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三百八十三章 朋友

    齐清诺她们就在剧院外等着的,正举目望着出口的中年夫妇肯定就是安馨的爸妈,两人都是中等身材相貌,穿着体面,神情喜悦。

    安馨朝父母小跑去。杨景行鼓励池文荣:“第一印象,好好表现。”

    安馨一家人没特别激动,父母关心,女儿认真汇报。

    池文荣回头看一眼刻意落后与他的杨景行后,有些不自然地稍远距离:“叔叔阿姨好,一路辛苦了。”

    安馨父母客气回应一下。

    杨景行也问好,并介绍:“他是池文荣,我叫杨景行,都是安馨的好朋友。”

    安馨的父亲先和和杨景行握手:“杨景行,谢谢你,谢谢。”

    杨景行说:“您太客气了。”

    安馨父亲再池文荣握手:“小池,谢谢了。”

    池文荣的表情不太熟练:“不用谢……应该的。”

    安馨的母亲对安馨说明是齐清诺主动给她打电话,并且把他们从酒店接过来,还关心他们有没有吃午饭:“……你的朋友都很好,很热情。”

    安馨又谢谢齐清诺她们,建议:“回去吃饭。”

    安馨一家人打车,让杨景行他们先走。

    齐清诺上了司机位置,说:“刚才转了一圈,多熟悉一下。”

    杨景行问:“去哪了?”

    齐清诺说:“要接人就没去远。你们怎么样?”

    杨景行说:“乐团和指挥都不错,还遇上认识的人了,《乐府新声》的主编,姓前,记得吗?”

    齐清诺点头:“他来这干什么?”

    杨景行说:“找素材。”

    池文荣还不清楚,问杨景行:“指挥是不是认识你?”

    杨景行回头说:“不认识我,记得张楚佳。”

    喻昕婷笑:“真的,那就好。”

    孔晨荷异想天开:“那安馨更有机会了?”

    杨景行说:“他们不是评委。吃饭了池文荣陪安馨,我们去转转,海宁江滩比较出名。”

    孔晨荷支持:“好哇。江滩还是海滩?”

    齐清诺说:“宁江入海的地方。”

    到了酒店,等到安馨一家后就一起上楼。还是中午的说法,简简单单吃了好让安馨去练习,更不喝酒。

    安馨父母对情况比较了解,打听表扬杨景行的丰功伟绩,更加谢谢。

    杨景行说:“都是李教授的学生,应该的。”

    安馨母亲说:“安馨每次跟我们打电话都说起喻昕婷,这么好的好朋友,我们早就想来看看,果然这么好看,招人喜欢。安馨,你和昕婷都要刻苦,好好弹杨景行的曲子。”

    安馨点头,喻昕婷很不好意思。

    安馨的父亲还以茶代酒敬杨景行一杯。安馨的母亲又关心了一下齐清诺和三零六,说他们对安馨的期望也就是能有个稳定的工作,不指望成名成家。

    吃完饭,安馨父亲结账。

    杨景行说:“安馨肯定还要去练琴,我们安排好了,池文荣陪。我和她们去逛逛,叔叔阿姨你们要不要一起去?”

    安馨父母说就在房间看看电视好了,安馨也不需要送去学校,于是分头行动。

    上车前,杨景行问齐清诺:“你开?”

    齐清诺摇头:“晚上你开,是你带我们玩。/”

    喻昕婷对孔晨荷建议:“我们俩去学校玩,让他们去。“

    齐清诺反对:“一起去。”

    杨景行也说:“走丢了怎么办。”

    杨景行能把握住大致方向,说是在网上查过路线。齐清诺后悔没把导航带过来,孔晨荷则吃惊于二线城市也有这么好的环境和夜景。

    杨景行问:“你们是想逛街还是看夜景?”

    齐清诺说:“散散步。”

    孔晨荷想起来:“照片的CD带没?”

    齐清诺翻包包,杨景行说:“我听自己的声音肉麻,开不好车。”

    齐清诺回头举手:“投票,听什么?”

    孔晨荷和喻昕婷都举手。

    杨景行对齐清诺说:“找机会给你录一个,我就不怕了。”

    齐清诺问:“是你听还是我听?”

    音乐响起后,车里就安静了。好一会后,孔晨荷朝喻昕婷身上靠:“太好听了……怎么想出来的?大脑什么构造?”

    没人回答。

    孔晨荷又说:“改成钢琴、小号?”

    喻昕婷猜想:“肯定没这个好听。”

    齐清诺回头问:“你有以前的照片没?”

    喻昕婷摇头:“没有。”

    孔晨荷不信:“怎么可能!?”

    杨景行说:“那我只能写儿歌了。”

    孔晨荷惊喜:“这是情歌?”

    杨景行说:“抒情歌。”

    孔晨荷分析:“你发行的那些,都不是情歌。”

    杨景行求情:“好不容易出来玩,别说工作了。”

    孔晨荷很听话:“海宁有什么特产没?”

    ……

    海宁江滩的入口在夜色中明亮雄伟,好不容易在路边找了个停车位,还得回头走两百米。周围挺繁华的,一边是餐饮一条街,一边是酒娱乐一条街。

    杨景行问:“吃不吃雪糕?”

    孔晨荷惊喜:“这都有DQ!”

    于是四个人进冰激凌店,齐清诺要香草味的,问杨景行:“你呢?”

    杨景行摇头:“我不要。”

    喻昕婷孔晨荷还是挑选了一阵。

    杨景行付钱,孔晨荷嘻嘻:“谢谢。”

    喻昕婷附和:“谢谢。”

    齐清诺跟上:“谢谢。”

    杨景行笑,孔晨荷也哈哈。

    几人接近江滩大门,迎面而来了四个五六岁到十来岁的小孩。这些小孩训练有素目标明确动作敏捷,用最短的时间包围了杨景行。

    最大的女孩很礼貌:“帅哥哥,给漂亮姐姐买朵花。”

    几只脏兮兮的小手都拿着一支最低成本的塑料花,尽量举高到杨景行面前。

    孔晨荷紧急:“快走快走……”

    喻昕婷也连忙让开,齐清诺观察了一下周围。

    杨景行想绕路,可两个小男孩一下抱住他了的小腿,继续一起求情:“帅哥哥,给漂亮姐姐买朵花。”

    喻昕婷吓了一跳,东张西望,可是附近的店铺老板或者行人显然觉得这还没必要见义勇为。

    孔晨荷有经验,低声催:“我们先走就没事了……脏死了,你们别抱!”

    齐清诺却建议杨景行:“给几块钱?”

    那个稍大点的小姑娘连连点头。

    杨景行稍微弯腰,看着小女孩的眼睛,问:“花多少钱一朵?”

    小姑娘:“五块。”

    杨景行摸了一下裤兜,抽出二十块钱:“但是我不要花,你们会唱歌吗?如果会唱歌,给你们每人买一个雪糕。”

    抱腿的一个小子支持:“好,雪糕。”

    齐清诺笑,喻昕婷和孔晨荷也回来几步。

    杨景行问领头的小姑娘:“唱歌夸几个姐姐漂亮,就一人一跟雪糕,行不行?”

    一个小子把花收了回去,看齐清诺:“漂亮姐姐,漂亮……”似乎是在唱歌。

    杨景行问小姑娘:“你最大,你应该会唱。”

    小姑娘回头看了一下远处,讨价还价:“二十块钱。”

    杨景行摇头:“只买雪糕,小孩子不要钱。”

    小姑娘确人:“一人一根?”

    杨景行点头。

    小姑娘问:“唱什么歌?”

    杨景行说:“随便你,但是要夸三个姐姐漂亮。”

    还好,附近有店铺在放歌,十来岁的小姑娘就站好了,面对着齐清诺,酝酿了半天才用挺小的声音开唱:“姐姐漂亮,三个姐姐都漂亮……“视线也兼顾了孔晨荷和喻昕婷。

    齐清诺笑得挺开心,喻昕婷和孔晨荷也不害怕或者厌恶了。

    唱了几句,小姑娘本来犀利的眼神变得不敢看人了,缺少稚嫩的脸庞还红了起来,然后终于耐烦了:“唱完了!给钱!”

    齐清诺对小姑娘笑:“谢谢,你也很漂亮。”再对小卖部老板说:“雪糕。”

    老板开了冰柜,看着齐清诺拿,还挺有正义感:“这个三块,有一块的。”

    抱腿的小子放开了杨景行去关注齐清诺:“要三块的!”

    喻昕婷和孔晨荷也朝齐清诺靠近,杨景行把钱递给喻昕婷,喻昕婷再递给小卖部老板。

    齐清诺发雪糕,喻昕婷帮忙,几个小子抢了就撕包装。

    杨景行提醒:“你们不谢谢漂亮姐姐?”

    喻昕婷劝诫儿童们:“以后别这样了,要好好读。”

    小姑娘拿到雪糕后看了杨景行一眼,拔腿就跑。几个小子连忙跟上,嘻嘻哈哈。

    小卖部老板把找零给杨景行,提醒:“小心点,还有几拨……都是外地人搞鬼!”

    杨景行笑:“回去提醒池文荣。”

    孔晨荷呵呵:“你太好心了。”

    杨景行说:“他们利用的就是这种心理,男的要在女的面前展现爱心。”

    喻昕婷说:“不是,肯定是只找谈恋爱的。”

    齐清诺笑:“你离我们远点!”

    孔晨荷点头警醒:“看着像的他们就纠缠!”

    事实上情况也没那么险恶,几人顺顺利利进了江滩大门,那些搞推销的大人们也让杨景行没有爱心可言。

    江滩修得挺漂亮,沙滩上是宽阔而且很长的广场,洁净明亮。沙滩是名副其实的,很多人玩耍,还有小孩堆城堡。

    杨景行问:“走上面还是下面。”

    齐清诺建议:“上面,那边有买东西的。”

    喻昕婷说:“我还没踩过沙滩。”

    孔晨荷说:“那么多人,肯定脏。”

    齐清诺决定:“先下去,到那边再上。”

    孔晨荷问:“杨景行,你以前遇到过这种事吗?”

    杨景行点头:“遇到过,我当时跟踪一个美女,小孩看错了,缠住我要我买花,我一看美女都走了,一脚就把那小孩踢开了。”

    孔晨荷和喻昕婷笑,齐清诺问:“美女没走呢?”

    杨景行说:“买雪糕。”

    四个浦音的女生也只能一路说些无聊的话题,《自相矛盾》现在确实有点红了,走了几百米距离就听到好几次,手机里的音响里的都有,孔晨荷期待的《豆蔻》、《心情的承诺》倒是没找到。

    作为浦音里为数不多追星族之一,孔晨荷也关心杨景行在宏星公司的境况,想知道他和明星的接触机会是不是比较多,虽然宏星没她喜欢的。

    孔晨荷又希望杨景行能和她钟爱的台湾歌手合作,并且保证那位歌手是德才兼备的:“……而且他也喜欢打篮球……我是不是话太多了?两个美女都不说话。”

    齐清诺笑:“我根本插不上嘴。”

    杨景行说:“走累了,坐一会,喝点东西。”

    相比那些坐地上的,椅子很舒服,但是十块钱一听的可乐让孔晨荷诅咒,可杨景行还问:“要不要吃的?”

    喻昕婷摇头:“不饿。”

    孔晨荷张望:“哪有厕所……你们去不去?”

    喻昕婷摇头,齐清诺也说:“有情况叫救命。”

    孔晨荷起身去了,杨景行说:“明天上午陪安馨练习,吃午饭就回去。”

    齐清诺问:“要不要提前送束花?”

    杨景行对喻昕婷说:“你决定。”

    喻昕婷思考了一下说:“也好。”

    杨景行说:“那就你们上午去买,惊喜一下。安馨可能是不想让家里知道她谈恋爱了,不过池文荣不错,有机会就给她父母说点好话,别太明显就行。”

    齐清诺却说:“你别管太宽了。”

    杨景行理直气壮:“我当然帮男同胞。”

    齐清诺问喻昕婷:“安馨跟你说这事没?”

    喻昕婷摇头又点头:“就叫我别说。”

    杨景行笑:“难为孔晨荷了,几次差点漏嘴。”

    齐清诺说:“人多嘴杂,你一个人来最好,你嘴严。”

    杨景行嘿嘿:“我以为会比较好玩。”

    齐清诺问:“玩什么?”

    杨景行建议:“明天中午可以去海边,吃海鲜。”

    喻昕婷认真说:“其实你们来就行了,我没必要。”

    齐清诺也认真:“你和安馨的关系,不能不来!”

    杨景行说:“看一下也是经验。”

    齐清诺也说:“还是拿几个奖比较好,敲门砖。等你比赛,这位可能全程陪同了。”

    喻昕婷连连摇头:“不会。”

    杨景行笑:“你说错了,是不要。”

    齐清诺笑问:“要不要?”

    喻昕婷摇头干笑。

    齐清诺大方:“放心,我不吃醋。他没几个朋友……”

    杨景行打断:“谁说的?朋友贵精不贵多。”

    齐清诺质问:“朋友比美女还珍贵?”

    杨景行说:“美女朋友更珍贵。”

    (谢谢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