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四百三十三章 滋味

    星期五早上九点,刘苗给杨景行打来电话:“死人,来接我。/”

    杨景行问:“什么事?我在工作。”

    刘苗说:“玩啊!我录取了。”

    杨景行不信:“骗人,我刚刚才查过。”

    刘苗嘻嘻:“知道学校给雪雪多少钱吗?”

    杨景行也想知道:“多少?”

    刘苗卖关子:“你猜……两万!电视台要采访,她要去学校。”

    杨景行很是嫉妒:“这么多……我们别理她了,在家等你的好消息。”

    刘苗气愤:“我又没奖金。你不陪她去?”

    杨景行说:“不去沾光了,父母陪着的。”

    刘苗就说:“那我去找你玩。”

    杨景行说:“我要做事,中午接你去吃饭。”

    刘苗不高兴:“借口!我现在过去!”挂了电话。

    杨景行给夏雪打电话,这姑娘正在准备,九纯电视台约好了十点在学校采访她和老师们。

    杨景行猜测:“也应该采访父母啊。”

    夏雪说:“是说,不过我妈不愿意……我也紧张。”

    杨景行哈哈:“北大-法学系的高材生面对九纯的小记者,他们紧张才对。”

    夏雪呵呵:“我可以现在就开始学习了。”

    杨景行说:“苗苗过来找我了,你中午赶得上就一起吃饭。”

    夏雪嗯:“时间应该差不多,真希望她也马上录取……”

    刘苗来得很快,打电话问了杨景行在几楼再按门铃。杨景行开门后下去二楼等着,把刘苗领进客厅,好吃好喝地伺候。

    刘苗拿着冰激凌端着水果盘子着急:“上去,我要弹琴!帮我拿饮料。”

    似乎很久没来,刘苗上楼后仔细左顾右盼,只发现了一个钢琴调律扳子,让杨景行给她解释并?

    ??示范了用途。

    杨景行急于表现:“现场版,请坐。”

    挺安静地听杨景行弹完了《苗雪卡农变奏曲》,刘苗被音乐感染得淑女了不少,想起来吃冰激凌的动作很斯文,又问:“你给她们写过没?”

    杨景行猜:“陶萌和齐清诺?当然写过。”

    刘苗笑容鼓励:“弹。”

    杨景行还笑:“好久没弹过了。”

    刘苗严肃:“弹!”

    杨景行就认真弹了一遍腻歪歪的《绽放》。

    刘苗觉得:“一般嘛……谁的?”

    杨景行说:“陶萌的。”

    刘苗撇撇嘴,下令:“齐清诺的。”

    杨景行就弹了一遍《一张照片》的旋律,但是没唱。

    刘苗没发表评语,而是振作了士气:“我来。”挪着椅子朝杨景行挤紧。

    杨景行让开一些:“先教最简单的。”

    刘苗拉杨景行的手:“带我弹!”

    杨景行说:“雪雪不在……”

    刘苗早想好了:“站我后面,拿我两只手。”

    杨景行笑:“这样永远学不会。”

    刘苗无所谓:“我又不要学会。”

    杨景行就有了更好的想法:“你弹旋律,我负责和声。”

    刘苗坐在右边的高音区前,让杨景行的右手握住了她的食指。/

    杨景行要求高:“放轻松。”

    刘苗笑:“哈哈,孤男寡女。”

    杨景行也笑:“想弹什么?”

    刘苗无所谓:“随便。”

    杨景行就说:“看你听不听得出来。”

    虽然是很轻柔缓慢的旋律,但是刘苗毕竟只贡献一根手指,所以杨景行为了表现力不得不经常性地兰花指一样握刘苗的食指,就能空出自己的无名指和小指头帮帮忙。

    看两人重叠的手在黑白键间忙乱,刘苗发笑,又看杨景行吗,有些鄙夷:“同桌的你。”

    简短弹完了,杨景行说:“你上网,我还有点工作……”

    刘苗问:“会“你和别人这样弹过没?”

    杨景行点头:“雪雪。”

    刘苗嘿嘿:“我比她多了,再弹一首。”

    于是杨景行也不理会编曲人在网上对他的呼叫,又带着刘苗弹了一首《豆蔻》。

    刘苗不再纠缠,把杨景行放行到笔记本电脑前,除了聊天和作曲软件,浏览器是停留在录取查询页面上的。

    杨景行先祈祷:“菩萨保佑。”然后刷新页面,却还是没消息。

    刘苗烦:“哎呀,别看了。”

    杨景行就和编曲人聊天:“我个人觉得就童伊纯的声线和演唱风格,这样的转调会不会稍显突兀?你觉得呢?”

    对方直接:“你说怎么办吧。”

    杨景行建议:“加一个正格中止怎么样?”

    对方说:“authenticcadence?行啊。呵呵,兄弟,你真敬业。”

    杨景行道歉:“拙见,有什么不对的你多提点。”

    对方说:“呵呵,没,甲方说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改一下了再给你。”

    刘苗也关心杨景行的工作,尤其是听他给另一个人打电话沟通的时候,满口专业名词把这姑娘笑得不轻。

    打电话的是一个很敬业也很谦虚的编曲,中音毕业的,跟杨景行交流的的时候不会满口secondarydominant什么的,也真正尊重甲方的要求。

    挂了电话后,杨景行教训刘苗:“好好读书,不然就跟我一样,要求人。”

    刘苗高兴地朝杨景行依偎:“没事了?”

    杨景行说:“走,逛街去。”

    刘苗却不想:“热,不好玩,昨天就晒黑了。”

    杨景行推开刘苗的头:“热还靠这么近,孤男寡女。”

    刘苗气:“你还怕吃亏。”

    杨景行笑:“舍不得你吃亏。”

    刘苗嘿嘿:“你浦海的女朋友……我给你找个九纯的女朋友,两个也行。”

    杨景行起身拉刘苗离开椅子:“给你买衣服去,气死北大的。”

    刘苗笑:“哼,气得了谁。”

    在九纯可怜的所以商业区逛的时候,刘苗还想挽杨景行的胳膊,被杨景行训斥不像大学生的样子。

    刘苗生气了好一会时间,不过当买衣服的人以为他们是情侣后,她又哈哈笑起来,杨景行又无奈,弄得人家莫名其妙。

    刘苗很义气,自己还没收获就想着夏雪的,而且两人心有灵犀,夏雪很快打电话来了,说所谓的采访其实只花了半个小时时间,却准备了个把小时。

    夏雪赶来商场后,刘苗就递上了衣服:“北大的,你的。”

    夏雪不好意思:“你呢?”

    杨景行说:“两件,你们情侣装。”

    事实上两个姑娘都不是很有购物*,就当是散步聊天了。夏雪说自己的新闻可能晚上就会播出,不过挺遗憾陈子华还没消息,可能很危险了。

    刘苗跟夏雪说起刚刚在杨景行家的两个小时都干了些什么,重点是给陶萌和齐清诺的钢琴曲都没她们俩的好听:“……真的,不信你再听他弹。”

    夏雪笑,对杨景行说:“我信。”

    杨景行笑:“齐清诺她们团下半年可能回去平京,到时候我也尽量去。”

    刘苗怂恿夏雪:“那我们先去浦海看望看望。”

    夏雪为难:“电视台还要采访……”

    刘苗气愤:“北大不得了了!”

    是挺了不起的,电视台还要跟踪采访。之前校长也透露了,等通知书到了,县政府和教育局的领导还要安排时间见北大生呢。

    吃过午饭后,杨景行就把两个姑娘送回家了,自己去接爷爷奶奶。

    两老的行李都已经收拾妥当,奶奶很是高兴,因为丈夫当初为官的时候她没能沾多少光,现在倒是享孙子的福了。

    堂妹杨云虽然不是很积极,但是也说随时出发没问题。杨云和夏雪虽然从小认识,现在却远远谈不上亲密,不过还是被母亲要求去见见面也好,取取经,或者沾沾喜气。

    这杨云就是真不乐意了:“人要靠自己。”

    杨景行讨好:“对,有这个认识,杨云也能考名校。我跟夏雪说了一下,她有一些资料书和笔记,你需要的话可以拿去用。”

    杨云摇头:“不要。”

    婶婶批评女儿再感谢杨景行。

    不过杨云还是不愿意去杨景行家住,说要出发的时候她自己会去。于是杨景行就带着爷爷奶奶回家,爷爷虽然有年头没出远门了,但是对浦海还是挺熟悉,一路上说得头头是道。

    到家后,杨景行陪两老了好一会母亲才回来。萧舒夏先是责怪杨云女母俩没一起来,然后就神叨叨地要杨景行给奶奶看孙媳妇的照片。

    看奶奶苍老的兴奋,杨景行只得拿来了电脑。事实说明萧舒夏婆媳有些共同语言,奶奶就对所有照片都兴致昂然,虽然身体略有不适,但是看起杨景行和女生们的合影来也是惊喜连连。

    爷爷也在旁边瞄两眼,却不太高兴,用教训的语气对杨景行说:“品行要端正……”

    萧舒夏惊喜:“杨程义还真是您儿子,一个样,现在什么时代,几张照片怎么了?”

    奶奶则关怀杨景行:“在那边不差钱用吧?”

    萧舒夏安抚:“没让他差过钱。”

    奶奶知道:“刚卖房子,家里手头也不宽裕了。”

    杨景行说明:“我自己能挣钱了。”

    奶奶说:“我们都节约点,宾馆别住太好的,别听你-妈的。”

    ……

    既然不是大团圆,萧舒夏就自己在家做饭了,免得违背了奶奶的节约原则。杨程义也早早赶回来,陪他父亲下象棋,他儿子在一旁观战。

    到了晚上,章杨请客宵夜,鲁林吃惊于杨景行独身一人。喝了些酒后,鲁林和杨景行讨论是该把杜玲当兄弟媳妇还是把章杨当妹夫,争论了很久。

    杜玲自我牺牲:“我当兄弟媳妇,也给我买电脑。”

    张柔解释:“他现在不需要,借给鲁林用的。”

    杨景行对章杨热情:“妹夫,没见面礼,干一个。”

    章杨气急:“滚鸡毛!”

    今天是齐清诺的电话先打过来,知道杨景行还没回家后就不多啰嗦。杨景行倒是依依不舍,尽快回家后再打给女朋友,说什么奶奶看过她的照片了之类的没营养话题。

    杨景行也转告鲁林的幽怨:“……说你不上网了,他找不到人。”

    齐清诺笑:“你到手了,不需要他们了……闭关。”

    杨景行问:“感觉怎么样?”

    “没头绪。”齐清诺叹气,问起:“准备什么时候过来?”

    杨景行说:“最迟星期一。”

    齐清诺笑:“不急,多玩两天,我也想体会一下茶饭不思的滋味,激发创作灵感。”

    杨景行伤感:“已经四天了,我估计没希望。”

    齐清诺笑:“你呢?”

    杨景行说:“我没那么高要求,今天看见一个背影有点像你的,心里一惊,立刻很想回浦海……我就表扬自己了。”

    齐清诺咯咯乐:“我也降低要求,《一张照片》听了一天,表扬,还有,用你送的杯子在喝水。”

    杨景行惊讶:“你这可以立丰碑了……”

    星期六上午十点过,杨景行给刘苗打电话:“起床没?”

    刘苗气:“你以为我猪啊,八点就起了,烦死了,雪雪家里两个单位都给了钱……我妈烦死我了!”

    杨景行哈哈:“别烦,你现在也可以名正言顺的拿了。”

    刘苗不信:“我才查过,还没。”

    杨景行说:“你再查。”

    短暂几秒,刘苗就嚣张地叫起来:“哈哈哈……”

    刘苗的父母都在家,杨景行在电话里听了一阵喜庆,也不输给北大的感觉。在刘驰伟的邀请下,杨景行去接夏雪到刘苗家玩。

    夏雪看样子比自己接到消息的时候还高兴:“……她本来选择调剂专业了的,也没调,还是她最想读的,相机还有用!我有个想法,等收到通知书了,就和苗苗一起谢师宴,还节约钱了,你觉得呢?”

    杨景行说:“谢师宴还是分开吧,谢我可以一起。”

    夏雪嘻嘻乐:“也是……一起去平京,一起开始大学生涯!”

    到刘苗家,武和玉开的门,刘苗就在母亲伸手,竖了两个胜利手势,摇头晃脑地做鬼脸给杨景行看。

    杨景行弯腰脱换鞋子的时候,刘苗放肆地从后面趴到他背上,把整个人的重量压上去,双手抱住了杨景行的脑袋,身体还在扭。

    刘驰伟呵斥了一下女儿,但高兴没断:“杨景行夏雪,你们看这个家伙,读最差的学校还最不得了。”

    杨景行说:“您要求太高了,比我学校好。”

    夏雪也说:“中央民大的新闻专业很好……”

    武和玉笑:“好什么好,夏雪家收多少钱了?”

    夏雪摇头:“没什么。”

    杨景行把刘苗从身上抓下来,笑:“还说不想去平京。”

    刘苗就冷了脸哼:“我重友轻色!”

    武和玉当没听见:“我去切西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