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四百二十八章 刻意

    说笑间,张彦豪整理了一下自己手中的资料,看向杨景行,奇怪:“四零二工作室没交月报啊?”

    杨景行说:“交了也白交,空白的。”

    张彦豪呵呵:“这方面被跟甘经理学。算了,不等他了,我们开始。六月份,总体情况还不错,主要在三个方面……”

    虽然唱片卖不出去,但是唱片公司又开辟了不少新渠道。张彦豪现在特别注重商演,尤其是是地方政府主办的那些。现在的政府真是越来越有钱了,一个小地级市举办一个西瓜节都敢请一批程瑶瑶这样级别的,而那些搞旅游节啤酒节文化节的就更大方了。

    现在明星的出场费几乎是一个月一升,其实不是歌迷腰包鼓了,而是政府发达了。以前那些在一线城市苦苦抢食的演出商,现在也开始花大力气去二三线城市捞金了。

    业务部在这方面表现得很不错,敏锐地察觉并且宝物住了市场,甚至给公司的二三线歌手也制造了很多演出机会,当然也给公司创造了价值。当然,艺人部在这方面的功劳也不小。

    业务部经理孙云宏给出了不少有力数据,并且断言今后商演市场还会飞速发展。cd能卖几个钱?最有市场的一百多个二线城市,今年上半年的商业演出市场是近百亿,宏星当然有一席之地。

    这方面,策划部也有自己的见解和建树。周沈建说二三线才城市的铁杆歌迷当然不多,但是居民群众对明星的渴望度却远远高于一线城市。

    现在是信息时代,就算农村乡下的人也不比大城市的人落后多少。就前些日子,戴清在一个人口不到一百万的城市的体育馆里唱了一首《自相矛盾》,几乎都有大合唱的气势了。而一线城市的大演出商,基本不会考虑让戴清上台,程瑶瑶才是票房保障。

    ……

    杨景行认真听着高管们各抒己见地掏心掏肺为公司出谋划策,自觉地不发言。隔行如隔山啊,连甘凯呈抱着茶杯姗姗来迟后也是静坐不语。

    直到周沈建提议是不是能?是能针对不同地域的人来打造不同形象的艺人……这是个创新,以前都是针对不同群体,很少有人考虑一线城市和二三线城市的受众差异,能做些什么品位上的文章。

    甘凯呈说:“浦海现在两千万常住人口,假如程瑶瑶的歌迷有百分之一,千分之五,就是十万,体育场能来两万三万。一百万的城市,宣传好了,肯定也能来五千一万的。”

    周沈建说:“但是两三万,有百分之七十以上是铁杆粉丝,二线三线的一万,估计不到百分之二十。”

    甘凯呈笑:“天天去二线,铁杆就多了……这个可以问四零二,他是小地方来的,他应该懂什么是小地方的品味,虽然他是玩古典音乐的,玩得还那么牛-逼。”

    周沈建一脸不悦:“你迟到这么久还冷嘲热讽!”

    可能都知道周沈建和甘凯呈的关系可以开玩笑,其他人也只是笑笑。

    人事部唐绍煌对杨景行说:“我们都是小地方的,就甘经理是皇城脚下长大的。”

    张彦豪拉回正题,问:“四零二有什么想法?”

    杨景行摇头:“没什么想法,也不用考虑,演唱会多少年也开不去我家那种小地方。”

    财务部经理胡文雁笑了:“九纯不错,青山秀水,旅游业不错,我朋友去过。/”

    甘凯呈说:“不都说了?信息时代,以后差别越来越小,根本不用考虑这个问题,在浦海是巨星,到九纯了肯定还是!”

    张彦豪开始说下一个问题,就是和通信商的合作。宏鑫在这方面的起步稍微晚了一些,看着别人的公司赚了不少钱。

    其实这个也是有地域差异的,就彩铃下载这一大项来说,数据说明那些乡下小地方的市场并不小。

    但是受众这方面说不准,虽然总体上是《这些矛盾》这种口水歌大杀四方,但是《豆蔻》这种清新温婉的却能飞快爬到榜单前三。

    虽然出版权的唱片公司要被通信商狠狠剥削,但是分到的依然可观。就以《自相矛盾》为例子,才上架不到一个月,已经能让宏星公司分十几二十万了。如果宏星能有一百首歌出这样的成绩,也是一大笔收入了。

    周沈建说手机会越来越普及:“……谁不想自己手机里有最新最好听的歌,虽然有下载储存,但是更多人的手机没这个功能,一两块钱都舍得花。”

    杨景行想起来:“前几天苹果公司发布了一款新手机,不知道你们看报道没?”

    胡文雁积极:“我知道,好想买一个。老甘,叫你女儿帮帮忙……”

    甘凯呈点头问杨景行:“你也想要?”

    杨景行摇头:“我是觉得这种手机很快会成潮流,而且网络的发展也会很快……”他不知天高地厚地估计了今后手机和网络发展的趋势,猜测彩铃下载这种市场会很快萎靡下去,不值得太重视。

    周沈建和孙云宏都觉得杨景行多虑了,那种手机在国内要普及是不可能的,就像不会人人都开奥迪一样。

    张彦豪不太打击杨景行,说:“趋势谁也说不准,说不定还真普及了,但是我们总要跟着市场走,现在还能赚钱……”

    近十一点散会,杨景行跟张彦豪请假。

    张彦豪批准了,还宽慰:“歌在哪都一样写,回家说不定更有灵感。”

    甘凯呈说:“我刚入行的时候要有你的价钱,一天一首!”

    杨景行服输:“没你厉害。”

    张彦豪呵呵:“跟你父母问好。”

    再两人一起上楼,去听听做好后期的《死去活来》。前后无人了,甘凯呈就问:“有共同语言没?”

    杨景行笑:“我还没有发言权。”

    甘凯呈说:“你要理解,都四十几岁的人了,跟上时代要很大力气,我们招聘都是三十岁以上不要了,所以说世界终究是属于你们的。”

    杨景行笑:“我羡慕有资格说这种话的人。”

    甘凯呈哈哈:“别让我等太久……看看你到底有多牛-逼。”

    杨景行说:“祝你寿比南山。”

    甘凯呈气愤了:“你骂人啊!”

    进编辑部,钟英文汇报:“戴清在你办公室。”

    常一鸣补充:“十点来的。”

    杨景行转身:“我去叫。”

    戴清坐在庞惜的位置上看电脑,庞惜坐在另一边看书,两人见了杨景行都起身,庞惜把书背在背后。

    戴清一贯的笑容:“散会了。”

    杨景行说:“甘经理在录音室,我们过去吧。”

    出门,戴清小声点问:“你是不是交代过不准开你的电脑。”

    杨景行点头:“嗯,好多拿不出手的东西。”

    戴清欣喜:“在写新歌啊?”

    杨景行说:“还没头绪。”

    一起听了一遍《死去活来》后,常一鸣尽职地问制作人杨景行:“还有什么问题没?”

    杨景行摇头:“没了,很好。”

    甘凯呈也对戴清点头:“还行。”

    杨景行明白了:“你要求就是比我高。”

    甘凯呈不屑:“我混多少年了,还行就是高标准了。”

    戴清笑得更开心了:“谢谢姑父,谢谢四零二老师,常老师……”

    常一鸣就交货给制作人,杨景行签字确认后再把成品交给编辑部的头头。剩余的事,就是策划部和制作部的了。

    戴清又想请吃饭什么的,杨景行却说没时间了,急着离开。

    杨景行赶去豫园附近和女朋友以及朋友们碰头吃午饭,一桌菜已经上得差不多,就等他了。

    张柔见面就劈头盖脸跟杨景行告状:“诺言上午看了好多帅哥!”

    杜玲证实:“都比你帅!”

    杨景行左顾右盼杜玲和张柔:“我也看美女。”

    鲁林警告齐清诺:“你别看我啊!”

    齐清诺打击:“你没章杨帅。”

    章杨哈哈:“不用你说。”

    鲁林跪求齐清诺:“你有点品味好不好!?”

    张柔纠正:“我觉得诺言好有品味。”

    杨景行惊喜:“是吧?”

    张柔被杨景行的贱相提醒了,说明:“我的意思是买衣服,我又月光族了,还不是,才十天……”

    章杨教训:“鲁风仁在乎这几个小钱……”

    吃饭,并计划吃完后就去看电影。

    张柔问杨景行:“你是不是经常和齐清诺吃喝玩?”

    齐清诺摇头苦脸:“我是占你们的光,不然我天天叫鲁林过来。”

    章杨抗议:“没叫我!?”

    齐清诺笑:“我知道你肯定会来。”

    杜玲解释:“我星期五晚上就准备回九纯的。”

    张柔对杨景行直言不讳:“我本来觉得你们的生活肯定好浪漫,听诺言说也不是……”

    杨景行说:“我还要跟鲁林学习。”

    张柔说:“他也不……”

    齐清诺说:“学来的浪漫都是刻意做作,鲁林帮你拿包,就是不经心浪漫,他就不会。”

    杨景行说:“刻意好过没有。”说着就把齐清诺的大包包从椅子上拿过来抱住了吃饭。

    杜玲同情齐清诺:“他是不是好恶心?”

    齐清诺笑:“还没领教多少。”

    杜玲摇头惋惜。

    鲁林提醒:“你别破坏行哥哥高大形象好不好?”

    杜玲有立场:“我和诺言一条阵线的。”

    吃的过程中,杨景行接到母亲的电话,齐清诺看出势头,就建议等会看电影的时候找一个有钱的买单,顺便把晚饭也解决了,还对张柔说:“她妈昨天还说想再见见你,可惜王曼怡回去了。”

    张柔仰慕:“你昨天还去见他妈了?”

    齐清诺笑:“没他见我爸妈多。”

    鲁林难得夸一回章杨:“最先见父母的还是他们,好多年了!”

    吃完饭就回杨景行住处接萧舒夏,让一个大人带着三对小屁孩去看电影,萧舒夏还说自己也爱看动画片。

    看过了和饮食相关的电影,晚饭自然不能马虎,齐清诺建议去西班牙餐厅,杨景行支持。萧舒夏也坐坐齐清诺的车,完了还表扬她技术不错,至少比自己强得多。

    章杨和杨景行比谁吃得多,鲁林也参战,杜玲和张柔都不好意思了,萧舒夏倒是无所谓,可能是因为他儿子明显厉害一些。

    张柔挺喜欢西班牙菜的,再次邀请齐清诺一定要去曲杭玩:“……请不起你们吃好的玩好的,但是有几个小馆子的菜也很好,我们和鲁林周末就去……我们可以去钱塘江看潮,好壮观,离我家也近。”

    齐清诺说:“我们也很少来这种地方,音乐家嘛,偶尔装一下小资,钱塘江我还没去过。”

    鲁林摇头:“水好脏,你去看看晴水河什么样。”

    萧舒夏怂恿:“都去啊,叫许维的女朋友也去……”

    吃完饭后送萧舒夏回去,齐清诺当着大家的面没什么害羞地道别:“你帮我跟叔叔问好,有时间我去九纯玩。”

    萧舒夏很高兴:“好好好……”

    再把朋友们送去酒店,杨景行没开车。

    到了九点楼下后,齐清诺道别:“明天不送你们了……张柔你也去九纯,羡慕死他。”

    张柔呵呵怀疑:“他不会羡慕吧?”

    杨景行说:“与其羡慕,不如我自己早点回来。”

    张柔还想邀请杨景行和齐清诺去放假坐坐,杜玲提醒了:“明天就不能在一起了。”

    章杨够义气:“你把房间让给他们。”

    这个话题讨论不完。

    终于轮到齐清诺开车送杨景行回家了,杨景行很熟悉环境,直接指路让齐清诺把车开到了离自己住处很远的二十多号楼一带,下车了在挺幽静的花园里牵手散步。

    齐清诺笑:“我第一次呢,和男朋友分开这么久。”

    杨景行装可怜:“感觉比我有经验得多,我好舍不得。”

    齐清诺略鄙夷或者不信,但还是带着笑,而且笑啊笑地就变得温柔明媚了,开启嘴唇:“老公……我爱你。”

    杨景行也做作:“我也爱老婆。”

    齐清诺又笑:“我是不是刻意了?”

    杨景行说:“没觉得,再来试试。”

    齐清诺垫脚尖,吻得很用心,但不刻意。

    在花园里走走坐坐地近个把小时,没人也没电话打扰,但是没机会玩飞机,杨景行也没表现得多饥渴。

    近十一点,齐清诺终于上车了,杨景行在车门边弯腰看着。

    看呀看地,齐清诺笑:“别这么刻意。”

    杨景行说:“我尽快过来。”

    齐清诺点点头,发动车子:“走了。”

    杨景行说:“慢点开。”

    齐清诺开走,一小段距离后伸手出车挥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