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三百八十八章 世界

    两人是第一次一起走在这条路上,从车里看多了的建筑和店铺,换了一个视线角度后似乎变得都不一样了,够得观察,而且齐清诺左顾右盼得更感兴/

    迎着两人的面,来了一个背着双手悠闲自在踱步的老年人。看着距离越来越近,杨景行就把齐清诺朝右边推,与此同时,齐清诺也想把杨景行朝左边挤。于是两人就贴在一起了,似乎是存心为难别人老人家。

    老人依然目空一切,看都不看咯咯笑得很美丽的齐清诺。杨景行则很没绅士风度,又推撞了齐清诺一下,自己和老人擦身而过。

    齐清诺还责怪呢:“怎么没默契?”

    杨景行解释:“条件反shè,让你远离异性。”

    齐清诺轻笑,若有所思地点头,然后看着前面提醒:“你的异性。”

    一位中年大婶,杨景行看过去的时候她才移开了放在这对情侣身上的视线。

    齐清诺就把杨景行挤呀挤,让两人朝左位移了一米多,人为刻意制造了一个她和大婶的擦身而过,让别人狐疑地回头看他们。

    又走了几步,齐清诺用小手指挠杨景行的手背,问:“想什么?”

    杨景行想了想,说:“就像到了另一个世界,还来不及想,只看。”

    齐清诺笑,谦虚:“我给不了你一个世界。”

    杨景行自大:“不是你给的,我自己发现的。”

    齐清诺问:“你发现多少了。”

    杨景行掐指头:“一丁点。”

    齐清诺又问:“你是准备冒险呢,还是旅游观光?”

    杨景行不要脸:“定居行不行?”

    齐清诺又咯咯,建议:“要选个风景好的地方。”

    杨景行当机立断:“那就这,很好了。”

    齐清诺又动手指:“这呀?还有这么多地方!”低头看看自己。

    杨景行笑:“这里定居,那是冒险的。”

    齐清诺鄙夷:“我说的是心!”

    杨景行说:“十指连心。”

    齐清诺笑,和平时的大方或者温和或者挑衅略有不同。

    到了齐清诺家小区大门口,杨景行不动声色继续往前走,齐清诺也不管,直到走过了才笑:“你还真装认不出啊?”

    杨景行无奈停下,抱怨:“女人真不能聪明了。”

    齐清诺拉杨景行掉头,安慰:“来日方长,已经和男朋友散步过了,还没让男朋友送回家过……你都体会过了吧?”

    杨景行无奈笑。

    齐清诺建议:“来个你没体会过的?”

    杨景行说:“正在体会。”

    “什么?现任吃前任的醋?”齐清诺哈哈。

    杨景行摇头:“牵着新交女朋友的手从头天到第二天。”

    齐清诺吃惊:“这么快,几点了?”

    杨景行说:“马上十二点。”

    齐清诺拿手机看,突发奇想:“那我就吻新交的男朋友从头天到第二天。”

    杨景行十分支持:“快,这人多。”

    两人快步进小区,也没讲究地倒计时,稍微避人耳目点就开始亲嘴了。

    亲了几分钟,齐清诺的电话又响,她应付母亲几句后对杨景行笑:“第一次接吻被打断。”

    杨景行等不及:“接上来。”

    接了一小会,杨景行还是建议得回家了。到了齐清诺家楼下,又甜蜜但是不过分地亲嘴,杨景行的电话又响了,他看了一下没接听,对齐清诺说:“应该是高考成绩出来了,你回去吧,早点休息。”

    齐清诺看着杨景行笑,然后伸脖子吻了一下他的脸,说:“注意安全,到了打电话。”

    杨景行说:“我到都一点了……”

    齐清诺说:“不管几点。”

    杨景行点头:“好,进去吧。”

    齐清诺又伸手拍拍杨景行的脸,赏赐一般:“老公再见。”

    杨景行笑:“老婆明天见。”

    齐清诺开门进楼道又回头看一眼,笑得很灿烂。杨景行回应,还挥手。齐清诺关门后,今晚就是见不着了,杨景行转身,打给刘苗。

    刘苗兴奋的质问声音:“你干什么!”

    杨景行说:“分数出来了?”

    刘苗说:“出来了……你自己查!”

    杨景行说:“我现在外面。/”

    刘苗一点也不急:“干什么?”

    杨景行等不了:“快说。”

    刘苗嘿嘿:“你猜。”

    杨景行说:“我猜你三四百分。”

    刘苗不上当:“那就是三百分。”又有武和玉责怪的声音:“哎呀,半夜打电话你还这样。”刘驰伟也在:“快告诉杨景行。”

    杨景行继续猜:“听叔叔阿姨声音肯定考得不错,要表扬,自己选相机。”

    刘苗还是不急:“当然选,哎呀,我是多少分?我忘记了。”

    杨景行气笑了:“雪雪呢?”

    刘苗说:“我们在聊天。”敲键盘证实。武和玉做好事,大声:“杨景行,苗苗考了五百五六十四分,一本线五百五十三。”

    杨景行哈哈乐:“厉害,比我预计的高几百分啊。”

    刘苗啊呀呀地抗议完了父母才说:“你自己查,他们说的假的。”

    杨景行说:“我当然查,你准考证是……”

    刘苗还不信:“你再说一遍。”

    杨景行重复了一遍,刘苗嘿嘿嘿:“雪雪的呢?”

    杨景行说:“当然都记得,她多少分?”

    刘苗咦嘿嘿:“你自己查呀……不让我告诉你。”

    杨景行说:“我保证不出卖你,告诉我。”

    刘苗说:“你自己问,你快点回去上网,我先挂了,你给她打。”

    杨景行就又打给夏雪,夏雪接电话就轻声喂,听不出悲喜。

    杨景行直接问:“多少分?”

    夏雪清晰地说:“六百二十八。”

    杨景行又哈哈哈:“我就说没问题吧,不过我以为起码三十八四十八呢。”

    夏雪说:“数学低了,只有一百一十二。”

    杨景行问:“其他的呢?”

    夏雪汇报:“语文一百二十八,数学一百一十二,英语一百三十四,综合二百五十四。”

    杨景行夸奖:“厉害,数学稍微少点,不过你以后就不用理它了,有多远滚多远。”

    夏雪呵呵:“苗苗数学比我高。”

    杨景行问:“她还不肯给我说,她各科多少分?”

    夏雪认真汇报:“语文一百零七,数学一百一十五,英语一百一十二,综合两百三。”

    杨景行说:“也厉害,你全省名次多少?”

    夏雪说:“文科第一名六百四十四,我估计三十名左右。”

    杨景行批评:“你太保守了,一分一名你也前十六了,什么学校都没问题。”

    夏雪悲观:“半分一名都有。”

    这时候江文兰终于出声了:“哪有那么多半分,出来就知道了。”

    杨景行说:“考这么好,应该给老师打电话,我要过一会才能回家,你们争取晚点睡,上网一起选相机。”

    夏雪呵呵:“好。”

    没一会,刘苗又打来了,催问杨景行什么时候才能上网:“……有好多事要和你商量!”

    杨景行说:“我这就能商量奖励,其他的你们要和父母商量。”

    刘苗问:“交大和复旦那个离你近?”

    杨景行说:“都不近,复旦没预科。”

    “呸!”刘苗很气愤,又小声:“又不是我。”

    杨景行吃惊:“雪雪?她能上北大。”

    刘苗说:“早就说了不喜欢,看了更不喜欢……上次的事还没怪你,这次你一定要支持她!”

    杨景行说:“这件事很重要,雪雪家里已经有了决定,你别乱讲话。”

    刘苗骂:“滚,我乱讲什么了!她自己早就决定了,可惜运气不好,考多了。”

    杨景行教训:“能上最好的学校,还要什么运气?你也一样,学校和专业要认真选。”

    刘苗也很有决定:“这次我们不会听你的,你还以为是小时候,任你摆布!”

    杨景行说:“我哪敢,这是对你们负责。”

    刘苗不屑:“现在负责?早干什么去了?这次不不停我们的,就绝交!”

    杨景行劝:“别动不动就绝交,都考得好,我们别吵架,应该高兴……我也有好消息,我有女朋友了。”

    分析了好一会,刘苗不信:“狗屁,不上你的当。”

    杨景行说:“我才不吹这种牛。”

    刘苗就问:“谁?叫什么?干什么的?什么时候开始的?”

    杨景行说:“学校同学,今天晚上刚追到,刚送她回家……”

    刘苗挂电话了。

    杨景行到家楼下后就给齐清诺打电话:“我到了,准备休息没?”

    齐清诺说:“都准备好了,就差这个电话。”

    杨景行笑:“我尽快了,你睡吧。”

    齐清诺哈哈:“我觉得我快,没想到你更快,才第二天就例行公事了。”

    杨景行说:“太晚了,不想你睡不好。”

    齐清诺问:“高考怎么样?”

    杨景行说:“都不错,一个六百二十八,一个重点线上。”

    齐清诺欣喜:“我是不是该准备点见面礼?”

    杨景行说:“暂时不用,不一定来浦海。”

    齐清诺呵呵:“我相信你的魅力。”

    杨景行责怪:“你别以为自己多不得了。”

    齐清诺就正经点:“有我能帮忙的就开口,我求求我妈。她要问我,我就说是帮她女婿。”

    杨景行笑:“女儿的男朋友到女婿还有好远的距离。”

    齐清诺说:“我本来想一回家就理直气壮地告诉她我和杨景行谈恋爱了,没想到害羞了,没说出口。”

    杨景行哈哈:“你是害羞,我是害怕。”

    齐清诺鄙夷:“有我,怕什么!你等会是不是还有事?”

    杨景行说:“考六百二十八的能上北大,她家里也是这么计划的,现在两人想一起到浦海来,我要劝一下。”

    齐清诺问:“你劝得出口?”

    杨景行说:“这是为她好。”

    齐清诺鼓励:“你加油……实在不行,就拿我出来,说我这人特别小气,就算老公的亲妹妹都容忍不了。”

    杨景行笑:“我没那么爱炫耀。”

    齐清诺问:“那我能不能炫耀?”

    杨景行说:“你可以,你美丽聪明有才华。”

    齐清诺哈哈:“真的?”

    杨景行说:“真的。”

    齐清诺想不通:“那你还不炫耀?”

    杨景行说:“我悄悄得意,偷偷高兴……我以前想过很多次有你这种女朋友会是感觉,刚刚一路上,除了甜蜜好像也就这两种。”

    齐清诺咯咯笑:“别不知足,我也就比你多一种……”

    杨景行等了一下问:“哪种?”

    齐清诺说:“信心,我相信我们会有一段美好的爱情,相信明天会很幸福。”

    杨景行嘴硬:“我那些都是建立这个基础上的。”

    齐清诺听声音,问:“你进门了?”

    杨景行嗯:“照镜子才发现自己在笑。”

    齐清诺也笑:“那好,你多笑会,我睡了,你也早点休息。”

    杨景行说:“好,晚安。”

    齐清诺刻意温柔:“老公晚安。”

    杨景行笑:“老婆做个好梦。”

    齐清诺:“挂了。”

    杨景行又上网,跟夏雪和刘苗打招呼。

    夏雪有回应:在。

    杨景行诉苦:苗苗又不理我了。

    夏雪:“我知道,告诉我了。

    杨景行:苗苗说你不想去北大?

    夏雪似乎也不理了,杨景行:这件事不能开玩笑。

    杨景行:不去会非常可惜,父母也会伤心。

    夏雪:我没开玩笑。我们去多人聊,苗苗能看见。

    于是去群里,杨景行发言:呼叫苗苗,呼叫苗苗,不早了,早点选了相机我明天去买。

    夏雪:她在,她说了。

    刘苗:我不在。

    刘苗:说完这句我就关了。

    杨景行:雪雪不去北大是不行的,苗苗舍不得也可以跟着一起去。

    杨景行:有什么不同意见可以讨论嘛,别不说话。

    刘苗:我们爱去那就去那,关你屁事。你有女朋友关我们屁事,又不是去找你。

    杨景行:不为我高兴?

    刘苗:高兴你们早点分手。

    夏雪:不会的。

    杨景行把查询两个姑娘成绩的网页截图发上去,说:这是你们十多年的努力得来的,不要以为上了大学就不用刻苦了,而是要更加努力,不认真对待,就会对不起你们这么多年的努力,也不是对人生负责的做法。

    刘苗:要你讲道理,滚。

    夏雪:我觉得对待人生不是选学校这一方面,而且不管去哪,我们都会对自己负责。

    杨景行:说得也有道理,但是北大肯定更好。

    刘苗:别说了,他就是那意思,他有女朋友,没我们什么事了,别自作多情了,该去哪去哪。

    夏雪也不出来打圆场,杨景行就说:女朋友和妹妹不冲突也不一样,女朋友会希望留在自己身边,你们,我就希望你们以后更好。

    刘苗:那你让我们当你女朋友。

    杨景行:雪雪,苗苗又想耍我。

    夏雪:呵呵。

    刘苗:谁耍你,雪雪你说。

    杨景行:雪雪才没你这么坏心眼。

    刘苗:杨景行,你才是坏心眼。

    杨景行:我道歉,我错了,你们都是好心眼。

    刘苗:你快说!!

    夏雪:你真的有女朋友了?

    杨景行:嗯,很漂亮,和你们一样。

    杨景行:我刚刚还跟她炫耀你们考得好。

    夏雪:如果我和苗苗不是两个人,你会选我们做女朋友吗?

    杨景行:苗苗怎么逼你的?

    刘苗:我们考好考坏管她屁事。

    刘苗:什么如果?为什么要选?

    杨景行:苗苗说得对,这世界没有如果,而且女朋友也不是选的。

    夏雪:但是你能回答我。

    刘苗:就是。

    刘苗:快说,死了?

    杨景行: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算了,我情愿被耍一次。

    夏雪:不是耍你。

    刘苗:你说呀,说假话烂嘴巴。

    杨景行:苗苗,雪雪,我一直为你们感到骄傲,因为你们从小都很懂事很听话,学习成绩也好,而且越长大越漂亮,你们的友谊可以做很多人的榜样。我看着你们长大,十多年了,我们有深厚的感情,可是我对你们的感情和你们之间的不一样,因为男女有别。

    杨景行:苗苗别插嘴,听我说。

    刘苗:你说。

    杨景行:我知道你们到了渴望爱情的年纪,但是女生和男生很不一样,尤其是你们,我知道你们对爱情肯定会非常谨慎,不会像有些女孩子那么随便。

    杨景行:就像有些女孩子在有男朋友之前会有恋父情节一样,你们这时候可能会选择我当爱情的想象对象,因为你们眼光高,暂时还没遇上心动的。

    杨景行:别笑我,已经脸红了。

    刘苗:不要脸!

    夏雪:我觉得不一样。

    杨景行:但是这种倾向不是爱情,因为爱情是非常自私的。恋父的女生不会吃妈妈的醋,你们也不会因为我有女朋友了而生气,还会祝福我。等你们以后有真正的爱情了就会明白,就算你们的男朋友多看别的女生一眼,你们也会吃醋生气。

    刘苗:申明,没人祝福你,早点分手好。

    夏雪:如果我们当了你的女朋友,我们也会因为那样的事吃醋生气。

    刘苗:就是,我还打人。

    杨景行:哈哈,可是雪雪的假设不成立。爱情有很多很多因素和意义,我们之间更多的是友谊。要说如果,如果我不是从小就认识你们,如果是在大学校园里遇到,你们这么漂亮,我可能会厚脸皮要电话,那种情况,应该就是爱情了。

    刘苗:认识久了就不能有爱情了?这叫基础懂不懂!随便遇见就能发展关系,那是动物。

    夏雪:苗苗说得对,你的话没说服力,而且我们也不需要你说服。

    杨景行:好啊,果然是耍我的。

    刘苗:没人耍你,我们喜欢你。没人耍你,我们喜欢你。(一满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