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一三九七章 春泥

    下午五点过是峨洋的年轻人们平日里最蠢蠢欲动的时候,不过今天很安静,总部加分部只有不到十个人还在岗。不光人没了,连大部分工位都收拾得空空荡荡,有爱干净的还罩上了防尘布。

    庞惜还在,走到老板门口一站又指了下方向。正边看电脑边打电话的杨景行点头表示明白,可嘴上还是腻歪:“那就在外面吃,你请回客。”

    电话那头的何沛媛纯粹是找茬:“我的钱我妈更舍不得。”

    杨景行嘿嘿:“那估计我的钱也舍不得。”

    何沛媛肯定是背过气去了,缓过来后才开始嚷嚷:“你搞清楚,首先,你的钱跟我妈没关系,不存在舍得不舍得。而且,你这个穷光蛋根本没钱!”

    杨景行很重视:“这么一说两方面都还很欠缺呀,消息媛媛警醒,我加油。”

    “鬼才警醒你,继续做你的白日梦……”

    杨景行还哈哈:“已经醒了,先从简单的开始,他们人来了,不说了,发短信。”

    “来了?”何沛媛真是欢呼:“让那些人好好看看四零二有多寒酸……”

    许兰欣昨天来踩过点,庞惜不用去外面迎客了。马上过大年了地库也稍有空闲,那边说只来了六辆车,也就不用搞什么规划。

    据许兰欣说张彦豪给各部门的说法是有时间就到杨主任那坐坐,老板当然知道经理们这几天有多抽不开身,每个部门都有那么多的社会关系要维系是跑不完的局喝不完的酒,杨经理自家人不需要太客气。可经理们好像都不怎么把杨景行当自家人的,线报是除了莫宗寅和还没正式走马上任的汪越春之外都来了,莫宗寅上午就已经给杨景行打电话很客气地解释过一番。

    车队打头的是黄伟亮,副驾驶坐着许兰欣,后座还有胡雁和杜林,几个人聊得眉开眼笑,黄经理忘我到等终于看见有人接后只能急踩刹车把紧随其后的明德至吓了一跳,黄伟亮还朝车外哈:“庞总亲自来。”

    庞惜依然是部门助手的姿态:“亮哥辛苦了。”

    “我今天可是带着任务来的。”黄伟亮还是怕堵着后面:“等会打个商量。”

    明德至等不及地抱怨:“哎,我小姨子就住银港城,一站路,从你门前过一年没十回有八回。”

    黄伟亮马上大喊:“老明最喜欢往小姨子家跑……”

    杨景行边呵边往前迎接,让明德至跟着黄伟亮过去转弯还有车位,第三那辆车是常一鸣载着甘凯呈不用多客气,然后周沈建和孙云宏都就近停车。张彦豪的大高个越野车怎么落到最后了,副驾驶的凌薇也挺灿烂:“给杨经理拜早年了。”

    杨景行可不敢当:“谢谢领导关心,欢迎指导工作。”

    “好像来过,应该是非典那会。”张彦豪也懒得仔细回想:“你们先下,我倒后面有个位子。”

    后门也打开了有人下来,高跟鞋小脚裤,腿都露出大半了人还躲躲藏藏想搞突然袭击:“嘿呀!”

    杨景行也惊喜:“这么有空。”

    “闲得无聊!”程瑶瑶还是先关车门:“老板接的我。”

    杨景行感激:“太给面子了。”

    “跟谁客气呢……”

    前面的人集合了也没空等老板,高管们可都听说了峨洋的青年才俊很不少,庞惜于情于理应该帮宏星几位还没着落的老同事老朋友解决一下头等大事,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嘛。

    程瑶瑶也凑热:“惜姐我要求不高,温柔体贴的男孩子就好。”

    黄伟亮寻思:“温不温柔,我们庞总要先试一试才知道呀。”

    简直是一群猥琐龌龊,张彦豪还是提醒一下:“峨洋都是大学生年轻人,我们这些没读多少书的也要做做样子。”

    明德至点头:“杨经理带的人应该都是有素质有修养的。”

    张彦豪简直训斥:“屁话,你们没素质是我带的吗?我都被你们带坏的!”

    大家哈哈,杨老板却要追责:“这个主要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公司有个同事加盟了个便利店就在旁边,我本来觉得他心思不在工作上,可老板今天这么一来,我还得想办法怎么鼓励他好好干。”

    大伙呵呵,甘凯呈提醒:“要学到点子上,关键是多带几个美女去。”

    “我没什么能学的。”张彦豪鞭策:“要学就学师父,开公司搞事业太俗了,也搞点风花雪月……”

    同事们又不厌其烦地推崇起甘凯呈的高情迈俗,大才子在杨景行这个年纪是让女孩子为他打架而名震乐坛的。四零二刚拜师那会本来也是被前辈们看好的,可后来的表现不得不说让人失望,真是差远了。

    十几个人嘻嘻哈哈着没嫌弃地挤进一部电梯,还好没报警,几个多少发福的男人衷心感谢爱美的女士们,杜林可就不高兴了,挑明了等这些老男人去平京她一定要报仇。

    到八楼出电梯,中年人们还是先“素质”起来,庞惜也开始简单介绍,条件有限,公司左右两边办公,这边是技术部。同事们都给面子,纷纷称赞很不错,还挺有兴趣地想先进技术部参观参观。

    留守特区分部的三名同事并没被涌进的一群人吓到,王成川主动起身灿烂:“欢迎。”

    杨景行给老板同事介绍合伙人,王成川虽然是搞技术的但也算熟练社交,杨景行叫老板的他也问老板好,杨景行叫师父他更相信全峨洋是无人不识,对林姐也是久仰,不过还是被程小姐惊了一下。

    程瑶瑶还记得:“上次那个,叫什么我突然想不起来了……”

    刘轩嘛,他不知道偶像今天会来跑去会场偷闲了,杨景行怕高手怪自己,叫王成川给打个电话叫回来别错失良机了。程瑶瑶很维护粉丝,干嘛叫别人跑来跑去的?自己也要去酒店的呀,难道杨景行想不供饭吗?

    周沈建好像懂网络,指着机柜问那就是服务器?王成川就认真专业说明网站和播放器的服务器在电信机房里,这个机柜里是开发工作站、测试服务器和公司内部服务器等等。中年人们真像是视察一样,耐心听介绍还带赞叹。

    看完了小分部转身走进大一点的总部,宏星高管们更要抓紧发挥,能从一片寒酸中找到各种牵强优点,甚至能看得出来公司氛围优势。十几个人在只能挤八个人的会议桌周围毫无规矩地落座后,中年人们简直都能感受到年轻人的朝气蓬勃了。

    其实庞惜本来挺重视老东家的这一次视察,她最初还做了个方案计划动员全公司怎么样气势鼓舞地欢迎视察团,想邀请甘凯呈给年轻人们来个演讲,还要在写字间里开辟出一块地方来供客人喝茶闲聊的。杨景行却是真的把宏星当自家人了,什么形式都不想搞直接全免了,他甚至连晚饭都不给特别安排,要让宏星这些向来锦衣玉食身家最少都有几千万的高管们跟峨洋那群还六七个人合租两室一厅的年轻人享受一样的经济实惠。

    茶水还是要有的,庞惜在饮水机那用一次性茶杯一杯一杯地接,连个托盘都没有得来回跑,还好两名留守员工主动去帮忙了,许兰欣和凌薇也伸出援手。

    “好茶。”周沈建火眼金睛,还帮杨景行招呼:“瑶瑶来喝茶呀。”

    程瑶瑶挺留恋窗边风景,再转身观察:“这里肯定是女生座位。”

    杨景行点头陪笑。

    孙云宏问:“一共多少人?”

    感觉这些已经事业有成的中年人还是挺支持年轻人创业的,没有嘲笑讽刺,大家都挺当回事地边了解边看好,边关心边鼓励。

    胡雁提了一些财务方面的建议,财务工作一定要有前瞻性,还有避税什么的也要早点考虑。周沈建比较注重管理,还直言因为业务差异峨洋可能从宏星得不到太多的经验。孙云宏当然是专注于业务,还忠言逆耳互联网如今可不太景气呀,看峨洋这规模一年的开销至少也得千八百万的,肯定有点压力的,开源节流要做好。张彦豪了解到峨洋没什么其他得力进项后就拜托各位了,影视方面林姐要多照顾,成路乐队那一块宏星各位也要多用心。

    这个寒酸的茶话会简直真诚而融洽了,对宏星这群人而言好难得,大家没有取笑杨主任如何如何,而是从创业的角度分析杨经理什么双商都高性格也好还脚踏实地如何如何,评价得一本正经看不出来假。杨景行也认真听取前辈的经验更感谢大家的帮助,他说宏星给了自己很多,也从宏星学会很多,他也对宏星的未来充满了信心,自己当然也要继续伴随宏星发展壮大下去。

    座谈了半个多钟头后还是张彦豪留意到那几个年轻人也走了,具体什么时间安排呀?那赶快出发。

    还有更寒酸的,饭店那边不方便停车的,好消息是步行也就十来分钟,只是瑶瑶不太方便,还得开车送一下。

    程瑶瑶很自信:“没事,我跟他在外滩走了一晚上都没人发现,看到也没关系。”

    那就一起走一走,这样的机会也稀罕,不过瑶瑶还是得去车里拿一下大衣。晚了,隔壁食商贸公司由四十多岁的老总带头有十来号人守在外头的,个别平日就峨洋女生的业务员跳着脚从人堆里发现了还没来得及乔装的程瑶瑶,立刻就叫了起来。

    发现程瑶瑶有意表现亲和力,警戒的黄伟亮和杨景行就闪开了一些让小天后甜美挥手。杨景行跟邻居老总继续点头之交,不过对方注意力完全在明星身上。

    进电梯,同事们又关心了一下周边环境,再次鼓励杨景行好好干,明年就搬去跟宏星一块上下班,肯定还能促成良缘亲上加亲呢。张彦豪终于亲口证实宏星现在那一整层写字楼是公司东拼西凑了八千六百万买下来的,如果出租的话一年是五百万上下,毕竟也是个甲级。大家纷纷算账,租金加上物业水电空调一年也就千八百万嘛。

    杨总只能苦笑。

    “你陪瑶瑶下去。”张彦豪把车钥匙递给杨景行:“庞惜带我们认认路。”

    杨景行不敢不接,还点头。

    甘凯呈冲常一鸣示意:“给他,顺手。”

    常一鸣麻利地也掏出钥匙串:“后座,甘经理的生命之水。”

    杨景行还好奇呢:“怎么知道我没准备……那安排几个代驾?周经理还养胃没?”

    周沈建好说话:“今天放你一马,你办你的事,我们自助了。”

    似乎商量好了,明德至也表态今天是来捧场的,胡雁还叮嘱庞惜也无需费心,她是最清楚这时候的人多事杂的。孙云宏没那么好说话,杨总庞总今天可以不喝但是这顿酒得记账上。

    到一楼了大家先出去,外面也有人急着进电梯,可能是怕杨景行以后挨揍,黄伟亮犹豫了一下也没拦住这两个男人。

    “还下!”年纪大点有三十好几的男人气愤着先按了十三楼再连戳关门键。

    年轻些的男人就看程瑶瑶,人穿戴整齐视线也算有礼貌,看个两三秒钟就会中断游移一下。

    程瑶瑶完全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还有谁?”

    杨景行似乎是进入了保镖姿态:“没别人了。”

    前两秒还一脸怨气的三十几岁男人这会已经灿烂了,边看明星边摆正了自己什么总监的胸卡,要商务洽谈的架势。

    程瑶瑶朝保镖贴近些再抱怨:“干嘛这么低调?”

    杨景行只能干笑,门开了后他还是先观望一眼:“走。”

    程瑶瑶也职业性地埋头紧跟保镖,出去发现很安全后就放松姿态:“做人可以低调,做事赚钱要高调。”

    杨景行无奈:“高调不起来。”

    “别人开个影楼都想请我剪彩。”程瑶瑶还是小声点:“孙经理知道我不会接就一口价一百八,差点谈成了。”

    杨景行心系宏星:“孙经理没自我检讨一下?没跟上你的脚步,是我就报五百八。”

    程瑶瑶却气愤:“让你做我不混了,传出去别人说我把自己当什么了!”

    杨景行就换个话题:“楚晓彤呢?”

    “准备过年。”程瑶瑶烦恼:“我想尽办法空出来几天本来想陪我爸妈出国玩几天,都不想去不肯去,过年就要在家里,还是老思想。”

    杨景行也不开明:“年就该在家过。”

    程瑶瑶是觉得:“整天待家里也挺无聊的……”

    甘凯呈真是大方,常一鸣车后座上是中外红白摆成排了,杨景行聪明地把那瓶十八年白州留下了,不然等会要被人嫌弃饭菜不配。

    程瑶瑶又感叹起自己以前是很不懂酒有什么好喝的,段丽颖的豪饮曾经让她又惊又怕地以为想到那个位置就必须那样喝,时光荏苒呀,现在自己睡前也会经常性地小酌一杯了,配上红酒面膜听听轻音乐。杨景行对酒好像没什么兴趣和观点,提醒小天后小心车。

    程瑶瑶也客气伸手:“帮你提一个。”

    杨景行摇头:“不用装得那么像。”

    “装什么?”

    “路人甲乙丙丁。”

    程瑶瑶笑得挺响亮:“再裹一个大妈头巾……不是装,钢琴家的手不是很金贵吗,除了弹琴什么都不能做?”

    杨景行摇头:“没那么夸张,不过有人喜欢形式讲究。”

    程瑶瑶问制作人知不知道秦蒙礼代言了著名德国牌,世界著名青年钢琴家跟几位超模一起拍的广告大片在国内投放也挺广,水准的确世界顶级了,而且据孙云宏估算代言费至少是两百万欧元起,程瑶瑶是想鼓励也号称钢琴家的制作人:“我觉得你也可以呀,你比他帅多了。”

    杨景行都好笑:“比你漂亮的也不少,都可以当程瑶瑶?”

    毕竟女人嘛,程瑶瑶脸色不太好看了:“喜欢谁,帮你跟老板说。”

    国内正儿八经的女歌手好像还真没有在相貌上被普遍认为显著超越程瑶瑶的,杨景行一时间想不起来:“快点穿衣服。”

    还得一姐自己开车门拿衣服,程瑶瑶开始感觉到:“好冷呀,开下空调。”

    杨景行真无语:“不发动没空调,穿上就不冷。”

    程瑶瑶爬上车了抱怨警告:“看一下,被拍了什么都编得出来。”

    杨景行明显敷衍:“看了,没人。”还是帮忙把车门推关上。

    程瑶瑶在车里捣鼓了得有四五分钟,下车也就是多套了件大衣外加帽子墨镜,她着重调整帽子角度:“好不好看?”

    杨景行点头:“像刚出道的时候。”

    程瑶瑶没当好话听:“故意的是?!”

    “好看,走别让老板等……”

    赶出地库一看,根本不见张彦豪他们的人影。程瑶瑶气不打一处来,制作人害自得己差点崴脚了:“你还用得着讨好他们吗?”

    杨景行严肃:“一姐不要乱讲话。”

    “一姐……”程瑶瑶冷哼:“哎,你公司让我入个股。”

    杨景行摇头:“朋友之间不能做生意。”

    “朋友才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程瑶瑶鼓励:“我信得过你。”

    杨景行惭愧:“那我更不敢拿你的钱冒险。”

    圈子里其实也有成功案例,程瑶瑶也很想体验一下那种感觉,赚不赚钱不是最重要的,自己父母只会买房买铺真的挺没意思,而且今天也算考察了峨洋,感觉还是挺不错的。

    杨景行摆困难讲道理,创业真是太多的艰辛和未知,钱虽事小,万一搞得连朋友都做不成了才是大亏。

    散步着走到目的地也没多花几分钟,程瑶瑶算是沉得住气了,站在自行车乱放塑料凳子瞎摆简陋灯箱广告横七竖八的街边看着那几乎就是一个餐馆的所谓饭店,小天后还能强颜惊喜:“好怀旧的感觉。”

    一楼的小门脸只是前台,虽然没什么喜庆布置但也显眼地说明了因包场暂停营业,闲散的门迎听说来人是参加年会的就欢迎光临楼上请,并不需要什么证明。

    楼梯上就听见热闹了,程瑶瑶猜想:“女朋友帮忙打理这边?”

    杨景行摇头:“都是同事自娱自乐,公司穷你别嫌弃。”

    程瑶瑶摘下墨镜:“我敢得罪如歌吗?今天就来拜码头。”

    杨景行透漏:“我们更不敢得罪艺人。”

    “是吗?”程瑶瑶不太信:“那你送我回去,不想麻烦老板了。”

    杨景行犯难:“今天不到半夜脱不开身,我求一下胡经理。”

    “算了!”程瑶瑶的一姐气焰冒头,不过马上又想到有意思的话题:“如果结婚,你签不签婚前协议?”

    杨景行有点茫然:“没想过……普通人没这些烦恼。”

    程瑶瑶分享楚晓彤跟听到的新八卦,去年国庆风光大婚嫁入富裕家庭准备享清福的著名女演员当时差点跟经纪人闹翻……

    楼上还是有点氛围的,饭店装修本就过得去,员工们也用了很多不怎么花钱的心思。杨景行没着急步入会场,站在入口先听程瑶瑶把八卦讲完。

    这饭馆的营业面积不算小,大厅也有一百四五十个平方,平时大桌小桌地应该能挤下两百多个座位,不过估计生意不是多好,不然不至于为了八桌总计才一万两千块的饭钱就让峨洋包全场这么瞎折腾。

    “肯定被骗了不少。”程瑶瑶也边猜测边观察一下:“不然怎么都要再挺一段时间再接戏,太丢人了。”

    大厅里现在只有八张圆桌了,二三三布局,头两桌在那个简陋的短T型舞台两边,第二排中间那桌应该算是主位,宏星的贵宾们已经由两位王总和赵古作陪就坐,付飞蓉只能站着,一圈人谈笑风生。峨洋的年轻人们就比较乱,大部分都没在座位上,东一堆西一群的闹闹喳喳,不仅不来迎接老板甚至都没太多留意小天后。

    捕风捉影全靠猜的事情程瑶瑶还讲得有滋有味,那边高管们都张望几次了,杨景行就提前总结一下:“骗子是挺多的,知人知面不知心,还是老朋友放心,今天好好聊聊。”

    杨大老板把小天后送上桌,一路上理都没人理,程瑶瑶脸上的友好灿烂冷下去了,最后还是凌薇给个面子:“瑶瑶过来坐。”

    王成川也赶快站起来:“杨总陪客人,可以上菜了?”

    张彦豪似乎等不及明确自己才是真老板:“瑶瑶,这位也是王总,也是搞高科技的。”

    王建贤明显没合伙人那么熟练,但也尽力而为:“欢迎程瑶瑶,今天特别高兴。”

    应该还没聊几分钟,张彦豪就看出来了:“都很不错的,杨总如虎添翼。赵古盼盼都记得?”

    当年和殿堂》嘛,当时在场的人谁会忘记呢。程瑶瑶还看过成路的演出视频,称赞付飞蓉台风很稳,也看得出很受欢迎,真期待专辑面市会造成什么样的轰动。

    都挺亲热嘛,杨景行就叫刘轩过来。有了模特女朋友的刘轩依然积极饥渴,身为峨洋的首席全栈工程师得到跟偶像自拍的机会后欢喜得像个小孩。而且这时候同事们也不那么淡然了,有些人好像还羡慕刘轩呢,当着客人的面就争抢他的手机。

    贵宾们看得哈哈好笑,程瑶瑶也大度表示可以多拍一些,杨景行毕竟要点脸不肯再麻烦一姐,正好庞惜也过来商量这就上菜免得耽误大家时间了。庞经理这还是轻言细语说的呢,但是话音未落同事们就立刻行动起来了,两位王总也事不宜迟,连躲在包厢应该是在准备节目的人都不需要通知。

    杜林是越看越喜欢:“都是些孩子。”

    甘凯呈取笑徒弟:“这里还有一个。”

    孙云宏哗众取宠:“瑶瑶也是个女孩子。”

    被庞惜邀到隔壁桌坐的凌薇似乎没起意见,还回身讲话:“杨总,有没有东华大学的?”

    杨景行还不知道:“你是东华毕业?”然而峨洋目前除了王建贤之外并没有211毕业生,更别说明德至儿子就读的985了。

    黄伟亮不怕被嘲笑,信誓旦旦自己小学初中成绩其实还不错的,都是高中一不小心走偏了,而且那时候也没这么容易上大学,不然自己肯定是个大学生。

    可能是发现也没人偷拍自己,程瑶瑶胆子大了不顾形象地左顾右盼,还用膝盖轻撞杨景行的腿:“美女不少。”

    杨景行简直警告:“注意言行,气质。”

    周沈建观察角度挺新颖:“至少三分之一戴眼镜,庞惜也戴眼镜……”

    后厨出车了,真是浩浩荡荡,杨景行看情况站起来离开座位:“常老师胡经理往这边动一动,那边方便上菜,我去讲两句。”

    宏星人掌声鼓励,是该讲两句,目送杨景行跨步上半米高的舞台。老板一上台,庞惜就那么举目一望,全场几乎瞬间安静。

    杨景行也不要麦克风,就站在台沿上干说:“正式给大家介绍一下,首先是我的师父,甘凯呈先生。”

    全体热烈鼓掌,连张彦豪都没介意自己落后了,让想仰躺在椅子上表示不屑的甘凯呈只得起身来挥手示意,并且显现出了金牌才子制作人的气质。

    杨景行歇了好一会才能继续:“掌声已经说明了甘先生的在峨洋的地位,我们很多同事对甘先生的成就都能如数家珍。上次倩池给大家讲中国流行音乐发展史,甘先生被定义成是为中国改革开放后流行音乐大众化商业化做出了杰出贡献的重要人物,倩池的看法是至少国内前三……你脸红吗?”

    在哄笑声中,甘凯呈风度翩翩地站起来,端起茶杯向四周微微致意,一饮而尽。

    师父又得到一片掌声,台上的徒弟就更不服气了:“杰出贡献?他明明赚了那么多钱……还俘获那么多芳心,为什么还要说他做了贡献?”

    笑声中,马屁精又一马当先:“因为甘先生尊重歌迷也得到了歌迷的尊重!”

    甘凯呈风轻云淡几乎不为所动,但是同事们都好惊喜,几乎要鼓掌。

    杨景行肯定挺恼火,还是自己来说:“不管是作为音乐人还是作为峨洋的合伙人,我认为甘先生他们所做的贡献,也是我尊重他们的主要原因,就是他们几乎是在零的基础上开辟出来了一片非常广阔而且很肥沃的音乐土壤,这片土壤是四零二扎根的地方,是成路扎根的地方,也是我们峨洋扎根的地方。”

    不光峨洋,宏星人也挺给面子地认真听看着台上呢。

    杨景行继续:“过去的二十年如果没有他们,现在的峨洋不会轻轻松松用户过百万,华年的服务器不会被挤宕机,四零二也不会在半年前挨那么多骂。”

    又是一片笑,庞惜都呵呵。

    杨景行不是开玩笑:“我师父这一代人,他们制作出优秀的音乐,培养了优秀的歌迷,挖掘优秀的音乐人,带动行业发展。他们当然也从土壤中汲取营养,但是他们更不忘耕耘不忘施肥,这就是贡献。”

    掌声又起,杜林简直激动,巴掌都拍到甘凯呈脸上去了。这小饭店里闹得跟颁奖典礼一样,上菜的的服务员也被舞台分心,端着盘子不知道放下的。

    杨景行越来越熟练:“瑶瑶今天是意外惊喜,她是我们的同龄人,是我们第一代青少年偶像,很多同事初高中就开始听瑶瑶唱歌看瑶瑶跳舞,而且她带给歌迷的不仅仅是特定年龄的心理崇拜需求,她也用自己的努力和进取证明了青少年偶像也可以成长为实力歌手,也就证明了这片土壤的生命力。”

    掌声中,程瑶瑶就是完全的颁奖典礼的特写姿态和笑容了。

    杨景行似乎嫉妒:“歌手和制作人,他们得到的掌声太多了,今天我想说的是真正的幕后,这片土壤上如果瑶瑶是鲜花甘先生是园丁,那是谁在遮风挡雨灌溉管理。首先介绍我的老板,宏星唱片公司创始人张彦豪先生。”

    掌声也算热烈,张彦豪这没参加过颁奖典礼的人还真有点不适应,起身呵呵陪笑再对台上表示无奈。

    杨景行马屁拍得越来越顺溜:“宏星唱片公司成立于一九九二年,二十年来,不管是在港台流行音乐所向披靡的时候,还是在日韩偶像势不可挡的时候,张先生带领宏星坚定地立足本土,扎根在我们自己脚下,他遇到过的困难和挫折很多是我们今天难以想象的,但是张先生从来没有动摇过,宏星就是在他这样的信念下才能成长为一家受人尊重的公司。”

    似乎自己也杰出贡献了,张彦豪笑中带苦,这有外人有自己人,好像认也不是不认也不是。

    杨景行放过自己老板:“杜林女士,武明杨的老板,大家都可以叫她林姐……”

    杜林不等掌声响起来就开嗓了:“大家好大家好,我想告诉大家,就一点,在峨洋跟你们杨总好好干准没错!”

    掌声变成笑声了……

    杨景行谁都没拉下,站在足够高度一个一个拍,说杜林作为经纪人在金钱和艺术之间的高觉悟抉择,吹周沈建搞策划宣传时的高道德标准,捧孙云宏做业务的开拓进取,佩服黄伟亮仗义正直坦荡磊落,连财务经理胡雁也是高尚地默默付出热心助人,常一鸣的自学成才并且在成为首屈一指的录音师后还坚持钻研先进技术的精神就更值得推崇了。

    宏星这一桌真是越听越惊,宏星平时虽然不太正经但是也不会这么互吹呀,或者是杨经理原来真的这么仰慕他们?看起来还真不像开玩笑的。

    杨景行最后更是严肃总结:“这些前辈今天来到这里,也是想给我们鼓励,是想给峨洋这颗小树苗浇水施肥,我想说的是这不仅仅是他们的善意,也是他们能成功的原因,所以那怕还是一颗小树苗,峨洋也要从现在开始就有一个理念,我们也要化作春泥更护花。好,最后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再次欢迎前辈们的到来。”

    宏星这桌的热烈掌声似乎是给杨经理的,等他坐下了还在拍呢,杜林郑重点头:“说得太好了,有水平,真正的老总做大事的!”

    周沈建早有先见之明:“我就说杨经理看问题就不一样。”

    甘凯呈报仇:“明明是杨主任。”

    孙云宏看透:“很能激励年轻人的。”

    胡雁感叹:“还是要多读书,多接触高级别。”

    张彦豪亲自开酒:“来,我们先谢谢甘师傅。”

    程瑶瑶呵呵:“难怪不参加典礼,都没你自己说得好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