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四百六十四章 标准件

    晚饭后逛了会街,没买什么东西就回酒吧了。吉他和钢琴配合着对唱一首经典情歌也是不错的放松方法,客人们又很喜欢。

    早早回家之前,齐清诺再次接受冉姐他们的祝福,除了马到成功,也要平平安安归来。还有担心台柱子一走这么多天会影响生意的,齐清诺公开允许杨景行找个临时女搭档,杨景行担心配合不上冉姐。

    九点多就回家去了,虽然没躲去七号楼,但是在车里呆了不短时间,卿卿我我和谈天说地无序而紧密地交叉着进行。

    说到后来,杨景行干脆直白一些:“别给自己压力,你已经让人够羡慕了。”

    齐清诺笑:“有你的功劳没?”

    杨景行居然说:“可能有一点,不过是最次要的。”

    齐清诺呵呵:“可能我也有点争强好胜吧。”

    杨景行说:“你还想胜过谁?没对手了吧?”

    齐清诺咯咯:“你就当成是……爱你的表现。”

    杨景行幸福:“原来你这么爱我。”

    齐清诺受不了的表情,又鼓励杨景行:“来一句最俗的,回家睡觉。”

    杨景行比划了个剪刀手:“哇塞,你好漂亮。”

    齐清诺笑:“换一句。”

    杨景行就温柔一些:“我爱你。”

    齐清诺笑笑:“小心开车。”

    睡前的电话没说几句,因为詹华雨正在帮齐清诺准备行李和心情。

    星期四早上八点,杨景行给齐清诺打电话:“还没下来?我在楼下。”

    齐清诺哈哈大笑:“我在电梯里……杨景行来接我了,你送妈上班算了。”

    齐清诺由父母护送出大门,齐达维拖提着行李箱。

    詹华雨笑车外等候的杨景行:“你不上班了?你叔叔准备送的。”

    杨景行根本齐清诺一条心:“叔叔送您吧。”

    “我不用。”詹华雨建议丈夫:“你去乐团看看?”

    齐清诺不同意:“我二十二了!”

    杨景行接过行李放进后备箱,问:“吃早餐没?时间还早。”

    詹华雨说:“我们吃了,你呢?”

    ……

    说了几句,齐达维回身去睡觉了,齐清诺母女上了杨景行的车,齐清诺坐副驾驶。路线是先去接年晴,再送詹华雨。

    詹华雨还有点责怪杨景行,说是小小事情,他却显得夸张了:“……送不送这些事情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生活和工作中彼此能信任依托……”

    齐清诺却笑:“不次要,我喜欢这种感觉。”

    杨景行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我听阿姨的话。”

    詹华雨笑:“公司有事的话就早点回去,不是说一点时间能干什么,主要是工作的态度,是对同事和集体的尊重……”

    年晴由康有成陪着等在路口,两人都上了车,詹华雨也关心一下康有成的工作,鼓励他好好努力,并且叫康有成别谦虚,说他的工作其实比杨景行的稳定,还更有前途。

    杨景行没嫉妒,等詹华雨下车后就先夸赞年晴漂亮,再羡慕康有成:“刚毕业工作,就过上老婆热炕头的日子了,嫉妒你。”

    年晴骂:“闭上臭嘴!”

    康有成呵呵:“谢谢了啊。”

    杨景行说:“她们回来一起玩,我跟你取经。”

    康有成哈哈:“你没看到我可怜的时候。”

    年晴惊喜:“是吗?”

    上班时间刚过几分钟,庞惜就给杨景行打来电话:“经理,刚过童真淑打电话来了,要和你面谈。”

    杨景行说:“对不起,我临时变卦了。/”

    庞惜有先见之明:“没关系,我没给她肯定答复。那我怎么回复她?”

    杨景行说:“下午,午饭后随时。”

    庞惜说:说:“好,知道了……那祝你女朋友演出成功。”

    杨景行谢谢。

    齐清诺关心一下,对于男朋友的选择,她没很感动的样子也没出主意,但笑得算明媚。

    遇上堵车,九点过才到民族乐团。康有成送了一路,却不肯进去了,而杨景行一时半会也不会出来,所以他就先离开了。

    齐清诺团长和闺蜜差点成最迟的了,看样子其他女生都对台湾之行很期待,因为打扮得都很漂亮。

    杨景行口不择言:“都好漂亮,吴主任这太衣服真显气质。”又跟站起来的高翩翩父亲问好:“您好。”

    齐清诺也欢迎高翩翩父亲:“您好,我爸都没送我。”

    高翩翩的爸爸呵呵笑得灿烂,朝齐清诺伸手:“齐团长,打扰了。”

    齐清诺一下震惊,看向高翩翩叫:“翩翩!”

    高翩翩呵呵,她父亲又和杨景行握手:“杨顾问好。”

    杨景行伸双手,也瞪向高翩翩:“翩翩,你肯定是怕叔叔担心你加入了乌合之众,回家吹牛了吧?”

    高翩翩父亲摇头笑:“没有,翩翩不会吹牛,你们也不要谦虚。”

    杨景行看向王蕊:“那么这位一定是王首席了?”

    王蕊气愤:“去你的!”

    杨景行又仰慕何沛媛:“何……标准件。”

    何沛媛皱眉,都不愿意搭理。

    高翩翩父亲对齐清诺说:“你们还忙,我不多打搅了。也算一个战线的,我就代表我们家,相信大家的父母也是和我一样的心情,祝你们旗开得胜,好评如潮,凯旋归来!”

    齐清诺高兴:“谢谢高叔叔……”大家都谢谢。

    高翩翩父亲果然不肯久留,说完就谢谢着大家告辞,不准恭送。

    一转身,齐清诺就变了张脸,号召:“来,先批斗翩翩,吓死我了,吴主任也救不了你了。”

    吴秋宁呵呵笑,叮嘱:“把封条贴上,记住不要有违禁品,不然很麻烦,最好确认一下。化妆保养品……”

    女生们大大小小的行李和准备托运的乐器摆了一休息室,也没什么好检查的了。

    吴秋宁走后,刘思蔓赞叹:“标准件,你的箱子也最好看。”

    何沛媛不理,坐下,可能是生气了。

    杨景行边给齐清诺的箱子贴封条边观察一下,试探:“不高兴了?”

    何沛媛不说话,但是也没给脸色,就像是没听见。

    杨景行够劝说:“今天不能生气。”

    何沛媛抬抬眼睛,确实有点烦的语气:“老针对我……外人长辈还在。”

    杨景行找借口,苦口婆心又可怜:“我一般没机会夸你漂亮……”

    齐清诺立刻新奇:“哟,那是我的错,今天给你机会,说个够!”

    何沛媛一下破了表情:“老大,你有意思没,气死我了……”

    原来是虚惊一场,女生们立刻闹腾起来,刘思蔓还建议以后就把标杆改口标准件,直到何沛媛好不容易又板起脸,大家才收敛了。

    犯了错的杨景行图表现,拖行李的车来了后就就一手提齐清诺的箱子,一手帮何沛媛拿。

    何沛媛还不肯的样子,王蕊却不干了:“我也要当标准件。”

    杨景行说:“你们都别动,我一个个搬。”

    女生们不给面子,都自己动手。郭菱甚至觉得终于看清杨景行了,还天才呢,还大师呢,不也只喜欢美女!?

    吴秋宁随口一提:“上飞机了都坐一起的,就别太闹了。”

    杨景行说:“您放心,我没在她们就没攻击目标。”

    年晴感叹:“真看得起自己。”

    民族乐团这次台湾之行一共八十多人,托运的东西就两大车。三零六不着急,等主团的几个人监视着他们的东西都装车完了才行动。

    去了台湾就都是浦海民族乐团的人了,等待的时候,有明显代沟两群人自然而然地聊了起来,三零六表现出了足够的交流风度,王蕊也只是稍显活跃。

    等会还要开个动员会,文付江要讲话。然后两辆运人大巴午饭前就得朝机场赶,时间都已经安排得很精确了。下午一点多的飞机,两个小时就能到台北桃园机场。

    杨景行也没必要久留,何况齐清诺还赶,他就再次祝三零六演出成功且玩得开心,还对何沛媛说:“不生气了,我以后都埋在心里。”

    何沛媛有高傲的高招:“不理你……”

    齐清诺欣慰:“好姐妹。”

    几个女生乐,何沛媛高兴了一下后又质问齐清诺:“你到底哪边的?”

    于菲菲惋惜起来:“花就在这?没人管了。”

    杨景行说解铃还须系铃人,他拿去扔了,被王蕊骂是绝情。

    杨景行回到公司已经十一点,吃完午饭的时候和准备上飞机的齐清诺发了几条肉麻的短信,然后就等待着一点和童伊纯的会面。

    童家姐妹来得挺准时,也没质问杨景行上午干什么去了,简单客套两句了就说正事。

    童伊纯问:“如果推翻之前的构想,按照我们讨论的新思路重来,你觉得还需要多久?这两种构想最本质的区别在什么地方?能不能做一个详细的比较?”

    杨景行就想说两种思路的异同,说了好几点,有些看法还挺运气地和童伊纯不谋而合了。

    童伊纯听着听着就说:“我也有点这样的感觉,就是有点担心会不会跨度太大,我的意思是和以前的专辑比较。”

    杨景行说:“以为刚入行的看法,这张专辑不管怎么做,都不是有销售野心的,更重要的是你的自我追求。既然这样,就是你做选择,而不是歌迷和市场。”

    童伊纯想了一下后说:“如果我说这可能是我最后一张专辑,你认为这样做是个好的结束吗?”

    杨景行说:“如果是给自己一个总结,我觉得也不错,尝试也多一点……”

    童真淑提醒:“问题在于这种尝试会不会成功。”

    杨景行说:“我们肯定都会尽力而为,让童小姐满意。”

    童真淑说:“风格跨度太大,你们能不能做到足够好?”

    杨景行尴尬地笑:“找份工作不容易,我肯定珍惜,会尽量做好。”

    童伊纯说:“我的意思是,不要太盲目,不是不相信你和甘经理。”

    杨景行说:“同样,我们也相信你。”

    童真淑问杨景行:“你到底有没有信心?”

    杨景行说:“信心不一定有用,但是我有。”

    童真淑舒口气:“那就行!”

    童伊纯也高兴一点,跟杨景行解释:“我的想法是这样,甘经理当然还是制作人,毕竟他经验丰富得多,我希望你能负责midiprogram,但是你要做的事情比一般的midi要多……”

    说来说去,就是杨景行要负责邀歌选歌选编曲,还要制作小样给童伊纯和甘凯呈做最终定夺。

    童伊纯说:“其实你的自由度还是蛮大的,你觉得呢?”

    杨景行说:“自由度太大不好,我怕跑偏了。”

    童伊纯笑:“你刚刚不是还那么有信心吗?”

    杨景行说:“因为我是这么团队的一份子,滥竽充数也有信心。”

    童伊纯笑笑,朝杨景行伸手:“总之希望合作愉快,细节明天再开会决定,其实我还希望你能更多展现一些才华。”

    杨景行点头:“谢谢给我这个机会。”

    童真淑也朝杨景行伸手:“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别让我们失望。”

    童伊纯笑童真淑:“别这么严肃嘛。”

    童真淑扯扯嘴角。

    送走童家姐妹走后,庞惜有点意外:“这么快就说完了?”

    杨景行说:“明天再开会,不出意外的话有我们一碗饭吃。”

    庞惜笑笑:“真好。”

    杨景行说:“有机会你和那些乐手音乐人,也都认识一下。”

    庞惜点头:“好的。”

    三点过,杨景行接到齐清诺打来的电话,他接电话开口就是:“是不是第一个打给我?”

    齐清诺笑:“刚上车,下飞机先打给我妈,再打的我爸。”她周围的女生显然忘记了吴秋宁的叮嘱,并不多安静。

    杨景行乐:“第三也不错。那边天气好吧?”

    齐清诺说:“第三就要聊天气了?艳阳高照,很热。你怎么样?”

    杨景行说:“准备给我一个副制作人的差事。飞机上吃东西没?”

    齐清诺说:“没胃口,想你。”

    杨景行一点不心疼:“真谢谢你的没胃口……”

    台湾招待得不错,小巨人乐团的几个高层接机,陈志盛还和齐清诺握手了。而且大部队不马上回台北,要带民族乐团去什么瀑布风景区看看,吃了晚饭再回台北的酒店,明天再开始排演。

    难怪女生们那么兴奋呢,杨景行都羡慕了。不过车上也不太方便说工作的事,杨景行和齐清诺只能约好晚上再打电话。

    晚上九点多,杨景行和齐清诺在网上碰头了。齐清诺和年晴住一间房,虽然不是什么知名大酒店,但是环境挺不错。

    此时此刻大家都应该在房间里,但是台湾的星级酒店居然没电脑,而这次三零六就齐清诺和刘思蔓柴丽甜带电脑了,所以此刻就齐清诺在线。

    女生们相机倒是带了不少,杨景行就得以看见三零六在景区的美丽身姿,还有齐清诺和台湾演奏家的合照,看起来台湾人挺热情的。

    齐清诺还主动和鲁林在九纯的群里热闹,甚至抱怨杨景行不肯带她回九纯,让杨景行被朋友们一顿咒骂,连杜玲也是得理不饶人。

    齐清诺也通知杨景行:“王蕊来了又回去了。”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王蕊就在群里叫起来:“召唤怪叔叔,召唤怪叔叔……”

    王蕊很急切:“再不出来,要错过了,比别后悔!”

    王蕊诱惑:“我和标准件一间房,她在洗白白哟。”

    齐清诺说:“你来我这!马上!”

    杨景行现身:“算了吧,她也是一片好心。”

    王蕊说:“就是,我对怪叔叔最好了。”

    王蕊说:“王妇女在我们房间,我和邵芳洁制服她了,怪叔叔你别上当。”

    ……

    混乱了一阵后也没混乱出结果,慢慢就消停下去了。齐清诺跟杨景行说还要让年晴和康有成解相思之苦,又最后问:“我们和何沛媛谁漂亮?”

    杨景行猜测:“你是年晴!”

    齐清诺或者年晴说:“你聪明,你老婆在旁边看着的!”

    杨景行说:“就算我女朋友很丑,就算她和奥黛丽赫本同时掉进水里,我先救的绝对是我女朋友。”

    对方说:“避重就轻……”

    聊天里还在纠缠不清,齐清诺给杨景行发来短信了:“别说了,康有要成吃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