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三百九十四章 承载

    很柔缓的钢琴前奏,杨景行唱得也是低声下气。不过相比《燃烧》和《谢谢》之流,这首歌显然更适合在酒吧唱,尤其是杨景行还唱得有那么点蓝调味道。

    不过齐清诺对蓝调显然没什么研究或者爱好,她在唱腔上一点也不配合杨景行,还是用她最擅长的那种纯朴嗓音和流行技巧。

    感觉台上两人不是在默契配合,而是在友好对比交流。不过酒吧里的人似乎都喜欢这种情况,客人、歌手乐手和老板员工,都看听得很认真。

    吉他和钢琴,男声女声,在散发着清新剂和酒水味道的空调冷气中交融得很专业,甚至很美好。

    观众们除了欣赏音乐,似乎也喜欢看,杨景行和齐清诺为数不多的眼神交流也能让好多人脸上浮现笑容,冉姐笑得最灿烂。

    最后一句缠绵的歌词,台上两个人是互相看着一起轻哼完的。不过大部分人没被肉麻到,掌声比较及时的响起来,不是多热烈,而是温和得更适合现在的气氛。

    又和杨景行对看一眼后,齐清诺对大家灿烂地笑:“谢谢。”

    杨景行就不啰嗦了,起身准备下台。

    冉姐突然大声倡议:“一张照片,唱一遍……好多人都没听过!”

    于是得到了好多人的支持。

    齐清诺也不帮男朋友说话,还笑吟吟把电箱吉他递给了他。

    冉姐还指挥刘才敬:“搬把椅子。”

    杨景行接过椅子后,放在了齐清诺旁边。齐清诺把话筒架移到杨景行面前,自己再把椅子靠边一些,准备当观众。

    杨景行坐下,调节一下话筒高度。

    冉姐提醒:“介绍一下,什么歌?”

    杨景行很听话:“这首歌叫《一张照片》,前几天在这唱过,有几位当时也在……”

    被杨景行眼神致意后,听过这首歌的两个客人还回应,并跟周围的人证实。

    杨景行继续说:“如果唱出来让大家失望了,就怪他们,因为他们听过了,现在又不阻止我。”

    艾珍都接话了:“都听过了,快!”说完嘿嘿笑着躲藏。

    冉姐不同意:“介绍详细点,什么照片?”

    杨景行说:“这首歌,是我看了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的照片后写的……”

    冉姐问:“谁的照片?”

    杨景行说:“我有胆子说出来,你们猜得到是谁的照片。”

    大家笑,齐清诺倒只是扬扬嘴角。

    冉姐再没要求了,杨景行就开始,一开始的样子似乎就比上次还专注。

    冉姐艾珍她们不坏乐了,刘才敬付飞蓉的目光也专一了,詹华雨也放下了手中象征性的老板娘活计……听过没听过的客人,看样子现在都是把精神集中在耳朵上而不是眼睛上。

    齐清诺也是看着杨景行的,似乎有点欣赏,但明显没什么仰慕爱慕。

    杨景行似乎对吉他没那么自信,大部分时间都是看着琴弦的,拨弹得非常精确,唱得也很仔细,尽管这首歌根本听不出什么技巧风格来。

    就那么简单的重复变奏着,三分多钟的一首歌曲,站着服务员和乐队们甚至都没动一下脚步,调酒师也绝不会摇杯子,客人们也没叫酒……冉姐倒是走到齐清诺身后,把手搭在她肩上,顺便看了看项链。

    唱完后,杨景行也给个不会被打的笑脸:“谢谢。”

    大家鼓掌,齐清诺没显得被动。

    掌声没持续多久,也没人叫好,虽然大多数人都是喜悦享受的表情。

    齐清诺拿过了杨景行要放下的吉他,上前说:“我也唱一个,《我想知道》,好像是很久以前写的了,同样的歌用不同的心情唱,感觉会完全不一样。”

    齐清诺得到的欢迎比杨景行多,杨景行也自觉地移开挪后退居二线。

    和刚刚的感觉完全不同,无论是整体结构,旋律走向,节奏感觉,歌词内容,《我想知道》都要比《一张照片》显得丰富深沉而有力得多。

    从作曲方理论面讲,《我想知道》也要高端全面很多。《一张照片》,说是外行撞大运妙手偶得也会有人信,但是《我想知道》绝对不是初学者能无病呻吟出来的。

    齐清诺今天唱得和以前是有些不一样,但是给人的感觉并没有完全不同。可能她自己有另一种感受吧,但是听歌的人,都是预料之内的动容了,迷惑了,惊叹了,甚至仰慕了……冉姐就是很有些激动的样子,詹华雨也明显更欣赏女儿一些。

    杨景行也是欣赏地看着齐清诺,但是略显深沉,好像没齐清诺之前那么放松。

    不过等齐清诺带着微笑唱完最后一句后,杨景行几乎是第一个鼓掌的,虽然没激情四射,但是也能说是起带头作用了。

    齐清诺台风稳健地微笑着放下了吉他,冉姐问:“不唱了?”

    齐清诺看杨景行,两人都摇摇头。

    冉姐就立刻接棒,上台去感叹:“是不是太般配了?”

    虽然事不关己,但也有一些客人表示支持,倒是能扯上关系的成路他们只呵呵笑,不起哄。

    冉姐兴奋:“唱一个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歌吧,有情人终成眷属。”

    虽然是一首和前面的比起来可能会显得有些俗气平庸的歌,但是冉姐唱得开心,大家也听得开心。

    杨景行和齐清诺回到吧台前后也认真看着台上,齐清诺还刻意调皮地找杨景行碰杯。

    冉姐唱完后,大家鼓掌。

    詹华雨对齐清诺建议:“不早了,回家吧。”

    齐清诺听话,邀杨景行:“走。”

    杨景行掏钱结账:“我的有老板请了,我付冉姐他们的。”

    詹华雨阻止加责怪:“算了,早点回去。”

    齐达维呵呵:“你都请了我请什么?”

    齐清诺找父亲要自己的包包,詹华雨拿了,说:“我也回去。”

    齐清诺责怪:“你不陪你老公?”

    詹华雨讲道理:“明天还上班,你以为像你们这么年轻。”

    杨景行主动:“我送您。”

    詹华雨摇头:“不用了,打车方面。”

    齐清诺又唱反调:“你打车,我坐免费的。”

    杨景行选择等詹华雨一起,对齐达维礼貌:“叔叔再见。”

    齐达维理解地笑,齐清诺就是很明显的讥笑了。

    詹华雨理所当然:“比你爸爸大两岁。”

    不过杨景行没立刻纠正这个错误。

    出了酒吧外门,詹华雨远看了一下左右,问杨景行:“车停那边的?”

    杨景行点头。

    詹华雨给个面子:“那走吧。”

    齐清诺调皮:“我给你叫车。”

    詹华雨严厉:“快点。”

    齐清诺就挽起了母亲的胳膊,杨景行选在站在齐清诺右边。

    走两步,詹华雨问:“小杨,张彦豪对你还不错吧?”

    杨景行说:“挺好的,支持力度比较大。”

    齐清诺建议母亲:“杨景行就杨景行,小杨,还没那么亲热。”

    詹华雨不理,说:“私人企业和文化单位不同的,他支持你,欣赏你只是一个方面,主要还是你能制造价值。”

    齐清诺想得开:“都是这样,互有所求。”

    詹华雨继续说:“我当初答应诺诺学音乐是有条件的,就不是能当商业歌手。”

    杨景行笑:“我支持您。”

    詹华雨说:“你也了解了,商业追求只是剩余价值,所谓追求高低,其实都没什么差别。现在什么都在进步,可是流行音乐圈还在走下坡路,真正懂音乐有文化的音乐越来越少……”

    杨景行同意:“叔叔他们不在了。”

    齐清诺笑,詹华雨却点头:“他们这一代人,整体上比你么这一代强很多……是个缩影吧,经济在飞速发展,但是文化停滞不前,歌手赚钱越来越多,音乐越来越差。”

    齐清诺抗议:“你别一竿子打翻一船,我们也是音乐人。”

    詹华雨说:“你不一样,杨景行他们,也不能靠一个人撑起一个时代。”

    齐清诺哈哈:“不一定哦。”

    杨景行说:“优秀的人有很多,大家坚持下去,我觉得会迎来好时代的。”

    詹华雨问:“你们有没有想过问题在哪里?”

    杨景行说:“底子薄吧,还有不同价值观的冲击。”

    詹华雨说:“价值观就涉及要一个文化问题,缺少文化缺少底蕴,就是缺少承载,没有承载,就不是文化……”

    詹华雨的观点不新鲜,就是现在的歌全是情情爱爱,一点文化承载没有,当然上不了档次。

    詹华雨说:“为什么国家要扶持支持这些乐团和那些民族艺术家,因为他们多多少少是有文化承载的,他们做的是真正的文化事业。为什么你们学校的学生会看不起一些流行歌星,显得清高,也不是没有底气的。钱,永远不是衡量艺术和文化的标准。”

    齐清诺不孝:“老生常谈,我们都讨论过。”

    杨景行讨好:“听阿姨说出来更发人深省。”

    詹华雨说:“政府扶持公共文化事业,不是像有些人想的那样,为了表面形象为了歌功颂德。丁桑鹏是有特殊津贴的,他从来没歌功颂德过。他那么赏识你,为什么?我相信他在你身上看到希望……如果你只创作今天晚上这种歌,他可能会失望。”

    齐清诺又抗议:“什么意思?这种歌怎么了?”

    杨景行点头:“阿姨说得对……不过有时候我觉得艺术工作者应该对受众的艺术欣赏价值观负责,我到宏星工作,一个主要目的就是想要多了解听众和乐迷,也了解一下音乐圈的情况。”

    齐清诺哈哈乐,詹华雨还是表扬:“当然,也不能闭门造车。我的意思,就是你们在做创作的时候,要找准方向,有才华就要用对地方。”

    杨景行点头:“谢谢阿姨。”

    齐清诺笑:“别这么客气……来!”朝杨景行伸出了空着的右手。

    杨景行不敢牵,甚至不敢看詹华雨的脸色。

    被女儿挽着的詹华雨也显得不关心,继续说:“为什么现在都叫娱乐圈了,很复杂的一个花花世界,不要被迷了眼,不管怎么样,要有底线。”

    杨景行没有立刻回答,因为左手被齐清诺抓住了。他没特别配合,但也没挣扎。

    詹华雨还是不关注女儿的身体另一边,继续说:“特别是你们这个年纪,好奇心好胜心,不是好事……”

    齐清诺很女儿家地把头歪在母亲肩头,右手牵着杨景行摇荡,自说自话:“好幸福哦。”

    杨景行却说:“是感觉有很多很新鲜的,不过我不是很好奇。”

    詹华雨又关注起女儿来:“好好走路。”

    齐清诺的脑袋被母亲推开了,就小气地对杨景行说:“和我妈聊天没意思,下次找我爸。”

    杨景行知道轻重:“阿姨的话对我很有用。”

    詹华雨说:“诺诺现在的情况,我是比较满意的,三零六在民族乐团是能发展的……”

    主要是詹华雨和杨景行聊天,齐清诺像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一样,挽着母亲牵着男朋友,词不达意话不投机,就差连蹦带跳地走路了。

    到了人多的地方,詹华雨要齐清诺注意形象,齐清诺不听,她就放手了。齐清诺不在乎只牵着杨景行,还问他肚子饿不饿。

    到了停车处,杨景行先打开后门,齐清诺自己上了副驾驶。詹华雨一个人坐后面,但是话题依然继续。因为杨景行的迎合,齐清诺捣乱也没有。

    快到的时候,齐清诺把装项链的袋子从杂物盒拿了出来,说:“我带回去。”

    杨景行点头,詹华雨也没问是什么。

    停车后,齐清诺居然回头说:“你先上去,我们聊会天。”

    詹华雨已经打开车门,明显不同意的表情:“几点了!”

    杨景行问废话:“明天去单位?”

    齐清诺点头,嘿嘿:“有点怕。”

    詹华雨奇怪:“怕什么?”

    齐清诺说:“她们都知道了,要批斗我!”

    詹华雨很不高兴:“快下车,杨景行还要回去。”

    杨景行说:“明天我把《燃烧》给你,今天能做完。”

    齐清诺点头看着杨景行,像是用眼神吻了他几秒,然后开门下车:“到了打电话。”

    詹华雨好心:“开慢点,别赶那几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