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四百八十五章 书面语

    把年晴送回家后,在齐清诺的支持下,杨景行决定还是就《诗心》去向詹华雨请教一下。

    看了看歌词后,詹华雨并不多么严肃:“还行……比《指尖流水》好。”

    杨景行笑:“要有那么好,我也不来问您了。”

    詹华雨呵呵:“有多好?那也是你叔叔拼凑的,诺诺当时着急,我又没时间……”

    杨景行不介意:“材料不一样。”

    詹华雨笑:“风格是有差异……我那个年纪更酸。”

    齐清诺点头同意,又帮忙问:“芬姨平时喜欢听什么唱什么歌?”

    詹华雨想了一下:“邓丽君,卡朋特……你们不用刻意参照。”

    到齐清诺的房间听杨景行弹唱了一遍了目前唯一候选旋律后,詹华雨宽容地笑:“还行,不难听……可能是不适合你唱。”

    杨景行高兴:“那就好。”

    詹华雨问:“歌手是什么意见?”

    杨景行说:“还算满意。”

    詹华雨说:“人最终要靠自己,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花太多心思。”

    杨景行点头。

    詹华雨又说:“童伊纯的父亲三个兄弟,她自己堂兄妹更多,也该明白这个道理。”

    杨景行新奇:“我不了解,说经纪人和助理是她堂姐。”

    齐清诺笑:“这话说给我听的。”

    詹华雨严肃一些:“你们都一样,父母能提供一定条件,不能给你们创造成绩和尊重。”

    因为詹华雨并不是多么重视,关于《诗心》的探讨就留给杨景行和齐清诺,她回书房忙自己的事去了。

    两个年轻人可能还没胆量在这情况下释放荷尔蒙,真的装模作样研究了一番艺术。

    齐清诺试验一阵后觉得就算不用民族唱法也能表现《诗心》的旋律特点,前提是音准得好,编曲得配合。

    九点过一些,齐清诺去向母亲申请:“我们去酒吧了。”

    詹华雨不说大道理:“脸上痘痘不多?不去了,早点休息。”

    齐清诺问杨景行:“你嫌弃吗?”

    杨景行犹豫了一下摇头:“不。”

    齐清诺嘿:“走。”

    快十点终于到酒吧了,都献唱两首,并以怕客人听腻的理由不唱自己的歌。辉煌的客人有不少音乐爱好者,今天两位讨要新开场曲吉他谱的年轻男女就很诚心。

    也是比较熟悉的面孔了,齐清诺开玩笑:“真喜欢?自己扒啊。”

    对方谦虚:“水平不够,一遍怎么扒得下来。”

    等齐清诺大方地从把刘才敬手中的谱子送出去后,对方就盛情邀请才子才女喝一杯,并且探讨了系统的古典音乐学习对流行乐创作有什么益处。

    齐清诺认为学校的学习并不是多么高深,浦音作曲系所用的教材在校外都有得卖,学校更大的作用应该是提供一个学习交流的平台,让大家的学习更有效率什么的。

    男青年很是赞同:“这点最重要,我刚开始工作的时候,那家公司的氛围就不太好,我刚毕业肯定没那么厉害,可是没人愿教,三天能写完的代码我ri夜加班花一个星期,旁边人都看热闹……”

    杨景行仰慕了:“程序员?”

    男青年摇头苦笑:“码农。”

    女青年对齐清诺介绍:“他做了个论坛,纯讨论音乐的,有四五千注册用户。”

    齐清诺对杨景行羡慕:“比浦音论坛大。”

    男青年谦虚:“肯定没你们那么专业,我本来是想做成个交流心得的地方,现在成买卖二手唱片的了。”

    女青年笑着补充:“还有下载盗版。”

    齐清八零后少林方丈址给我,我回去看看。”

    男青年很积极:“……我给你加版主,我一直想加个专业的讨论版块。”

    齐清诺谦虚:“不敢当专业版主。”

    女青年要求杨景行:“你也要去,两个专业版主,绝对有人气!”

    杨景行为难:“我是谱农,可能没时间。”

    男青年问:“那我能不能把这个谱子放上去?”

    杨景行开玩笑的样子:“音乐论坛要尊重版权。”

    齐清诺笑:“我同意了,我的。”

    女青年呵呵:“授权合同。”

    男青年对杨景行解释:“我是考虑到这个应该不会商业发行吧?不过肯定标明出处,作者。”

    杨景行笑:“这就是为什么谱农不愿意敞开交流,怕丢人。”

    齐清诺笑:“实话。”

    可能是因为程序员显得比音乐人高端,而这对软件公司的情侣对杨景行和齐清诺也没过分的吹捧和仰慕,所以四个人聊了的时间多过客套礼貌,到对彼此都有了一点了解。

    男青年叫王建贤,被他的行政部门女朋友左悦调笑,说一个码农如果不是有一个还算深入的音乐爱好,要找到女朋友多半是天方夜谭。

    两人的外形差距确实不小,王建贤其貌不扬,眼镜也土气,左悦却有宏星公司前台或者秘书们的气质。

    王建贤并不在意女朋友的玩笑,而是见缝插针地跟杨景行聊自己对全世界流行乐现状的了解和看法,确实也知道得不少。

    女人就不一样,左悦对文艺生活比较向往,对齐清诺的音乐生涯比较感兴趣,但是把握好了尺度,就没问齐清诺身为大卫的女儿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或者经历。

    王建贤对自己论坛还有点骄傲,因为基本上不会有用户表现得特别喜欢《自相矛盾》这样的歌:“……版主也不会加精。”

    齐清诺问:“《死去活来》呢?”

    王建贤简直惊恐:“更不行了,那也叫歌?”

    齐清诺哈哈笑起来,杨景行也笑。

    左悦陪着笑问:“怎么了?”

    齐清诺幸灾乐祸:“他写的。”

    王建贤是真震惊了:“……不会吧!?”

    杨景行笑:“所以说丢人。”

    左悦理解:“市场嘛……”

    虽然杨景行没被鄙视得不开心,可他和齐清诺都是红人了,不能光陪一两个客人,等到有更熟悉的客人邀请后,他们得去打招呼,也没再回王建贤那桌。

    十点过,杨景行先离开,齐清诺则决定陪父亲到关门。齐达维本来建议付飞蓉跟杨景行一块回家,反正今天也没多少客人,但付飞蓉要坚持到下班时间。

    十二点多,齐清诺给杨景行打来电话,说今天歇业比较早,已经回家洗漱完毕准备睡觉了。

    齐清诺还问起:“你看那个论坛没?”

    杨景行说:“没有,你看了?”

    齐清诺说:“正在瞄……有点讨论的氛围,感觉是走的高端小众路线。”

    杨景行笑:“那我还是不看了。”

    齐清诺说:“还真推荐辉煌了,可惜没人关注……置顶半年了,二十个回帖。”

    ……

    星期四,杨景行在办公室搞了一天艺术,上午编曲做伴奏,下午和李英一起录小样。虽然童伊纯并不是依赖小样的歌手,但是《诗心》这首歌的音准确实很重要。

    唱小样的嘛,就是靠音准为生,李英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搞定,然后感叹一番对歌曲的喜爱,再然后也认命地和杨景行聊一聊其他话题。

    杨景行对李英的事业更感兴趣,尤其喜欢“草根公益”的概念。

    李英认真地说自己的感受:“……当然不全是,不尽人意的地方也多,有些贫困地区,请我们吃一顿饭也有几千的,但是不能因为这些就不做了……可能我是真的上瘾了。”

    杨景行问:“只能以物质的形式吗?”

    李英说:“这么多年,我就感觉得慈善和公益,物质形式是最简单的,可是我都觉得很难,别说其他办法了。叫我去偏远地区支教,那种生活一过好多年,我也做不到。真的,人没自己想象得伟大,只要你亲身经历过。我知道,你可能觉得物质的形式改变不了什么,结果也不尽人意……”

    杨景行解释:“不是,我没物质……”

    李英气愤:“一个山区儿童,午餐也就几块钱的标准,你们一顿饭够他们一个学校的学生吃一个月,不夸张吧?当然,我知道这种思路有问题,但是我不是那么宏观的人……女人嘛。”

    杨景行笑:“我挺佩服你的。”

    李英笑:“你别误会,我没拉你入伙的意思,这种事不发自内心去做就会失去意义。比如一个学校只有八十个孩子,有些老师校长为了多拿点钱,就说有一百个,你得承受住这种yin暗面。”

    杨景行问:“没有正规的组织吗?”

    “有啊。”李英点头,但是又叹气:“我们一群人小打小闹,不和组织挂钩。”

    杨景行笑笑:“你那个合唱团怎么样了?”李英带了一个残疾儿童合唱团,原来准备去去香港演出的。

    李英低头无语一阵,然后抬头烦躁:“地方zhèng fu不批准,没去成。”

    杨景行问:“为什么?”

    李英有些无奈叹息:“校长和zhèng fu关系不好,到上级单位闹过……那个校长是个好人,也是个一根筋。”

    杨景行笑笑。

    李英热情:“你这边可以上网吧,有孩子们的照片。”

    上网通过照片看看一个山区特殊学校的几十个大大小小的孩子组成的合唱团,李英的介绍中包含着关爱:“……先天聋哑,但是每次她看同学唱歌都特别高兴,她真的能感受到……可能盲人真的更有音乐天赋,这个孩子唱得特别特别好……这是手语,知道是什么意思吗?开心!”

    杨景行问:“你教了他们多长时间?”

    李英摇头:“去过四次,差不多每次个把星期……二十多个小时火车,再三个小时汽车,其实那儿有钱人也不少……这个漂亮吧,我们一起的,她原来是浦华妇联的,老公赚钱,就辞职了,去好多地方都带着自己孩子。”

    杨景行又问:“为什么?”

    李英不太肯定地说:“可能还是有用,孩子很懂事。”

    杨景行笑问:“公司有同伴吗?”

    李英为难地笑:“这个不方便说……常老师,甘经理和他秘书……黄老师认识吧?打击乐的……”

    杨景行点头:“知道。”

    李英说:“段姐做得比我们专业得多,我也是受她影响……但是她们都讳莫如深,你理解的?”

    杨景行笑:“理解。”

    李英点头:“这种事拿来比就没意思了。”

    杨景行问:“你现在还去看他们吗?”

    李英说:“肯定还会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真的没拉你入伙的意思!”

    杨景行点头:“是我自己问的。”

    杨景行也没入伙,快到下班时间就把李英送走了,然后去接齐清诺。需要浪漫的晚餐没节省,晚餐后的荷尔蒙也没压抑。

    和前次的五星级酒店比起来,租住的房子实在是难看,但是情侣的情绪都没被影响,过程和结局也跟上次差不多,齐清诺没变大胆,杨景行也不敢更放肆。

    稍微平息了后,两人赤条条地拥抱温存,齐清诺还是要总结:“没上次多?”

    杨景行担心:“我技术退步了。”

    齐清诺审视杨景行,问:“你笑什么?”

    杨景行实话实说:“这么书面化的语言。”

    齐清诺似乎不高兴:“书面化?知道是什么是书面化?为了庆祝抗ri战争五十二周年胜利,八月十六ri,在友好热烈的氛围里,杨景行和齐清诺于家中大床上进行抗ri切磋……”

    杨景行点头:“你抗ri成功了。”

    齐清八零后少林方丈找一篇脏话连篇的东西来看看。齐清诺当然知道杨景行的意图,但是没反对。

    电脑放床上,齐清诺根据标题选chéng rén,好不容易看到一篇似乎轻口味的,点进去扫了一眼马上关掉了:“我不喜欢这类型的,变态!”

    杨景行轻车熟路了:“选都市类型,女生类型……”

    女生类型的好像更变态了,高品味的齐清诺很是失望:“所以我不喜欢看这种,不如自己幻想。”

    杨景行问:“你怎么幻想的?”

    齐清八零后少林方丈站在线看。”

    齐清诺又摇头:“不想看。”

    最终,退而求其次地看了一个短篇,但齐清诺依旧没积极xing,甚至蔑视:“男人要真是这样,女人怎么可能有感觉!?”

    杨景行得意:“我就没读死书。”

    齐清诺瞧杨景行一眼,笑一笑,应该是大方表扬,也似些许害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