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五百三十九章 证据

    稍微热闹了一阵后,魏郡宇叫停,开始给大家说问题。虽然刚刚这一遍的问题实在太多太明显,根本无需指挥点明,但是大家还是耐心听着。

    也不可能投机取巧,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就是练,从拨弦开始,魏郡宇再次强调:“不要赶拍子,这么基础的东西,看我就行……”

    杨景行站了起来,示意喻昕婷坐到钢琴前去,他自己去旁边坐着图轻松了。这下好多人似乎明白了,喻昕婷就是一陪练。

    不过魏郡宇对待陪练也够温柔:“好了吗?”

    喻昕婷点点头。

    魏郡宇鼓励:“开始吧。”

    浦音的学生都不是滥竽充数的,喻昕婷才把前十几个小节弹了四遍,拨弦的表现就在指挥和首席乐手的合力调教下有了很大的改观。

    魏郡宇进入艺术状态后的样子挺专业,满脸感情地握着拳手对几十号人苦口婆心:“……新生命的标志,伟大又惊奇,充满无限可能……”

    喻昕婷又悄悄对杨景行笑,杨景行则提醒魏郡宇到休息时间了。

    一些人去喝水上厕所什么的,一部分人则相应指挥号召来看他的总谱。一份总谱不够那么多人围观,于是另一部分人直接来和作曲交流。

    大家都是同学,彼此之间也都算熟悉了,而且杨景行也说过欢迎宝贵意见,所以就有几个人大方地表明从之前那一遍一塌糊涂的演奏就能听出来这首协奏曲还是挺不错的,起码是真正的严肃音乐,好听也不轻浮什么的。

    有女生坦言之前还担心杨景行把交响乐团变成什么古怪样,让大家不务正业,现在看来是多余担心了。

    杨景行端正了自己身为同学甚至是师弟的态度,倒是让不少人开始给他信心了。

    十分周的休息后继续按部就班开练,还是喻昕婷弹,杨景行继续旁观,任凭魏郡宇说得口干舌燥到难以表达内心丰富情感想法的时候都不帮忙。

    杨景行还真会当好人,到五点了就提醒指挥下班,魏郡宇不太舍得:“试一遍第一乐章吧?”不然刚刚这么多声部和段落练习白费了。

    杨景行摇头:“明天吧。”

    魏郡宇就对大家说:“今天就到这里……谢谢大家,看得出来都比较认真……明天见,希望大家保持好状态。”

    杨景行也感谢:“辛苦了。”

    一些乐手也说指挥辛苦作曲辛苦什么的,魏郡宇似乎对这氛围比较欣慰。

    杨景行去感谢管理老师,回头就发现喻昕婷和王宇晨几人跟指挥聊得开心,低音提琴手傅舒鹏完美融合其中,他的乐器在那边靠椅子放着岌岌可危。

    杨景行也跟指挥告别:“我先走了。”

    王宇晨连忙问:“你晚上在不在四零二?我们准备去找你,拷总谱。”

    杨景行说:“我可能不在,你们找指挥。”

    喻昕婷有事:“孔晨荷说她想来看。”

    杨景行点头:“欢迎啊……”

    杨同学得寸进尺:“还有甜甜……”

    杨景行问魏郡宇:“没影响吧……都欢迎。”

    出了排演厅,杨景行大步流星,一路到停车场还是打了几个招呼。

    几十个小时没见了,杨景行在民族乐团的停车场等到齐清诺后眼睛都直了好一会。

    幸亏年晴也在,问这两位:“什么意思?”

    齐清诺把视线从男朋友眼睛里拉出来,求朋友:“练练吧。”

    杨景行也怂恿:“玩打击乐的小脑都发达,没问题。”

    年晴威胁:“撞了我不赔。”

    中午打电话就说过,齐清诺想让年晴开自己的车回家,她好和杨景行约会。不过呢,年晴的驾照虽然是和齐清诺一起拿的,但是到手后基本再没摸过方向盘,所以年晴咒骂齐清诺有异性没人性,置闺蜜的安慰不顾。

    年晴接过了车钥匙,杨景行却对齐清诺说:“你陪练,我跟着。”

    齐清诺点头。

    年晴倒是舍己为人:“行了,别假惺惺,别嫌我慢!”

    杨景行高兴:“越慢越好。”

    乐团的人来也打打招呼,表扬杨景行:“齐团长开新车了还接呀。”

    杨景行嘿:“您好……”

    年晴上车关门,插安全带,启动,起步,挺稳当的。杨景行和齐清诺互相看看,都松一口气的样子,连忙也上车。

    跟上年晴,杨景行再看看看自己的女朋友,嘿嘿一笑。

    齐清诺的的表情明亮得多:“笑什么?”

    杨景行说:“小别胜新婚,我在想新婚是不是就是这种感觉。”

    齐清诺一笑,似乎把一部分明媚换成了矜持,说:“生理方面多一点吧。”

    杨景行连忙展示:“你看你看,还没,快看啊,趁我还没想到那方面……晚了,起来了,都怪你提起的。”

    齐清诺咯咯乐,换话题:“下午怎么样?”

    杨景行点头:“还行。明天要不要去参观指导?柴丽甜可能也去。”

    齐清诺说:“想去的多了……邀请你闺蜜吧,别太集中。”

    杨景行怀疑:“只请王蕊,会不会破坏三零六团结?”

    齐清诺看男朋友,笑问:“我是不是人心所背了?”

    杨景行嘿:“我才是。”

    齐清诺想了想:“晚上到群里说一下。”

    杨景行更关心的是:“明天我接你吃早餐?”

    齐清诺回避:“喻昕婷还代家教?”

    杨景行摇头:“正在找候补,她很当回事。”

    齐清诺笑:“你应该理解,老师对学生的感情。”

    杨景行想起来,邀请齐清诺和他一起去参加胡以晴的婚礼,可是算算时间,齐清诺可能真没空,但是她支持杨景行对老师的感恩。

    相比起来,杨景行和杜林的见面似乎比齐清诺和领导开会更有话题价值。

    齐清诺问:“没说起我爸?”

    杨景行点头:“用她的话说就是不说别人都说的话,也没说我女朋友漂亮,也不说我怎么样……”

    齐清诺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技巧。”

    杨景行说:“明天的技巧比较重要。”

    齐清诺皱眉,视线是要重新审视男朋友:“你现在是不是满脑袋这个?”

    杨景行辩解:“我是说我,不是说你,我的生存技巧就是让你开心……”

    齐清诺摇头:“不需要,你靠自己就能行。”

    杨景行摇头:“不行。杜林说人的原动力是功利心,我觉得我的功利心就是你开心。”

    齐清诺皱眉看着杨景行,然后又舒展开了,稍微笑笑:“真有点信你的话。”

    杨景行还不知足:“才有点信?”

    齐清诺笑得欢一些:“我算主证人,喻昕婷、何沛媛……这些是辅证。”

    杨景行有点惶恐:“有你就够了。”

    齐清诺还是笑:“怎么办?比较矛盾。”

    杨景行不明白:“怎么矛盾?”

    齐清诺说:“女人总希望找尽可能多的证据证明男人的真心。”

    杨景行一脸严肃:“俩回事,不需要其他证据,你就是铁证。”

    齐清诺咯咯乐:“对哦,不同案件了。”

    杨景行看着女朋友。

    齐清诺解释:“陪年晴看了一下午电视剧……”

    年晴开车还真成问题,不过很小心。幸好杨景行就跟在后面,承担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

    平时半个多小时的路程今天走了差不多个把小时,齐清诺提前给康有成打电话,叫他不要催年晴。

    年晴的母亲就快五十岁了,按照她父母单位的惯例,女职工五十岁以上就可以选择回家养老了,少拿点钱也没什么。

    年晴的想法是自己家出首付买一套稍微好点的房子,康有成家出装修的钱,房贷两个人一起还。

    杨景行有点惊讶:“真准备结婚?”

    齐清诺不乐观:“我估计康有成不想这么早。”

    杨景行思索了好一会:“如果是我,可能也想先有点事业。”

    齐清诺笑:“年晴想法不一样,她不想过她父母那种日子,只有工作没有生活……她说她以后一定要把全部精力时间都给孩子。”

    杨景行真讶异了:“好姑娘……好女人。”

    齐清诺哈哈笑:“某些方面是比我成熟。”

    安静了一会,齐清诺问:“想什么?”

    杨景行看看女朋友,嘿嘿笑。

    齐清诺扭头不理,过了一会有点矫情地说:“我还没享受够爱情呢。”

    杨景行也说:“怎么办?很矛盾。”

    齐清诺讥笑:“先努力毕业吧,师弟。”

    终于看见了等在路边的康有成,年晴停车就下车活动腿脚,换男朋友上。开到餐厅的短短两公里路程,也让康有成坚定了买辆好点的车的决心。

    今年齐清诺请客,但是不铺张浪费了,家常一点。

    齐清诺邀请康有成明天下午去浦音玩:“……好多人想见你呢,都是美女。”

    康有成摇头:“明天加班。”

    年晴没本说什么,康有成看看女朋友,却有些气:“你问杨景行,领导叫加班敢不敢不到?”

    年晴冷哼了一下。

    康有成很是不快,但也不敢怎么样。

    杨景行就站在了男人这边数落年晴:“女人要理解男人,奋斗事业也是为了共同的生活,加班多正常的事……”

    齐清诺不乐意了:“阴阳怪气说谁呢?”

    杨景行继续说年晴:“刚参加工作,当然要好好表现,尽早受到重视找到机会施展才华,其实是节约了时间……”

    年晴抬眼:“闭上你的臭嘴。”

    杨景行闭嘴,忍了一会对康有成气愤:“我鄙视你,你看我女朋友对你多客气。”

    齐清诺威胁康有成:“再让晴儿不高兴,有多远滚多远!”

    杨景行又怪女朋友了:“给个面子行不行?”

    齐清诺找年晴击掌……

    一顿饭还是吃得比较开心,因为康有成在世界五百强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也不算丢人,虽然做的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但是领导挺满意。感觉大家都还不错,都算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吃完饭,四个人去酒吧放松一下。康有成又被逼唱歌,唱完还说如果他工作的部门小组什么时候有聚会,他就提议来辉煌,被年晴打击这不是ktv。

    聊天的时候,杨景行收到袁皓楠的短信:你说不去酒吧?骗子!

    杨景行回复:计划赶不上变化。

    被年晴刻意提醒甚至激将后,齐清诺看了看杨景行的短信,笑:“问她内鬼是谁?号码存着呀。”

    还好袁皓楠再没回音。

    客人们也和杨景行聊聊天,不过多是在八卦心理的驱动下,而不是仰慕才华什么的。

    说起来,辉煌的老主顾陈姐也好些时间不见了。杨景行就给陈姐打了个电话,说从老板到客人都挺想她的。

    陈姐好像有些感动,半个多小时后就现身辉煌了,还真是受到了特别欢迎,被齐清诺邀请同桌,聊了好一阵。

    陈姐回忆起视频事件还心有余悸,不过兴奋更多,说得比较多后,陈姐还透漏:“有人出钱买视频,我没搭理,我们也不是差那几万块钱的人。”

    杨景行咂舌:“几万?我再录一遍,我去卖。”

    陈姐乐呵,又感叹算是见识了娱乐圈的冰山一角,真是行行有讲究。

    聊得开心,不过杨景行几人十点过就得解散,陈姐表示了理解。齐清诺送年晴和康有成回家,杨景行被抛弃了。

    回家的路上,王蕊给杨景行打来电话:“阿怪……明天去学校看你。”

    杨景行问:“诺诺说了?”

    王蕊嗯:“有几个没在耶,我帮你打电话?”

    杨景行说:“别,我还要请吃饭呢。”

    “真的!?”王蕊精神了:“我赶快打。”

    杨景行说:“别人都有约会……”

    王蕊伤心了:“是呀是呀,就我没有,哪像你们,一个一个都秀恩爱好甜蜜。”

    杨景行笑:“明天好好看,看上谁了我牵线。”

    王如又气愤:“我还要你牵线……”

    到家时,杨景行接到何沛媛的短信:明天有点事,不去学校了,跟你说一下。

    杨景行回复:没关系。

    过了一会,何沛媛发来:新作肯定很精彩,其实想早点听到。

    杨景行说:目前还不精彩,努力吧。

    何沛媛说:加油。

    杨景行给齐清诺打电话报平安,催她早点休息,明天要早起

    齐清诺说自己在群里号召了姐妹们明天下午去学校看帅哥,大家互相通知了一下,都有兴趣,只是何沛媛和郭菱实在有事,不过也专门请假了。

    杨景行期待的是明天上午。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