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一四一八章 在哪学的

    刘苗也讲义气送朋友下楼,长辈虽然只到门口但武和玉还可以热情:“景行还吃不吃肉丸?”

    “还有?”杨景行真是扯开嘴笑:“您不早说。”

    刘苗没好脸:“没长嘴巴不会问?”

    “哪有正月初二上门讨吃的。”杨景行更不满:“我朝厨房看了这么多眼你都没领会!”

    长辈还是站在女儿这边责怪杨景行,这是谁家还讲客气?刘驰伟和武和玉一起进厨房开火,要吃煮的还是炸的?

    杨景行选择煮的,这两天吃得有点油腻,也不要太多,十个八个就够了。

    又坐下,夏雪看看时间:“九点二十四。”

    杨景行还没过瘾:“调台再看一遍。”

    “不得了。”刘苗都懒得动:“……粉饰太平。”

    杨景行不厌其烦:“要辩证地看问题……”

    “狡辩诡辩!”刘苗真来劲了:“伪君子统治者的无耻恶毒词汇!”

    杨景行只能求夏雪:“苗苗的叛逆期什么时候能过去?”

    夏雪微笑小声:“爱人不够好不够温暖吧。”

    刘苗立刻腻到爱人身上去了,不过短暂肉麻后就警悟:“你怎么不叛逆?我那么好!”

    夏雪也不像样子,摸刘苗脸蛋的样子透着宠溺。

    著名作曲家的思想境界已经提高:“你们正常点,成何体统。”

    刘苗就正经点问:“何沛媛怎么帮你庆祝?”

    杨景行小肚鸡肠翻白眼:“粉饰太平有什么好庆祝的,警钟常鸣才是真。”

    夏雪期待呢:“什么时候去平京开讲座?”

    刘苗义气:“我们准备臭鸡蛋烂番茄。”

    杨景行想起来了:“演出应该是有的,最好在你们毕业之前还能去吃吃食堂,吃民大的,北大机会还多。”

    夏雪谦虚:“先去我哪儿吧……”

    刘苗掐爱人的腰:“跟我争?争!”

    夏雪受不住地咯咯直笑,但是也能在刘驰伟过来的第一时间里恢复点大学生该有的样子。

    刘驰伟的目标是杨景行:“煮的炸的都装一袋拿回去……”

    杨景行连忙阻止,自己后天一早就要出发明天也不在家吃饭,好东西还是留给刘苗和夏雪吧,而且这也不是长久之计,最好还是阿姨把技术无私传授了。

    武和玉热情倾囊相授,就煮丸子来说原料是鱼肉五花牛肉一比二比二,选料备料当然要讲究,鱼肉用刀背剁成泥,五花和牛肉先切粒泡葱姜水之后过滤沥干再剁到什么程度……

    轻松到手的秘诀杨景行反而放弃不学了,新闻重播已经开始,两个姑娘都坐端正了。

    刘驰伟笑着问:“自己一次电视都没上过?”

    杨景行老实:“有个小纪录片露过几秒钟的脸,新闻这种还没有。”

    刘苗想起来都反胃:“就一次还全是假大空。”

    “不肯采访……”刘驰伟其实是有些担心:“会不会认为你不给面子?记者不好得罪呀。”

    杨景行说:“如果是比较有名的记者或者栏目面子还是要给到,尽量不得罪人。”

    刘驰伟明白地点头又假设:“领导安排下来怎么办?”

    杨景行想得简单:“我不敢得罪的领导一般也不会做这种安排,本来就是幕后合作的人也都还好。”

    刘驰伟好笑:“有些人想出名想尽办法,妇联一个老同志被骗了五六万,联合国名人录!”

    刘苗真是痛恨:“这种智商怎么生存下来的?”

    刘驰伟强调:“并且是个聪明人,人情世故官场都有一套。”

    刘苗不屑:“那不叫聪明,是坏!”

    杨景行提醒:“记者说话要负责任……来,我们听你揭露,那一段是假新闻?”

    刘苗看看电视,直接揭露后面的内容:“你。”

    杨景行连连点头:“首先我不是著名作曲家,没几个人知道这个名字是不是?而且看那些跑到美国的人怎么听音乐会小布尔乔亚了,怎么不关心关心国内贫困群众是不是?再说了用这么长的篇幅来报道一场国外的音乐会还很崇洋媚外对不对?”

    看看夏雪的笑容,刘苗还是谨慎点,想了一下才拍板:“对。”

    杨景行还没讲完呢:“总的来说报道这么一场音乐会根本没有新闻价值不具备社会影响对不对?就是为了粉饰对不对?”

    刘苗十分满意,灿烂强烈肯定:“十分非常对!”

    “所以说挑刺最简单我都会……”杨景行还是先起身去接武和玉端来的大碗,满满一碗干货像是要招待饿死鬼,还搭配了菠菜虾仁甚至荷包蛋,杨景行还会借花献佛:“快拿碗,给你们分点。”

    武和玉看穿一般:“锅里还有她们的,就坐这吃,拉过来点。”

    杨景行就不演了:“那我不客气了。”

    两个姑娘都自己去厨房,刘驰伟则转身就拿来了好酒。酒还是不喝了,杨景行更惊喜姑娘端来的笋丝和酱瓜。

    刘驰伟没介意年轻人吃东西样子难看,感叹的是新闻:“确实冷,呼出来气都能结成冰。”

    杨景行的嘴巴还塞不住:“这个有没有意义?”

    刘苗也不怎么欣赏:“主旋律。”

    杨景行干脆:“主旋律有没有意义?”

    刘苗都不想跟新闻联播的人理论:“吃你的。”

    杨景行用筷子夹起丸子当证据:“自己过着这么幸福的生活,要想办法多推广成功经验。”

    刘苗看电视去了。

    武和玉还挺期待的:“快到了,之前看到有四个记者的名字。”

    杨景行就从刘苗的专业角度说说自己的一点了解,其实要做这么一段内容还是要投入挺多人力的,不过记者也没什么大来头,而且这些驻外新闻工作者包括大部分出镜记者其实都是默默无闻的,他们工作比较辛苦生活也并不滋润……

    “好了。”刘苗提前喊停,对夏雪笑:“我们带着批判地眼光去看。”

    武和玉还是有些感叹:“从幼儿园看着长大呀!”

    杨景行居然表示理解:“我看她们也一样,好像昨天还在税务局的老院子里爬乒乓球台子,明天就要大学毕业了。”

    两个姑娘来不及表态,电视上已经开始:“中国新年期间,世界各地举办了形式多样的庆祝活动……”

    都认真看,只有杨景行还在往嘴里塞丸子甚至端起碗来喝汤,不过他也不是没留意,在电视上刚念到德沃夏克的时候,只见这家伙屁股一抬两个鸭子步就蹲到电视前面去了,摆出了拍登记照的表情:“著名作曲家杨景行……”声音跟电视同步了但腮帮子还鼓着。

    长辈先乐起来,武和玉好像从来没看见过这么滑稽的人。两个女大学生就不太喜欢这种哗众取宠,笑得没那么开怀,刘苗还顺手砸了作曲家一个橙子。

    刘驰伟也好奇:“美国音乐会门票贵不贵?”

    杨景行估摸:“应该不算贵,像这种票价就五六十美元。”

    那很便宜嘛,人家挣的也是美元呀。那么这些中国人去一趟能拿多少?

    两个乐团之间的合同细节属于商业机密,但是杨景行知道首演那场纽爱给民族乐团的合同是两万六千美元。虽然民族乐团在国内一年都接不到几次正儿八经的商业演出合同,运气来了报价也就是六万八万的,但是两万六千美元也不是个脸上有光的数字,所以还是只谈艺术的好。不过那两万六也不能就十几个人拿来分了,演奏家们还是只能按规定挣点节假日加班费、出差补贴和绩效,也就是这个月的工资单上能多出个四五千吧,所以说还是挺奉献的。

    说到钱呢,纽约爱乐虽然很喜欢奋斗票房但是门票销售只占他们收入的三成不到,所以不会过多考虑单场演出的成本,但是在这方面纽爱没准还会羡慕合作对象,因为浦海民族乐团是完全不在乎什么营收。

    说起财政拨款,杨景行先帮刘苗讲话:“是不是觉得国家养这帮人的钱还不如拿去扶贫?”

    刘苗改扔橙子皮了:“我是叛逆不是蠢!”

    就杨景行的了解浦海民族乐团这些演奏家的工作收入其实不高,跟浦海公务员差不多,跟那些美国同行还有挺大差距。

    武和玉就鼓励夏雪以后还是出国发展最好,夏雪却是做好了找工作的准备。武和玉相信夏雪这个研究生肯定能考上,但是也怕个万一,就再问杨景行:“能不能想到办法?”

    杨景行更有信心:“考试靠她们自己,如果苗苗不是自己考上民大自己选了专业,现在也不会有这么高的新闻工作者觉悟,学习考试是自己的收获。”

    刘苗再赏橙子皮。

    杨景行把那一大碗都收拾干净,刘苗把橙子剥得光溜溜分三大瓣,新闻也没剩下几分钟了,该回家了。

    换了鞋还没出门,刘苗突然抓住夏雪的双臂往后像是押送一般地架起来,再指使杨景行:“背她,脚疼。”

    夏雪当然反抗,父母也批评女儿大学都白读了。

    著名作曲家更是端起架子来:“身为公众人物要提警钟常鸣以身作则……”

    刘苗冲动了:“情书呢,白纸黑字!”

    夏雪智慧一些:“撕破脸皮对大家都不好。”

    两个姑娘莫名其妙嘻嘻哈哈得让武和玉都想说夏雪几句了。

    出门下楼梯,楼道灯拍不亮了。没长辈管教了姑娘反而淑女得都不出声了,好像她们俩之间也不需要用语言交流,甚至也不靠眼神,昏暗中看看对方的身影就可以了。

    杨景行要说话才行:“我初九去平京开工,十三回浦海准备开学。”

    刘苗抹黑也能昂着头下台阶,夏雪也不说话,是不是生气了?

    杨景行再试探:“跟徐安说要在大学生毕业之前开演唱会,到时候多邀几个朋友我请客。”

    沉默了两秒,刘苗还是敷衍个面子:“好荣幸好荣幸。”

    夏雪好笑,再吃一瓣橙子。

    杨景行还是说眼前吧:“明天别睡懒床,早点集合。”作曲家明天中午要请朋友们聚餐。

    刘苗却反悔了:“不想去。”

    杨景行不明白:“怎么?”

    刘苗就是:“不想去!”

    “我不去让你去。”夏雪似乎是跟爱人使性子。

    刘苗却很亲昵:“你去,下次换我。”

    杨景行惊喜呢:“吵架了?”

    “没呀……”夏雪变温柔。

    “吵了!”刘苗又反过来控诉:“雪雪那么高兴我吃醋!你凭什么比我还高兴?”

    夏雪针锋相对:“明明是你最得意!”

    话音未落两个女大学生又嘻嘻搂在一起了,杨景行实在搞不清状况就不说话,不过再下几步似乎又想明白一点,壮起狗胆:“等雪雪分数出来我能不能高兴?”

    刘苗叱:“跟何沛媛去高兴。”

    杨景行就看看手机,也还好,半个钟头过去就十八个未接来电三十几条信息,没有紧急的,谭东都没打来。

    车灯一亮,夏雪还让刘苗先上后座。

    司机上车又看到希望:“聊会?兜风?”

    刘苗点头:“你去吧,我们回家睡觉。”

    “好冷好冷。”夏雪等不及的样子搂紧了爱人。

    “正月初二。”杨景行不长记性:“你说都没说……”

    夏雪都提醒:“分手了就别管这么多。”

    杨景行闭嘴。

    一分钟车程,杨景行好像真的挺传统,几乎讨好刘苗的语气:“送你回去吧。”

    两个姑娘是牵着手下车,不给所谓的初恋一点面子。

    杨景行是气鼓鼓调头,但还是有求于人:“别睡懒觉,我十点来接你们……快上去,打个电话。”

    两个姑娘一起挥手示意电灯泡快点走。

    杨景行偏要驻车再看一看:“……上去呀。”

    两个姑娘又笑了,依然是少女的温柔,然后各抬起一只手来轻放在自己嘴唇上的动作就没那么纯洁了。

    杨景行都看不下去,不如看看杨老板的车跑了多少公里还有钱加油没。

    两个姑娘的飞吻一起轻挥了出来,但是并完全没洒向初恋的方向,两只手刚要展开又相向而行,在两张温柔的笑脸前甜蜜地会合,指尖贴指尖,两只手居然搭了一个心形。

    杨景行都震惊了:“你们……在哪学的?像不像大学生?受不了你们……走了,晚安!”

    姑娘先走,嘻嘻嘻雀跃进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