没给你定位,就还有机会……别人是明星,出道这么多年,总不能让她来求你吧。”

    杨景行说:“我也还要试探一下。”

    齐清诺笑:“有什么委屈就来倾诉,发泄也行。”

    杨景行笑:“太多了。”

    齐清诺问:“想要什么安慰?”

    杨景行问:“你的新歌呢?我享受一下。”

    齐清诺说:“还在编曲,晚上给你。”

    女生们把东西都搬到音乐厅后,又看着别人摆设好,然后试试音,把双排键和电吉他调节到最好状态。

    早早地吃饭,刘思蔓本来建议大家去外面请吴秋宁,但是吴秋宁说就在食堂好,节约时间。

    齐清诺帮吴秋宁刷卡,杨景行自己来,因为大家否决了王蕊每人为他刷一块钱的提议,毕竟是在学校呢。

    吃完后,女生们就回三零化妆。杨景行则上了四楼,再仔细看看童伊纯的那些作品。一共首歌,风格感觉上已经和若干年前的《独地点》大相径庭。

    《独地点》只是名字比较怪,但是歌词是朗朗上口的,旋律也是柔和顺畅的。可是从童伊纯的第二张专辑开始,她就明显急切的要突破自己,旋律上已经不是那么明显的流行化了,那种在沉吟和呼喊两段游走的感觉很风格化,歌词更是高雅脱俗,比如“美丽在孤独沉溺,阴影静静地害怕”,几乎完全丧失叙事性。

    当然,不能说童伊纯的创作不是好音乐。事实上要写出那么有dúlì精神的旋律和内涵丰富让人浮想联翩的歌词并且把两者结合得很好,绝对不是简单的事情,确确实实需要相当的才华才能做到。只是,才华和商业化不是完全交集的。

    比如童伊纯第三张专辑里的一首《声声念》,传唱度肯定还不如《心情的承诺》的十分之一。可是如果让业内人士评价,十有八的人会说《声声念》比《心情的承诺》创作得好多了。《声声念》不但新鲜,而且有强烈的个人色彩和内涵,是真艺术。而如果大家都套着《心情的承诺》那样的商业模板去创作,音乐就不用发展了。

    而童伊纯这次准备的这些歌,旋律上似乎没那么求新求异了,开始趋于一种平和,但是歌词的风格依然没有多大改变。难得童伊纯还说《风心》的词写得好,其实和她的比起来依然是格格不入的。

    而且童伊纯的谱子比较难读,缺少很多标示,杨景行只能从她以前的风格去判断该怎么理解,如何演绎。要给这样的谱子做编曲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都说和声需要理性么,有时候理性比感性难得多了。

    快点的时候,喻昕婷给杨景行打来电话,提醒音乐会七点就开始了,才知道杨景行已经回学校了。

    几分钟后,喻昕婷和孔晨荷就跑来了,恰恰遇上杨景行下楼去看已经化完妆的三零。

    喻昕婷好奇:“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杨景行说:“三四点,你们吃饭了?”

    孔晨荷说:“去外面吃牛肉拉面了。”

    喻昕婷高兴:“还有肉夹馍,好吃,就是有点远。”

    三零已经整装待发了,那个什么霜真是神奇,可以让每个人的脸都白白嫩嫩的还看不出特别的痕迹。

    孔晨荷几乎流口水:“都是美女。”

    杨景行欣赏了好一会,满足:“对母校还是有感情嘛。”

    “黑丝美腿!”王蕊摸了一把何沛媛。

    何沛媛跳躲:“摸你自己。”

    邵芳洁嘿嘿说:“应该评一个身材首席。”

    郭菱抗议:“老大要拿双份了!”

    柴丽甜说:“你可以跳舞首席啊。”

    齐清诺则建议喻昕婷画个妆,喻昕婷不肯。

    一会后,齐清诺收到吴秋宁的电话,叫她们去音乐厅,说丁老快到了。

    杨景行就对喻昕婷说:“你们别去太早了,安馨呢?”

    喻昕婷说安馨也会到。

    杨景行和三零一起去音乐厅会客室,已经有好些人等着了,学校的领导教授加上陆白永吴秋宁。

    今天也算是三零加入民族乐团后的第一次双边会谈,学校和乐团之间交流的是三零取得的轰动性成功。虽然没有大红大紫,但是对于浦音或者民族乐团来说,三零在前两次音乐会上获得的反响都是激动人心的。

    校长感谢了乐团对三零的大力扶持,陆白永也感谢学校对三零的培养,然后一起对三零提出期望和训诫。贺宏垂和龚晓玲也补充了几点,都是希望三零要沉着冷静应对目前的局势,扎扎实实做好音乐才是最重要的。

    丁桑鹏的车在音乐厅后门停下时,一群人已经恭候着了。校长扶老人下车,齐清诺和杨景行上前问好。然后刘思蔓一群女生都表现出了十足热情,让老人都喜笑颜开起来。

    在会客室坐下后,就变成丁桑鹏听学校和乐团的汇报,就是三零的工作态度多么好,和她们理所当然应该获得的热烈欢迎。

    丁桑鹏要杨景行和三零都坐下,随便一点。陆白永干脆建议齐清诺和杨景行摆上椅子坐到老人面前听话,丁桑鹏支持。

    丁桑鹏也有担忧,直起身体面对面对年轻人说:“这个时代是浮躁的,应对不同的时代要有不同的方法,但是你们不能浮躁……国外的一些大乐团,也会做一些幽默小品取悦听众,但是灵魂还是要放在真正的音乐上。”

    大家都点头。

    丁桑鹏看着杨景行:“我很高兴没有看错你们,你们得到了听众的支持,虽然我没去看,但是我知道。但是你们要知道,你们身上肩负的重担远不止于此,一定不能满足……”

    大家一起听了丁桑鹏的鞭策祝愿鼓励后,再一起把老人送去二楼,因为时间也差不多了。

    杨景行就不去后台了,去前面当观众。按照学校安排,他要和几个今晚也有作品演出的学生坐一起,陪同一下音乐节主办方派来的小负责人。

    观众席已经满了,杨景行坐下后和几个同学同行打打招呼,然后回头跟排的喻昕婷几人对一下视线。安馨和男朋友一起,池荣还对杨景行挥了一下手。

    七点,主持人准时上台热场,还是主旋律的感觉,各种慷慨陈词,不过介绍到今天第一个上场团体三零的时候,还是得到了不少掌声。

    三零上台的时候,掌声更热烈了。身为今晚作者之一的彭一伟坐杨景行右边,他依然是充满激情,还邀杨景行一起:“来呀,别害羞,拿出热情来!”

    于是杨景行也高举双手鼓掌,还噢噢噢地叫。

    三零本来是集体淑女上场的,可看到杨景行几人的样子后,好几个都嘿嘿乐起来。

    彭一伟确实很热情,跟杨景行分享:“何沛媛这身材,丝袜,受不了!”

    杨景行嘿嘿笑点头。

    彭一伟又谴责:“你近水楼台。”

    杨景行说:“可能比你多看了两眼。”

    彭一伟笑,说正事:“最近有什么新大作?”

    杨景行摇头:“没有。”

    主持人邀请齐清诺讲话了,彭一伟就认真看着。齐清诺在台上感谢了几乎每个人,学校的领导和三零每个成员的老师,还有所有给予三零支持的同学,然后是民族乐团的领导和同事,陆白永指挥,当然还得重点提及丁老。

    齐清诺最后说:“……我们会努力不辜负大家的期望,认真做好我们该做的事。下面,一首《云开雾散》,献给大家。”

    杨景行这次没落后给彭一伟,一起高调鼓掌喝彩。齐清诺对两人笑了一下,入座。

    三零平时只拿出了五分之一的时间练习《云开雾散》,贺宏垂和龚晓玲对这件作品的分析也远远少于《就是我们》。但是《云开雾散》仍然是浦音难得一见的优秀作品,一曲结束后,大家的热烈喝彩也说明了这件作品的受欢迎程度。

    毕竟今天一半以上的观众不是浦音人,而十来分钟的《云开雾散》结构上比《就是我们》简单清晰,立意构思上也更有煽动性,追求并且达到的效果十分明显。

    掌声很热烈,虽然还说不上是轰动性的,但是也够激动人心了。

    彭一伟鼓掌的同时连连对杨景行赞叹:“构思太好了,可惜被齐清诺先用了……《就是我们》后面有模仿这个思路?”

    杨景行点头:“可以说是抄袭。”

    彭一伟呵呵笑:“你这么说,大家都是抄袭了。”

    享受了一会观众的热情后,齐清诺站起来让台下安静一点,然后大声宣布:“再唱一首所有人都会的歌,献给我们共同的青春。”

    彭一伟又激动:“我就等这个,柴丽甜看不出来。”

    杨景行点头:“专业了。”

    观众们也激动欢迎,因为节目单上写了,确实是大家都会而且都喜欢的一首歌。而且好多浦音人已经听闻了三零在世纪公园制造出的反响,现在可以眼见为实了。

    前奏开始没两个小节,台下就有人鼓掌,不过都是浦音人带动的。不过这个面子给得并不勉强,因为那些不是浦音的观众也乐意附和。当然,大部分观众并不急于表达喜爱,而是关注与聆听。

    女生们开唱,虽然她们的声音远不如能经常在这里听到的美声或者名族腔那么高亢明亮又细腻精确,但是好多观众的脸上都挂上了幸福的微笑。

    台上的女生们才唱了几句,不知道从台下那里开始的,越来越多的观众开始跟着哼或者低声唱了。

    三零看有好几双眼睛看台下,其的意外和惊喜十分明显。于是台下恶作剧的人更多了,并且很快都统一成了哼唱。彭一伟也还是个作曲系的,但是哼得很刺耳,也不知道他的那首《热情如火》要练习多长时间才能唱得那么好。但是彭一伟现在很是自得其乐,还眼神提醒杨景行也跟上。

    可能大部分人都不想破坏台上专业者们尽心准备的东西,所以最后参与了恶作剧的人也只有小部分,五分之一左右。

    可是过百人的合唱团还是有很强大的威力,虽然都是临时自发组织起来的不专业团队,但是声势几乎就要盖住台上了,还好音乐厅的声乐结构让舞台上的声音处于绝对优势。

    虽然没被完全压下去,但三零的好些人还是有些懵,一双双明亮的眼睛有些惶恐地看着台下,手上机械地弹奏,甚至唱得有失水准。

    从专业角度来说,其实台下嗡成一片的旋律和台上的清脆婉转很不协调,但是此时大家似乎都更乐于享受这彼此赠与的惊喜。台上也有高兴的,比如蔡菲旋和王蕊,就是一脸放肆的笑。

    终于到了过门间奏,掌声很快响起来,这下是真的把台上完全比下去了。还好,大家都不想错过间奏的精彩,所以掌声结束得也很快。

    间奏的不仅是编曲专业,而且有不少新创作的成分,机构织体上感觉很像《就是我们》的一部分,但是又完全不一样。也就是因为有这样的一段,整首歌的改编就变得异常精彩而十分成功了。

    间奏有预示地慢慢技术后,第二段的第一句是于菲菲唱:“做完了……”

    几乎是于菲菲开口的同时,台下的临时合唱团也整齐地开哼了,上百人,哼得几乎惊天动地。

    于菲菲没有那么沉稳老道,被吓得条件反shè似地提高了声音。

    彭一伟很敏感,尽量地无声大笑,直拍杨景行的肩膀。杨景行只是微笑,像是安慰看向他的于菲菲。

    这也是贺绿汀音乐厅难得一见的场景,首先不会有多少人在这里唱一首所有人都会的歌,其次台上的人也不一定有三零今天这样的好运气或者坏运气。

    说好运气,是因为大家的参与让气氛很好,大部分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说坏语气,毕竟是演奏演唱被打搅了,然好多人无法细细品味改编歌曲的新精彩。

    但还是好运气更多,歌曲结束的时候,观众席上有半数的人都在跟着哼或者唱了,并且抓住机会放开嗓门,简直气势如虹。

    最为简短的尾奏后几乎没人听清楚,因为掌声已经爆炸开了。

    观众们都是欣喜的,包括台上的丁桑鹏那一群人都在乐呵。但是三零比较分裂,有微笑的,有痴呆的,有动容的,也有冷静的。

    三零休息了几秒总后就号召大家起立,准备站成一排鞠躬。似乎是王蕊的蹦跳和蔡菲旋的掩嘴大笑让观众们喜欢,掌声更热烈了。

    主持人赶紧上台,齐清诺伸手接过了话筒,大声说:“谢谢你们的演唱。”

    三零都跟着齐清诺一起鼓掌,不过她们根本不可能比得过更加热烈的台下,太牛一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