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一四二零章 恍惚感

    女生们有一茬没一茬聊得没正形,杨景行好像没细看很快就拉到晚饭前后的时间,但他可没漏掉吵架素材,何沛媛竟然在被伙伴们要求联系顾问的之后说什么“他这时候醉生梦死的还记得我们呀”,真是太冤枉人了,高翩翩都为作曲家鸣不平。请百度搜-

    有几个女生是边看电视边上网,所以群里七点钟就开始聊一点新闻观后感,于菲菲坐一次长途火车去高原的念想得到了王蕊的响应。

    七点十二分,郭菱抢了第一:来了!

    王蕊也没慢几秒钟:好激动。

    郭菱:谁过年还吃饺子?

    王蕊:人呢?

    王蕊:阿怪!

    王蕊:我的谱我的谱!

    郭菱:果然有顾问。

    郭菱:哈哈,真能吹。

    郭菱:那边又开始拍了!果然马屁要人后拍。

    于菲菲:我国著名作曲家。

    王蕊:文团做面膜了吧?

    于菲菲:哈哈,文团皮肤真好,油光水滑。

    王蕊:谁去问问用的什么牌子。

    郭菱:不是著名青年作曲家吗?

    王蕊:阿怪老了,哈哈哈。

    蔡菲旋:我觉得这些外行采访还不如多拍点谢幕。

    郭菱:我国著名作曲家系鞋带。

    蔡菲旋:保守了,世界著名作曲家。

    王蕊:什么年代了还针对我?

    郭菱:人民音乐家!

    蔡菲旋:哈哈。

    高翩翩:谁拍照了给我发一条!我没拍清楚。

    郭菱:我没拍。

    于菲菲:我录的视频,歪了。

    王蕊:没阿怪我没拍。翩翩你要放一张文团加一张王老师的。

    柴丽甜:恭喜恭喜,顾问怎么也该开场坐吃会吧?

    蔡菲旋:全面仔细深刻研讨,一场哪够!

    于菲菲:那边有照片了,也不怎么清楚。

    郭菱:翩翩你晚点发算了,别抢他们的积极分子。

    于菲菲:我还吃着呢,标杆快来开坐吃会!

    王蕊:她家好像有客人,。

    郭菱:陪客人看新闻?

    于菲菲:很有可能,哈哈。

    王蕊:哈哈我妈好现实,催我给阿怪打电话拜年。

    郭菱:那边好多新闻评论员!

    柴丽甜:蕊蕊什么时候请我们去家里?

    王蕊:现在叫阿怪请我们去他家!

    王蕊:叫标杆请我们去他们家!

    ……

    何沛媛打听着男朋友的阅读进度,其他的都没太当回事,就催促还没看到你诺诺吗?杨景行倒是不着急,还兼顾着看手机并把师弟发来的新鲜吹捧短信读给女朋友听。

    “还笑!”何沛媛真是想不通:“要都是这种品行的师弟师妹看你培养谁去?”

    杨景行倒像是很受用:“不要把品行要限定得太严格,所谓做事先做人。”

    何沛媛正义揭露:“你当然想越宽松越好,只评才华一项就最好……”

    一条看起来有些粗糙甚至显得有点勉强的表扬新闻也不至于让三零六欢天喜地载歌载舞,群里稍微热闹一下是个意思后就继续吃穿住行了,到八点群里都冷清了一阵后齐清诺才突然现身:还有人没?

    王蕊瞬间响应:人人人。

    柴丽甜也快:美人在此。

    郭菱:老大来了,都出来!

    蔡菲旋:丽人在此。

    于菲菲:佳人在此。

    王蕊:小洁妇人。

    齐清诺:标杆在不在?之前不方便上网。

    柴丽甜:不在。

    于菲菲:她家有客人。

    邵芳洁:羡慕蕊蕊还是恋人。

    郭菱:标杆最后发言六点四十二。

    齐清诺:我电话找她。

    蔡菲旋:老大去滑冰没?

    高翩翩:撒花欢迎老大。

    齐清诺:顾问没冒头?

    于菲菲:没有,他今天拜年没空上网。

    齐清诺:都不在我大度洒脱引领三零六和谐友爱的戏还怎么演?

    蔡菲旋:哈哈哈。

    柴丽甜:可以内心独白。

    齐清诺:标杆电话也不接什么意思?

    王蕊:肯定没听见。

    郭菱:老大啥时候回?

    于菲菲:可能没注意吧,再打一次。

    何沛媛:我在接电话。

    王蕊:来了来了。

    何沛媛:刚正接电话,你挂那么快!

    齐清诺:走,先去隔壁演一出,我说恭喜顾问实至名归,标杆客气两句就成了。

    郭菱:哈哈哈哈。

    柴丽甜:那我就说全团同仁一起努力吧。

    于菲菲:!!!!!

    何沛媛:神经病呀?

    王蕊:你们想笑死我?

    高翩翩:说点别的吧。

    邵芳洁:晚上的重点议题是老大记得下次开会要帮忙请教文团的护肤心得。

    何沛媛:肯定是平京好吃的太多吃撑了。

    齐清诺:翩翩觉得尴尬吗?

    王蕊:是你的对白尴尬好吧。

    齐清诺:一直很感激文团对三零六的关心支持,可看了今天的电视再想起拍在路上那会我额头上的星星点点,感觉文团是不是还有所保留。

    蔡菲旋:哈哈哈。

    于菲菲:老大你的红点点是真实是点缀,我那一咧嘴才叫丑出地球。已经心理阴影了,听见纪录片心都要抖一下。

    高翩翩:我是说在那边谈其他话题。

    柴丽甜:越是美女自我要求越高,我就一点都不在意这双小眯眯眼。

    何沛媛:甜甜你也算眯眯眼?我怎么办?

    齐清诺:大家竞争意识都不低嘛。

    郭菱:都是拿放大镜看自己的。

    王蕊:郑重声明,本美女自我感觉趋于完美,五官端正身材标准。

    蔡菲旋:蕊蕊终于说出了心里大实话。

    柴丽甜:老毕必须交奢侈税。

    郭菱:再次强烈呼吁三零六征收美女税。

    邵芳洁:再次双手同意。

    王蕊:曾

    理带头交,做典型当表率。

    齐清诺:我有理由怀疑你们是在针对顾问。

    于菲菲:哈哈,老大洞若观火。

    郭菱:我可没那么说呀。

    柴丽甜:要干就捞一票大的。

    邵芳洁:我家这位都达不到起征点,安心。

    于菲菲:你说了不算,别想逃税。

    齐清诺:特警一身正气我相信他会以身作则,小洁你要提高思想觉悟不能拖后腿。

    高翩翩:小洁的老公除了美女税还得交温柔贤惠税吧。

    王蕊:李二白也别想逃税,晴儿给我出来!

    蔡菲旋:我这种是不是该领救济?

    于菲菲:旋子继续这么高度自律下去,将来会有人交身材税交到领救济,哈哈。

    郭菱:哎,隔壁那么艺术高雅积极向上,我们却在这互吹互擂沉迷美色太不像话!

    蔡菲旋:建议收丰满税救济我这样营养不良的。

    齐清诺:资源平等议题暂且放一放过完年再说,有人发现自己税率太高都不说话了。

    于菲菲:并非沉迷,我们这叫用批判的眼光高级审美。

    何沛媛:支持咪咪税!

    邵芳洁:3-5-3,1-2-1-3-5-3~

    于菲菲:哈小洁越来越坏了。

    柴丽甜:353353353.

    王蕊:你们别欺负标杆了,长得美又不是她的错。

    齐清诺:警惕,有男阶级要勾结起来了。

    于菲菲:警惕呀。

    郭菱:警觉。

    蔡菲旋:警钟长鸣。

    高翩翩:阶级矛盾。

    柴丽甜:阶级斗争固然要天天讲,历史欠账也该算一算吧?

    王蕊:算!

    何沛媛:必须算!

    于菲菲:哈哈。

    邵芳洁:发财了,建立大金库。

    蔡菲旋:怎么算?

    王蕊:有一个算一个,从学校开始!

    齐清诺:我先举报个大案,杨某人在标杆之前还有过一个三零六女朋友,此女貌美如花德才兼备,这一笔也绝不能便宜了杨某人。

    蔡菲旋:哈哈哈哈哈。

    齐清诺:还有滞纳金,拖欠好些年了!

    郭菱:老大是我偶像!!

    邵芳洁:哈哈这么两大笔美女税,怪叔真要领救济了。

    高翩翩:心服口服了。

    于菲菲:无话可说了。

    柴丽甜:以后不叫怪叔,闪亮亮金灿灿的新称号,“纳税大户”

    邵芳洁:纳税光荣。

    王蕊:这都是些什么人呀!

    何沛媛:他说交不起德才兼备大美女的税,太贵。

    郭菱:哈哈。

    齐清诺:如果为难交个粉刺胖姑娘的也行,但是标杆的不能打折。

    王蕊:你们两个的半个怪叔都交不起。

    于菲菲:媛媛,怪叔那边有多少人?我外婆家昨天有三十多个。

    齐清诺:瞎子没来?今天有人打电话没?

    ……

    作为已经上过电视的著名作曲家,杨景行对女生们的聊天内容给予符合身份的评价:“你们也是闲得,新的一年不谈谈工作学习尽无聊了。”

    电话那头的何沛媛可是严肃语气:“哪?哪无聊?”

    杨景行觉得:“齐清诺说那些话你就别理嘛……”

    何沛媛真是鄙视男人头脑简单看不出来齐清诺是在处处针对,她齐清诺就是想让人下不来台,就是想给受害者难堪。何沛媛抽丝剥茧的能力非同凡响,甚至分析出齐清诺就是在说自己不如她,而其他人都只会拍溜须拍马,只有王蕊一人稍微公正点。

    当然了,何沛媛也明白自己无需太计较,她并不多往心里去,有些事情在做出选择的时候就注定了要承受,但是心有愧欠并不等于自己就好欺负了,一码归一码。

    何沛媛似乎是犹豫着透漏:“她还跟我单聊了……”

    著名作曲家好像没啥兴趣:“说什么?”

    何沛媛先给评价:“她就是这种人,跟她们肯定也一样,装亲密。”

    杨景行还嘿嘿:“怎么亲密?”

    “问你接不接文团他们?”何沛媛语气带哼:“装坦荡!其实就是想知道,真真假假!”

    杨景行啊哈得也显坦荡:“是不是避免像出发那天?”

    “不是。”何沛媛把握十足:“她才不会回避呢……我把平京的事跟她说了一下。”

    杨景行嗯得不在意:“……万一不成不是成吹牛了?”

    “不可能,。”何沛媛担心的是:“你说她会不会去跟文团说?”

    杨景行要猜:“不会吧,都没什么关系。”

    何沛媛底气推测:“怕你不好意思开口就先帮你说了。”

    “想得美。”杨景行看到正经事了:“我要不要给张毅捷打个电话?”

    “他也没联系你……”何沛媛得想想:“这时候你主动找他有点刻意,初二了。”

    杨景行听话:“那就等回去再找机会去看看。”

    何沛媛保持思路:“年晴晚上没来什么意思?”

    杨景行就是不动脑:“有事吧……”

    虽然思维活跃有诸多口头不满但是何沛媛也难通过三零六的网上瞎聊给臭无赖定下个什么铁罪名,所以这一篇先翻过去,接下来说正经的,很正经:“老公,你自己会怎么评价第二交响曲?”

    杨景行犯难:“自己评价什么?”

    “自己不能评价?”

    “那老婆帮我评价一下。”

    何沛媛的娇哼不明可否:“反正……那这么说,万一,假如,以后有人分析曲子的创作背景什么,会怎么说?”

    著名作曲家嘛,杨景行多少会点:“二十一世纪初叶,互联网产业崛起导致东西方文化剧烈交汇,成长于在时代巨变中的天才……”

    何沛媛没嘲笑,而是挑衅:“说呀,天才。”

    杨景行觉悟了:“都是虚名,对我而言眼前的家人爱人才是实际的快乐。”

    “那就说眼前!”何沛媛似乎调整思路:“……反正我们在一起一个月作品就问

    世了。”

    “是呀。”杨景行的语气却是沉重:“但是媛媛,美女可以激发灵感这种话千万不能你说出来,极端个例不具有普遍性。”

    何沛媛大声嚷:“我没那么没自自知之明,是人都知道作品肯定早就完成了,就是你跟齐清诺分手这两年呕心沥血创作的巨作……”

    杨景行叫着喊停:“行了行了。好呀好呀,我还以为媛媛真的关心作品,结果还是这个老问题,我伤心了!”

    何沛媛就咦嘿嘿得高兴了,似乎是在被窝里翻滚着乐:“本来就是,肯定少不了她的名字,八卦男女是人的天性,什么艺术史都一样。”

    杨景行打击:“更少不了你呢。”

    何沛媛很安心:“第二交响曲又算不到我头上。”

    “哪算到谁头上?”

    何沛媛似乎诅咒:“你那些事迟早人尽皆知。”

    杨景行并不怕:“反正我早不要脸了,到时候我还主动把我跟媛媛的故事详详细细分享给世界。”

    “鬼才想听你的故事!”何沛媛提醒:“才第二交响曲而已,别以为就是传世经典了。”

    杨景行有斗志了:“那就继续努力吧。”

    何沛媛似乎支持:“那……老公,你对下一首公开发表作品有什么想法构思了没?”

    杨景行真会找理由:“目前还没有,忙着谈恋爱。”

    “哼……”何沛媛突然软了声音:“反正你现在是骑虎难下了,要是下一首作品一般般……别人肯定会说你沉迷美色了。”

    杨景行也低沉了起来:“沉迷美色倒也是事实……但是美色也给我很多灵感。”

    何沛媛娇弱担心:“那些靡靡之音矫情旋律,根本难登大雅之堂……”

    杨景行几乎喘气:“对我来说媛媛现在这样的声音就是最雅的。”

    “少恶心。”何沛媛就尝试严正语气:“先不说这个,我觉得老公从现在开始应该开始构思下一首作品,不能懈怠了。”

    “老婆有什么建议?”

    何沛媛不为难了:“我觉得首先就是不能再简单重复杨二的模式了……”

    方向还是很宽阔的,就算暂时不搞协奏曲和交响曲了也还有那么多的体裁形式可以尝试,何沛媛想了很多,并不是要求杨景行的下一首作品也要热闹首演上新闻,而是对作曲家自己对音乐界而言不能走下坡路,哪怕是暂时不被广泛理解接受,只要杨景行过得去自己这一关就问题不大,所以首先是要解决的问题就是作曲家自己有没有信心?

    杨景行当然有信心了,他甚至觉得目前的这些“美色灵感”都能超越第二交响曲了,所以能轻松地边和女朋友聊艺术边上网闲逛,看看女朋友和同学朋友同事发过来的一些网址链接,自己也再搜罗一下。纽约爱乐中国新年音乐会的网络关注度还是远远比不上明星八卦,但是浦海民族乐团这一次的努力还是在边角落溅起了些水花,感觉比安馨获得冠军那会还热闹不少。

    虽然网络世界在极速膨胀,浦音学生论坛这两年却越来越冷清了,一致认同的原因是管理太过官僚而模式又太落后,不过校学生处的总版主老师肯定是高兴的,这地方能关闭了他才轻松呢。

    论坛顶置帖子“纽约爱乐乐团成功举办中国新年音乐会”内容也跟学校网站上的一模一样,几百字的报道说明了音乐会的曲目有“我校老师杨景行大型作品《第二交响曲》”,“作品凭借深厚的中国特色和文化内涵获得东西方观众一致好评“。报道的形式跟平日里哪位老师在校内搞了个交流课什么的都差不多,做到了一视同仁。帖子下的几十个回复很多都是恭喜杨老师杨主任,连叫师兄的都不多了,看来“北楼守夜人”的外号已经失传。帖子里还有不少替民乐系高兴的,羡慕就业形势一片大好,但民乐学生并不那么乐观。

    至于电视新闻报道,学校还没动静应该也不会出什么有给自己贴金嫌疑的报道,所以学生们就在一个叫“央视录音水平如此不堪”的帖子里展开了一些议论,有人期待作曲家杨景行什么时候出唱片,有人透漏了“已经在跟柏林爱乐和G洽谈”这种杨景行自己都不知道的内幕消息。

    何沛媛也考虑到了唱片的事,她以前是觉得可以先来个零的突破,现在观点转变不急了,要多给乐团一些时间去消化琢磨,更主要是要有充分的对比竞争。对纽爱这种只有几个小时排演时间就敢首演的过于商业流程的做法,何沛媛是颇有微词的,实力固然重要,态度更不可缺。

    杨景行边顺着女朋友的思路计划音乐事业边登录了高中同学录,只需要扫一眼就可以退出了,因为这都十几个小时过去了同学录里还没有一点音乐会的声音,更别说什么电视新闻了,看样子过去这几个小时大概根本没人登录同学录。应该也是过年都比较忙,最新的主题帖还是昨天晚上十点多陈惜瑶重情重义跟同学们道晚安,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也没几个人搭理。

    电话那头的何沛媛是越来越有状态了,建议男朋友的时间精力怎么安排,国内国外几几开,流行古典几几开,公司学校又几几开……各种规划调整后也发现:“还是缺少得力干将,太年轻了,那些人表面服你但是不会真心实意把你当领帅。”

    “是呀,年轻。”杨景行关了电脑:“很多事急不来,但是有些事就很着急了。”

    何沛媛没失去警惕性:“什么事?”

    杨景行提醒:“你忘记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我老婆,我这些精力……”

    何沛媛可不急,对这事她也有计划,初五肯定是不成的,初六也还要看运气。也好,这样她就不用在杨景行回浦海当天夜不归宿,那么就长辈就会觉得年轻人没沉迷而比较欣慰。

    不管是初六还是初七,何沛媛强调了多项必须必须,上床之前只能是温馨拥抱礼节亲嘴,上床后呢要先闻名聊天至少半个小时,慢慢来,越慢越好……姑娘计划得越来越软绵绵:“就是水到渠成情不自禁一发不可收拾的那种感觉。”

    杨景行超级配合:“我早就情不自禁了。”

    “不行,我没有。”何沛媛简直甜滋滋:“我喜欢那种感觉……有种灵肉合一的恍惚感。”

    那种感觉吧,其实电话里也可以模拟出几分……