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四百八十一章 新课题

    杨景行算是违规停车了吧,可是齐清诺上来后,任凭后面鸣笛四起,杨景行还是盯看了好一会才起步。

    齐清诺今天更好看,身上的白色衬衣和军绿长裤把设计师时尚和文艺兼顾的意图体现得非常好,头发显然经过专业之手打理过,不夸张但是细节讲究。

    齐清诺笑得也很漂亮,被点到即止敲到好处的睫毛膏和淡淡的唇彩辉映。

    杨景行欣赏了之后却不知好歹:“被多少人看过了才轮到我。”

    齐清诺安抚:“我只看到你。”

    杨景行龌龊:“让你看彻底。”

    齐清诺却已经在餐厅定位了,七点的。尽管杨景行很有信心在两个钟头内做很多事,但是齐清诺更想先去看一部的电影。

    为了不让堵车破坏享受美食的心情,现在就朝外滩方向进发,电影就去新世界看。不过一路上,杨景行也尝了几次唇彩的滋味,淡淡苹果香,但是杨景行认为没齐清诺本身的味道好闻。

    看完齐清诺比较有兴”

    齐清诺的笑容显得似乎也不想再等。

    杨景行想了一下,感叹:“也别老是骂男人下半身思考,这种时候,总有说我爱你的冲动……生物性。”

    齐清诺不介意:“别憋着。”

    杨景行盯看齐清诺的样子简直饥渴,说:“谢谢。”

    齐清诺笑出声:“不如下半身。”

    杨景行一点也没被高雅环境熏陶:“它感受到了。”

    ……

    急切地结账,杨景行一点都不想等待赠送的巧克力,但是齐清诺有经验地轻声提醰提醒巧克力有助于情绪。

    再次上车,齐清诺帮着指路。

    杨景行大脑思考:“晚上不回去了?”

    齐清诺笑:“要回。”

    杨景行建议:“吃巧克力。”

    齐清诺给杨景行喂了半块。

    杨景行又问:“要不要买点东西?”

    齐清诺犹豫了一下摇头:“不需要……”再讥笑:“你想多了。”

    杨景行奢望:“计划赶不上变化……你准备了?”

    齐清诺看着杨景行笑:“别激动,会失望。”

    杨景行叫:“我早喜出望外了。”

    堵车的时候,杨景行都不急着亲嘴了,就看齐清诺。

    齐清诺举重若轻地冰雪聪明:“积能量准备爆发啊?”

    杨景行拉齐清诺的手,两人都比较用劲。

    也不是第一次开房了,只有两个人的电梯直上三十二层,都表现得挺冷静,只是齐清诺早早拿出了房卡。不过到房间门前,刷卡的是杨景行,拉着齐清诺进房间,像是夺回一点主动权。

    等齐清诺打开房间里所有的灯,杨景行看了一下又自卑起来:“比一千多块的果然不一样。”

    齐清诺笑:“没跟你比。”走过去拿起小茶几上的红酒,说明:“自带的。”

    连开瓶器都是自带的,杨景行开酒,齐清诺准备杯子,还是习惯性地去洗一下,都不急不躁地。

    两人并不亲密地站在巨大的封闭式窗户前,倒上酒,窗外面是浦东繁华的夜景。

    齐清诺很熟练:“干杯,为了……今天,拥有的一切。”

    杨景行像是逐渐下半身了:“我感觉有你就够了。”

    齐清诺笑着喝酒,想起来:“音乐……”拿出手机:“电不多了。”

    杨景行的足够,就那么几首歌和曲子,让齐清诺自己选。

    齐清诺谦让:“听你有感觉的。”

    杨景行自私:“听你有感觉的。”

    齐清诺笑,看了看:“就这个……我关机。”

    《诺言》的吉他旋律响起,齐清诺并不倾心欣赏,提醒:“干了,女人不醉,男人没机会。”

    巧克力就红酒,两人很有格调地喝掉了两杯才放下杯子,杨景行抱住了齐清诺,很有意境地在恢弘的夜景前拥吻。

    文艺范的吻很快结束,那么长时间的酝酿让本性迅速暴露,几十秒的款款深情后就是好多分钟的*纠缠啃咬。

    杨景行越来越流氓,齐清诺还保持着理性,艰难用力地提醒:“洗澡……”

    杨景行急切地文艺:“我一秒钟也不想和你分开。”

    齐清诺还能笑:“……行。”犹豫了一下,放下窗帘,并提醒杨景行换拖鞋。

    洗簌间不小,细节设计贴心。杨景行尽量稳妥地帮齐清诺脱衣服,齐清诺却有点老鸟看菜鸟笑话的表情。

    齐清诺连内衣都有文艺范,很好看,肯定是新的。裤子的腰带是彩色布编的,为了好看的捆系不好解,杨景行就用亲吻来掩饰自己的不熟练。

    齐清诺干脆搂抱住杨景行,更增加难度,但是也暴露了她自己的体热、呼吸和心跳。

    好不容易看见了内裤,和胸衣是成套的乳白色,介于平角和三角之间,略小巧,紧绷绷的带着小碎花。

    感觉好不容易脱完外面的,得来个庆祝仪式,就是又一阵激吻。

    齐清诺的身体明显烫,不过杨景行也是好久才想起来关心:“冷不冷?”

    齐清诺不说什么,开始解杨景行的衬衣扣子,杨景行很配合。

    这种时候了,齐清诺还有心情说笑:“自古以来节约的胸部和月经成本,就是男人比女人强的资本。”

    杨景行显得还没急色攻心:“还有怀孕。”

    齐清诺威胁:“我到危险期了,你小心一点。”

    可能是因为两人还没完全坦诚相对过,所以在进行到这个程度前,又得好好热吻一阵,持续时间之长简直能证明他们有足够的信心一直这样下去,直到杨景行开始摸索齐清诺后背的胸衣扣子。

    “等一下!”齐清诺突然叫停,然后不由分说挣脱杨景行的怀抱,转身背对,迅速用一个并不太淑女的姿势扯开内裤,扯下护垫扔进垃圾桶,再回头,来不及目光接触地进入叫停之前的状态。

    杨景行一点没受影响,果断地脱下了齐清诺的胸衣,然后舒爽出声地感受了那种无隔阂的紧贴,这样拥吻显然感觉更好。

    也不知道文艺训练对人的品行修养是不是有帮助,那怕是这种极端情况下的行为,总之两人脱衣服都用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太有格调了。

    因为明显原因,齐清诺扯杨景行的内裤时又笑:“弹疼没?”

    抚摸安慰让杨景行舒服得打冷颤。

    本质是变不了的,洗什么澡嘛,就是找新鲜,在淋浴头下接吻抚摸,乐此不疲无所禁忌,除了齐清诺用扭身和温柔的眼神责怪阻止杨景行摸她股沟的企图。

    可以确定,虽然没用沐浴露什么的,但是那么长时间,光是水冲也把两人冲得干干净净了。因为好些些时候的奋不顾身,甚至都算是漱口了。

    空调温度比较低,出淋浴房之前杨景行还是把齐清诺擦干。齐清诺拉窗帘的决定是正确的,她一丝不挂地被赤条条的杨景行从洗漱室抱了出来,不太轻柔地放压在了床上。

    全新的全方位接触的感觉,何况床还比杨景行家的舒服。杨景行很有进取心,很快爬上床,很不怜香惜玉地几乎就要把齐清诺全部覆盖住。

    接吻之中,杨景行做了几次抬屁股的动作后,齐清诺又用动作和眼神叫停,看了有点茫然的男朋友一会,分不清是坚决还是犹豫地宣布:“……只这样,不进去……”

    杨景行点头,似乎没什么遗憾和不满。

    齐清诺又说:“其他都行,我配合你……后面不行!”

    杨景行笑了:“懂这么多?”

    齐清诺轻笑,献吻……

    两人的理论知识还是都挺丰富的,比如杨景行就教科书地轻吻齐清诺全身,从头发到额头到耳朵……

    不过齐清诺也不是什么都配合,就不准杨景行亲两腿之间,腹部沟可以,还咯咯笑起来,明显是痒痒。

    等杨景行亲吻齐清诺的背,这姑娘就不笑了,哼哼得全无章法又热情高涨,还会不自觉由衷:“好舒服……”先是比胸前草莓还敏感得多。

    杨景行大受鼓励,在齐清诺背上不知道忙了多久。

    看齐清诺的是万事俱备了,状态已经好得不能再好了,杨景行准备重复上一次的手指经验,但是齐清诺却躲开了,似笑非笑的样子像是害羞:“你趟下……”

    齐清诺也是聪明人,现学现卖,想亲吻杨景行全身,可杨景行没那么受用,耳朵不行,脖子不要,那可怜的小*甚至不舒服……

    齐清诺简直有点伤自尊地不高兴:“你就是想这个……”一把握住。

    杨景行连连点头。

    齐清诺的失望变成同情:“……悲哀!”

    数落贵数落,但是齐清诺还是尽责地,这一次甚至不是飞吻了,而是实实在在的亲吻,虽然就那么轻轻两几下,完全没用上舌头,但明显也是要相当大的勇气的。

    不过齐清诺没用手完成任务,在杨景行已经有相当状态的时候半停了下来,然后有点调皮地看着杨景行焦急的神情,大胆猜想:“夹在我腿中间行不行?”

    杨景行的表情立刻换了,哈巴狗一样点头。

    这也算是一个全新的课题了,激情之余,两人还拿出了研究精神,通过急不可耐地多次试验后,才终于初步掌握了勉强正确的方法。

    廉耻已经不要了,两人也完全没觉得这样的行为很可笑可悲,齐清诺喘吁吁地收缩着大腿肌肉问:“行不行?”

    杨景行哼:“舒服。”

    齐清诺关心:“比手呢?”

    杨景行动作不停地思考一下:“不一样……都舒服。”

    齐清诺颤声叫一下后紧接着呵斥:“你小心点……这么滑……”

    杨景行不要脸:“越滑越舒服……”

    齐清诺到底没实战经验:“不能这样射,怕万一……弄臧床单……”

    无奈,中途中断了一会,最后的解决方法是给齐清诺屁股下面垫上纸巾,这样就不会脏床单了。至于危险性,杨景行保证最后关头把握住方向和深度。

    新课题是比较浪费时间和精力的,不过两人都不觉得累和麻烦,都孜孜不倦。因为担心润滑剂干掉,齐清诺还允许杨景行稍微放肆一点,摩擦到她。事实上听声音看神态,齐清诺也比较受用。

    千辛万苦啊,不过值得,杨景行最后终于能用一个真男人的动作姿态来让自己的*短暂告一段落,声音都比以前大得多。

    不过更有成就感的是齐清诺,简直怀疑:“有那么舒服吗?”

    杨景行好不容易也同情:“……可惜你体会不到。”

    齐清诺严肃提醒:“我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